好,谢谢你凤盏!我马上把我新的马送给你。”阎烈阳马上说道,兴冲冲地走向步陌然处,见她在批改奏折,就安静地坐在下面等。

    这一等就是大半个时辰,步陌然终于告一段落,伸个懒腰,道:“说吧,有什么事?”

    阎烈阳的脸红了一下,颇为扭捏地说道:“然儿,我过几天就要走了,所以想和你说说……呃……安儿的教育问题,在我府内。”最后他加了一句。莲安正在他府内住着呢。

    步陌然想想,毕竟三个月没见了,现在是该多相处一会,于是就道:“好。”

    这五年来,如果她刚开始没有爱上他们的话,那五年时间的相处,早已经让她对对方有了更深的感情,或许是亲情,或许是友情,或许,也是爱情……

    阎烈阳一听,霎时眉飞色舞,朝凤盏眨眨眼。

    凤盏哭笑不得,只能摇头叹息。

    罢了,就让他一次吧。于是慢吞吞地走向后宫,打算去和自己的女儿培养感情。

    中午后,步陌然瞧着没什么事,就对颠茄道:“我去将军府,有急事你就去那里找我。”

    “知道了,小姐!”颠茄心知肚明地看着她。

    步陌然脸有些微微发热,白了她一眼,走向正在等着自己的阎烈阳。

    两人并肩而走,春天是个好天气,不冷不热。出了宫门,才发现阎烈阳早就准备好马车了。

    “你就知道我今天一定跟着你回去?”步陌然捏捏他的手。

    阎烈阳把她搂入怀里,玩弄她的手指头,笑道:“我不知道,不过还是叫人准备了。”

    “ 你呀——”步陌然无可奈何,又道,“安儿怎么了?”

    “他最近对练武有很大的兴趣,惊郓也说了,四个孩子中,就属他最踏实,练武也很刻苦,据说真的是想做将军。”阎烈阳忙说道。

    步陌然若有所思,如果莲安能做将军的话,那阎府的兵权就能收回来了,这样也好。于是就道:“好,只要他喜欢。”

    “嗯,那你去看看他吧,这几天他老是吵着让我带他去边疆,说要看沙漠,还要看真正的士兵。”这倒是莲安的要求,阎烈阳没撒谎。

    “好。”步陌然笑着回答。

    回到将军府后,莲安就冲了出来,母子俩沟通了一会,看在现在国泰民安、没战事的份上,步陌然很快就答应了他的请求,只是看来要增加暗卫保护他了。

    母子俩亲昵了一会,吃完中午饭后,在在花园里玩了玩一会,就出汗了。

    于是,早就等在旁边的阎烈阳马上走出来,笑眯眯地说道:“安儿,你和奶娘一起去洗澡,我和你母皇一起。”

    莲安想起他爹事先给他说的话,就点头道:“好,那安儿下去了。”说罢朝步陌然挥挥手。

    阎烈阳这才抱起步陌然,笑道:“走,去水池里洗,那里宽敞。”

    “好。”步陌然的脸刚晒过太阳,脸蛋红扑扑的,衬着肌肤更是晶莹剔透。

    阎烈阳着魔似的看着她,亲了一口,道:“然儿,你真好看。”仿佛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甜言蜜语。”步陌然点点她的胸膛。

    于是,鸳鸯浴开始了。

    “好了,别对我动手动脚。”见阎烈阳打着为她搓背的旗号朝自己上下其手,步陌然很是无奈地会开他久久放在自己胸脯上的大手。

    早在要跟着他回来的时候,她就做到会发生什么,但她没想到,这才大中午的,他就按耐不住了。

    “我想你?——”阎烈阳见自己的企图被她说出来,也就不再掩饰,直接就丢下毛巾,嘴巴就凑了过去。

    “别在水里……”步陌然脸红地撇过脸去,上次就在这水池里,结果最后两人都感冒了,让其他人笑死。

    “好。”阎烈阳又惊又喜,为了她的合作。

    要知道,要步陌然心甘情愿地合作,这得费多大的劲啊。

    想到这里,为了以防步陌然改变主意,阎烈阳猛然把步陌然抱起来,就直接走上岸边。

    步陌然粹不及防,就惊叫出声,慌忙中只好紧紧地环上他的脖颈,埋怨道:“你干嘛一声不吭就上来了?我还没洗好呢。”

