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神仙,闲得无聊打赌的产物,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但若是没有这场赌,容宝儿又怎么可能穿越而来,再娶到如此的美男子们呢?

    番外:孙莹与美男的二三事

    话说这日,孙莹批阅完奏折,感觉到腰酸背痛,正想起身活动一下,却听闻有人送上飞鸽传书,说是容宝儿临行前给她的信。

    看完信后,那经典的表情再度出现在她的脸上,将信紧紧握在手心,恨声道,“容宝儿,你又不打招呼就偷溜,每次都是这样,把皇位丢给我,自己去到处去游历,这不公平!”

    于是,盛怒的孙莹便寻了个理由,换了便装,偷偷溜出宫去了。

    话说,这皇帝可不像看上去那么风光无限的,每日起得比鸡还早,睡得比狗还晚,还要整天面对着那帮,想尽办法挑事的大臣们,如果再有个内乱什么的,就更加繁忙了。

    自从她孙莹接任皇位后,便一直再没什么空闲,别提出宫了,就连去她可爱美丽而又狡猾的凤后那里,都少之又少。

    不过,幸亏言睿哲这凤后当得真是专业,竟然没有发半句牢马蚤,更加没有来时时缠着自己,不过,她那仅有一位凤后的后宫,也显得太过空虚了。

    想想容宝儿那丫头,竟然不声不响地娶了八个夫郎,而自己堂堂帝王,竟然只有一位凤后,这也太不像样子了吧。

    大臣们因为这件事情,纷纷向自己谏言,说什么,后宫空虚乃亡国之兆,想到这,孙莹就头痛不已,后宫空不空,和这国家亡不亡有什么关系,根本八杆子打不着,好不好。

    无奈地抚了抚额,继续在这皇宫外最热闹的大街上闲混着,没有容宝儿陪在身边,还真有些不太习惯,但现在,自己是皇帝,不可能三天两头去和她混在一起,她是想走就走,自己却万不能如此的任性。

    忽地感觉到前方有些马蚤动,孙莹立时警惕起来,最近听闻,有什么人想要造反,而且名目立得还挺有新意,说什么要做这皇宫中后宫的一员,想起来这个理由,孙莹就想笑,这是什么人,竟然会想到用这样的理由,来造反。

    但其实,这个人,并没有做什么事情,只是到处散布这样的流言而已,那些大臣们便开始紧张不已。

    想想都好笑,孙莹不自觉地笑出声来,“呵呵呵~~~~”

    “什么事,这么好笑?”一道略显稚气的声音自孙莹身后响起,孙莹转过头去,立时怔住了,眼前这人,长得是雌雄莫辨,尤其是那细长的凤眸,眼角竟还微微上吊,这样的眉眼,真真算得上极品了,只是这年龄嘛,就太小了些。

    “我笑什么,与你何干?”孙莹敛了笑意,便要转身,却觉衣袖被人揪住,转头看去,那男子竟撇了嘴,眼眶中泪光闪烁,十足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哎哎,你别哭嘛,我没说什么啊?”孙莹最怕的,便是看见男子哭了,言睿哲不知道用这招用了多少遍,但却次次都奏效,孙莹无奈,言睿哲也懒得再想别的招,于是,孙莹便养成了一见男子哭便有些慌乱的毛病。

    “你都不理人家!”男子抬起头来,直直地盯视着她,眸中的狡黠一闪而过。

    “哪有不理,只是,我真的不认识你啊。”摊了摊手,孙莹一脸无奈,哎,本想着出宫来玩的,这下好了,又玩不上了。

    “我叫离诺,这下便认识了吧。”离诺一脸认真的看着孙莹,眼中的执着让孙莹为之一震。

    “那你不知我的名字,便不是认识。”不想与他多做纠缠,孙莹还想好好走走呢。

    “我知道。”离诺笑道,“当今皇上的名字,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呢?”

    “你!”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身份,莫非,他就是那个,要入主后宫的人?不会吧,这么小便以此为志,真是…………

    想着,孙莹的嘴角便抽搐起来,自己的魅力是不是施展错了地方,竟吸引了如此的小家伙。

    “不要小看我哦,我已经成年了,今年十七岁,不比你小多少!”离诺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立时开口解释道。

    “十七岁又怎么样?”孙莹已经彻底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了,今日这出宫真真是扫兴透了,还是回宫的好。

    “你若不愿娶我,我明日便从城墙上跳下去!”离诺对孙莹的态度似乎极其不满,一甩袖,冷声道。

    “你开什么玩笑,我要回去了。”孙莹一惊,但立时明白过来,她不能因为这个答应他,这样的话,以后便会有更多的男子,来效仿,到那时,她便真真要后悔莫及了。

    转身便要走,意外的没有被拉住,迟疑了一下,刚迈出一步,便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她转过身去,只见离诺正飞快地向着城墙跑去。

    该死的,不会现在就想要跳城墙以示心意了吧,这小孩子,真是让人头痛!

