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的走向钱从良的时候,后者先是向后蹭了几厘米,之后干笑道:“您老是想要我的镯子?那个啥,这镯子其实并不咋地,你别看它能容下那么多的植物灵气也浓,不过它里面可是进不去人的,活物一进去就会被雷劈啊!所以为了您老的身子骨好,您还是别要了,也省的我家的植物没有住的地方不是……呃,或者您老等我家一号来了也行啊,他手里有一大堆的宝贝,什么剑啊、储物袋啊、回魂丹啊、等等您老要什么他有什么啊!您可千万别激动!”

    黑老闻言哈哈的笑了,“小子,你倒是聪明等你家那个家伙来了好让他一章拍死我?最不济也把你给救出去?你想的也太好了点。老头子我既然冒着风险愿意亲自出手了,那小子你就别想能够逃出生天!!”

    钱从良闻言震惊的摸摸自己的小心肝,完全不想承认刚刚那个老头子所说的话就是他心里所想的,这老头难道会读心术?!这可大大的不妙了啊……

    “哼,就算是没有读心术我黑老的手段那也是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不过今天老头子我心情好,不想折磨人,所以小子,你就给我马上去见阎罗王吧!”说着,黑老在钱从良瞪大了双眼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扔出一把黑色的像是梭子一样的物体,直直的向着钱从良的心脏刺去!!

    而钱从良看着那急速而来的黑色梭子满脸的不可置信,哪有这样的?不是该再扯皮扯个几分钟么?!钱从良此时才无比郁卒的想到,对放可不是那些个容易被自己忽悠的基地中人,这个老不死绝对比他要厉害的多了。

    不过,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个绿发少年猛然甩出一道银色的长鞭死死的把那黑色的梭子给缠住,堪堪停在钱从良胸前几厘米处。而钱从良刚刚要松一口气,却大惊失色的看到小花和那个黑老战到了一起。

    “啧,小花——!你别管我了,快点跑路啊!你打不过这老不死的的!快点跑路去通风报信才是最重要的啊!”钱从良的声音焦急不已,小花可是他的命根子,绝对不能出事,而且现在的情况摆在这里,凭小花自己是绝对打不过那个死老头的,这样下去可就不妙了。

    “唉!一条啊,你别管这破梭子了,快点去帮小花,大不了我给这东西捅一下,我命大,肯定没事的!”眼见小花对自己的话闻所未闻,钱从良又转过头去劝一条,不过后者也是狂摇着花苞,愣是不松,那缠着依然暴动的黑梭的地方,已经开始变得焦黑。

    混蛋!

    看着两个小家伙为了保护自己都饱受折磨,钱从良的双眼开始发红,双拳紧握对着黑老就吼:“死老头!你欺负个未成年的娃娃算什么本事,你个不要脸的千年垃圾人渣,有本事和老子一对一单挑啊!老子弄死你!!”

    这一席话倒是让黑老分了一下心,不过下一刻换来的却是他对小花狂风暴雨的打击,眼看着小花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一条身上快没有一处好地方,钱从良嘴唇都快咬出血了。

    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慢慢的,在钱从良没有发觉的时候淡淡的金色光芒从他的体内放出,随着他的情绪而越积越多。

    不过在这光芒还没有聚集成势的时候,躺在地上的小花伸手摸了抹嘴角,似是万分不舍的看了一眼钱从良和已经发出悲鸣的一条,双眼猛的露出一丝绝然,双手聚于胸前,一个耀眼如日光的淡金色光球出现在他的手里,而后,在钱从良震惊的呼喊声中,小花带着那光球毫不犹豫的撞上了那个黑衣老者。

    “不要————!!!”凄厉的呼喊似乎让天地都震颤了几分,而远在几千里外疯狂赶路的一号也在这时浑身巨颤,定定的瞄准一个方向拼尽元气瞬移,整个人的身子都在微微发抖。

    从良,你千万不能有事!

