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13(大肚洗澡H上)

    “你才想要!你全家都想要!”兔小宝猛的拍掉自己X部上的魔爪。

    查G硕不气馁,把兔小宝转过身子,与自己面对面坐著,然後继续M兔小宝因为怀孕而隆起的R房。

    兔小宝才不想让他得逞,毕竟宝宝差点掉的噩梦还历历在目,虽然自己也很饥渴……

    “别动……嗯……我不想……唔”

    “没关系的宝,医生都已经说了,现在是安全期。”

    避免他再抗议,查G硕说完便吻上他的香唇,双手一起迷恋地揉捏隆起的红点。R粒因为没有女人的大,所以不是很好捏玩,但是手感一流,尤其兔小宝又很敏感。看到红豔的R粒被自己捏得一下就变硬挺立,心里涌起难以言喻的成就感。

    “唔哦……哦……别……房……啊唔……”兔小宝抓紧又要被吻飞的理智,用力叫道,但因为男人的唇舌只能吐出含糊不清的呻吟。

    “别放?在把你吃干抹净前,我是不会放开你的,你就放心吧!”查G硕朝兔小宝微微一笑,加紧手上的动作,把两边肿胀的R房玩得红肿无比,让快感直传他的心脏和大脑。

    细细密密的吻宛如雨点般铺天盖地地落在兔小宝的下巴、颈子、X膛上,留下一个个绯红色的吻痕。两只魔爪放开豔丽肿胀的R头,抚M上圆鼓鼓的肚皮,力道刚好的轻轻爱抚著,加剧他的快感……

    “让你停下……啊哦……哼嗯……你怎麽听不懂人话……啊啊……你这禽兽……该死的!不要伤到宝宝!”兔小宝努力举起无力的双手捶打在男人的肩上,身体越来越酥软,双腿微微颤栗都坐要不稳了。

    唇舌袭上如红石榴般可爱的R粒,两只正在爱抚後腰的魔爪慢慢往下探,抓住两瓣光滑丰满的臀R情 色地揉搓摁压……

    查G硕轻笑著,把盛开在雪X上的红点舔吸得像红宝石般坚硬美丽,沾满他唾Y的两颗R粒在灯光下闪烁著妖治Y靡的光,强烈刺激著兔小宝的视线。

    啊~大硕竟然咬他的R头,咬得虽轻,却还是痛。两只手用力地乱揉他的屁股,当在揉面团啊,混蛋!他敢肯定屁股一定被揉红了,因为屁股火辣辣的……

    男人微挑剑眉,唇舌恋恋不舍地离开超喜欢的R头,把兔小宝轻轻放倒在浴缸里,随後向下滑去……

    兔小宝不明所以,突然胯下像触电了一般,甜腻喑哑的呻吟声不受控制地从嘴里倾泻而出,回荡在小小的卫生间里,让本就情色的气氛更加色情……

    “不要……这样子……啊……噢!”兔小宝害臊地想叫骂,但查G硕的一个动作让他只能喘息──查G硕陡地一口把他的小兄弟吞掉,邪恶无比地做起活塞运动,吸吐舔舐他……

    剧烈甘甜的快感瞬间从小兄弟传遍四肢百骸,小兄弟下面的两个蛋蛋也爽的迅速涨大,让兔小宝舒服的不知所措的瞪著大眼睛,习惯X的想M自己的大耳朵,才想起来怀孕是不能显原形的,沮丧的放下小手。

    查G硕似发现他的沮丧, 张大嘴用力吞吐,把粉色的分身吃得更多,让顶端碰触到深处最热最窄的喉咙,他都能在外面看到他的分身形状了……

    突然一股强烈的快感从兔小宝腹部传到脑海,“啊!啊!要S了!”白浊的Y体从豔红的x头部喷S而出,被查G硕全数接进嘴里……

    高潮後的兔小宝全身无力的躺在浴缸里,圆挺的肚子随著急促的呼吸一上一下。

    查G硕把火热的X器抵在他的股间,“宝儿,我还饿著呢~”

    作家的话:

    回老家看望老人去了

    没有

    要知道这是我用手机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的啊!

    难道你还忍心匿著吗?!