    飞身施展轻功,追了上去,眼看着便要追上,眼前的离诺却被几名女子围住,孙莹见状,眉头微蹙,这些女子个个都不像是什么好人,不知道离诺会怎么样?

    快步走上前去,便听到一女子鬼哭狼嚎的声音响起,“嗷嗷嗷!混帐东西,敬酒不吃,想吃罚酒,姐妹们,把这小子给我绑了,扔到本小姐府中,本小姐要让你们好好品尝一番这小子的滋味!”

    听到这话,孙莹再顾不得其它,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三两下便将围观的众女子给撂倒在地,并一脚踩上那个嚣张至极的女子胸前,恶狠狠冷喝道,“你刚才说什么?”

    那女子见状,立时明白,眼前这小子竟是个有主的,还是个武功高强的主,这下子算是倒大霉了,她顾不得胸前的疼痛,立时连连讨饶道,“小的有眼无珠,不该欺负这位公子,还请这位女侠饶命啊!”

    “哼!”孙莹冷哼一声,不再理她,转身看向离诺,却见离诺紧紧咬住下唇,一副受辱的模样,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却生生地强忍着,不让眼泪掉出来。

    这小模样,真真让人心疼啊,哎,孙莹叹息一声,便要伸手拉过离诺,他现在肯定很害怕吧!

    谁知,离诺见孙莹伸手过来,反而吓得立刻转身就逃,一路往那城墙上跑去,竟比刚才的速度更快了些。

    不好!

    孙莹暗道,这小子是受了辱,想一死了之,她恨恨地瞪了一眼地上的女子,转身施展轻功,立时追了上去,这次,她不可以让他再跑掉了,因为她明白,他这次是存了必死的心,跑去那城墙处的。

    “离诺,给我站住!”边追边大声喊,却不料离诺竟在听到这声音后,跑得更加快了!

    眼看着他已经跑到了城墙顶端,小小的身子手脚并用爬上了城墙,一个纵跃,跳了下去,孙莹立时感觉心中一痛,不顾一切地飞身过去,一把抱住正在下落的离诺,借城墙之力再度飞回,一个漂亮的旋转,她抱着离诺落在了城墙上。

    离诺在她的怀中不停的挣扎,她一急,猛地拥紧他,冷声道,“再闹,便不带你回宫了!”

    听到这话,离诺呆住了,仰起头来,愣愣地看着她,歪了歪头,似乎没听清她的话一般。

    见他这副模样,孙莹一笑,宠溺地捏了捏他的鼻,“为了这点小事就寻死,那以后在宫中岂不是要死上几十次,想想还是不要带你回宫的好。”

    离诺立时耍起无赖来,“你若不带我回去,我便立刻死在你面前,即使你派人安抚好我,我还是会再来这城墙处,再次跳下去的!”

    “你呀你!”无奈地摇摇头,孙莹拉起了他的小手,双双下了城墙。

    二人一路说笑着来到皇宫中,孙莹正要吩咐侍官为离诺准备寝宫,她还未正式娶他,还是让他先在宫中住些时日,好好想清楚才行。

    “皇上这是去了哪里啊?”酸溜溜的声音自孙莹面前响起,言睿哲一手叉腰,一手随意地拈一长发玩耍,眸中却时不时闪烁着火光。

    孙莹闻言,立时松了离诺的手,离诺却不依的主动拉住了她的手,抬起头来,坚定不移的看着她。

    “哟,这位是谁啊?本宫怎么从来没见过啊?”见状,言睿哲的脸色更差,女人的话果然不能信,当初孙莹是怎么答应自己的,说此生只娶自己一人的,现在呢,哼!还不过几年的时间,便想再娶了,不过,想再娶的话,首先得过了他这一关才行!

    “离诺拜见凤后殿下,离诺将会成为皇上的夫,日后还望凤后殿下可以多多照顾一二。”离诺落落大方的向着言睿哲施礼道。

    听到这话,孙莹的嘴角开始抽搐,这小子太嚣张了,哪像个刚刚以死想逼的人?

