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部成立后,她还要给员工们讲解运动会安排各项比赛规则计分方法,设计比赛道具,在实施的过程中进一步改进自己的想法,让它更贴合当前实际。

    然后到运动会的前一天,由木秋先在青山的大舞台上讲解了各类比赛的规则,然后动员有意向的去运动部报名,报好名统计完人数,隔天一早比赛就开始了,每项比赛评出第一名,颁发奖品,奖品也就是一些衣服吃食小饰品之类。除了青山族临时成立的运动部的几个内部成员,其他人都是头一次听说这些活动,都觉得很新鲜很有意思参与的积极性都特别高。

    由于场地限制,像百米跑也就是随便量个距离,起点画上一条线,终点拉根绳,每个族限报名一人,吹响号角代表开始,最先冲到终点的就是赢家。

    射箭,割一块圆木板中间画一个大黑点,黑点外画了三个圆圈,圆圈都是李米手画的,用手画圈这个活还是她初中数学老师教的,虽然没有圆规画的漂亮,放在这里也算不错了。比赛规则,采取的是现代的积分制,正中圆心是五分,然后每向外一个圈减一分,每人射五次,分最高者胜出,如果有同分则再比一次。李米一共做了十个圈木板,这个比赛就没有限人数了,勇士们对这项活动的热情都很好,小朋友们也有好多跑去凑热闹。

    拔河比赛是团体赛每个族派出十名代表,采取淘汰赛,李米觉得这个冠军就是为青山准备的啊,没办法咱人多,十个大力士那是非常的好选,更何况还有她这个BUG在一边传授技巧。

    跳绳比赛,选一根粗麻绳,麻绳两端是木头手柄,就是拿一根木头把中间挖空绳子穿过去打个结,比赛方式李米本来想用按时计数制,可是时间不好控制,她可不想拿着手表全程跟踪,最后采取的是不停断跳得最多的是赢家。如果参赛者为了不停断而慢慢的跳那也是行的,只要你拉得下这个脸。小孩们跟女人们在这个项目上很有优势,报名的也居多,你能想像五大六粗的男人拿着根绳子那在蹦哒,跳一下地动山摇的场景么。-_-|||

    两人三腿的规则跟现代基本上一致没什么好说的,这项活动情侣参赛的比较多,他们默契比较好,两个勇士绑一快,你嫌他慢他嫌你碍事没几步就抱成一团扑倒在地,惹得大家笑声连连。

    扳手劲比赛,报名的人最多,因为这个不限人数,而且哪个勇士不想证明自己是最厉害的大力士。

    李米分配好工作就坐在大会指挥部临时办公室,打着坐镇的名号光明正大的偷懒偷吃偷睡了。然后她发现显然不止她一个人打这样的主意。

    “你怎么没去扳手劲啊。”李米不满的问坐在她旁边啃她的鸡爪的部长大人勇士先生。

    “没兴趣,这个鸡爪是怎么做的,好好吃。”

    “哦,这个是用山上的野辣椒泡的,就那么几只爪子你不要一下吃光了。”

    “好吃啊,你不也一样么?”勇士先生边说边又拿起一只。

    “没兴趣。”当初定比赛项目时,她都示范得快晕了,还参加==

    “哦。”

    ……

    ……两人开始努力吃。

    “我今天想吃仙米粉,等下运动会结束帮我炒。”吃了我的凤爪就该帮我干活,哼。

    “仙米粉?好吃么?”勇士先生开始摇尾巴。

    “当然。”

    仙米粉可以直接吃,也可以加开水弄成糊糊状再吃,李米就喜欢加点糖吃干的,这东西吃干吃的时候不能说话,一说话粉就全扑出去了。

    炒法也很简单,就是把大米煮好放晾然后放在锅里不停地翻炒,一直到米粒噼噼啪啪地爆起来米炒得金黄黄的就可以起锅了,李米最喜欢吃这种了吧脆吧脆的,每年都会让她舅舅给她留一些。接下来把炒米磨成粉那就是仙米粉了。

