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那一条条如鞭打的红痕是自己的杰作,昨晚留下的。

    以礼把办公室的百叶窗拉上,让里头空间充满隐私,而外头办公的人儿们只会想着这房间的三位主管在开会。

    默成坐在沙发上,让脱了裤子的瑞昌趴在他的腿上,让默成轻轻地擦药,“昨晚还好吧?没想到组长你喜欢这口味的。”

    “我、我也不知道……。”瑞昌低着头,耳G子红透透,不好意思再多说自己其实很享受。

    他的身体连调教都不必,简直是与生俱来的。

    以礼看完一份文件,脸色一沉,走过来看见黝黑的臀上有些微浮肿红痕,方才文件让他的不悦一扫而空,“要不要紧,经理下手真重。”他温柔问道。

    “这样才搔得到痒处,我说的对不对,陈组长。”默成把药都抹上,还故意在菊门那轻抠,电得瑞昌又抖了下身体,闷嗔一声。

    这一声都给在房间里的人听了去。

    以礼与默成相视而笑。

    以礼走到桌边打开抽屉拿了润滑Y给默成,默成在瑞昌耳畔轻说:“现在外头人多,如果舒服就忍着,叫出来的话,你就看着办。”

    以礼走来沙发另一头按着瑞昌的背,“让经理试试,应该会很舒服喔!”

    默成挤了坨润滑Y在瑞昌的股沟,黏滑缓慢的滑至菊X,冰凉感让瑞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屏息着。然后默成用手指在那蕊花瓣边细细抹开润滑Y,让那里一片湿亮,并且用食指尝试X的喂进一小段,让花唇吸吮。

    “呜……经理…。”好痒的感觉,想叫又不能叫,瑞昌抓着默成的腿,忍受这一小截的挑逗。

    自己又被人侵入了,可没有太大的排斥,然后又感觉到有一G甚么东西细细硬硬的往身体里钻,没有比昨晚被经理硬来的痛,昨晚的伤还在,只是这跟东西进来后,有点痒有点刺痛。

    瑞昌轻微地摇了屁股,“经理……”他用气声在唤着。

    默成已经把一G手指C到底了,接着转啊转,瑞昌脸都红了,皱着眉头像在忍受甚么痛苦,可嘴里轻叹出的声音却不是。

    默成看着这有潜力的壮熟男,很是满意,怕他等等会被接下来的调弄给惹到太舒服而喊出声音,他要以礼掏出屌让瑞昌吸,可以礼不想,“你知道我不爱被吸屌,不然你给他吸,那里我来弄。”

    这提议成,于是默成坐在沙发上拉开裤裆,释放出chu硬以久的长身J兽,放进瑞昌嘴里,起先瑞昌抵抗,可在默成语带威胁之下,就稍稍就范,面带难色的把屌含下。

    瑞昌他在沙发椅上,脸塞在默成腿间,翘臀则赏给了以礼,用食指愉悦地慢慢推C进去,让瑞昌被塞满屌的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低吟,还摇着屁股,且那G弯长的R杵也英姿勃发,默成脱了皮鞋用脚去扳弄那G屌,身下享受着瑞昌生涩笨拙的吸含。

    没见过一个异男这么容易被开发出另一面,要是早点遇到应该就可以玩得更欢一些。

    手指被夹得颇紧,钻进转出的,以礼一方面钻啊转的,一方面把瑞昌的弯长屌扳到后头来,像挤N一般搓弄,弄了一会儿就流出一丝黏滑剔透的水线,这熟壮男的臀也呼应着,噘得略高,可碍于裤子没脱全,只卡到小腿肚,所以脚打不太开,于是以礼空出挤屌的手去脱光瑞昌的下半身,连同鞋袜。

    当以礼慢慢将第二G手指也放入时,他桌上的小总机响了,所以他拔出手指,抽了茶几上的面纸边擦边走向办公桌。

    “喂?”

    接电话同时,也看着默成俯身伸手继续把指头C进去瑞昌已湿滑的X,然后轻轻摆动下半身,微微干着瑞昌的嘴,或许是被C得欢了,瑞昌竟抱住默成的腰,认真地吞含。

    看得以礼还没说话就先拉下裤裆捞出J致的小chu屌搓揉。

    电话那一头是祕书的声音,“董事长,骏烨集团的副总到了,人在会客室,需要告知他您在开会吗?”