    言睿哲更是恨得牙痒痒,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如此对自己下战书,好,本王子便接下你的战书,看你能有什么手段!

    “离诺是吧,这成为皇上的夫,可不是一件易事,需得有以下几个条件才行!”

    “请凤后殿下明示。”离诺不慌不忙的直视着言睿哲,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你且听好,第一样,便是身份,平民百姓,商家贩子,一律不准入后宫,这是一贯的规矩!”

    言睿哲微微一怔,立时信口拈来,既然想挑战,那么,在哪里战,在何时战,已经不是问题了,问题是,到底这一场战争,谁会赢?

    “离诺乃是月国王族,母亲是月国王爷,虽然已然仙逝,但是,她的身份足以让离诺进入后宫。”离诺说着,自怀中掏出一声玉佩来,递给孙莹。

    孙莹仔细地查验了一番后,确认的点点头,这小子竟然是月国王族?!

    “好,第一样条件便算你通过,”看到孙莹点头,言睿哲立时恨地牙痒痒,转头看向离诺,提出第二条来,“第二样,便是这身家,你既为王族,身家一定不少吧?”

    呃,孙莹愣住了,言睿哲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俗气了?

    “离诺的身家,全部都在这玉佩里,家母有一间宝库,仅凭这玉佩可以开启,虽不能富可敌国,也差不了多少。”离诺轻轻巧巧地将这一条再度破解,他抬眼看向言睿哲,眸中满是挑衅之色。

    听到这话,孙莹立时诧异的看向那玉佩,若真如离诺所说,他为何会将这玉佩如此轻松地交给自己?

    “好,这条也算过了,最后一条,想入后宫,必是处子,敢问离诺公子,可曾破过身?”言睿哲的眼中满是兴奋之色,哼哼,这最后一条才是关键,若这小子不是处子,是无论如何也进不了后宫的!

    听着言睿哲的话,孙莹有些怒了,她想到,方才离诺被人轻薄便想以死保清白,现下言睿哲竟拿这话来刺激离诺,不由得有些担心,转头看向离诺,果然见他慢慢低下了头,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够了,我能证明他的清白,”孙莹再也看不下去了,她一把拉过离诺,转头冷冷地看向言睿哲,“真没想到,哲儿也会变成这个样子,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说完,她便拉着离诺离开了,徒留下言睿哲一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她竟然这样说我,凭什么?”

    怒气冲冲地带着离诺回了自己的寝宫,看着自从进了寝宫,便一言不发,低着头的离诺,有些心疼的轻抚着他的小脸安慰道,“离诺别这样,我相信你,笑一个,好不好?”

    离诺慢慢抬起头来,眸中满是泪水,他猛地抱住孙莹,哭道,“还是你最好,还是你对我最好!”

    “傻瓜,睿哲只是有些受刺激了,他平日里不是这个样子的。”暗叹了口气,孙莹有些无奈,是啊,言睿哲平时不是这样的,定是因为自己又要娶夫,才会如此的吧,自己的口气是不是太重了,他会不会难过?

    看着孙莹那似有所思的模样,离诺立时会意,他抹了抹眼泪,推开孙莹,笑道,“快去看看凤后吧,他定然很伤心,你刚才不该那样说他的。”

    “你,怎么会?”孙莹一时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真的是离诺么?

    他刚刚不是还很难过的么?

    “冤家宜解不宜结,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心意,若是再不识大体,与凤后闹矛盾,怕是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孙莹,你只要记住一点,我嫁给你,没有什么阴谋阳谋,我只是真心喜欢你,从,你救我的那一日起,便喜欢上你,所以,才会一直散布流言,想要嫁给你,你不会笑我吧?”离诺说着说着,便慢慢低下头来,脸好热,他真的好不知羞,一个男子竟然对着女子说喜欢,还要嫁给她。

    “哈哈哈哈,真没想到,我还救下了一位美夫郎,好,待我去和哲儿说和说和,便来听你这英雄救美男的故事,别忘了细细告诉我哦。”孙莹说着,轻轻抱了抱他,便起身去了凤后宫。

    孙莹这边厢哄了言睿哲后,便将言睿哲拉来,听离诺讲故事,原来,她在没做皇帝前,曾出去执行过一次任务,而那时便碰巧救下了重伤的离诺,从那时起,离诺便想要嫁给她,以报救命之恩,但是,却苦于没有机会,后来听说孙莹做了皇帝,更是铁了心要嫁于她,怕她不要自己,便做足了准备,好在现下孙莹终于接受了他,而言睿哲听了他的故事之后,虽然还有些别扭,却是不再找碴儿,三人相视一笑,便将此事揭过去了。