    勇士先生要做的活就是不停的翻炒跟把炒米磨成粉。

    这几样吃食小孩们特别喜欢,大家人就不欢迎了,费时费力不说还浪费粮食!只有在小孩们闹得厉害时才做上那么一点。

    在李米吃吃喝喝的谈天时,外面运动会正火热的进行中,一个个冠军在欢呼声中的产生。总之,青山第一界运动会办得很成功,一直到晚上大家都还在谈论自己今天的表现,青山族理所当然的拿到了最多的第一,其它族纷纷表示,明年交易会还要再举办这样有意义的活动,那时候他们一定要狠狠击败青山!

    运动隔天,各部落的人也就回去了,青山族更忙了,有订单的部门要赶订单,狩猎部也要忙着打猎准备冬天的储备粮。

    李米也很忙很忙,她要帮族长清点集市交易后各种粮食的库存量,清点完再把这些东西分好类放入地窖里,然后要按人头把每样粮食分成小份,这样一算她才发现这一年来青山村对她有多好,在她天天好吃好喝时,其他人还是以每天喝粥喝汤居多,她做的那些费粮食的吃食也就几天吃上一次而以。

    这让李米很感动,她开始想着要怎么提高粮食产量,只有产量提上去了大家才能吃饱,可这完全不是她的专业,李米研究得很痛苦,于是就想离春天还远慢慢想吧,唉。

    秋天来了,红薯干

    那两地窖的东西李米清点了两天才整理好,然后她才开始有时间准备年货们,说到年货瓜子花生坚果都没有办法实现,她只好想办法做点她姥姥家自制的特色吃食。

    李米想先做一些姥姥家每年都会做的干红薯块,趁现在太阳还好可以晒干,自家做的薄薄的又有嚼劲可比超市买的好吃多了。

    选了个好日子准备好材料召来厨师班的学员,李米开始指挥大家干活了:

    先把红薯洗干净,蒸熟,放在长方形的石槽里(这个石槽还是很久前李米叫勇士先生挖的,可见她想做这个有多长时间了),加入芝麻,弄碎的果皮。然后用棍子捣烂,等捣烂红薯在石槽里晾掉定形后,取出来用小刀切成薄片,然后放在太阳下晒。晒好就可以吃了,这样做出来的红薯很有嚼劲,如果不喜欢也可以用油炸后再吃,那样就变得脆脆的了。

    红薯干一做出来果然倍受欢迎,小孩子们开心了,又有好吃的,妈妈们烦恼了费油啊。

    李米没有时间理会这些,她接着还要做滋粑,滋粑也是李米老家每年必做的吃食,她姥姥家做的滋粑特别的好吃,比别人家的都要糯,吃的时候放在火堆烤一烤,烧好后两面都非常的鼓,掰开糯米会拉得老长,往中间放糖放豆腐||乳|是李米家最常的吃法,而李米最喜欢的是什么都不放,先把外面焦黄黄香脆脆的皮撕下来吃掉,然后用手一小块小块的扯着吃。

    滋粑李米每年都有看到别人做,所以技术上还行,她小时候姥姥家做滋粑都是用木棒打的,后来人慢慢的懒了开始把糯米装在麻袋里用脚踩。= =

    李米决定咱还是用木棒打吧。

    滋粑要做得好做,可是很要力气的,于是勇士先生又有打酱油的机会了。

    首先,李米跟厨师班将糯米淘洗干净。 在火在架个锅把蒸笼架在锅上,待锅里的水烧开后,再将洗干净的糯米铺在蒸笼里,用大火蒸。等糯米快蒸熟时,用小火再蒸煮一段时间,然后就准备打糍粑了。