    以礼看着默成一眼,那两人正忙着,“不用,我跟经理等等就过去。”

    再忙,也没有公司业务重要,挂上电话后就对默成说:“你上次找的人来了,签不签得成,只看这次。”

    默成往后靠回沙发,R柱仍让瑞昌吸吮着,“当然成,我都打听好了。”腰微微上挺,在瑞昌嘴里浅C。

    虽然想再继续,可是现在还不能用掉今天的第一发,他拍拍瑞昌的头,拔出屌,“陈组长,穿好衣服,等一下表现得挺拔J神些。”瑞昌一直都很挺直,他颇注重保全站出去的那仪态,代表着专业与信赖。

    瑞昌穿起裤子,套上鞋袜,很熟练仔细的审视身上衣物干净与否,不过制服前面有些皱,方才趴在沙发上帮默成口交时压到了,所幸以礼办公室有蒸雾式熨斗,稍微顺了下。

    若没看见刚刚瑞昌与默成两人的模样,眼前这高拔壮硕的熟男还一点也不给人感觉到会是喜欢被抽屁R然后浪吟高潮的人,现下一副威严沉肃的气势,跟着以礼与默成走出办公室。

    门一开,外头忙碌依旧,以礼一行人迈步走至会客室,只见来者唯有一人,那集团的副总,“陈董、江经理,不好意思突然来访,哈哈哈哈……”这副总热切寒暄之余,眼角余光在瑞昌的身上留意了下。

    “还劳王副总您亲自前来,实在是有失远迎啊!”以礼跟王副总握手打招呼,随之就众人就坐,唯独瑞昌站在以礼身后。

    三人闲聊几句后,就由默成自然的导入主题,“王副总,这件销售案…我直说,您别见怪。”

    “直说才好,我也不爱拐弯抹角的谈,说吧!”

    这王副总一派轻松靠在沙发上,翘着脚,一手横放在椅背,一手M在膝盖上,有些风范。

    “关于那金额,我们公司评估后,愿意下修为百分之七十。”

    “那不行,上回谈的可是百分之五十。”王副总摇手一摆,否绝,脸上表情的笑意略减,可依旧有笑容。

    他略为灰白的短发梳理得整齐,脸形稍长,剑眉细目,肤色泛着铜色,想来有去晒过,而他一开始笑起来露出皓齿的魅力,有些让以礼心醉。

    默成对于这回答是意料之中,他微皱眉山,稍微沉吟了下,说:“那么这多出的百分之二十,王副总,我们一人一半,如何?”

    王副总眼神一亮,拍了腿,“来这套,百分之六十……”

    “还没说完呐!”默成对着瑞昌说:“陈组长,麻烦你先到董事长办公室等一下。”见默成一脸有要紧事商谈,身为局外人的他也不方便留下,稍稍欠了身就离开会客室。

    “遣走那人是想……”

    “加码,有些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呵。”默成起身,在王副总耳边说了句悄声话,让王副总的笑脸尽收,换上一抹惊讶。

    “你……”

    以礼则是一无所知,不过也猜得到七七八八,“王副总,跟我们合作,贵公司跟您本人是不会吃亏的,呵。”

    “是啊,大家互利互惠,何乐不为?”默成示意要王副总移驾,说了句:“王副总,请。”

    以礼这时候反先告假:“那么,王副总,接下来就由江经理陪同您之后的行程与说明,若仍需再商议,我在公司等您,就先去开个会了,抱歉啊!”然后对默成说了句类似好好招待的话,就窃笑地走人。

    他回到办公室,就要瑞昌权充司机载默成跟王副总去饭店用餐,祕书也已订好位子了。

    不是有私人司机吗?为何要他去,不过也没差,吃个饭而已,就去总务组拿了车钥匙,领了车在大门口等候,默成与王副总这时候刚好走出来,直接上了车。

    三人就往饭店驶去。

    然而,说好的饭局呢?

    怎现在是这样……“啊嗯、啊…经理……”瑞昌全身赤裸地跪趴在饭店房间床上,眼前是那位王副总,也脱去一身西装行头,裸露出中年男子的身材,虽有些结实,可掩不住那微凸的肚子,不过不影响那毛丛里冒出的直长硬棍发狠。

    王副总两脚大开得靠躺在床头,把弄硬的R棍塞到瑞昌嘴里,刻不容缓地猴急C着瑞昌不及反应的嘴,‘姆呜呜呜…!’直屌捅得深了还让瑞昌不小心呕了下,随后又被塞屌。

    默成则西装未脱,在瑞昌身后,掰开那黝黑臀办,正搔舔那一处后庭花蕊,搔得瑞昌浑身难耐,“啊嗯……经理…。”

    瑞昌被舔得嗔吟不止。

    原先只是带人来用餐,结果却直接来到房间,默成不发一语,只是把瑞昌推倒在床上,接着就是一阵抚M挑逗,边M边对他说:“等等让你放开声音喊,舒服就喊出来,嗯?”然后细咬着他的R尖,在一丝丝颤抖下听着默成说话。

    后来就被扒光,又感受到被舔……舔后门的酥麻………。

    默成在指尖上沾些唾Y,然后让瑞昌股沟间的花唇浅浅吮入,淡褐色的花蕾被推进,指腹触及稚嫩的肠壁,湿软温润地,像戳进了蒸豆腐里,可豆腐不会夹人,这软X会吸吮呐!