    而自从这件事之后,孙莹便常常出宫,她每次总能带回个美男来,言睿哲忍无可忍,闹了几次离宫出走,孙莹只得每每前去哄劝,次数多了,孙莹便有些心结了,而言睿哲也渐渐厌烦了这样的生活,虽然曾想过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但是最后终是狠不下心来,念在孙莹仍最爱他的份上,便将这些事看得淡了,孙莹却也不再出宫,因为她的后宫已经满满当当了。

    世上都称,当今皇上风流,后宫三千无一不美,凤后是个醋坛子,却也最终屈服于皇帝,一时间,凤后离宫出走,皇帝遍寻美男的风流韵事倒是传遍了大江南北,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必谈话题。

    番外:凤凌与云逸的的爱情(一)

    热闹的茶楼中,众人正在谈论着,当今刚刚登基不久的新皇,高谈阔论中,大多是对这位新皇的赞赏,听闻这位新皇,年幼时便深得先皇的器重,因而在十岁时,便被立为皇太女,虽然她不是皇长女,但其才能学识,以及智谋武功都在众位皇女之上,尤其是当时的皇长女凤鸣!

    “听说了没,其实这个皇位,当今皇上得来的并不容易,听说皇长女因不服圣旨,竟在新皇登基当日举兵造反了呢。”

    茶楼中,人蛇混杂,各个行当的人,都会聚在这里,不为别的,只因为这里可以听到一些,宫廷秘闻啦,官吏趣事之类的,因而,茶楼也是最容易出事的地方。

    “我也听说了,当今皇上,连凤椅都没离开,便轻而易举地将皇长女给治服了,果然不愧为先皇器重的皇太女啊!”

    听到有人答话,周围的人便一拥而上,围在四周,时不时地插几句嘴,这块地方,一时间成了茶楼中最热闹的地方。

    “皇上当时本可以立时治了皇长女的罪,而后高枕无忧的,但是,当今皇上却宅心仁厚,并未真的处罚皇长女,只是让皇长女闭门思过,哎,养虎为患啊!”

    说到这里,众人一致的摇摇头,叹息着当今皇上的心软举动,要知道,历代皇帝凡是心软者,总会受制于人,而她们并不想看到这一幕发生。

    “小二,还有雅间没有?”一声清亮的声音自茶楼门口响起,正沉思的众人便转头齐齐看向门口。

    只见,一位清丽脱俗的女子正朗声唤着小二,脸上带着平易近人的笑,身着一袭青色长袍,看样子便出身不低,那礼数周全的模样,又不像是小姐主子什么的,难道这样的人还是个跟班不成?

    立时众人的好奇心便被吸引而来,都想看看,这女子到底是主是仆。

    只见这女子微微侧身,便有一手摇折扇的女子,自她身后走出,那一身月牙白长袍,那飞扬的眉眼,那微微翘起的唇角,都彰显着此人的与众不同。

    众人惊叹的看着这女子,一时竟忘记了移开视线,直到这女子笑吟吟地合起折扇,抱拳向着众人行礼,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向她回礼后,赶忙转过头去。

    女子大步走进茶楼,小二姐便麻利地在前带路,如此有气质的女子,如此有礼数的仆人,连阅人无数的小二姐也有些惊讶,真是平生未见啊。

    三人一路来到二楼,女子选了处僻静的雅间,便与身后的人一同进去,小二姐询例问询后,便派人上茶与糕点,而后,便将门关起,不再来叨扰。

    “主子,今日这样出宫,不怕王爷她…………”惜云有些紧张,毕竟现在的凤鸣还是皇长女,而且,眼前的凤凌虽是皇帝,却根基未稳,这个时候微服出访,却又不带些暗卫,真是让人忧心啊。

    凤凌啜了口茶,笑道,“惜云,你跟着我多久了?难道会不懂我的意思?今日出宫,本就是体察民情,带暗卫出行,很容易惹事生非。”

    “可是主子……”惜云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凤凌阻了。

    “难道我的武功,你信不过?”凤凌白了她一眼,好不容易可以得个空闲出宫来,这个惜云总是如此的扫她兴致。

    惜云再无话可说,她明白凤凌的想法,但是,心里还是不赞同,毕竟,凤凌现在不是皇长女,而是皇帝,若有个万一,便追悔莫及啊!