    小花的自杀式攻击重伤了那个老者,但让他死亡却并没有那么容易。钱从良浑身颤抖的看着倒地化成原型的小花,眼泪根本无法止住,此时的小花比他刚收留它的时候,还小上那么几分……

    而当钱从良还没从这个打击中回过神的时候,原本缠绕着那黑梭的一条周身的放出点点银色的光芒,在钱从良呆然的目光下化作了一个一头银色长发、容貌妖冶冷艳至极的少年,那一身白色长袍随风而动,引人注目。少年看着呆然的钱从良,先是露出一个绝色的笑容,而后低头弯腰:“主人。”

    那婉转的声音如空谷莺啼,沁人心扉。

    “一、一、一条?!”钱从良哆嗦着手指不能置信。这是哪里出来的妖孽?!小花的眼光也太好了吧……花型美不说,化形之后竟然也能美成这个样子?!

    不过没等钱从良震惊完毕,下一刻他的面容骤变,因为一条在给他行过礼之后竟然直直的走向黑老,顷刻之间无数银色的藤条像是自杀一般的向黑老扑去,后者虽然极力抵抗,最后最终还是淹没在了那银色藤蔓包裹着的球体之中。

    怔然的看着那如初见伤了一号一样的藤蔓球,钱从良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泪水已经布满了面颊,双目几乎失焦。

    就……这么完了……?

    大脑无法思考,钱从良呆呆的看着那银色的大球,伸出右手,连手指上那紫色的电光也毫无察觉。

    可就在这时!!

    银色藤蔓球猛然爆发出惊天的轰鸣声,硝烟散去,黑老狼狈之极的样子出现在了钱从良的面前。

    “……呼……咳咳!……小子、没……没想到你还有这两个不要命的小东西,不过现在它们已经都死透了,现在……就轮你上路了!!”

    小花和一条……就这样都死了?

    钱从良听着黑老的话反应不能。在过了许久之后,才猛然抬起了头,血红的双眸充斥着无尽的恨意。渐渐的,他从低声笑意到放声大笑。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小花和一条都死了?哈哈哈!死透了?!”钱从良大笑,继而狰狞:“那为什么你还活着?!为什么你还不给他们陪葬!!”

    随着钱从良这吼声落下,黑老瞳孔猛的放大——不知何时钱从良身后已经出现了一条金凤的实影,在钱从良双手猛推的同时,发出一声凄厉的凤鸣之声,如利剑一般的穿透了他的身体!

    似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渐渐化为需无的身体,黑老震惊的看向了已经倒地的钱从良,喃喃自语:“金凤血脉?金凤?金凤?!这……怎么……可能……”

    当一号拼着元气大损而飞速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只金凤穿过黑老身体、钱从良像断线的木偶倒地的情景。心神猛然巨震,几乎要站不稳,几步跑到钱从良的身边一把把人搂在怀里。

    可,瞬间便寒入骨髓。

    怀中的人竟然一丝气息都没有了。

    慌乱的一边疯狂的注入灵气一边俯□去听钱从良的心跳,一号的身子抖的越来越厉害,整个人周身所散发出的凄厉的气势,也让周边一切的生物望而却步。

    当半个小时之后一号无论如何都唤不醒钱从良的时候,整个空间的气息都开始随着他的暴怒而狂乱、逆流起来。

    ……若是小人死了,他还活着干什么?

    天地间已无任何留恋,干脆,毁了这个世界,让它给他们陪葬!

    猛然,狠厉的光芒从一号的眼中闪出,天地间的气息也狂乱到了一个临界点!就连还在千里之外的奥尔良和小蝙蝠他们都感受到了天地的异变,勃然变色。

    “……灭世……竟然要灭世?!”奥尔良不可置信的抱着小蝙蝠,目光看向西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能引发这样的灾难?!

    而小蝙蝠在奥尔良的怀里狠狠的咬着爪子,他能感觉到和主人的契约突然变淡,就像消失一样,呜呜呜,主人一定是出事了!

    眼看着整个天地都要开始毁灭,突然间天空的乱云中噗噗的冒出两个穿的乱七八糟的、踩着两朵形状诡异的云彩的仙人?

    那两人先是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天地间形成的巨大龙卷风,还有开始龟裂土地,然后一前一后的像是火烧屁股一般的向着西方飞去。

    “擦!该死的孽龙你丫不是给老子保证我家小小小小小小从良没事么?!怎么老子才在三千世界旅行了一圈回来小从良就没了?!昂?!你丫的徒弟宠物竟然还要灭世?!他是准备万世不得超生么啊?!”