    “没事,我都帮你洗了。”阎烈阳色迷迷地看着她。

    步陌然收不住他快喷火的眼神,就闭上眼睛,双腿盘住了他的腰,把身体缠在了他的身上。

    结果,听到阎烈阳越发粗重的呼吸声,步陌然这才猛然觉察到这样的姿势是多么地放荡,忙松了腿,想要从他身上下去。可阎烈阳却用手牢牢的托住了她的臀部,不容她下去,哑声道:“不许走,我三天后就走了,这三天你得听我的。”说罢就腾了一只手下去撕扯下身的短裤。

    这一刻,他恢复了他惯有的鲁莽和急切,他就这样抱着她,和她结合一起。

    带着些许痛楚的强烈刺激让步陌然再也忍不住了,发出了在喉咙之中的那一声呻吟,她的指甲深深地嵌入了他的肩背,强子维持这一点清明,颤声说道:“别这样……烈阳……抱我去床上。”

    他不语,只使用热烈的目光锁住她的脸,一手托着她的翘臀,另一只臂膀紧紧地圈着她的腰,然后就这样抱着她,往床边走去。

    步陌然的双腿无处可依,只得再次换上了他的腰,而这样的姿势,让她很是尴尬,她矛盾着,恨不得就一直这样走下去,可又怕这样的折磨会让她发疯,她迷乱了,分不清自己到底想要些什么,只得紧紧地抱紧了他的脖子,嘴里胡乱的喊着:“烈阳……烈阳……”

    “然儿……然儿……”他也在叫唤,他身上的这个女子啊,让他从八岁一直期待到现在,二十四年的时光给他们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他离不开她,所以,他要她也离不开自己!

    这场激烈的情绪持续了好久,三天后,在北门城外,看着骏马上英姿勃发的阎烈阳,步陌然神情有些疲惫,她定定地看着阎烈阳,嘴里说道:“要平安回来。”

    然后看着儿子,道:“安儿,你也是,记得听你爹爹的话。”

    “嗯,母皇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我爹爹的,还有,不要让其他姑娘接近我爹爹。”莲安得意地摇晃着小脑袋。

    哄——旁边的士兵发出了善意的笑容。

    “臭小子!”阎烈阳咬牙切齿。

    于是,挥手再见。

    如此过去几天后,步陌然刚恢复过来,就接到了凤盏的约会要求。

    步陌然看着那精致的帖子,不知凤盏在搞什么鬼,不过还是决定去一趟。

    步陌然换过朝服,换上简单的素色长裙,在铜镜里照了一遍,最近休息较好,显然不必涂脂抹粉了,而且她也不喜欢那个。幸亏,她平日里保养得好,再加上金连水的作用,倒是比同龄人要年轻得多。

    和宫里的人说一声后,步陌然这才坐马车出宫门。近午时分,白日光照在青砖红瓦上,明晃晃的有些耀眼,步陌然撩开车帘,看着路边的一切,饶有兴趣。只见路旁摊贩正在卖力的呼喊着,口号各不相同,街道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步陌然看了一会,困意袭来,竟然就在如此嘈杂的环境里,睡了过去,直到马车抵达湖边,颠茄隔着车帘用力呼喊半晌才醒转过来。

    “到了吗?”她问,整整衣裙。

    “到了,小姐,凤主子正在小舟里等着呢。”

    步陌然下车一看,只见两岸垂柳青青,满湖荷香四溢,晓风拂面,轻舟飘荡,好一个江山如画,好一派江南水乡的瑰丽景色!

    “这地方不错,不过我不明白他走老远的要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颠茄扑哧一笑,道:“小姐,这还不是为了你?你这几天太累了,所以就打算让你出来散散心。这太湖是再好不过的去处,可以采莲,你看,有很多女子和男子在撑着小舟采莲子呢。”

    步陌然一看,可不是嘛,还隐约可以听到有女子展开嘹亮清脆的歌喉唱着柔情密语的采莲歌。

    不错,她很喜欢!仿佛又回来了之前自己独自行走江湖的惬意。

    “得,我自己过去,你们在这边等着吧。不过天知道,这个时候有没有莲子可采。”步陌然吩咐道,不过也知道这片荷田很特殊,时节和别处的不一样。

    不再计较,她撩起裙摆,就见到凤盏笑盈盈地站在一艘精致的小舟上,俊美绝伦。这小舟说是小舟,其实只比画舫瘦长轻便,但看上面的船舱,显然也很精致,但比不上以前的。

    步陌然伸开双手,任由他抱自己下船,笑道:“你怎么走简约路线了?”想当初,他约她去泛舟,那画舫是精美奢华的。

    “不行吗?”凤盏瞪着她,俊美的脸上满是宠溺,道,“还不是为了你,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这里,就找了这么一艘船。走,闲话少说,我们一起去采莲子,还有钓鱼!”