    凤凌随手开了窗,看着窗外的景致,听着街道两旁的买卖声,一时竟有些向往,若是没有生在帝王家,自己也可以这样轻松地活着,该有多好啊!

    摇摇头,打断心中的想法,她以前还可以这样想想,现在嘛,便再也不能想了。

    一杯茶刚下肚,便感觉到有些不对劲,雅间门外似乎有人,眸光一凛,她无声地做了个手势,惜云立时抽出腰中的软剑,递给凤凌,自己则站在一边,满脸肃杀的看着门口。

    凤凌随意地将软剑隐于身后,随手一挥,桌上的茶杯便飞了出去,透过门上的薄纸飞出,随着茶杯落地的声音响起,一声压抑的痛呼亦跟着响起。

    听到这声音,凤凌眉头微蹙,来人不少,看来今日是要准备好逃命了!

    雅间的门被人用力踹开,七八个黑衣蒙面人闯了进来,惜云立时拿起手中的纸包,一把挥洒过去,却完全没有作用,那些人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一招一般,竟然齐齐地后退了数步,还有人一挥袖,将那些药粉郑进袖中,轻松化解了眼前的一幕。

    见状,凤凌眉头紧拧,这情况太过棘手,她一挥手,将惜云自窗口丢了出去,现下不会武功的惜云留在这里,非但没有任何用处,反而会让自己分神,只能先将惜云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惜云大惊地看着将自己丢出去的凤凌,不,她不能让凤凌一个人去犯险,哎,可恨自己竟半点功夫也不会,若不然,她不会被凤凌轻易地丢出去。

    稳稳地落到地面的惜云,挣扎着想要再度上楼,却在想到什么后,立时转身向远处跑去,她不能做凤凌的包袱,那么,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去寻救兵!

    眼角余光看到惜云转身就跑,凤凌微微一笑,这丫头,现在倒学聪明了,知道再回来也只是会连累自己,猛然转身,眸中的杀意渐浓,她就不信,自己收拾不了眼前的这几人!

    手中软剑挥舞如花,身形游走于几人之间,不时以剑尖取人性命与眨眼间,凤凌轻轻松松便解决了五个人,还有三人,哼!

    她冷冷地看着余下的三人,正呈三足鼎立状,包围住自己,立时心下警惕,看来今日想要脱身,还真的需要费一番力气!

    正当她要冲上前去解决这三人之时,却有一人自房门处冲进来,二话不说,便刺向她,她躲闪不及,被刺中左肩,鲜血直流。

    迅速地封住左肩的|岤道,以免血流失过快,看着眼前的人,凤凌立时火冒三丈,凤鸣,竟然是她,这个自己的姐姐,竟然亲自动手要取自己性命么?

    番外:凤凰低飞,绕云舞(全文完结)

    看来今日,她要让凤鸣失望了,哼,即使自己这命要被人取走,也绝不会交给凤鸣!

    不再顾及身周的形势,凤凌一个转身,闪身自窗口飞身而下,今日,她若能逃出去,定会将凤鸣囚于府中,让她永世不得出府!

    因为左肩受伤,落地时,她身子一个趔趄,没能站稳,眼看着凤鸣等人便要追过来,凤凌自嘲一笑,呵,今日怕真的要命丧于此了。

    “没事吧?”一声温柔的问询在耳边响起,腰身随即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凤凌抬眼看去,那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的人儿,是谁,为什么会让她感觉到心跳加快?

    “快带我走!”不知为什么,凤凌竟十分的相信眼前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她利落地挽了一个剑花,将身边的杂物抛向追来的凤鸣等人,便转头看向他。

    云逸一惊,立时明白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个起跳,便抱着她快速地离开了此地。

    一路急奔,待到将凤鸣等人全部甩掉之时,天色已暗,凤凌身上的伤口经过这一路奔波,已然裂开,鲜血染湿了外袍。

    云逸亦发现了这一点,但之前苦于一直被追踪,所以也不敢停留片刻,现今终于甩掉了身后的人,他这才将凤凌抱进一个破庙,快速地将她的伤口处的|岤道封住。

    此时的凤凌已然昏迷过去,失血过多,加之一路风吹,使得她的身子现在如火球般滚烫,云逸见状,眉头紧蹙,如果现在将她留在这里,自己出去寻药,她定会被那些人追到,如果不去寻药,她的伤,该如何是好呢?