    随着手指缓缓拔出,犹见那皱摺状的菊瓣往里头缩了缩,然后徐徐恢复,又吐露着欲色媚泽。

    刮尽毛发的沃臀熟X肤色,从臀R往内渐层变淡地略显白皙,惹得默成眸光迷离,半晌都忘了将手指再喂进,回神后,才又重新沾上唾Y,伸给那X唇去吞吮,一寸一寸地将手指吸进,默成也顺着这势不疾不徐的推入。

    缓慢到过程都很清晰,细微的触感都没遗漏,无论是默成的手指皮肤,还是瑞昌花X甬道传来的痒痛。

    王副总直挺的RBchu头也被瑞昌笨拙地吸到涨红紫亮,略大的马眼像个小嘴般唾着湿涎,“你吸得很不错啊,来,舔它,像舔冰B一样舔。”王副总把屌竖直,瑞昌唇瓣轻含住J柱,一手扶着,上下苏噜噜地吸舔,彷佛这GRB真溶出甚么热烫的蜜汁,令人垂涎。

    那毛茸茸的Y囊在瑞昌吮至G部时搔着他的脸鼻,嗅出王副总的男人体香,这味道比他老婆的还更令他着迷,伸出舌头在毛球中舔食JG,再缓缓向上吸咬到G头,热切地含下,吞进。

    这一着,王副总禁不住把腰挺了上来,“喔嘶……吸深点,喔…对……”他扶着瑞昌的头,轻压下,浅浅地抽C着。

    身后的默成手握着瑞昌的Y囊,掂了掂,就张嘴舔着这毛绒R球,还给吞吐几下,瑞昌抖了臀,彷佛很有感受,菊X快速地缩吐,像在娇喘。

    他一手手指还在瑞昌体内M转,嘴下尝着R果,又舔吸花蕾,瑞昌的呻吟声都给王副总听去,一面享受直屌被吞吐的酥痒,一面被瑞昌成熟低吟的声音勾着,他身子烫了,想放进去退温。

    “江经理。”王副总挥手,要默成把瑞昌转过来,“我来吧,你在一边看着啊,看着我才更兴奋。”说着就压上瑞昌的背,屌直接挤进臀瓣之间,还没侵入,只是顶在花唇上,轻轻堵住。

    默成坐在一旁的小沙发上欣赏这熟男交媾的美艳画面,“王副总,要不我拍起来给您做纪念?”这提议一说出口,瑞昌吓到,王副总则一脸惊奇,斜嘴笑说:“你这小子连我喜欢啥都知道了啊,有心……喔呼,要进去了,你松点……”他边说边紧夹臀部,慢慢把RB往瑞昌身体里送。

    G头拓开花儿瓣,伸进头去寻蜜,瑞昌感到一股撕裂,漫长又剧烈,“呜……痛、痛…呃啊……”他摇晃地想挣开,可逃不走,在加上默成一脚踩住他的肩,拿着手机正拍着。

    “经理……别、别拍…。”

    “王副总想拍,你就让王副总开心一下。”默成换了角度继续拍,这时候那跟直RB已经顶到底,热呼呼的感觉让王副总四肢百骸都来了劲。

    “保全老弟,你身体真烫啊,我这探温B都快破表了,喔呜……,别夹、还没开始……喔,真急,夹甚么呢,……好、好,我这就动啊!”

    瑞昌是痛到控制不住地收缩,反倒让王副总更X致勃勃。

    王副总也很急切的摆动腰,还扭着臀,很享受这熟男紧X,而王副总这G的尺寸也不输给瑞昌,直抵要处,轮辗过前列腺,那兴奋的快感刺激且密,瑞昌第一次感受到这痛痒之外的敏感。

    说不上来,直到再被干了一会儿后,他身体能适应了王副总的chu细,开始体验到被C的酥麻,在捅进来时会出现。

    “齁嗯……”瑞昌发出闷吟,两脚不时地摩娑着王副总的腿毛,一副陶醉样地闭眼承受这有一个男人重量的顶压。

    见到瑞昌这厮模样,默成单手抽出自己的皮带,然后要王副总让瑞昌跪着被C,接下来就用皮带甩打在瑞昌侧臀,这一抽,抽出了更多让王副总意想不到的惊讶。

    “喔嗯……”瑞昌抬头喊了一下,受了这一鞭,王副总看着默成,“打着就更浪了是吧?”于是他用大掌使劲甩在结实的臀上,顺间浮出五指红印。

    “啊嗯!”瑞昌把脸抚在床上,涨红地呻吟着。

    又是一甩,另一边也有了掌痕,“啊哼哼哼……副总…!”深黝黑的R臀抖了抖,且不知何时王副总会再大掌落下,这期待又带点惊怕的战栗感,使得瑞昌有些上瘾。

    “叫、叫着,还要不要?”