    “……他笨。”冷冷的声音响起。

    “笨你妹!要是老子的从良救不回来,你丫就给老子睡天边吧你!”

    121、呵呵~再见~

    天地间的狂暴之风还在继续,飞沙走石、地裂海啸不足以形容其十分之一,不光是中洲,整个世界都受到了影响,一时间正在战斗着的不论是人还是僵尸,都惊恐的停下、放缓了动作,看着乌云遍布的天空沉默不语。

    而各个基地中哭闹的孩童被母亲紧张的呵护在怀里,恋人们则是互相依偎,等待着这末日的判决。

    “终究……还是逃不过么……”

    李科抬头看天,苦笑。人类挣扎了这么久,终究,还是没有得到上天的宽恕,千辛万苦迎来的却是灭世么?

    而就在黑云渐渐压低,几乎到了站在房顶上便能触及的时候,突然一阵狂乱的电闪雷鸣,而后,幸存下来的人类们见识到了他们有生以来最为离奇并且刺激心脏的一件事。

    先是乌云翻滚猛然抬高、而后电闪雷鸣像是有人控制着闪电一样的把乌云冲散、最后不知道从哪里突然蹦跶出来的太阳像是要刺瞎人们的双眼一样不要命的散发着光芒、天地间的飓风像是放屁一样的没了、地震像是被人拼凑一样的合拢、就连最可怕的海啸,也像是被人一巴掌给拍下去一样的给拍回了海里,老老实实的做循环运动。

    不过,这些还都不是最刺激的。

    最最刺激的是,当人们还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奇迹?神迹给弄回神,整个世界都响起一个充满鄙视恨铁不成钢的声音:

    “看什么看!还不快给老子打僵尸!打完僵尸有肉吃!!”

    于是,被刺激的差不多傻了的人们开始听从命令机械一般的打僵尸,最后慢慢的变成疯狂的血拼。原因么——

    “打完僵尸开宴会啊!老祖宗保佑着呢,使劲打啊!”

    研究所上方,文柯和周围一群研究者,充满敬意的看着拿着大喇叭的李科,这人不当统帅去忽悠人送死绝对是一大浪费。

    于是,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片打僵尸的热潮。

    而远在中洲的西方,此时满脸焦黑、头发还冒着电花的一号老老实实的抱着钱从良坐在地上,一脸渴望、乞求、期待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千年老不死。

    “折腾呗,你再折腾呗!你再弄个火山弄个泥石流弄个天打雷劈呗!你丫再折腾自己折腾去!别拉着我家小小小小小钱钱去!你知不知道要是真被你灭了世你自己要轮回亿万年赎罪不说就连我心肝宝贝疙瘩也要陪你一起去受轮回之苦?!啧啧,我家钱钱到底是脑子里哪根筋抽了,那么多好的看不上,偏偏就看上你这么一个要智商没智商、要实力没实力、要脸蛋、呃,脸蛋还过得去,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家伙?!昂?!貌似我家钱钱还被你刺了一剑?唔,等等,貌似不是一剑吧?喂,你们两个说说,他做过多少对不起我家钱钱的事?”

    突然被点到名,同样老老实实、一声不敢吭的奥尔良和小蝙蝠都是一哆嗦。别看他们眼前这个眉眼看起来和钱从良有几分像、身子骨和钱从良一样弱的男子似乎很没有威胁似地,可就在几分钟前,他们还亲眼看到这个人就像是玩游戏一样的把一号用灵魂之力引发的末世灾劫给一个一个拍了回去。

    当时他们两个人都是从骨子里发寒的,看着那千米的海啸被一巴掌拍了回去,小蝙蝠很没有出息的想到了拍肉饼……

    后来他们相当正常的被这两位发现了,并且被那个一身黑衣、黑发长至脚踝、宛如魔神的男子给相当随意的提溜了回来,虽然这个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也没有动作,不过奥尔良绝对相信,这人的实力比那个自称是钱从良祖宗的祖宗的家伙只强不弱,而当他们看到一号在被那个钱从良的祖宗的祖宗狠狠用雷劈了几下后,还老老实实的叫了一声那黑衣男子‘师傅’后,就彻底禁声,打算不说一句话——开玩笑吧?人家一根小手指都能灭他们几十次,这个时候还是老实点吧。

    “呃……”尽管不打算说话,不过此时被点了名,小蝙蝠咬咬牙开口:“boss还、还算不错啦……他虽然曾经刺过主人一剑、呃,曾经忘记过主人十几天、曾经让主人好几天下不了床、呃!”