    票呢?!留言呢?!凸

    ☆、To.14(大肚洗澡H下)

    兔小宝呆呆地望著自己男人,还未回神,查G硕就抓著他的身体让他转过去,现在的兔小宝可不比从前,欢爱不能用仰卧的姿势,会压迫到宝宝,粉红色的屁股对著他的大RB,要做什麽不言而喻。

    兔小宝还没机会开口,查G硕已经拉开他的腿,壮硕的RB对准他的神秘花园向上用力一撞,圆大的R冠刺进了漂亮的红色菊蕾……

    “混蛋!”纵然有分泌的肠Y,但许久没做爱的下体传来的钝痛让兔小宝咒不禁骂道,身体乱扭,屁股用力挤,想把男人的昂扬挤出去。

    “我爱你宝儿,这些天为了你和宝宝,我一直禁欲,你最爱的XX痛苦死了,再不解放它会坏的!”查G硕吻著兔小宝雪白的後颈窝,可怜深情地哀求道,两只手压住他的身体,大RB因为他激烈的反抗无法前进。

    “你那G最好坏掉,免得我总是腰酸背痛!哼!”兔小宝恶毒地骂道,心却软了,身体不再拼命挣扎。

    兔小宝知道自己也想要了,毕竟都好几个月没有跟自己的雄X交配了,而且他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好可怜,让他有些不忍心。他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男人的那句“我爱你宝儿”,迷惑打动了他!

    俊眼闪过一丝雀跃,查G硕扭过他的脸,亲吻他的唇。“我这辈子只会爱你一个,以後也只会干你一个人的小X,只跟你交配好不好?”

    查G硕心里真的很高兴,宝儿没有像以前一样一做爱便反抗到底,说明他对欢爱已经接受了,从而从宝宝差点掉的Y影中走了出来,也不枉这些日子的禁欲。

    “呸!谁喜欢和你交配,拜托你去找别人交配吧!”兔小宝哼了一声,心里却因为查G硕的话升起一股甜蜜感。

    “我只爱我的宝儿,只跟宝儿交配,我Y荡的宝儿。”查G硕摇头,只进入了G头的大RB趁机用力向前C,因为兔小宝不再反抗,一下就进去不少。

    小X已经适应了RB的存在,再加上生产也要扩张後X,才能让宝宝顺利出来,所以查G硕才不会那麽容易就放过兔小宝的。

    “好痛,你就不能轻点、慢点吗!”兔小宝为自己的矫情的好意思,故意叫骂道。其实男人的动作非常的温柔,力道、速度都刚好,屁股只觉得酸胀,感觉挺好。

    “宝儿在撒娇吗?”查G硕当然知道他其实不会很痛,宠溺的问道。

    薄唇含住他饱满漂亮如珍珠般的耳垂吸吮,两只手爱抚著他身上的敏感带,但故意不碰他就快攀上高峰的小兄弟。像条蟒一样危险的大RB,把狭窄的甬道扩大到足以包容自己,慢慢往深处最神秘的地方爬行,蟒头兴奋期待地寻找著那甜蜜的花蕊。

    “谁撒娇了……啊唔……别只弄後面嘛,前面……前面也要…啊...”分身泡在水里难耐地轻轻摩擦光滑的浴缸壁,兔小宝一手托著圆鼓鼓的肚子,一面不好意思地叫道。

    “前面也要什麽?想要被我爱吗!”查G硕笑得有些坏,没有如他所愿,两只手继续玩著其他敏感点,C在火X里的大RB慢慢撞击起来,动作很轻柔。

    查G硕改变计划,没有找到G点就抽C起来,是突然想起如果一来就凶狠地C弄心上人,怕宝儿和宝宝都会受不了,今天他一定要温柔地疼爱他的宝贝,让宝儿慢慢适应被他的大RB干。

    “宝儿叫我老公就M你前面。”很会算计的男人,开出了条件。

    兔小宝真想咬死查G硕,这时候还故意折磨欺负他,没有下次了哼!可是前面实在难受得紧,他不得不如男人所愿,羞窘地小声叫道:“...老公...”

    “这有什麽不好意思的,没结婚前不是见你叫老公叫的很勤快吗,果然,男人都是靠不住的,结了婚就不爱了,唉!”查G硕装模作样的难过起来,左手却没停,M上胀鼓鼓、硬挺挺的粉色分身,爱怜地揉搓套弄,带给兔小宝和嘴弄不同的快感,从而发出甜美的呻吟。而查G硕的右手也来到了兔小宝的下身,M上非常挺翘好M的屁股,继续像揉面团似的摁压搓弄,让夹著自己RB的小X缩得更紧。

    “你去死好了!以後休想再和我交配!”兔小宝双手抵在浴缸壁上,撑著身体让男人前揉後干,恣意玩弄自己,舒乐地嘤咛娇哼。

    终於被揉弄撸玩的前面,让快感一波波地袭遍全身,全身上下都舒服毙了。连後面被RBC的小X也受到影响,不断流出涓涓的YY,被乱揉的屁股也变得酥软起来……

    “嗯...老公,抱住我们的宝宝,好重哦...”经过这一阵的水中欢爱,沈重的肚子终於让兔小宝不满起来。

    “遵旨!”查G硕松开兔小宝柔嫩的小屁股,强壮有力的胳膊转而环住凸起的大肚子,手指也在圆润的肚皮上不断的滑动,抚M。突然,肚皮上鼓起了一块,只听兔小宝哎呦一声,委屈道:“宝宝他踢我了...”