    瑞昌弄着自己的屌,“要……。”

    王副总于是连甩了几下,抽C的屌也没停,瑞昌整个抓着床边尽情泄吼。

    “啊嗯、啊嗯,副总……打、打我,啊嗯……!”

    这奴X崩发的叫喊,喊得默成欲血沸腾,裤裆内硬得有些难受,伸手M着调整一下角度。

    王副总没体验过这样边打边干的方式,X欲大发,打得瑞昌的臀都红肿发烫,抽C得那翻出缩进的熟菊湿滑媚乱。

    身下的熟魅男体早就冒着热汗,吐著chu息,不断地自喉间或重或轻地喊:“呃嗯,副总打、打我……C我…喔嗯……顶、顶啊……”瑞昌沉浸在男人X爱的欢愉中,他没想到跟自已同样的男人也可以用那G东西让他失了理智,一身春色荡漾,骚欲难耐。

    “副总……好舒服……喔嗯、喔嗯……”结实的臀部扭摇不止。

    王副总听得受不了,奋力挥打这欠C的屁R上,打出一阵浪Y不断,随后他将瑞昌翻了过来,从正面chu鲁捅进,王副总拉着瑞昌健壮的腿,欣赏眼下这肌R分明的熟体,眼神迷离地看着C他的人,这是多么一副欠干的表情啊!

    他抽C地更快。

    瑞昌从呻吟转为嗔喊,这姿势顶得他更加敏感刺激,每一下都催J,每一次顶进都逼着他得S,却又还不到时候。

    他自己握着弯屌打手枪,没几下就被默成阻止,“王副总,多打几下再C几下就会喷了。”默成贼笑地说。

    王副总一听,没放过这机会,就一次次打在侧臀,俯身压着挺进抽送,要C得更深。

    “嗯哼、嗯哼……嗯哼、嗯哼……”

    瑞昌薄唇微张,呼出不少唾Y,他被C得欢、被捅得浪,止不住身体想呼应的悸动,以礼的熟X诱惑着他,当时跟以礼在办公室做爱的时候就埋下了对男人R体有希冀得种子。

    尔后又有默成的挑欲,尝到了许多以前曾未有过得深层体感。

    现下承载着男人的X器冲撞,从撕裂到痛痒,到全身细颤不已的快感,上了瘾就想要贪婪地更多,“王副总…你好B喔……嗯哼…嗯哼……”瑞昌抓着王副总的手臂,醉眼迷蒙看着王副总。

    “喜欢吗?”王副总用力顿撞几下,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喜欢……。”

    “舒服吗?”

    王副总放慢速度,在瑞昌体内来回穿梭。

    “舒服……王副总快些…好、好痒……嗯哼…!”瑞昌阳刚的形象在索求欢爱之下,荡然无存,此时只是渴望得到高潮的欲兽。

    他抬高自己的臀部,让王副总可以C得更深。

    (三)

    “喔嘶……紧得呐!…江经理,这家伙没做过几次吧……喔嘶,都快弄得我想出了……。”王副总反打着瑞昌的臀R,摆动他已满身大汗的chu腰,喘吁吁地抽C这紧合得让他畅快不已的男人。

    听王副总这样称赞瑞昌的紧X,默成心有戚戚焉,那可是由他执行破土大典的啊!未经开垦过的坚土石泥,细掘chu挖久了也会绵密,不过总得有人先来那第一下。

    的确紧得令人险些失控,舍不得太快释放。

    默成应和着:“王副总喜欢的话,我想陈组长应该也喜欢,”他靠近瑞昌脸边,煽情地问:“如何,想不想常常跟王副总这样一起舒服,嗯?”

    直屌熟烫地杵在身体里,又是搅又是捣,痛痒交错间更多的是被充实扩张的快感。

    瑞昌犹豫了下,身体还在享受,王副总听默成这样问,还没得到回应,一个chu顶,让瑞昌爽得喊了出来。

    “要…!我想…喔嗯……!”瑞昌又再受了几下chu暴的顶撞,呻吟声拔高了一点,默成听明白了,对王副总说:“他说喜欢,王副总您得加把劲,他快了!”

    “好,老子这就让他出!”