    翻遍了自己的身上,也只有一小瓶金创药,只能先凑合着给她用上,可是,她伤的是肩膀,若是想要敷药,便必须得坦诚相见,这,让他一个未出嫁的男子如何自处?

    但是,若是不救她,她便会死了,看着她那略显苍白的脸,云逸一咬牙,硬是将三纲五常抛到一边,现下救人要紧。

    “冒犯了。”小声地凑近她说了句,他便开始将她的衣裳慢慢褪去,待看到那莹白的柔软之时,他立时脸红不已,真是羞人。

    颤抖着双手,将她的伤口弄弄干净,为她敷上药,再将自己的外袍为她盖上,他这才松了口气,天哪,刚刚狂乱的心跳是自己的吗?

    抚住胸口,在破庙的周围寻了些柴来,生起火来,她这伤,虽然上了药,但是,却并不一定能治得好,因为那伤口太过深,下手的人看来是想要置她于死地,所以才下这么重的杀手!

    看着她那姣好的眉眼,这样的人儿,为什么会有仇家呢?

    附近的小河中取来的水,在火堆上烧开,他开始为她换药,这药要换三次,才能显出效果来,所以,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待药换了三次,云逸正要松口气时,却发现她的脸色开始火红,堪比那堆火的红,伸手探向她的额头,天哪,她正在发热,这可不妙,若是她真的一直不退热,这药也白上了。

    这可怎么办呢?

    焦急地在火堆旁走来走去,看了眼仍昏迷不醒的凤凌,云逸终于下了决心,他一定要救她,拼了毁去清白也要救,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更不明白,为什么会不想看到她受苦,明明今日才第一次见面,却仿佛,已认识了很久一般。

    不再犹豫,他慢慢褪去身上的衣服,赤呈的上半身,下半身仅着一条亵裤,羞涩地低着头,抱住她,再将两人的衣服盖在身上,尽全力为她取暖,为她降去热度,她不可以有事,绝对不可以!

    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人儿,似在沉睡,又似随时可能会醒来,云逸抚上自己的胸口,心跳得好快,从未有过的快,脸上也在发热,难不成自己也受寒了?

    摇摇头,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人儿,她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追杀,看着她那天人一般的容颜,他忽然觉得,此时此刻不会是在梦里吧?

    想着想着,竟渐渐陷入梦境,梦中,他来到了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里面的繁华与金碧辉煌是他从未见过的,而那高高坐在大殿中央的人儿,却似曾相识,他正欲伸手去触碰,看这眼前的一切是真是假之际,却忽然感觉到脸颊一凉,立时睁开双眼。

    天已微亮,凤凌退了烧,微微起身,看着眼前的男子,他不顾一切救了自己,现在还自毁清誉,如此的男子,她从未遇到过,虽然有可能会是凤鸣的陷阱什么的,但是,她却丝毫也不想那样去想,伸手抚上他的脸颊,慢慢描绘着他的俊颜,却不想他在这时睁开了眼睛。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望了许久,终是云逸抵不过羞涩,转过身去,凤凌却低低一笑,一把抱住他,俯身至他的耳边,小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云逸抓紧了手中的衣领,紧张道,“云逸。”

    “云逸,真是好名字,人如其名,”凤凌感叹道,一手抚上他的唇,流连的抚摸着,“不知云逸可愿做我的夫?今生,唯一的夫!”

    今生唯一的夫!这六个字瞬间在云逸的脑中炸开来,他真的没想到,她会这样说,要知道,现如今,哪个女子不是三夫四侍,而她却为了还救命之恩,而许诺只娶自己一个,自己是不是该知足?

    他轻轻拂开她的手,淡淡拒绝,“对不起,我不需要你如此报恩,我只想嫁给,真正爱我的人!”

    “呵呵~~”凤凌听到这话后,微微一怔,立时轻笑出声,捏了下他那诱人的小嘴,“你又怎么知道,我只是在报恩,若我说,我的夫,非心之所爱不娶,你可信?”

    听到这话,云逸立时惊呆了,她说的,是真的么?