    查G硕轻轻一笑,安慰似得继续抚M那圆鼓的肚皮,温柔道:“宝宝要乖乖,不然妈妈会打你哦!”随後不等兔小宝出声便把他小小的耳垂吸得通红变大、水光闪闪,改含住他的另一个耳垂吸玩舔弄,嘴里吐出的邪笑声是那麽迷人。

    “啊嗯...混蛋谁是妈妈!胡言乱语的...不要教坏宝宝!”兔小宝虽然嘴上嗔怪道,但心里很是甜蜜。

    套弄分身的大手撸玩著G部,食指还轻戳下面两颗胀硬如**蛋,装满JY的R囊,让顶端的小孔源源不断地流出黏Y,把RB染得好不Y乱脏污。只进去了半截的大RB轻刺慢捅,让酥酥痒痒的屁股有了轻微的快感……

    “好乖,老公现在让你爽得马上S。”查G硕亲了下兔小宝的脸颊,一直慢悠悠干弄的巨蟒陡地向前一个猛戳,一直干到深处撞在G点上。

    “啊啊啊──”超强的刺激感瞬间麻痹了兔小宝的全身,分身激动地咆哮,在男人的手上喷了出来,JY全部S进两人沐浴的水里......

    兔小宝没有时间沈醉在SJ的满足感中,也没有机会休息,後面的大RB抛掉了变吞吞、软绵绵的动作,像打桩机似的凶猛快速地撞击那会令他变得不像自己的小凸点。

    高潮过後的兔小宝,肠壁不断的抽搐蠕动,吸允著查G硕火热巨大的蘑菇头,终於憋不住J关,全数S进了兔小宝温暖的肠道里。

    兔小宝抓住身後男人的手臂,无力的倒在他的怀里,查G硕抱著虚脱的兔小宝清洗干净,睡前又宠溺地吻了吻他红润的脸蛋,他的宝儿,真是怎麽也宠不够。

    作家的话:

    我是勤劳的默默

    我真滴很勤劳 (┬_┬)

    两大章满满的R啊

    你怎麽还不投票票呢

    (#`′)凸

    ☆、To.15(包子出生了!)

    又是一个黑暗的星期一,纵使查G硕是公司总裁也不得不在星期一的早晨去上班。

    从抽屉里找出要带的领带,查G硕一边系著一边走到床头,“宝儿,老公上班去了,有什麽事情给我打电话,记住一定要小心!”末了偷了个早安吻喜滋滋的出门了。

    听到关门声的兔小宝慢悠悠的把脑袋从被子里钻出来,两眼朦胧的瞪著天花板,“小宝贝,你啥时候能出来啊!唉~”

    事情是这样的,上个月兔族的族长又来人间造访了,冷不丁的出现在俩人的温馨小窝里,查G硕嘴角抽了那麽一小下,心想:得亏今天没和宝儿爱爱……

    “咳咳…亲爱的晚辈们,你们最近还好吗?”族长笑嘻嘻的跟正在看八点档电视剧的两人打招呼。

    兔小宝刚被电视里男女主角是兄妹因此不能相爱的狗血剧情吓哭,正用纸巾擦泪,冷不丁的又被吓了一跳,瞪大双眼眼泪不停的流。

    族长也被吓了一跳,缓了缓心脏,继续开口询问道:“宝儿怎麽哭了,莫非是见到我的到来激动的?”

    查G硕无奈地扶了扶额头,原来蠢是家族遗传的。男人抽出面纸,搂过兔小宝,把他的泪水擦干,道:“不知族长这次有何贵干?”

    “也没什麽事,就是来看看你们的宝宝,来来,快抱出来给我瞧瞧。”说著族长特别兴奋地靠著兔小宝坐下了。

    “你的意思是说,按照常理宝儿应该产下宝宝了对吗?”查G硕皱起了眉头。

    族长看这动静不对啊,再一望兔小宝的大肚子,“看来真有此事。”说完还特深奥的M了M自己的胡须。

    “有何事?”查G硕急忙问道。

    “传说凡是与育人族结合的男X,孕育的时间都会比自己本族的时间长上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宝宝会自己在孕育者的肚子内修炼自己父母给予的能量,现在看来,这个传说似乎也不假呢。”

    查G硕把提起的心放了下去,而自始自终都在迷糊的兔小宝则只知道他还要再挺著“圆球”生活一个月。

    ***

    “唉!”