    叫上勇士先生跟坎,每人发一根木槌,先教他们打的技巧,然后开两人就握住木槌使暗劲将石槽里的米饭捱烂。中间要不时用木槌将糍粑撬起翻动,让所有的糯米都打烂。

    两个大人在那用力的打,小孩子们在旁边喊加油,时不时冒出“要用力都黏住了,不要打架要打糯米” 之类的话,倒让这个漫长的打糍粑的过程没有这么无聊。

    两位勇士好不容易把糯米打烂从石槽里抠出来后,都累得不行,直接瘫倒在那抱怨这个活太累人了需要被慰劳,又被大家好是一顿嘲笑。

    李米忙给两位勇士端上茶跟点心让他们休息着,今天这还只是试验,明天还得让他俩接着打糍粑呢,当然要安慰好。

    下面就是厨师班的事情了,大家洗干净手后,在手上弄点油,然后一人扯一绺糍粑捏起来,什么兔子的,小羊的,小鱼的,各种形状的都有。小孩们更是吵着要加入,一边捏还一边偷吃,糯米又粘,于是一会儿就粘得到处都是,被自个家长训了几句给打发走了。

    最后所有人都没力气捏了,李米就等糯米冷掉再把它从石槽里弄出来,用刀切成方块。

    然后李米示范了下怎么烧滋粑,升个火堆把滋粑放在陶蹲上,等两面都变得焦黄焦黄的肚子也鼓鼓的就算烤好了,李米掰了一截吃了口,恩,还挺糯,剩下的几块马上也被众人给分食了,都边吃边说好吃。这让李米很满足。

    第一次做的滋粑也不多,参加做滋粑的每人大概分到了三四块,于是当晚女人们在做饭时在火炉边烧上一块,或用油煎上一块,受到了家里成员的一致热爱。

    于是,第二天族里不忙的家庭都开始打滋粑了。

    李米了打了一些,放在装好水的缸,这样就可以吃上几个月了。

    隔天李米家的早餐烧滋粑加煎滋粑这东西族长大人不是很爱,太容易积食了。艾可倒是挺喜欢吃煎的,勇士先生喜欢吃烧的,烧着两面都鼓鼓的,然后掰开塞辣萝卜进去,边吃边表示,自己打的果然非一般的的美味。

    糍粑这东西偶尔吃一块觉得还可以,天天吃会腻,所以族长大人开始暗示糯米是不是换的太多了。

    李米无奈,于是酒糟做出来了,她做的不是别人那种米少水多的甜酒,是糯糯的酒糟水很少,这东西做好一缸也可以放很久,想吃时就盛上一碗直接吃或者加鸡蛋煮来吃。

    酒糟果然比滋粑受欢迎多了,每家每户都弄上了一缸,李米还教厨师班用吃剩下的米饭加点酒药拌好放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就是酒糟了。

    族长大人再次表示酒糟这主要是酒药的功劳跟她没啥关系,所以糯米的好处还得接着发掘,李米表示压力很大。

    接下来她又组织厨师班炸了很多羊奶甜麻花跟芝麻咸麻花,每家都各种口味都分到一小罐,小朋友们是最高兴,平时他们阿妈都舍不得给他们做这个。

    在秋天快结束时,青山欠下的尾货也终于赶出来了,于是一群小伙子小姑娘们带着东西出门了,李米也很想去,可是族长大人又给她下派了很多活计,她走不开。

    紧接着狩猎部也进山打猎去了,勇士先生在出远门前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他向李米同学表白了。

    事情发生在勇士先生离开的前一天,一个风和日丽花好日圆的下午。

    “这是什么?”李米手上拿着勇士先生给她的项链满脑子的问号,这串项链倒是很别致中间挂着一块雕刻得很漂亮的两色石头问。

    “定情信物。”勇士先生表面上笑嘻嘻地,其实心里早就紧张得不行了。

    “啊?”

    “做我的女人吧!”

    “啊?”

    “做我女人吧!”

    “啊?那啥 ,其实,我根本不是什么神女的,真的,你明白吗!”李米有点无语论次,为什么她觉得这样严肃认真的勇士先生有点可爱呢。

    “我爱你,做我女人吧!”勇士先生你脸红了,这是害羞?