    说罢就扶着步陌然站在船头,看着四个彪悍的大汉在撑船。

    一望无际的莲叶亭亭玉立,莲荷竞相开放,颜色各异,好一派“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荷田景致!

    步陌然正感觉神情气爽,就看到小舟往荷田深处驶去,然后,看到的人越来越少。

    “在那边不好吗?那里人多。”步陌然很纳闷。

    凤盏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喜欢人少的地方,而且在人多的地方,会有很多人看着你,我心里不舒服。”

    “强词夺理。”步陌然摇摇头,倒也不反对。

    很快,到了一个人比较人迹罕见的地方后,凤盏就让四个大汉撑着一个更小的小舟走了。

    “原来你早有准别。”步陌然无语地看着他,那小舟早就准备好了,想来这路线他已经走过了。

    “那是当然,为了让你玩得开心,我事先就看查好了。”凤盏脸上满是笑容,“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哦。”

    于是,一个下午,他们采莲子,钓鱼,最后有意无意的,步陌然身上薄薄的衣裙和凤盏身上的衣衫都湿的差不多了。

    “不玩了,我们回去吧。”船舱内,步陌然一边吃着点心,一边道。

    凤盏不语,只是含笑地看着她,眼睛发亮。

    “你怎么那么看我?”见凤盏的这副模样,步陌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这里沾有糕点屑了。”凤盏看着那洁净的嘴唇,睁着眼睛说瞎话。

    步陌然刚要掏出手帕,就发现自己一个转移,坐在了凤盏的腿上。

    凤盏猛地吻上她的唇,再放开,道:“陌儿,我想要你,你在引诱我。”说罢就抱着她扑倒在早就准备好的软榻上,薄唇缓缓地盖上她红艳柔软的丰唇,然后轻轻地含住粉色的下唇,反复地吸吮她甜美柔软,看着舔洗的更加红润的双唇后,凤盏微微一笑,色若春晓,道,“这里没人,我们就是一对野鸳鸯,嘿嘿。”

    难得见凤盏这般无赖的模样,步陌然怔忪了下。

    凤盏却不管不顾,趁着她不注意,快速地将舌探进湿润的口中,灵活地在翻转搅弄,一边舔弄着她的丁香,一边恣意地回味着口中的香甜。

    她的嘴刚吃过桂花糕,沾染了淡淡的桂花香,勾起了他心底最深处的欲望。凤盏呼吸急促起来,他还抱着她,可她的衣服却 已经滑落在地。即使是比较封闭的船舱,他也能清楚地看到,她晶莹如玉般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的,完美又诱人。

    解开衣衫,她白皙晶莹的手指抚上他的胸,缓缓吻下来,丁香轻舔他的皮肤,带着淡淡的咸与男人特有的气息,直到吻上他胸前的一点。

    “啊……”凤盏低声呻吟着,手指按住她的头,猛地将她压在身上,开始攻城掠池……

    她的声音,有羞难抑的轻喘和战栗,她的身体,她的一切都被他则占据着,羞怯又有着奇异地满足,仿佛飘在九天之上,又仿佛游离灵魂之外,他身上传来的热力与酥麻彻底征服了她……

    而他,抬起头来,将她迷醉的样子全部收入眼中,微笑:这是他的杰作,这是他给予的,这是他的爱人。

    远处,隐隐的,传来了采莲女清脆的歌声,带着一丝羞怯……

    “秋江岸边莲子多,采莲女儿凭船歌。青房圆实齐戢戢,争前竞折荡漾波。试牵绿茎下寻藕,断处丝多刺伤手。白练束腰袖半卷,不插玉钗妆梳浅。船中未满度前洲,借问谁家家住远。归时共待暮潮上,自弄芙蓉还荡桨……”

    小舟,在荡漾着……

    又有某一天,轮到了聂惊郓,此刻,他正气呼呼地瞪着步陌然。

    步陌然看着医术,无奈地回头,柔声道:“你怎么了?是谁惹你了?”

