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雄辉就这样静静地站在杨阳和俊杰的面前,二、三分鐘都没有说话。突然,雄辉的膝遣C慢地弯曲,身子渐渐往下,当膝跼腔疏鴞a面的时候,“扑通”一声,竟跪在了杨阳的脚下,并规矩地将双手放在两腿上,低下了头。

    “对不起,以前有得罪的地方请别往心裡去。”跪在地上的雄辉低声地说,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平日裡傲气的队长。

    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杨阳的脑子一片空白,本能地嘴裡发出一串“不,不”的声音,结结巴巴,语无伦次。

    雄辉抬起头,由於和杨阳的距离太近,鼻尖和嘴唇几乎就要碰到了杨阳那隆起的襠部,不过雄辉没有逃避,他嗅到了男人下体的气味。

    “眞的,请原谅。如果你还不解恨,那今天随你的便。”见杨阳只是在不断地说“不”,雄辉竟脱下了T恤,健美的上身竟裸露在杨阳的眼皮底下。

    见雄辉如此这般,杨阳愈加手足无措,嘴裡还是念刀著“不要,不要”。

    站在一旁的邵亮也跪了下来:“杨阳,俊杰,过去都是我们不好,算是赔罪,辉哥和我都跪在你们面前了。其实,你们干吗在训练场上这麼拼命?你们还年轻,有的是时间,而辉哥和我都已这麼大了,还能踢几年?我们退役后,还不都是你们的天下?”

    现在,一头雾水的杨阳和俊杰这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原来,雄辉和邵亮是担心他们的主力位置不保。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杨阳和俊杰哪会就此罢休,但望著屈膝而跪,抬著企求的目光的雄辉和邵亮,心裡倒也眞觉得有点不舒服,毕竟在替补面前下跪的是球队的队长和绝对主力前锋。

    “辉哥,亮哥,其实什麼都是由张教练决定的呀。”杨阳的推辞非常地漂亮。

    雄辉是个聪明人,他其实已明白了杨阳的意思。作為队长,已经如此放下尊严,低声下气地哀求著自己的替补,再要如何他也做不出了。雄辉默默地站起来,穿上衣服,咬紧牙关,握著拳头,忿忿地甩头就走。邵亮随后也跟出,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雄辉的担心也不是多余的,艰苦的训练使他J疲力竭,脾气也越来越大。这天对抗中,雄辉与杨阳撞在了一起,其实杨阳动作丝毫没有犯规,况且雄辉也没有什麼受伤。但一股莫名的怒火从雄辉的心头涌上,从地上爬起的他开始破口大骂。一顿发泄后,似乎还不解恨,雄辉随即将口水吐向杨阳。杨阳转身一让,口水吐在了他的鞋面上。

    “干什麼!干什麼!”张教练绷著脸冲了上来。

    “雄辉,杨阳的动作完全是正确的,你吼什麼吼。快向杨阳道歉!”张教练大声教训著雄辉。

    什麼?在大庭广眾对自己的替补道歉?雄辉不服气,他默不作声。

    “怎麼还不向杨阳道歉?是不是想今天训练后被罚?”张教练见雄辉不作声,再次大叫起来。

    一听这话,雄辉没辙了,因為每天他都会看到那些被罚队员的熊样。於是他轻声地说了声“对不起”。

    “大声点,让所有的人都听到。”张教练拉大嗓门,不依不饶。

    雄辉的脸开始涨得緋红,他知道场上所有的队员都停下了训练,正在注视著自己。作為队长的他,面对著所有的队员,要向自己那个年轻的替补大声地道歉,似乎无论如何开不了这个口。雄辉握紧拳头,憋了好长时间,那三个字开从他的嘴裡吐出。