    “我现在还不方便回宫……呃,回家,所以,能带我去你那里么?”凤凌想了想,惜云肯定会来寻自己,但是,现在却不是回宫的时候,凤鸣定会在附近围堵。

    云逸闻言,立时起身,却又在起身后发现自己未着衣物,只得再次躺回去,脸色已是通红

    凤凌笑着帮他整理了下衣服,正要帮他更衣,他却慌忙自她手中夺过衣服,自己穿了起来,而后红着脸为她穿上衣服。

    云逸带着凤凌来到了自己的家中,他自幼无父无母,少时曾遇到一位名师,教了自己一身武艺,以做防身活口之用,真没想到,会在这时救了一个,会真心想娶自己的人。

    云逸带凤凌回了自己的家,在家中躲了数日,直到惜云在宫外四处寻人,这才回了皇宫,临行之前,为了云逸的安全,便将云逸乔装改扮带进了宫,而云逸也知道了,自己所救之人,竟然是当今皇上,心中更是对她的话信了十足,皇上的话相当于圣旨,她要娶自己,那便是真的。

    之后,凤鸣被凤凌治罪,囚于王府中不得外出,而凤凌则在囚了凤鸣之后,举行大婚,迎娶云逸为凤后,这件事,在民间引起了轩然大波,要知道,凤后是多么尊重的身份,现如今竟然会有一名平民男子做了凤后,那么,朝中各怀鬼胎的大臣们又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件事呢?

    一时间,流言四起,说云逸是祸国妖精的有之,说云逸是别国的J细有之,皇宫中众人开始纷纷以各种眼光看向云逸,这让原本便不熟悉宫中生活的云逸开始生了异样的心思。

    整日忙于朝政的凤凌,偶尔会来看望一二,但总是待的时间短,云逸开始寂寞起来,心想着,是不是自己离开了,她才会真正的轻松,他亦明白,她是爱他的,只是一国之君不可能整日陪在自己身边,她有许多事情要忙,所以,他不能让她为自己担心。

    此时,她与他新婚才不过半年,云逸终于下定了决心,既然自己的存在对她来说,是一种负担,那么,便让自己离开,减轻她的负担好了,她已经够累了,朝中大臣各怀鬼胎,还有凤鸣这个随时可能会造反的王爷。

    轻叹口气,云逸便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施展轻功,悄悄地离开了皇宫,他,不要做她的负担。

    凤凌在发现云逸失踪之后,又惊又怒,尤其是看到云逸写给自己的信,说什么不想拖累自己时,更是气得不行,一怒之下,亲自出宫去寻,却在途中又遇到了埋伏。

    站在悬崖边,凤凌冷笑着看向面前的人,“凤鸣,你还真的是坐不住,朕一出宫,你就刺杀朕,还能换点别的招数么?”

    原本该被囚于府中的凤鸣,此时正站在凤凌的面前,她狂笑道,“凤凌,上次让你侥幸逃脱,这次,我便不会再轻易放过你,即便你这次还能逃脱,我还会再次刺杀于你,直到你死的那一刻为止,因为,这皇位本就该是我的,是我的!”

    看着有些颠狂的凤鸣,凤凌心知多说无益,只得连连躲闪,却不料,身后便是悬崖,再躲已是无路,她恍惚间似乎听到了云逸的声音,被人一掌击中胸前,身子便立时跌落了下去。

    凤鸣上前看了看那几近无底的深渊,冷笑着带着手下离开。

    悬崖底下,小溪流水的声音自凤凌的耳边响过,她唇角一抽,掉了悬崖竟然也没死,真是,不过,她的伤却是严重的很,这个时候,云逸又在何处,今生怕是再也寻不他了。

    有脚步声传来,她立时警惕起来,却在见到来人后,立时激动不已,挣扎着要站起来,云逸紧走几步,一把抱住她,“你这又是何苦,你人在宫中,她便不可能这样害你,为什么非要出宫来寻我?”

    “没有你,我的人生便不完整,你说,我为什么要寻你?云逸,答应我,这次回宫,不准再将我丢下,没有你的日子,我都快疯了!”

    “嗯,我答应你!”云逸紧紧的抱住她,原想着,出宫后藏在这样的世外桃源中,便不会再被她寻到,没想到,她竟然被人所伤,跌入悬崖,想到她差点死掉,他就一阵心惊肉跳,他发誓,再也不会丢下她而去,但是,有时候,他的离开,却是必须的,却是注定的,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让他去做,所以,他纵有万般不舍,也要离开,哪怕,他心痛如刀绞,仍是转身闭眸离开了她。

    凤凌与云逸回宫后,凤鸣却失踪了,整整一年,凤鸣没有再出现过,而这一年,则是凤凌与云逸此生最快乐的日子,云逸有了孩子,是女孩,凤凌一激动,当场宣布云逸之女为皇太女,将来是要继承皇位的人选。