    “我,我考虑下……”爱,爱什么,最讨厌了,李米看着这样的勇士先生说不出拒绝的话了,她才不承认自己有点动心呢。←你根本没想要拒绝吧,喂喂!

    “晚上我要吃炸鱼块跟蟹肉包,多做点给我打包,明天要出去打猎了,好几天才能回来。”得到回答勇士先生又恢了平时那副自信满满的神态。

    “……”李米汗这转折也太快了吧。

    于是隔天勇士先生打包了一大袋好吃的带领打猎部外出打猎去了,而李米同学突然觉得寂寞了。

    游走族,又来了

    在族里一部分人外出去别族送货,一部份人出门打猎的一个大白天,游走族又来了。

    这个消息传来时大家都慌了。

    怎么办?

    勇士们都不在村里,一群老弱幼妇能做什么?!

    所有人都束手无册,很恐慌,这时族长大人不再面瘫,他一声怒恐“慌什么!”安抚下大家,然后开始有条有序的做起安排来。

    先派人去附近部落求救,然后又在村子空地上点一堆湿木头升起黑烟希望打猎的男人们能看到早点赶回来。

    李米知道其实族长大人心里也很没底,没看到他的手正抖着么,可是作为一族之长他首先要镇定住自己才能安抚住族人。

    李米自己也急得只冒汗,这一年来她也有思考过要怎么御敌这个问题,可是她实在不是这方面的人才,没有想出什么有效的好主意出来。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用最短的时间在围墙前的空地用干草围出一个大圈,然后在干草上淋上松油,然后拉上吊门,等敌进进入环里然后用火把点燃干草堆。这是上次火攻后她想到的唯一办法,也不知道实不实用。

    做好准备,所有人拿起武器一脸的肃杀,大家都明白这时候只能靠自己,然后在心里希望敌人不能突破围墙。

    这次游族走来了30人的样子,大部分人都装备上了铜盔甲。看来这次他们是有调查有准备而来,而且他们今年的装备更精良了,看来这一年来没少打家劫舍啊!这一仗难打了,太难打了。

    李米盯着那些人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等敌人进入干草包围圈,她颤抖着打手势,然后众人开始扔火把,扔油罐,扔石头,扔木矛,会弓箭的射箭,小孩子们甚至拿着弹弓对准敌人的眼睛砸石子。

    这猛地一下也砸死弄伤了几个人,然后敌人很快撤退了,可是他们也只是退出青山的攻击范围,在不远处等待着谋划着什么。

    青山族人没有一个人高兴得起来,游走族暂时是退了,可接下来呢?

    他们战斗力缺乏,武器有限,还被围困住随时可能被攻击,从心里上就先胆怯了。

    大家都开始在心里期盼着出门打猎的勇士们能赶快回来,援军能早点请到。

    还好青山的城墙易守难攻,接下来几天敌人还是没有办法穿过壕沟爬上城墙,可是敌人开始用火油攻击青山大门了,而青山能用来攻击的武器越来越少……还坚持着不敢熟睡导致体力也越来越差……形势越来越不利了……

    终于在情况最危机时,外出秋猎的勇士们终于赶来了,终于在前后夹击下敌人再一次惨败。

    那次战争堪称青山史上最辉煌最胆颤精心的一次战役,就在敌人集中火力攻击青山大门,青山方火力不够,大门眼前要被攻破时。

    勇士先生率领的多部落援军从天而降,几张大网盖在敌人头上,在敌人无法还击的情况下,勇士们手持刀矛一起刺向他们,相比去年冬天仅仅是赶走,这次是赶尽杀绝。

    狩猎部正好与赶来缓助的其他部落的人碰上,于是勇士先生就组织了这次突袭,带上他们打猎用的网找准地点爬上大树,然后一个暗号所人有一起扑向游走游,敌寡而我众,敌弱而我强,敌乏而我锐,最后一个敌人也没放过绞杀了绝大部分,留下了几个俘虏。