    “对不起~~”迫於无奈的雄辉大声地说道,大声得所有的队员都清晰地听到了他们的队长第一次对其他队员的道歉声。说完后的雄辉低著头,忿忿地走向球场。

    “站住!把杨阳鞋上的那口痰给擦干净。”张教练看著想走进球场的雄辉,勒令他站住。

    雄辉转过身,当看到张教练那一脸的严肃神情,雄辉知道现在别无选择。不过雄辉似乎不愿接受现实,他呆呆地看著张教练。

    “看在你是队长,不让你用嘴舔干净已经是便宜你了,还不满足?”张教练紧盯著木吶的雄辉。

    雄辉走回几步,蹲下身体,望著杨阳鞋面上自己刚刚吐上去的口水,开始用手将它擦拭干净。雄辉低著头,所以所有人都看不到雄辉那微微发红的眼睛。

    “你们要知道,现在没有主力和替补之分。所有人都是主力,也都是替补。现在继续训练!”张教练大声地对所有的队员说著,队员们又开始自觉地进行著训练。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队裡确定了主力阵容。替补中很多球员都成為了主力,当然原来的主力队员自然就有很多坐上了板凳。

    不出所料,雄辉和邵亮不在主力阵容之中。而新来的俊杰坐上了主力的位置,替补中那个表现最出眾的杨阳不仅当上了主力,而且还成為了队长。

    雄辉和邵亮斜靠在各自的床上。虽说他们先前已隐隐约约感到了失去主力位置的可能X,但事情眞的来临,还是觉得突然。屋内的空气有点凝重。

    “辉哥,我想离开球队。”一阵沉默后,邵亮首先打破僵局。

    “你想离队?”雄辉侧转身,惊讶地看著邵亮。

    “有什麼办法,现在这个样子。咳,辉哥,你知道我的脾气,这个脸我那丢得起。”邵亮一脸的无奈。

    “那你準备干什麼?”这麼多年的队友,雄辉自然知道邵亮是一个自尊心特别强的人。

    “我有个朋友开了家公司,想先到他那裡去做做再说。”邵亮望著天花板说著。

    雄辉没再说什麼,他知道邵亮的交际能力很强,所以在外面的朋友很多,不象自己一直窝在球队裡。

    “辉哥,你呢?”邵亮问雄辉。

    “我~ 我~ 我有什麼办法,就待这裡混混算了。”雄辉也不知道怎样回答,从小就与足球打交道,除了足球,他什麼都不会。

    “辉哥,如果你还想待著,试试和张教练说说情。”邵亮知道雄辉的社交能力不强,眞的离开足球,也难為了他。

    “有用吗?”雄辉觉得不太有用。

    “试试吧。等会儿我去交离队报告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吧。”邵亮坐起身,準备去写离队报告了。

    雄辉和邵亮敲开了张教练的房门。坐定后,邵亮首先说明了来意。张教练看完邵亮的离队报告,平静地对他俩说:

    “雄辉,邵亮,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找我。其实你们都是很出色的球员,只是没有好好努力,没有好好珍惜。”张教练的目光转向邵亮:“邵亮,希望你仔细考虑清楚,但我一定尊重你的选择。”继而又看著雄辉:“雄辉,我知道你现在心裡不好受。你原来是队长,但现在你的替补坐了你的位置,而你却成為他的替补。不过,希望你能很好地面对现在的状况,尽快振作起来。实话说吧,如果你还是象以前那样训练不刻苦,那我劝你还是象邵亮那样离开这裡,去寻找一个你适合的地方。因為你的技术再上不去的话,可能还要降级,有可能就要做替补的替补了。你好好想想,一个曾经的队长,一个25岁的男人,如果要跟在十五、六岁小家伙的后面,為他擦靴提鞋,听任他的教训,那种滋味会是怎样的?”

    听著张教练滔滔不绝说话,邵亮更加坚定了他离队的决心。而雄辉也明白,与张教练已没有商量的可能。两人默默地走出教练室,一言不发,虽说心中有著很大的失落,但他们也无法责怪张教练,因為教练带队的目的,就是要球队出成绩。

    雄辉呆呆地躺在床上,望著忙进忙出正在整理行囊的邵亮的身影,心中突然涌上一种孤独。终於,那张邵亮睡过得床变得空盪盪了,似乎在告诉他俩分别的时候到了。

    雄辉和邵亮,两个多年的好兄弟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略蘉R静地从他们的眼中流出。錚錚男人所流露出的柔情似水,使一切的话语在此时变得苍白。屋裡的空气变得凝重,弥漫著离别前淡淡地悲伤。酗[酗[,双手互握,四目相对,他们知道,快乐的时光将不复存在,愉悦的瞬间将不会再来。千言万语在此刻汇成一句:兄弟,请多珍重!