    就在为皇太女举行百日宴的当天,凤鸣带兵杀进了皇宫,她这是要明目张胆的谋朝篡位,当夜,皇宫中响起的,全是撕杀声与哭喊声,混乱的百日宴,凤凌将云逸与皇太女送到一处宫殿处,将他们藏好,并暗示云逸他所带的玉佩乃是传国玉佩,拥有此玉佩者,即可得皇位。

    说完这些,她便转身要走,云逸突然害怕起来,他一把拉住她,生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她,怀中的孩子正哭得厉害,凤凌不舍的转身,紧紧地抱住云逸,尽量表现得轻松,“云逸,记住,不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把孩子照顾好,她是我们唯一的传承,亦是国家唯一的希望!”

    听到这话,云逸慌了,他分明听出,这是她的遗言,不,他不要她自己去送死,要死,他和她一起死,他死死地接着住她,眼中满是渴望,“凤凌,不要丢下我,让我和你在一起!”

    “傻瓜,孩子便是我,你若真想和我在一起,便一定要保证孩子的安全,以及你自己的安全,我不希望,拼尽全力,到最后却什么都不能留下!”再度紧紧地抱住云逸,凤凌猛然间将他推进殿内,自己则决然的转身离去。

    在走向大殿的途中,凤凌心痛不已,真的没想到,快乐的时间真的如此的短暂,但是,此生有你,便足够了,云逸,一定要活下去,带着孩子一起活下去!

    凤凌刚走不久,便有无数黑衣人飞快地来到云逸面前,一柄柄刀剑在云逸的脸前闪着寒光,而刚刚痛哭的孩子,却突然停止了哭泣,云逸淡淡的扫了一眼众人,低下头,温柔的哄着孩子,“宝儿乖,等爹爹收拾了这些人,便带宝儿去找娘亲,好不好?”

    似听懂了云逸的话,孩子竟咯咯笑了起来,云逸唇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迅速自腰间抽出软剑,自从入宫后,他几乎天天剑不离身,为得就是能够时刻保护凤凌,而现在,他能保护的,便唯有自己和凤凌的孩子了。

    凤凌,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活下去,终有一天,我和孩子会再和你相聚,我们一家人会再在一起的!

    默默地在心中许下心愿,他立刻飞身而上,快速地冲入黑衣人面前,手中软剑舞得几乎看不到剑身,只感觉到眼前一花,便有无数剑招袭向众人。

    云逸虽武功高强,但始终双拳难敌四手,眼见着黑衣人越来越多,他一咬牙,抱紧孩子,快速地挥舞起手中的剑来,待黑衣人那方出现了一个空隙之时,他一跃而起,带着孩子快速地离开了皇宫。

    这一逃,便是十八年,十八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凤凌,在容府安定后,便时常去打控宫的消息,却发现宫中的一切,全部被凤鸣把持住,他连想要再度入宫的机会,都没有。

    十八年来,他将所有的心血全放在了自己的女儿,容宝儿身上,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没能再见到凤凌,他却并不后悔,因为,他知道,这个世上,唯有一人,值得他如此去爱,那便是凤凌。

    “云逸~~”一声声轻唤自耳边响起,云逸睁开双眼,他已经许久没有看到过凤凌了,只要她还活着,他便会在这里继续等候,是的,现在的他,所在的地方,正是奈何桥前。

    抬头看向半空中,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渐渐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云逸慢慢起身,向着那抹身影飞奔而去,一把抱住凤凌,喟叹道,“凤凌,我终于等到你了。”

    “傻瓜,为什么要等我,自己先过去不也是一样?”凤凌温柔的笑看着他,他们终于可以再见,终于可以再度相拥。

    “没有你,我宁愿不轮回。”云逸抬起头来,坚定的看着她。

    “真是傻瓜。”凤凌捏了捏他的小脸,在他唇上落下一吻,笑道,“现在,我们可以一起去轮回了,希望来世还可以再做夫妻。”

    云逸小声抗议道,“不只来世,我已经许下生生世世都要做夫妻的誓言,凤凌,你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凤凌抱住他,点头道,“嗯,生生世世,都为夫妻,不离不弃!”

    *****

    感谢所有的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无赖小娘子于今日,全部完结,新文《十全美男绕凤舞》会在下月重新开启,希望亲们能够继续支持青,青爱你们,么么哒~~~~~~

    ----------全文终!

    louis00  /space/405999。或者/?a=louis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