    啪嚓一声。

    一道碗口粗的闪电再次降临到一号的身上。千墨此时一脸咬牙切齿。丫的,钱钱怎么这么不争气!!还在下面!!

    “继续说!”瞪了一眼那边嘴角上扬的孽龙,千墨狠狠道。

    “呃呃呃,除了这些一号boss对主人很好的给他烧饭给他洗衣服帮他打僵尸帮他收集晶核主人说去整人他绝对不去打僵尸主人说打僵尸他绝对不去打劫人!真的真的,真的他对主人好好的,他很爱主人的!”

    一口气把所有的话都说完,小蝙蝠睁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千墨,生怕他再一个不顺心就再劈一号几下,顺便误伤到他家主人。

    好在千墨虽然听的满脸黑线但总算是没有再劈一道雷。不过看向旁边那黑发男子的目光就越来越诡异,敢情那是你们一族的传统?不过后者对于前者的瞪视只是回以温和一笑,然后继续看自己相好的欺负自己徒弟,那是一点压力感都没有。

    “……算了,老子不跟你这个小辈计较,能力有限就有限吧。改明儿老子从另一界拖几个有为青年过来,你小子给老子好好修炼,不然的话,嘿嘿,我家钱钱可不一定就是你的人!”说完,千墨阴笑着走到猛然抬头瞪视他的一号面前,一点压力也没有的伸手把钱从良给拽了出来,然后打入一道金光进入钱从良的身体里。

    在连续打入了十道金光之后,千墨才脸色有些发白的把钱从良给扔回到了一号的怀里。

    “好了。”看着一号殷切的目光,千墨心一软,点头。这小子对他家钱钱还行,就是实力太弱了点。

    “如何?”从背后传来一股暖流,千墨闭上眼摇摇头:“没事,不用你渡气。”

    黑发男子闻言没有收回放在千墨背后的手掌,反而顺势把人圈在怀里,在怀里的人发怒之前打出一道银光。

    片刻后。

    钱从良猛然睁眼坐起身,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搂搂抱抱的两个男子。而后就是满脸焦黑头发都被电直了的一号。

    顿时火起。

    “丫的!那个老混蛋用雷劈你了?!”钱从良跳起来把一号给上上下下瞧了个遍。而后被一号用尽全力的抱在怀里,几乎快喘不过气。

    砰的一声一号憋屈的被黑衣男子一下子踹飞提溜到一边,千墨下一刻就揪着钱从良的耳朵掐腰教训:“啊!小兔崽子你胆子不小啊!无视你祖宗我不说竟然还敢骂你祖宗我混蛋?!昂?你是不是皮痒了啊还是脑子进水?老子是你祖宗的祖宗!”

    钱从良被揪了耳朵相当郁卒,想要报复的揪回去,却被千墨一巴掌拍掉了爪子,然后耳朵更疼。霏c凡c論c壇

    “你个老老老老老不死的!每次见到你少爷我都没有好事情!上次是被你这个破镯子给砸的脑门疼,好不容易得到精神补偿结果差点被里面的植物给咬死,而且啊!最最最不能饶恕的是你竟然把我们家的两个大冰箱里的食物都给吃完了?!我为此吃了一个月的素!!”

    说着,钱从良的眼珠子都快红了,不过千墨闻言只是掏了掏耳朵,权当听不见。“好了好了,别跟我腻歪,老祖宗吃你点供奉怎么了,恩,你那两只小宠物不是嗝屁了么?想不想让他们活过来啊?”