    空盪盪的房内,只剩下雄辉一人,他似乎还沉浸在刚才与邵亮告别的心境中。他知道,过去的辉煌已经也随著邵亮一起离去,现在的他就要做个拍主力的马屁,讨队长欢心的替补球员。房门被推开,现任队长杨阳踏进屋裡。

    “辉哥,亮哥走了,我就和你一个房间吧。”杨阳对雄辉的称呼依旧没变,但口气中已找不到那种战战兢兢。

    雄辉猛然从床上站起,他这才回过神来。站在自己面前的杨阳已不再是自己的替补,而是球队的队长。自己所睡的床也将让给杨阳,因為队长的床要比其他队员来的宽大。

    “队长,你来了。”雄辉不知道怎样称呼杨阳,按常规该叫他“阳哥”,可自己比他大好多,况且一下子也无法说出口,所以只能称呼一声“队长”了。

    “队长,那我帮你整理整理吧。”雄辉知道自己已是杨阳的替补了,该做替补该做的事情了。

    “那好吧,你就帮我收拾收拾。”杨阳现在是队长,这种权利他应该享受。

    地位和权力,这是男人追求的两样东西。拥有了,男人也就拥有了的自尊。而一旦失去,无论你是一个多麼桀驁不训的男人,也都不得不低下头,忍受莫齿难忘的耻辱。

    杨阳坐在椅子上,翘著二郎腿,就这样看著忙前忙后的雄辉。

    身高马大的雄辉开始忙碌起来,他先沏了杯茶,恭恭敬敬地端给了杨阳。随后,一次次地将杨阳的衣物等从原先的房间搬过来,来来回回折腾了好一阵。当最后一件杨阳的物品搬进屋裡后,雄辉的脸上已掛满了汗珠。

    “辉哥,谢谢你的帮忙。这麼热,就把衣服脱了吧。”杨阳晃著双腿,舒适地坐著。

    自从知道杨阳要和自己睡在一个房间,雄辉就知道会发生什麼事情。想想也是,自己过去几乎每天都要对杨阳折腾一番,如今杨阳作了队长,怎会就此罢休?所以现在听到杨阳要他脱下衣服,雄辉的心理已作好了準备。

    雄辉脱下了背心,褪下了运动短裤,全身就只剩下一条白色的三角内裤,用企求的眼神看著杨阳,他希望杨阳不要让他继续再脱了。

    “好吧,就这样可以了。转几个圈,让我看看你的身材。”看著眼前脱得只剩一条内裤的雄辉,杨阳感到非常好笑。

    多年的运动生涯,使得雄辉的体格异常结实,加上已经25岁,成熟的年龄透出一股男X的魅力。宽阔的肩膀,结实的X部,平整的腹肌,chu壮多毛的大腿,尤其是被窄窄的内裤所包裹著的浑圆的臀部,以及高高隆起小丘般的襠部。雄辉就这样静静地在杨阳面前站立著,继而侧身、转身,以便让杨阳能从各种角度察看自己。雄辉忍受著杨阳那贪婪的目光,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在自己几乎全裸的身上扫描著,看著杨阳那强忍的口水,在不停地在一口口吞咽著。

    杨阳的目光自然大部分时间都集中在雄辉的襠部,那纯棉的内裤勾勒著男人YJ及Y囊的轮廓。YJ斜向一侧,G头微微挺著薄薄的内裤,下垂的Y囊撑满著三角型内裤的顶角部位,隔著内裤能清楚地看到两粒卵蛋。雄辉膘悍的体魄,使得内裤愈发显得窄小,再加上硕大X器的支撑,襠部更加饱满。

    杨阳满意地看著,随后将翘著的脚在雄辉的面前晃了晃。雄辉当然明白,那是原先自己对杨阳所做的动作。雄辉连忙跪下,松开杨阳的鞋带,脱下球鞋,再褪下袜子,拿来拖鞋,穿在杨阳的脚上。由於刚训练完毕,所以杨阳那汗津津的脚味直冲雄辉的鼻子。