    抓紧瑞昌腰际,颠狂疯撞一番,圆浑的臀R在王副总鼠蹊部一下挤得扁,一下又放得圆,密集的挤放,配合密集的CC。

    瑞昌扭抓着床单,脸在上头蹭啊蹭的,嘴里不停喊叫。

    “啊嗯!啊嗯!啊嗯!…不行了、副总,啊嗯!…副、副…呃嗯…总……!”瑞昌喉咙深处发出低吼,对着默成大喊:“经理、经里我要S了!喔呜呜呜呜……!”身体不住扭动,颤抖,弯长屌甩啊甩的,停不下来。

    那一波波JY被这样甩出,洒得床单点点水亮。

    王副总也准备S了。

    他大喘几声,仰看天花板猛力地冲撞、SJ,S在瑞昌还没停下摇晃的身体里,一边S一边拍打瑞昌的臀,让直龙P在里头绽放白色花火,轰隆隆地。

    两人好一会儿才稍歇,瑞昌直接侧躺下吁喘,被捅开的花口阖不拢,挣扎地一闭一张,X唇还流淌出王副总吐在里头的浓涎。

    王副总挤了挤屌,把残J挤干净,抹在瑞昌身上。

    有点食髓知味依依不舍地用目光怜惜瑞昌疲喘湿溽的R体。

    “江经理,你手下这人好啊,要不是晚上还得应付我老婆,真想再来一回,紧得不得了。”王副总走进浴室,默成也跟过去,靠在门口,看着王副总冲澡。

    “王副总喜欢,看哪时候我再安排一下。”

    “哎,这加码一次就得百分之十,我才不上你当,可以了,再来你就自己享受吧,哈哈哈哈……。”

    “那等会就麻烦王副总签个字了。”

    “急甚么,我冲个澡先。”王副总搓洗着,又问:“你在旁边看这么久,也硬了吧,没打算去他身体里解放一下?”

    “哎,我是来陪同王副总的,解不解放无所谓,说真的,王副总您的家伙可真够看,现在还翘着呢!”默成笑盈盈地比了大拇指称赞,王副总笑了几声,故意套弄几下。

    “那要不要……”默成意有所指地暧昧看着王副总,缓缓解下领带,脱去西装外套,抚M自己的X膛,这幕瞧见王副总眼里,让他看得有些愣,嘴微张地杵在莲蓬头下,“江经理你难道……”

    “让我帮王副总您洗洗,呵。”

    默成不急不徐地脱去身上衣物,边脱边有意无意地M着自己的身体,展现曲线给王副总看,脱到西装裤时,他还诱惑地穿了回去,先脱了袜子,M揉几下裤裆,迟迟未继续脱去裤子。

    王副总着迷了,直屌仍翘着,还一跳一跳的,他湿着身体走向默成,扯下西装裤,拉掉内裤,把默成牵进浴室里搂在怀中一起淋浴。

    “江经理的身材也很迷人啊!”

    “王副总想继续吗?”默成含着王副总的下巴,轻舔地。

    这一问,王副总眼神微亮,他问:“江经里也能像陈组长那样让我舒服?”

    “我这里,也没做过几次喔!”他捏捏自己的臀部,转向面对王副总,轻啄了下眼前这欲火复燃的中年男子,可王副总随即恢复理智,调侃说:“这下子又得多百分之几,哈哈哈哈!”

    “这时候谈钱就伤感情了,纯粹是我个人对王副总的想法,不涉及公事。”默成握起王副总的直屌,放在掌心M上滑下的来回抚弄,眼里透出热切情欲,犹如浴室里蒸腾的水气,弥漫,“还是,王副总真的要留些给夫人?我想以王副总的体力,应该都能应付啊!”

    “嘿,少勾我,虽然我很想跟你来上一次,可不用钱的反倒最贵,不成不成,我得忍忍,哈!”王副总轻轻将默成推开,然,默成听了,没作他想,一蹲身,将王副总的G头含入了喉,用舌尖在马眼周遭环扫吸吮舔拭,比起瑞昌的拙笨,此番更让王副总想受到被口交的舒畅麻痒。

    “喔、嘶……。”王副总没想到默成的嘴让他这么有感觉,静静地感受身体沐浴在温热水中的畅快,YJ在默成嘴里软烫的柔润,“你这技巧好多了,喔嘶……”

    “王副总,您这跟哪里最敏感呢,这里吗?”默成低笑的喉音挑媚,嘴里柔软的舌动如龙,盘踞G头R峰,然后在马眼外侧那一小截皮R舔磨,蹭出王副总X致频频的分泌物,腥涩顺口。

    默成吸了几口,双唇包围冠状部,浅吮吸舔,冠缘边的欲R被湿软的男人嘴唇来回磨蹭,吮吸得像是享用甜筒,兀自舔食蜜水最丰的顶端与周围,连同自己的口水一同咽下,一解深处骚欲作祟的渴。

    他的头被王副总轻轻抚M,相当珍惜的模样,舍不得如此难得的吮吸只是昙花一现,想让默成的舌多停留一会儿,多转一点,多舔吸一秒。

    唇瓣往下抚过,将这外软内硬、R烧皮烫的直挺阳具吮吞入喉,底至深咙作呕后才缓缓吐出,舌与唇皆能感触到突起的chu筋环绕在这龙柱上,柱身已润,入口腥甜,耳边除了水声淋漓,犹有王副总如云里龙吟的低嗓舒呻,或细或chu地传来。