    窝在床上不愿意起来的兔小宝叹下了今天第17个气,他伸了伸懒腰,刚想叹第18个气,突然感觉自己的肚子涨涨的,有点坠痛感,但神J大条的他却没放在心上,只当是清晨便便的生理闹锺,可当他便完开始洗澡时,便觉得不对劲了,腿间有明显不是自来水的Y体缓缓往下流,兔小宝M了一把,透明的不是血,刚要呼一口气坠痛感突然增强了。

    猛然明白过来,就要去卧室打电话,走的急,脚下一滑便摔在地上,肚子痛的更剧烈,伴随著痛的还有一阵一阵的涨,兔小宝下意识地呻吟著:“大硕!老公…老公…啊!好痛…”

    兔小宝托著肚子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他的股间已经在不断地往外冒血,血顺著雪白的大腿滴在地板上,触目惊心的红。

    从肚子传来的一阵阵绞痛,让兔小宝几乎站不稳脚,在平时仅仅几步的距离,此时都显得异常遥远,就算此时来不及穿衣的兔小宝都感觉不到丝毫寒冷,剧烈的坠痛感已经掩盖住了一切。

    终於M到了床边的电话机,快捷键1拨通後,嘟嘟嘟响完了提示没人接听稍後再拨,兔小宝无力的瘫坐在地板上,脚下早已汇聚一滩血。

    刚与客户谈完合同的查G硕掏出静音的手机,看到上面的未接电话,赶忙打了过去,可是嘟嘟嘟响了一阵也没人接,他不由分说交代完事务,直接驱车回了家,虽然不是下班高峰,但还是略微的堵车,查G硕眼皮直跳,一掌拍在喇叭上,“shirt!”

    一路飞奔的查G硕打开自家大门,一股血腥味铺面而来,“宝儿!兔小宝!宝儿!你别吓我啊!”卧室的门被打开,眼前的一幕让查G硕红了眼睛。

    只见此时的兔小宝一头的汗水,双腿大开,肚子里宝宝的位置明显往下移了,股间的菊洞已开到三指的洞,可这还是不够宝宝出来,只有透明的羊水混著血水不断往下流,嘴中还不停的呻吟著:“大硕…大硕…我们的宝宝…宝宝…”

    冷静下来的查G硕把兔小宝抱到床上,开始回想上次族长走时交给他的接生方法,像他们这样的族类,怎麽可能去医院生产?

    “宝儿,别怕,老公就在这里,别怕,我的宝儿。”查G硕扶住兔小宝的两条腿,把股间打开到最大,一面呼唤著,“用力宝儿,用力咱们的宝贝就出来了!”

    兔小宝使劲摇著脑袋,疼痛早已冲破大脑进入到神J内部,把人折磨到生不如死,“不!不!宝宝!”

    “宝儿不要怕,没关系的,使劲!”看著菊X开的距离还不够宝宝出来的,查G硕欣然把手伸了进去,在肠壁M索了一下,发现宝宝的头部已经滑到了X口附近,卡在那里出不来,查G硕心急如焚,如果再不把宝宝弄出来,就会憋死在里面的。

    查G硕一狠心,伸出另外一只手,咬牙对兔小宝说,“宝儿,忍一忍,痛就咬枕头,很快就会过去的!”

    另一只大手M到菊X的边缘,配合里面的手,突然两束金光从查G硕手部S出……

    “啊啊啊!”兔小宝似鱼一般猛的往上一挺,腹部一用力,直觉一团东西滑离自己体内,放下心来,便累的昏了过去。

    查G硕抱著从菊X里出来的宝贝,提著两只小脚,往背上一拍,“哇哇~哇哇!”

    作家的话:

    不容易啊【抹汗】我果然不适合做後妈

    血淋淋的小包子出笼了~

    一块钱一个~

    【呕】

    ☆、To.16(产RRHH)【完结】

    To.16(产RHH)

    刚生产过的兔小宝很虚弱,以至於不能维持人X,所以他生产过的那几天查G硕每天晚上都是搂著个毛茸茸的灰兔子睡的。

    “宝儿?宝儿?”查G硕揉了揉兔小宝的大耳朵,惊喜的喊道,“你恢复了?”

    兔小宝还睡的迷迷糊糊,“嗯?嗯……”哼哼著颤了下他的大耳朵。

    查G硕把手伸进被窝里,一把M到了那对滚圆的屁股,爱不释手的揉了两下,转而触到股间的那个毛茸茸的小短尾,还不愿睁开眼睛的兔小宝此时猛的一颤抖,激灵一下子清醒了过来,那个短小圆滚滚的小尾巴可是兔小宝最为敏感的地方呢!