    “眞听话。好了,快干活吧。”杨阳把手一挥,看著雄辉这麼听话,他满足了。

    “是,队长。”雄辉强顏欢笑,还夸张地立正了一下。

    杨阳依旧坐著,看著雄辉憨态的模样笨拙地在為自己整理的衣物,看著雄辉的襠部随著身体的动作而不停地晃动著。看看眞是可笑,前几天还是耀武扬威的雄辉队长,现在竟落到如此地步:令他脱下衣裤,他就乖乖地照做;让他作秀一样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就任由另一个男人欣赏;叫他整理自己的衣物,他就象僕人一样地在料理著一切。一切一切似乎还心甘情愿,不亦乐乎的样子。

    这些事情原本雄辉从来都不用自己动手,同室的邵亮,还有替补杨阳俊杰等,只要他辉哥一发声音,哪个敢不到场。但现在笨拙的他开始手忙脚乱起来,东整整西理理,也顾不上襠部的那团R疙瘩在不停地抖动著。几乎全裸的身体被汗水流淌著,全身泛著光。

    “好了,队长。”忙活了一阵,雄辉站在杨阳的面前,顾作笑意地向杨阳报告著。

    杨阳依旧坐著,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雄辉的身体,看著雄辉东忙西忙时身体的各种姿态。肌R发达的男X身体和高高隆起的雄X襠部,散发出一种撼人的力量,让杨阳的口水不停地吞咽著。不知是由於身体的晃动还是由於被杨阳的目光聚焦著,雄辉的襠部明显比刚才要来得大,薄薄的内裤使得YJ和Y囊的轮廓更加清晰。

    一个活生生的男人,结实健壮,浑身上下只穿著一条窄小的内裤,就这样直挺挺地站在杨阳面前,杨阳怎能控制得了自己的欲望?杨阳的赤脚抬了起来,慢慢伸向雄辉的襠部。当chu糙的脚底碰到热乎乎的YJ时,雄辉和杨阳的身体不约而同地颤动了一下。

    杨阳明显感到在自己脚的碾动中,一条R棍在转动著。渐渐地,R棍已不再听任脚的使唤,因為坚硬使它变得倔强。杨阳的脚灵巧地从内裤的腰上伸进裡面,将硬BB的YJ拽了出来。YJ朝上翘起,G头正好从裤腰间露出。杨阳的脚趾在G头上一圈一圈地摩挲起来,并不时地用脚趾用力夹住G头。G头上渗出的前列腺滋润著G头,也润滑著脚趾。杨阳猛然用脚趾将雄辉的内裤扯下,失去束缚的YJ在雄辉的襠部自由自在地舞动起来。

    杨阳喝令雄辉横躺在自己的脚下,一只脚继续在玩弄著他的襠部,而另一只脚则开始伸向雄辉的脸庞。脚趾在雄辉的脸上随意地搓揉著,掰开嘴唇,碾住鼻子,擦拭眼睛,反正雄辉那张男人的脸被扭曲得变了型。一股股脚臭使雄辉几乎窒息,chu糙的脚皮在脸上每一寸地方划过。

    当然,脸上的脚趾使雄辉感到耻辱,而襠部的脚趾却使他感到亢奋。雄辉感到杨阳的脚灵巧地在自己襠部所有的敏感部位轻碾著,睪丸,囊皮,Y毛,G头,海面体,每一次的碰撞,使自己的欲望呈几何状上升。当欲望堆积到极点,雄辉体内的能量终於无所顾及地、不知羞耻地从细小的马眼中汹涌而出,一股一股。粘稠的Y体在雄辉平坦结实的腹部流淌,R白的JY在雄辉宽阔厚实的X部洒落。杨阳的脚开始沾著稠Y,涂抹起雄辉的下身,从脚丫,小腿,大腿,襠部,腿毛和Y毛被牢牢地粘在皮肤上。最后,沾上JY的脚伸向了雄辉的脸,於是,男X化十足的脸被一层泡末状JY覆輓菕C

    “怎麼样,辉哥,知道现在你是什麼地位了吗?”看著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老老实实,从头到脚都蔫乎乎的雄辉,杨阳得意地问道。