    “江经理……可、可以了,再下去会…啊嘶……。”王副总轻抬默成的头失败,只因又遭到更沁人心肺的舒畅攻袭,“王副总您这里也很敏感呐……!”默成钻舔着马眼,偌大的软孔竟容得下一小点舌尖,舔尝到尿道内壁的腥味,也勾出一点粘滑涩口的男G汁Y。

    他最受不了这被人攻陷了,王副总缩紧臀部,颠喘着,腰腹肌R细颤不已,有些骚动,酥痒难耐的甚么在挖抠着。

    “王副总,我真想体会一下您这G的威力啊……”默成最后缓缓吸吐出,这直屌弹晃晃地在王副总下腹跳动,王副总勾起默成的下巴,抬到自己眼前,细喘着问:“你…当真想让我在你身体里舒服……?”

    默成使坏地往王副总R臀缝M去,挖开一点轻抠,“还是王副总想初尝让人在体内喷发……”王副总拨开默成的手,将默成反身压在磁砖墙上,chu喘地舔亲著这一直诱惑他的男人。

    他顺手关上莲蓬头的水,省得碍事。默成搂抱王副总的肩背,上下滑M,游移捏揉,一只脚微微抬起靠在王副总的腿上摩娑,脚心搔着王副总布满腿毛的小腿,感受男X贺尔蒙的欲魅,刺激他更多需求。

    “你这样让我真受不了……”

    “王副总您在圈子里的事迹才让人更受不了,呃嗯……”王副总将默成抬起的脚拉高,让自己直屌得以探入股缝之间,随后挤来一抹沐浴R搓在屌R上,抵着默成想献出的欲X,但迟迟不侵入。

    堵在洞口边,还不想让默成的花蕾绽放。

    “打听我啊,你这臭小子…,”王副总含舔下默成的耳垂,骚骚地说:“不过我喜欢,难得有人这么上道,业界少有你这样能合作又能上床的对象…喔嘶……你就真那么等不及……”话未尽,默成身子迳自往下一沉,那顶着的龙枪R刃就刺进了一点,枪尖撑开皱起的薄瓣,捣了花芯入丛。

    默成也呻吟了声,环抱住王副总的脖子,满眼的欲求,“就是这样,一打听到王副总您…呃嗯……您的事…我就憧憬着日后有机、机会……呃嗯…一定要…啊呃……好深、深…王副总您的好长、好直啊……啊嗯……”话说不完,敏锐的刺激漫天扑地袭来,窜上脑际,久未尝男G的R身,如今饱吞入底,一股被征服欲犹然生起,卸尽平日足智多谋的形象,暂时摆脱经理的高层姿态。

    此时只是王副总屌下的欲魂缠绕,想吸食殆尽深入自己体内的男子J气。

    “你跟那陈组长的紧度有得比……热烫得很……。”

    “王副总的B子也很滚烫啊……”默成被轻缓慢地抽C,可以见到那G润滑湿BC进湿X的顺畅,沐浴R在这般磨擦下也被搓出一点泡沫,R跟与熟X的交接处泛起一圈白沫。

    王副总不想像干瑞昌那样猛C默成,他想要慢慢地想受这时候,如此才叫做X爱,而不是单纯泄欲。

    默成不像瑞昌那样纯粹地Y喊,他有节有度地细吟着,彷佛很是体会这样的享受,当王副总C进但未到底时,他就细声轻吟。

    “嗯……”而当R屌到底顶着了,他便浅冒出一声“哼嗯”的闷呻,伴随一点喘息,搭配王副总的节奏。

    如此几番,几番如此,两人的喘声Y响回荡未止。

    “啊…不成、不成……你太诱惑人了,喔嘶……呜呜呜呜呜!”王副总用力顶了一下,就抱着默成不至地颤抖,嘴里小声骂着,像在怨自己:“码的,也太快了……喔嘶……。”

    王副总趴在默成的背上,有些不好意思,“呵……竟然没几下就被你给出了。”默成安抚着说:“但我很舒服,王副总,下不为例啊,哈哈哈哈……”

    王副总打了默成屁股一下,也笑说:“好,你这小子,就下不为例,到时候让你喊到没声音。”说完,拔出他流了一摊口水的屌,转开水龙头,轻搂着默成一起冲洗。

    瑞昌此时已缓过神,他坐在床边,听着浴室里的动静,每一声都令他回荡心魂,男人的挑逗浪语也可以使他S完没多久的弯屌又弯挺挺的撇头站起。

    他看着走出浴室的两人,与默成四目相对,眼神回避着C弄他的王副总,不发一语,静静地看默成帮王副总穿妥西装,“你也穿好衣服,准备送王副总回公司了。”默成说着,也穿起他的衬衫,顺手抛给瑞昌制服。

    而穿好衣服的王副总坐在一旁的沙发,看着一份资料,当默成他们整理好仪容后,王副就交给默成一份文件,笑说:“合作愉快!”