    抓住胡虏问出游走族落角点后,多部落联军又马上带着武器火油食物胡虏出发去围剿敌人去了,他们这次的目的是要一次性击溃游走族,以防游走族东山再起。

    留下的人呆在村里很着急,他们能做的也只是祈祷家人平安,把石头木刺重新收集起来放在围墙上,再修复破损的大门,然后更加警惕。

    李米也很担心,一会又想勇士先生会不会受伤一会又想勇士先生会不会出事,最后她被自己烦得坐立不安,吃不好睡不好,她觉得自己太奇怪了,以前老爸出门好几天失去联系她也没这么担心过,还能镇定的安慰妈妈说老爸肯定没事,为什么这次就这么不安么,难道她真的,真的?李米觉得自个混乱了……

    六天后,勇士们终于凯旋归来了,看到他们都还精神抖擞只受了一些不是很严重的伤,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围在一起边给勇士们处理伤口,边听他们聊这次围剿。

    由于游走族并没有料到会有人来犯,防范松懈,也由于联军策略好,趁着天黑把敌人的部落用草堆围起来淋上松油然后点上一把火,其他人则埋伏在游走族逃跑的路口,最后以最小的代价将所有冲忙逃跑的游走族人全部绞杀了。

    大家听后再一次松了口气,终于是可以安心了,李米虽然觉得残忍可是她并没有同情游走族,敌不死那就是我将亡,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李米很担心勇士先生,可是他是这次围剿的最大功臣,一回来就被一群人围着,李米在一傍观察确定勇士先生没有大碍后,就起身回去去准备晚饭,好几天都没好好吃了这餐要做好点好好慰劳一下。

    于是当天晚上李米家菜谱:红枣人参粥,人参大骨汤,野菜炒猪肝,香菇炒猪血,烤红薯。

    “这些是?”看着这满满一桌子的菜勇士先生好奇的问。

    “红枣粥、猪肝、猪血、补血的,人参骨头汤补身体的,你伤口还好吧?”李米放下碗问。

    “都是一些小伤口,根本没什么问题。”勇士先生笑得很灿烂。

    当然几个人吃了这几天来最放松最饱的一餐。

    “好多天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了,真怀念。”勇士先生喝完最后一口汤一付满足地模样。

    “今天杀了一只猪,我拿了个猪头,你明天帮我洗干净,我就做非常好吃的猪头肉你吃。”李米躺在虎皮上,刚刚她就一直在观察勇士先生果然没事,这会她真安心了,吃太饱不想动了。

    “猪头肉这东西可以吃么?”勇士先生也靠着炕坐到了虎皮上。

    “来,喝茶。”艾可递给每人一杯果子花茶也到虎皮上把背往炕上一靠。

    “反正我可喜欢吃了,就是不敢处理猪头。”李米接过茶。

    猪头肉李米可是非常的爱,她早就想做了,可是以前材料不足,今年换了些香料糖,她不打算忍着了。

    等众人吃饱喝足离去,李米窝里只剩下,她跟勇士先生。

    “没什么话想对我说么。”勇士先生有些坏坏的问,从他回来李米眼睛就一直往他身上喵,这种感觉真好。

    “什么什么话?”感觉到勇士先生发射过来的炽热的眼神李米不自然了。

    “以后不会让你担心了。”看着李米难得的扭捏的模样,勇士先生乐了,拉过李米的手慎重地保证。

    “谁,谁,担心了。”李米别扭了。

    “做我的女人吧……”勇士先生温柔地抱起李米放在床上然后压了下来。

    ‘这,这是什么,转折太快了吧!’李米呆住了……

    “我,我有话想先说清楚。”李米挣扎。

    “嗯?”