    “当然知道,我现在你队长的替补。”在杨阳脚趾挑逗下雄辉S出的JY,又被涂抹於他自己的全身,这种极大的羞辱使雄辉万般无奈。

    “知道替补该做些什麼吗?”杨阳的脚在雄辉的脸颊上拍打起来,发出“啪啪”的有节奏的响声。

    “主力让干什麼就得干什麼。”雄辉象个小孩一样。

    “很好,那就叫我一声阳哥。”杨阳低头注视著雄辉那张屈辱的脸。

    “阳哥。”一直没有叫出的那个称呼,现在只能叫出了口。

    “哈哈,不行,叫我阳爷。”杨阳第一次听到比自己年龄小的人叫自己大哥,所以还想感觉一下。

    “阳爷。”望著20岁的杨阳,雄辉无可奈何。

    “眞是贱,让你叫什麼你就叫什麼。现在就舔舔我的脚。”杨阳心中所有的怨恨都要进行发泄,他得寸进尺。

    雄辉的手握住杨阳的脚腕,开始舔食起来。杨阳的脚底满是老茧,舌苔舔上去感觉厚实的、chu糙的。脚汗味和JY味混杂在一起,再加上那一阵阵扑鼻的脚臭,折磨著雄辉的味觉和嗅觉。雄辉强忍住呕吐的感觉,不间断地将自己的舌苔在那只大脚上滑动著。

    杨阳又顺势将沾满雄辉JY的脚趾戳入雄辉的嘴裡,雄辉顿时有了一种几乎窒息的感觉。不过最难受的还是,雄辉明显感到嘴裡的五个脚趾在不停地相互摩擦著,他知道脚趾间唾Y和JY一经摩擦,那脚上的污垢一定会象搓面一样被搓了下来,在他的口中随著唾Y慢慢游弋。雄辉闭上眼睛,胜為王,败為寇,他无法与杨阳的目光对视

    杨阳似乎就这样还不解恨,他从雄辉的嘴裡抽出脚,站起身来,双脚站在雄辉身体的两侧。雄辉就这样被迫仰面躺在杨阳的胯下。杨阳从裤中掏出已经变得chu大坚硬的阳具,轻轻下压,将G头对準雄辉的脸,屏住呼吸,一股尿Y从尿道口涌出,在雄辉的脸上飞溅。杨阳握著自己的YJ,不停著簞今菕A嘴巴,鼻孔,双眼,头发,总之黄色的Y体冲刷著原先蔫呼呼的稠Y。

    雄辉这次受的委屈大了,自己躺在男人的胯下,男人的尿Y竟撒在自己的脸上,而自己却丝毫不能躲闪。尿Y不经意间流入嘴裡,咸咸的,臊臊的,他无法想象自己现在浑身那种屈辱的样子。

    杨阳在雄辉的身上撒完尿,将自己的YJ抖动了几下。随即,喝令雄辉和他一起到房内的盥洗室去冲淋。

    浴室中弥漫著水雾,雄辉仔细地在擦洗著杨阳的全身。虽说杨阳只有20岁,但却异常地结实,被水滋润过的身体发出泽泽的光亮,肌肤富有弹X。尤其是被肥皂涂抹过的襠部,浓密的Y毛上,G头上,海面柱上,Y囊上,到处都被白色的泡沫覆輓菕C雄辉跪在地上,用手慢慢地将襠部的各个部分擦拭著,那是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多少次,他随心所欲地玩弄著这裡,听著杨阳阵阵的哀求,看著杨阳屈辱的脸庞。而现在雄辉只能乖乖地听任杨阳的瞼活A擦洗著他的襠部,伺候著现任的队长。

    花洒中飘出的水,将杨阳襠部的泡沫一冲而去,露出了晶莹剔透的YJ,乌黑发亮的Y毛,红润光泽的Y囊。杨阳抓住雄辉的头发,将他的头往自己的襠部猛塞,同时将自己的YJ戳入雄辉的嘴裡,开始擼动起来。雄辉的嘴裡被迫衔著那条R棍,不过刚刚擦洗过的G头散发出淡淡的柠檬清香,不断抽送的YJ也显得非常的滑嫩。雄辉的嘴裡发出“嘖嘖”响声,拌著头顶上“哗哗”的水声,一会儿又加上了杨阳“嗷嗷”的呻吟声。