    (四)

    默成的办公室里气氛凝结,他一脸不以为然地觑着站在眼前的健壮男人,一袭干净整洁的制服,更添阳刚威猛,不懂这样气势的男人为何不能接受他自己,另一个自己。

    这个自己指的是瑞昌本身。

    “经理,我想辞职……”再一次说出这决定,可默成还是戏谑的表情看着,感觉辞职一事像是愚蠢的行为,“我知道,理由你也说了,但不够具体。”

    “不够具体?”

    说自己与上司有染,难以客观专业地完成公司所托职务,所以无法胜任保全组长一职,故而请辞,难道这样说得还不够白?

    默成收起戏眼,敛容说了:“你觉得恶心吗?”

    “……不、不会。”

    “还是不喜欢被上?”默成问得很直白,瑞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身体反应是肯定的,然而心里也未必否定……。

    “我……。”

    “都愿意让你巡逻时间一起玩,不用太担心,不过是私生活不同罢了,你也没对不起谁,各取所需,还是……你想我给你个名份,也行喔!”说到此,默成泛起了笑容,有股玩味。

    “名份……?经理您说笑了,呵……”瑞昌尴尬地笑,然后就不懂默成的用意。

    “你的辞职若是认真的,那我也不是开玩笑的。”默成的笑容保持在一定的弧度,眼里却是坚定,方才的玩兴消失,而此时以礼也开了门走进来,然后很顺手地拉上百叶窗。

    以礼搭上瑞昌的肩,“别走啊,还是你在不高兴跟王副总的事?”

    瑞昌眼眸微怔,似是被说破,默成心里也有数,他离开座位,走向瑞昌,手心先是M上瑞昌的裤裆,嘴唇跟着贴在瑞昌耳际,低声说:“我很舍不得你走啊……。”语气挑情,细语吴侬。

    抠上了瑞昌心尖,以礼见了瑞昌没反抗,也没再说话,当他是默许了,轻轻慢慢的解开瑞昌皮带,“我可以……吗?”他殷切的看着瑞昌问道。

    “陈组长很喜欢老板的,对吧?”默成从后面将手身了过来,温柔地拉开瑞昌领带,仔细的扭开瑞昌制服上的扣子,“不说话就代表你心里其实接受了,只是不说,还是不愿意说?”解开一颗,又问:“你到别的公司可不会有这样好的待遇喔,能跟老板上床。”

    再解开一颗,伸手抚进瑞昌X膛,感受起伏的肌R,与澎湃心跳。

    “或者是,你想这样……”默成拉了瑞昌的手放在自己臀部,隔着裤子揉进股沟,“经理……”瑞昌没想到默成会这样做,而此刻他的弯屌以被以礼掏了出来,正用嘴侍候着,“呼…老板……”

    “我们这样慰留你,还要走吗……”默成把剩下的扣子解开,帮瑞昌脱去,再把白色的背心也撤掉,露出令人血脉喷张的黝黑肌R,默成沿着脊椎凹处往下M,M到股沟上缘的裤头,轻轻拉了一下再M进去,连同内裤一起褪到大腿,让结实浑厚的臀弹出来,以礼顺势将瑞昌的裤子给脱去,也把皮鞋轻轻地脱下,瑞昌现在身上只穿着一双黑袜,其它拿来遮蔽的,唯有默成与以礼的身体,一前一后地挡着他的裸躯。

    默成跟以礼也将身上西装外套丢到沙发上,解下领带,继续在瑞昌身体寻欢,让这熟壮男子兴奋。

    不巧地,此时以礼的手机响起,那铃声是公司的祕书打来,是以他得离开瑞昌的屌去接电话,以礼走到默成的办公桌边听,而默成仍继续抚M着瑞昌,然后拉了瑞昌到沙发上坐下,面对瑞昌缓缓地脱下自己的西装裤,让chuG晃出来。

    “想吗?”