    “其实,我不是什么神女,真的,我是从距现在至少5、6千年后过来的,就是出门工作时不小心掉下山然后就到这里了,而且我比你大很多,真的,你不要看我这样,其实我……”李米埋着头小心的说,还时不时眼睛往上瞟一下想知道听到这话勇士先生的反应。

    “笨,女,人!”勇士先生扑哧一声笑了。

    “你才是笨女人,你全家都是笨女人!”李米抓狂了,开始扭动起来,这,这姿势太奇怪了。

    勇士先生选择无视她的话,手上开始行动——脱李米衣服。

    “你,你干嘛……”李米往后缩。

    “让你变成我的女人!”勇士先生不再说话头低下来,吻住李米的嘴。

    李米‘轰’地一下脸红了,脸莫名的燥热起来‘我的初吻’她哀悼“这,这是不是太快了。”

    勇士先生不理会她把李米的上衣丢到一边,然后看到李米小小的胸罩,好奇的摸了摸,研究了一下不知道要怎么脱,然后直接把它往上面一推。

    “小小的,像包子。”勇士先生看着眼前白白小小的那啥 ,评价道,然后低头去咬。

    ‘包子……包子,包子什么的最讨厌了。’虽然她的胸是很平,可是,可是也没有这么小吧,要知道她平时做的包子都是很小个的,李米觉得她全身都在发烫,气烫的,她才不承认是害羞呢。

    “味道还不错,明天我要吃包子。”勇士先生品尝完,接着努力脱下面。

    于是等李米从他刚才那句话反应过来时,两人都是光溜溜的了。

    “真白真滑,摸着好舒服。”勇士先生很享受似的手掌开始在李米身上滑动。

    “你伤口还痛吗?”李米本来很别扭全身绷得紧紧的,可是不小心看到勇士先生上身那一道道的划口,心又变得很疼,于是出口的气话变成了担心。←喂,李米同学,你现在该担心的不是这样吧!?

    “没事,你摸摸看。”勇士先生说着就把李米的手按到自己身上的伤口上。

    ‘这肉还真结实,手感真好。’李米同学边摸边想,居然有点上瘾了。

    “喜欢么?”勇士先生享受的眯了眯眼睛。

    “还痛么?”突然被这样一问李米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都在干啥 ,脸‘哄’的一下再次红了,于是别别扭扭地又轻轻地摸了摸勇士先生胸口那道疤印问道,这个伤口当初还不知道有多痛吧。

    “这是勋章。”勇士先生颇有点自豪。

    然后勇士先生手上嘴上又开始动起来,虽然毫无技巧可言,可是李米也被弄得晕晕呼呼地。

    “好大!!!!!”觉得被什么顶到的李米同学往下一看,然后,看到了勇士先生那根又粗又大的东西,吓到了,不停的往后缩。

    “不怕,阿爹说这种事情很舒服。”看到李米的紧张,勇士先生忙抱住她安抚道,还小心的磨蹭着,于是李米很快又晕呼了。

    ……

    ‘什么舒服,痛死了明明!!!!!’事后李米躺在床上哀怨的流泪,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隔天早上,李米只觉得全身都像散了架似的,她喝着勇士先生热的昨晚剩下的粥边骂勇士先生太霸道了,勇士先生只是憨憨地笑笑再摸摸李米的头不停地安慰了她,李米更气愤了,这家伙居然是个腹黑,大大的腹黑,她可怜的腰!TAT

    服侍好李米,勇士先生就急着去开会了,而且李米则再一次睡过去。

    李米这一睡一直到下午才磨磨蹭蹭起床,她出门时,怎么都觉得周围的后气氛怪怪的,为什么连艾可也要看着她怪怪的笑。太奇怪了……

    勇士先生去开会一直到晚上才回来,李米也没去关心他们开的什么会,她还要准备晚饭,本来勇士先生离开前有说等他回来做烤肉的,可是李米昨晚受刺激了,她要做点什么来发泄,

    于是当天晚饭时间。

    “这是猪头肉?!”恩老头手拿一个巨无霸包子问。

    “笋子肉包。”李米泄愤似的拿起一个咬了一大口。

    “味道也不错!”勇士先生看着李米意义不明地笑着说。

    ‘太邪恶了,太邪恶了,5、6千年前的人不是应该还未开化的纯良着么,这家伙是异类,绝对的异类’李米狠狠地瞪了一眼勇士先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