    杨阳的呼吸越来越急促,X部的起伏越来越大,身体的抖动越来越厉害,而呻吟声更是越来越响。随著“啊”的一声宣泄,汹涌而出的脓浆在雄辉的嘴裡奔腾著,前赴后继,一往无前。雄辉的口中热乎乎的,巨大的能量无处流淌,只能顺著咽喉吞食而下。

    “辉哥,你眞的很听话。不过你放心,在训练场上我不会特别找你的茬,不过回到寝室裡嘛,嘻嘻!你就是我的了。”杨阳看著跪在地上的雄辉,胡乱地M著他的头。

    杨阳说到做到,尽管在寝室裡他随意将雄辉作為自己的玩物,但在训练场上只以训练成绩作為惩罚的标準。张教练负责训练安排,而日常训练则由杨阳来负责。作為队长的杨阳,很好地履行了队长的职责,对待所有队员,无论是主力还是替补,无论是他的冤家雄辉还是他的兄弟俊杰,都一视同仁。同时杨阳的球技也日趋成熟。所以,杨阳在队裡的威望逐日提升,新老队员都有点惧怕他。训练场上,只要杨阳一发声音,谁都不敢违抗,乖乖照做。时常能听到杨阳对於动作不到位和训练偷懒的队员大声训斥著,而那些被训斥的队员,不管比杨阳年龄小还是大,都顺从地低著头,听任杨阳的臭骂,大气都不敢出。

    在这样的环境中,大家的训练变得刻苦起来,特别是雄辉,一是队长杨阳赏罚分明,也没有故意整他;二也是担心如果再不努力,眞的要成為替补的替补了。

    这天,训练结束后,所有队员排成两排站在场地中央,他们个个收腹挺X,双手置后,两腿微叉,呈标準站立姿势,接受杨阳的训话。

    “今天的训练大家还算卖力,不过,俊杰,你给我滚出来!”杨阳站在队员的面前,指著站在前排的俊杰。俊杰乖乖地走出队列,站到了杨阳的面前,低下头準备挨骂。

    “笨得象头猪,面对空门,竟然会将球踢飞?”杨阳一个耳光,继续骂著,反正什麼侮辱的话都倾泻而出。

    “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不再犯错了。”被杨阳辱骂著,俊杰一句不敢争辩。只是到杨阳喘息的间隙,才怯怯地说道。

    “跪下,自己掌嘴二十下。”杨阳厉声喝令。

    俊杰慢慢弯下双腿,膝輓萓a,跪在了杨阳的脚下。接著,伸出双手,在自己的脸上抽打起来。“啪”“啪”,一下一下,清脆的耳光声在足球场上回响著。

    俊杰打完了自己二十下的耳光,他抬起头,看著杨阳,因為没有杨阳发话,俊杰是不敢站起来的。

    “来,把我的球鞋舔干净。”杨阳指了指自己的,对俊杰命令著。

    其实,下跪,掌嘴,舔鞋,对他们每个队员来说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更大的羞辱都尝过。只是现在是在室外的训练场上,每天都会有好多中学生在围墙外驻足观看,看到队员们受罚,他们会一起起哄,也时常夹杂著对受罚队员羞辱的话语。所以队员们倒不害怕在室内受罚,即使再大的惩罚,也只是被队员们取笑,好在今天你受罚,明天他受罚,大伙儿都是半斤八两的。他们最不愿意的就是在足球场上受罚,即便是最轻的被杨阳训斥,也感到脸无光採,因為要面对著场外那些中学生们的嘲讽。

    不过,即使不情愿,但只要杨阳发话,谁都必须照做。场外的学生们开始起哄了,有节奏的 “小狗快舔!” “小狗快舔!”的叫喊一声一声传入俊杰的耳朵。俊杰涨红著脸,低下头,将脸伸向杨阳的球鞋,伸出舌头,在他的鞋面上舔食起来。跪在地上的俊杰的头在杨阳的鞋子上一动一动,屁股撅得高高的,的确象一条在草丛中寻食的狗,难怪中学生们大叫“小狗乖乖”“小狗乖乖”了。