    “你惹我了,我总觉得你看烈阳和凤盏的眼神很不一样,看我就像看一个小孩。”聂惊郓气鼓鼓地双手抱胸,显然很是委屈。

    以前他老是力图让自己看起来成熟,但现在真的受不了了,那凤盏跟偷腥的猫儿一眼,老是笑眯眯地在他面前乱晃,碍眼!

    “你现在的举动就像一个小孩。”步陌然笑道。

    聂惊郓的脸拉了下来。

    “呵呵,好,惊郓,我以为你知道的,我们一起度过那么多,感情定然是深厚的,你不要和别人比。”步陌然放下医术,走了过来,在他耳边轻声的道。

    “真的?”聂惊郓其实也知道自己小题大做,但就是想让步陌然安慰他。

    “真的。”步陌然点点头,转过他的肩膀,看着他年轻俊美的模样,叹道,“有内力真好,不显老。”

    “我本来就不老。”聂惊郓挺起胸膛,眼波流转。

    步陌然轻轻地吻上他的嘴角,道:“是的,你不老,我老了。”

    “不对,我们都不老,永远都不老。”聂惊郓忙道,双手搂紧了她细细的腰身,让她更贴近自己的身体。

    步陌然微微一笑,心疼惊郓的倔强和他偶尔的孩子气。

    她的吻一路滑下,在他修长的颈项,在他白皙结实的胸膛,留下了深深浅浅啃咬的痕迹,美丽异常。

    聂惊郓呼吸粗重起来,开始反攻为主,急切地褪下她的衣裙,转转亲吻着。

    步陌然的一切感官开始被他灼热的唇和手一点点占据,两人很快就纠缠在一起,负距离接触……直到,聂惊郓的不安全部都消除。

    如此三个月后,炎热的夏季来临了。

    步陌然如释重负,看着刚刚回来不久的阎烈阳,嘴角抽搐了下,果然,饿太久的人一旦爆发起来是很恐怖的,于是就道:“孩子们该去避暑了,也该去看看他们的爷爷奶奶了。”

    “啊?”阎烈阳一听,不情愿地说道,“难道我要陪着那小鬼头去通州城吗?”通州城是比国都凉快,但他其实想留在她身边啊。

    那脸上晒黑了许多的小鬼头马上举起手,叫道:“母后,我要去,去年我去过了,通州城很好玩的,街上的人都怕我,嘿嘿。”

    步陌然顿时无语,以前阎烈阳是通州城的小霸王,没想到现在还是子承父业,轮到这小鬼头去耍霸道了。

    “你得看着他点。”步陌然忍不住叮嘱道。

    “除非你跟去。”阎烈阳赌气说道。

    步陌然盯着他,不语。

    “好吧,我会好好看着他的,反正只有一个月。”阎烈阳耷拉着脑袋。

    步陌然顿时展颜一笑。

    “那我呢?难道我去疏影城?”莲芮儿举起手问,“我喜欢那里,那里有个莲花山庄,里面的荷花可漂亮了。”

    “好,那我带你去,你爷爷奶奶想死你了。”凤盏倒是心甘情愿,他还有些事和风骁说,那家伙日子过得太混了,成天和莲殇在一起胡闹,倒是把正事给耽误了。

    “那我呢……”莲智扭着小指头,看着聂惊郓道。

    “去太上皇那里玩一会,然后再去找你爷爷。”聂惊郓摸摸他的脑袋,笑眯眯地说道。

    太上皇的确对她很好,对莲智也好,显然是爱屋及乌。当然,涅盘也是有空去瞧瞧的,毕竟现在他被自己压榨,替自己赚了很多钱。

    父子哪有隔夜仇?更何况已经好几年了,也该恰当地释放善意了。

    “好!”想起太上皇那里好吃的东西,莲智吞吞口水。

    “我呢?”莲天赐从桌子地下钻出来,脸上沾了些灰尘。

    白洛天掏出手帕替他擦拭,恐吓道:“我带你去深山老林,那里有很多猛兽,还有两只大老虎,看它怎么把你这个不乖的小孩吃掉。”

    “好啊好啊,我要去看大老虎,生猛的。”莲天赐马上拍着小手咯咯笑道。

    白洛天顿时无语。

    “那就那么定了!”步陌然微微一笑。

    于是,尘埃落定,三胞胎跟着自己的爹去了各地。

    步陌然和白洛天相视一笑,两人打算去药王谷住段时间。虽然时间不长,她还有政事要处理,但即使十天也好的。

    至于那小天赐,当然是留在避暑山庄,谁叫他不乖!

    以后,她只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和爱人孩子一起,共享这太平盛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