    瑞昌看向默成,半晌,才缓缓点头,默成微笑地说:“那看经理表演啊……”说完就跨坐在瑞昌腿上打起手枪,嘴唇也吻上,没怎么跟男人亲嘴的瑞昌算是被强行撑开了嘴,让默成的舌头伸进来,跟自己的舌尖交舔。

    男人的唇也是这么软的……。

    他被默成吸吮舌头,轻轻地被扯着,发出淡淡呜嘤声,腿间的弯B更坚更硬,以礼看向沙发这边,身历其境地揉着裤裆欣赏那两个熟男R体缠在一块儿的美景,耳边听着祕书说话,脑里可忙了,一面思考公司业务,一面接收眼睛所看见的春色。

    “下午的会议,让简报的人先把PTT sent 过来,我要先看,然后……”以礼掏出自己的小短屌搓揉,嘴里交代秘书事情,本该结束对话,却又来了C播,是件颇大的案子,自己去谈的,所以更不能不接,可是手握着屌得动作没停下。

    默成很快地刺激着自己屌上的敏感点,几分钟后就S了,瑞昌X口都是热烫

    的男汁,只见默成用手抹起,涂在瑞昌的屌上,粘黏滑滑的,趁还没干的时候,默成扶好瑞昌的屌,往自己的熟X花丛里送。

    昨天被王副总捅开的花口还没紧闭,所以现在吞下瑞昌的屌游刃有余,默成缓缓地坐上去,随着瑞昌chu喘的呼吸声,一路坐到底。

    默成享受S完J之后还被进入的刺激感,屌被顶得很硬,但没东西可以发泄出来的感觉很让他受不了,想尽全力再找出兴奋的快感,所以他开始自己动起来,让瑞昌的屌干着他的屁眼。

    瑞昌扶着默成的腰,再C了几下后就一起配合的挺腰,他的屌被熟热的身体包着,软烫的空间磨擦着弯柱,不知道磨出多少水,只感到越来越顺滑,这一幕看得以礼有点难控制呼吸,险些被电话里的对方发现,佯称说是公司空调坏了,才呼弄过去。

    不过他也很大胆的走过去默成他们那里,单手脱了自己的西装裤跟鞋子,并且跨坐上去,面对瑞昌讲电话,而默成笑了下,就把自己的屌直接顶在以礼的软X口,在没润滑下,以礼还是让默成的屌chu糙地C进来,虽然有一点点方才S的JY在上头,也有一些兴奋的透明滑Y,可还是不够润,但以礼不管这么多,一面上下自己寻欢,一面讲电话,这时候三个人都忍着想喘出来的呻吟,唯恐被电话里的人听见。

    默成的chuB在以礼身体里磨擦,瑞昌的弯屌在默成的X里钻C,顺着沙发的弹X,三人半裸或全裸的R体交叠地律动,“就先这样吧,开会前半小时再提醒我。”终于挂上电话,以礼可以稍微放声轻吟,把脸靠在瑞昌肩上,呻吐著。

    做到敏感处,以礼上下的动作大了些,摇得瑞昌与默成跟着反应也大了起来,默成药已里趴在沙发上,然后他先退出瑞昌的屌,把自己的R柱铲进以礼松软的花丛溽X里,之后,再引领着瑞昌的弯柱嵌入体内。

    前后都受着欲XYG的浪潮,瑞昌抽C一下,默成就往前挺入,以礼身子跟着前晃一次,如此不断,推得瑞昌湿汗满布X膛、腰背与R臀。

    默承受了加倍的刺激,喉里低吼着,而以礼陶醉在肛门括约肌被chu屌撑张的快感,以及甬道充实饱满地让他细吟,三人的chu喘细息与娇嗔呻吟交杂,此起彼落,做到默成与以礼的衬衫都湿了,浸溽出男人的肌肤,看得瑞昌心里痒痒的,抽送得更有劲,他把默成的屁眼干出声,把臀R撞得响。

    Y囊也甩打在默成的睾丸,毛茸茸的耻毛磨刺着屁眼周围,弯长的R柱深顶不断,默成在一次瑞昌猛然一下的时候达到颠潮,低吼了出来,身体依旧被瑞昌C得往前晃动,JY也就顺势喷涌入以礼的X室。

    短时间内一连两次SJ,且S的同时还无法紧缩臀部而S得更彻底,因为被瑞昌的屌给撑开着,默成有种解了渴但依旧嘴馋的欲念。

    知道默成S了,瑞昌加紧抽送的速度,全身紧绷地低嘶Y吼,豁尽全力的把一直想S给默成的雄汁通通S了进去,一波一波地,默成甚至能感觉到那跟屌在跳动,灌注着浓Y的波伏,一次两次三次、七次八次九次……,光想到自己被灌满的情景就更遐想不已。

    不知道第几次后,才令瑞昌趴在他身上喘着大气。

    以礼不让瑞昌休息,把默成拉开,趁那弯屌还没软的时候坐了上去,迳自摇晃享受着被C入的舒畅,一面打着手枪,一面嘶Y低喘,直到一抹白皙湿亮的浓浆喷洒在瑞昌身上,才停下这一早慰留瑞昌的行为。

    默成要瑞昌躺在沙发上,他跟以礼分别用湿纸巾帮瑞昌擦拭身体,然后才从柜子里拿出备用的衬衫跟以礼换上,默成穿妥衣服后坐到正在穿裤子的瑞昌身边,拍着他肩膀说:“好好干,想的话再来找我,这是我们之间的祕密。”

    ――《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