    队员们看著俊杰的模样,不禁咧开嘴嬉笑著,而俊杰则继续舔食著杨阳的球鞋。球鞋上沾著的污泥被俊杰的舌苔擦干净了,鞋帮上粘著的青草被俊杰的舌尖舔干净了。一条条唾Y的印痕留在了杨阳的球鞋上,过后的鞋面开始一片一片变得雪白起来。

    终於,俊杰将杨阳的两只球鞋舔干净了,不过俊杰照例进行传统的节目,即钻裤襠。队员兴高採烈地前后一列纵队排好,还故意地将队伍排得弯弯曲曲。俊杰趴在地上,看著大伙儿分开的双腿,看著那一条长长的崎嶇的狗洞,开始将头伸向第一个队长杨阳的襠下。队员们拍打著俊杰的屁股,夹著俊杰的头颈,故意将自己的襠部在俊杰的背上磨蹭著。在队员们哈哈大笑中,俊杰总算从最后一个队员的胯下钻出,随后鞠躬向大家致谢。

    俊杰和替补们收拾起训练场上的器具,大家簇拥著俊杰,向健身房走去。因為队员们知道,对俊杰的羞辱还没有结束,室内的惩罚马上就要开始了……

    球队在张教练J心的指点下,在队长杨阳严格的管理下,队员J神面貌和技战术都有了飞速的提高。

    一年过后,兄弟市队间的联赛又开始了。球队一路过关斩将,高奏凯歌,成為一匹黑马而进入四强。球队歷史上从未有过的辉煌,使队员们更加兴奋,他们积极备战,J心準备,斗志高昂地迎接二分之一的决赛。

    离开球队已一年的邵亮开了一家小公司,做起了老板。刚离开球队的那阵子,邵亮在朋友的一家公司裡打工。但凭著邵亮的聪明和善於交际,很快就M到了点做生意的窍门。於是半年后,邵亮就自己开了这一家不算大的公司。

    不过毕竟从小开始就与足球打交道,依然情系球场。这天,邵亮原来的球队要与城建队进行二分之一决赛,所以他早早地回到家裡,準备為自己的球队吶喊助威。

    邵亮的家不大,但也算宽敞。他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沙发前的两只脚凳相距很远,以至於邵亮搁在上面的双脚被放置得很开。邵亮浑身上下一丝不掛,一个20岁左右的小伙子正将头埋在邵亮那分得很开的双腿之间。

    小伙子是邵亮公司裡的打工仔,他家境贫困,為了给弟弟治病,所以出来打工。20岁左右的他相貌英俊,由於从农村来,所以皮肤黝黑,身体结实,一副憨厚的样子让邵亮非常的喜欢。工作之间,邵亮有意无意地试探著小伙子,直到有一天在办公室裡强X抱住了他。而小伙子也不是特别地反对男X,况且对方还是自己的老板,為了多赚些钱,所以也就认了。

    现在,小伙子同样赤身裸体地跪在地上,在用自己的嘴舌伺候著邵亮的阳具。邵亮的YJ傲然耸立著,小伙子时而在海面柱体上上下舔食著,时而将整个X器送进自己的嘴裡。而邵亮一边注视著荧幕上J彩的足球赛事,一边享受著男人带给他的X的满足。

    球场上,两队正在激烈廝杀著。开场十五分鐘,前锋俊杰就被对方撞倒,眉角鲜血直流,但经过简单的医治,头上扎著绷带的他咬牙坚持比赛。好在俊杰左突右闪,上半场终场前,一脚漂亮的远S,将球送入城建队的球门。顿时,观眾席上拥护者开始欢呼起来,而兴奋至极的俊杰脱下球衣,满场狂奔,象野兽般吼叫著,松散开的绷带在空中飘舞著。1:0,上半场结束。