    千墨的这两句话一出,原本还在对他吹胡子瞪眼的钱从良瞬间老实了,点头点头的那叫一个利索,还一脸讨好样儿。

    “嘿嘿,要它们活过来也可以啊~不过么~”千墨J笑了几声。

    “不过什么?”钱从良快速的接话,然后一脸懊恼。要知道当初他就是被坑的一毛钱也没有了啊……

    果然,下一刻如地狱之音一般的话语传进了钱从良的耳朵里:“你把空间里的所有晶核都给我贡献了吧。我让那两个小家伙活过来~”

    钱从良闻言瞬间脸上的血色褪的那是一个干干净净,下一刻扯着嗓子嚎:“一号啊啊啊啊——!过来帮我打变态啊——!!有人要抢晶核啊——!!”

    不过一号就算听到小人的召唤也是完全的无能为力,毕竟那个万年腹黑闷马蚤蔫坏的师傅在,他们两个人碰上了这两位,还是老老实实的认栽算了……

    最后,在钱从良一脸肉痛的情况下,黑发的男子伸手对着倒地的小花和炸的不成样子的一条挥过了一阵灵光,而后,钱从良就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两个凭空出现的、一大一小的包子,颤抖着手指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

    “啧,我说让他们活过来,又没说让他们的灵力也一起恢复。”

    “我我我……”

    “你什么你,你不觉得这两个一大一小的包子很可爱么?!在老子还没研究出来怎么跨性别跨种族制造包子之前,你就把它们俩当儿子养吧。”

    “可可可……”

    “可个屁!就这样了,老子在另一界还有事,那几个不知好歹的狐狸和鸡又打起来了,烦死了天天打打打闲的没事干了吧?不就是争个上下位么,至于这么折腾!”说完,千墨掐了掐还在口齿不清的钱从良的脸蛋,然后带着满足的笑意拉着那个孽龙闪了。(ps:当初为了和这个孽龙争上下位,这两个打了整整三百年……)

    至此,钱从良认命的抱着看起来4、5岁的、一脸讨好的看着自己的绿发小包子,还有他怀里的才1岁大的、流着口水的小小银发包子,转身,向着中洲基地的方向走去,而一号则满脸宠溺的跟在他身后。

    “喂!主人啊!你的晶核都被老老老老老主人给上缴了,咱们以后吃什么啊?!”小蝙蝠带着几分焦急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被奥尔良给敲了脑袋。

    而钱从良闻言脚步一顿,扭头,露出一个纯真至极点的笑容道:

    “全世界都欠着咱们的钱,咱们开着南瓜车,收、账、去!!”

    122、编年后记

    新纪元零一年三月一日。

    在持续了整整三年零一个月的末世僵尸危机之后,世界最大的僵尸暴动,史称“末日劫”来袭。

    这次战役虽然让人类损失惨重,但却也是人类首次全方位的战胜僵尸围攻、守住了世界仅存的四十八个基地、反守为攻的战役。这一日,被后世定为‘国祭日’,全人类都会在这一日祭奠那些逝去的人们,以及为生命的坚强而满怀感激。

    新纪元零一年五月二十日。

    在李科和查尔斯两位卓越的研究者的带领下,解决所有僵尸问题的基因解药被研制成功,为日后人类彻底战胜僵尸奠定了无比坚实的基础。这一日被后世定为‘智者之节’。在这一日,世界各个政府国家都会开启一个关于学术的大型研讨会,而在这一天,智者们都会受到所有人由衷的感谢和敬意。

    新纪元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

    在经过了长达五个月的救助、整合、扫荡之后,世界大部分地区的僵尸异变都被消灭或控制。各国临时政府相继成立。

    而这一日,则被后世定为‘建国日’。在这一天,临时成立的各国政府,同时聚集在虚拟电子屏幕前,齐声,庄严而郑重的宣布——

    新纪元开始,末世灾难,结束。

    世界一片欢腾。

    而同一时间,各国政府合订下的‘新纪元世界绝密档案’也被装订好,保存在每个元首的机密保险柜中。

    若是你有幸或者不幸的看到那第一页第一条的档案,就会发现,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最为绝密的竟然不是某个武器、也不是某种异能矿藏,而就只是四个字,或者,四个人——

    新纪元世界绝密档案之首——‘寻肉小队’。

    (全书完)

    本作品由非凡TXT电子书下载论坛“静寂”整理收藏

    更多txt好书敬请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