    “别闹!我要睡觉!”兔小宝拍掉屁股上的色手,拉过被子,翻了个身就那样趴著睡了。

    失望地垂下手,查G硕刚想去书房处理点事务……

    “哎呀!坏了!”兔小宝双手捂著X口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宝宝呢?”

    “被族长带去兔族登记了。”凡是族类成员出生後都会回种族登记名,就像人间的户口之类的,“怎麽了?”

    兔小宝咬紧嘴唇,面色潮红,最後对查G硕低吼一声,“你过来。”

    查G硕好奇地走过去,担心地看著兔小宝通红的脸颊,“怎麽回事?发烧了吗?”说著还M了M他的额头,“没有啊,怎麽……”

    还没说完,兔小宝松开X口上的手,红著脸扭过头去,“我…我产N水了……”

    查G硕望著兔小宝的X膛,两颗红豔豔的N头因为生产而变大了许多,就连本身平平的X部也隆起了一个小包,白色的N水从N头缓缓流出,滑过X膛一直流到小腹下的YJ上,本就白白嫩嫩的小RB此刻更是诱人。

    视线转移到兔小宝的脸上,只见他双手紧紧抓著被子,羞涩的红晕一直染到脖子,真是诱人的可口,查G硕一把搂住兔小宝的背部,舌尖舔上那滴著N水的R尖,“那,我就不客气了。”

    敏感的兔小宝被查G硕这麽一舔,呻吟便不自觉地溢出口,“嗯唔…啊…哈…你你别以为…这是给你准备的…只是宝宝不在而已,啊!”

    查G硕猛得一吮,大量香甜的N水涌进他的口中,一脸享受的不断吸著那软软的一点,简直要疯狂了,好几次都把持不住想要狠狠地咬一咬那可爱的小N头,为了不让N水浪费,查G硕伸出手捏住了另一个N头,防止N水的流失,简直让人上瘾!以後绝对不能让儿子跟自己抢N水!想著一个没控制住便咬了口嫩嫩的N头。

    “啊!小力一点,又没有人跟你抢……”兔小宝搂著查G硕的脑袋,看著他在自己X膛上疯狂痴迷,幸福感从心底涌出。

    被吸著的左XN水渐渐少了,查G硕吸完最後一滴N水,扬起脸来特孩子气地从兔小宝一笑,“又香又甜!”

    兔小宝抖抖自己两只大耳朵,骂道:“完事赶紧滚!”

    “别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办呢!”吃完N有几许满足的查G硕戏虐道,说著拉开了兔小宝的双腿,兔小宝虽有些许反抗,但他自己心底也是想要跟老公交配的,毕竟孩子已经出生,没有什麽要顾虑的。

    “嗯…还有这边的…你还没有吸完…涨~”兔小宝配合的躺下,M著自己右面的小N包诱惑著。

    查G硕眼睛一红,似野兽般朝那个小N包扑了过去,一口叼了起来,不仅狠狠吮吸著,还不断用牙齿拉扯,疼痛中兔小宝不禁懊恼刚才的引诱,但疼痛过後便是无尽的快感,兔小宝搂住查G硕慢慢解著他的浴袍带子,调皮的脚尖慢慢摩擦著男人的YJ,火热的温度烫著兔小宝的脚尖,“嗯…我想要~老公”说著舔了舔查G硕的耳垂。

    如此诱惑,在憋著可就不是男人了,查G硕含了一口N水,托起兔小宝的小翘臀,一口吞下了那朵含著YY的小菊花。

    “啊…里面好痒…大硕…”兔小宝扭著身子晃动臀部想缓解X内的瘙痒,可是越扭越痒,“老公!老公…宝儿想要你的大RB!”

    查G硕闻言嘴巴离开他的小屁股,转而用火热的RB堵住那流满骚Y的小YX,满满的研磨。

    “啊~好痒!老公进来~”兔小宝难耐的扭动臀部,想让查G硕的RB穿透自己的小X,双手抓著自己的大耳朵不停地摆动。

    “好宝儿,说你最爱谁?”

    “我最爱我的老公查G硕!”

    男人一个挺身,巨大的RB便钻进了那天堂般的小X。

    ****

    从此他们便过上了幸福快乐地生活,小朋友们还有什麽要听的吗?

    作家的话:

    呜呜~我高兴哭了

    终於把这坑完结了!

    撒花!票票!

    有人要看番外吗??

    看什麽番外给我留言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