    球队的领先,也感染了邵亮。他抚M著在自己襠部的小伙子的头发,挺著身子配合著。邵亮的头低著,看著自己的襠部。那一片浓密的丛毛中,佇立著血管突起的YJ。而那chu大的YJ顶著紫色的G头,在另一个男人的嘴裡滑进滑出。前列腺和唾Y将整个YJ滋润得晶莹剔透,小伙子舌尖轻柔地划动,刺激得YJ一跳一跳的。邵亮身体抖动的次数开始增加,他抓住小伙子的头发,加快了抽送的频率。男人忘乎所以的瞬间来临之际,邵亮用手将自己的YJG部握住一阵狂S,小伙子的嘴裡、脸上,到处是那蔫呼呼的R白色的Y体。

    下半球赛开始了,场上风云突变。不到五分鐘,累计两张黄牌的一名后卫被罚下,而后卫线上的统帅队长杨阳也由於对方的飞铲而受伤下场。张教练只得将替补雄辉替换上场。见对方少了一人,城建开始全线压上,以雄辉為首的后防线顿时风声鹤唳。雄辉从没有这麼发疯一样的踢过球,缺少一人,防守起来要多跑很多,自然体力消耗也大。到临终场前,雄辉似乎是在用J神支撑著,不让整个身体倒下来。

    邵亮抱著小伙子,手在小伙子的襠部逗弄著。小伙子的襠部是邵亮最熟悉的地方,邵亮捏著他的YJ,将包皮轻轻褪下,用大拇指和食指旋转著G头,小伙子的YJ在邵亮的玩弄下开始挺拔起来,包裹著两粒睪丸的Y囊也在邵亮的拍打下开始紧缩著。邵亮时而用双手搓揉著YJ,时而握住R棍上下滑动,时而将马眼中渗出的Y体涂抹在小伙子的屁眼四周,时而掰开两片屁股将手指探入菊花花芯。小伙子被刺激的“嗷嗷”直叫唤,手脚在无规则地乱动。

    邵亮一边玩弄,一边注视著场上的变化。他看到了久违的兄弟雄辉的身影。只是感到有点陌生,他从没有看到过雄辉如此拼命过。突然,城建队踢出一记势大力沉的远S,足球直窜球门,好在守门员反应及时,侧身一扑,双拳将球挡出。由於足球角度刁,力量大,所以守门员随即也应声倒地。可那被守门员挡出足球却不偏不倚地在球门另一侧落下,而又正好在对方另一前锋的脚下。那先锋几乎面对空门,拔腿怒S,足球旋转著直奔球门而去。

    邵亮的心被提了起来,身不由已的用力握住双手,却没有考虑到自己的手正捏著小伙子的YJ。“啊”的一声,小伙子的YJ和Y囊被拽得疼痛难忍,不由哀求邵亮。

    邵亮哪管这麼多,依旧握住拳头,注视著电视。就在球即将进入球门的千钧一发之时,只见雄辉飞身赶到,硬生生地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疾驶而至的足球。不偏不倚,足球撞击著雄辉的襠部,被挡在了球门之外。被足球击闷了的雄辉双手捂住襠部,睪丸剧烈的疼痛,使他痛苦地倒在了地上,随即就听到主裁判全场结束的哨音吹响。

    全场开始沸腾起来,俊杰带著绷带扑在了雄辉的身上,队长杨阳一瘸一拐地也冲进场内,所有的队员都抱在一起,围在了躺在地上雄辉的周围。雄辉J疲力竭,他已经没有力气与队友们欢庆胜利,只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球队从未有过的胜利,使远离现场的邵亮也兴奋不已。他用力拍打著小伙子的襠部和臀部,哪裡还管那坚硬的YJ被重重的击打,那大大的卵蛋被实实地撞击。小伙子雌牙裂嘴,英俊的脸痛得被扭曲了。

    邵亮披了件睡衣,走到窗前,轻轻推开窗户。他想体会一下那风中飘来的赛场上的喧哗,他想通过风儿捎上自己对球队深深的祝福。邵亮闭上眼睛,為自己球队即将到来的决赛而默默地祈祷。

    邵亮不得不承认,他无法忘记足球,但对如今的选择他也决计没有后悔。因為他知道:当生活发生变化时,如果你无法改变环境,那你就要学会适应和应对;如果你不会适应和应对,那就必须选择新的环境,一种你能够改变、适应、应对的新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