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鲜币)三十一、灰姑娘的十二点

    “咻──!”

    一声声尖锐的长啸,然後是劈哩啪啦的爆裂声。原本宁静漆黑的夜空此时却被一道道炫丽的烟火占满,此起彼伏,尤如一场热闹得化妆舞会。

    星光到的时候,这场烟火晚会已经拉开了序幕,夜空被照亮的如同白昼。锺禾闻刚停下车,星光就迫不急及的下了车。

    “咻──!”

    一颗礼花弹如同流星般窜上了夜空,在达到了最高点後瞬间爆裂,一个巨大的银白色的五角星在黑色的夜空中闪闪夺目。与此同时,在五角星的两边,同时升起的五彩烟花,围绕著当中的五角星前後错落,如同一顶巨大的王冠。

    “哇!”星光睁大著双眼,惊叹的看著那个巨大无比的王冠。“好漂亮!”

    “你喜欢就好。”跟到了星光身後,锺禾闻淡淡的说到。

    说话间,那颗巨大的星星当中的部分烟火已经燃尽,但是最外围的一圈却又是一次小幅度的爆烈,更加耀眼的燃烧了起来。而当中还在继续燃烧的火药一点点的,竟然如同真的星星一样,在漆黑的夜空中虽不耀眼,却分外的明亮。

    “锺大少,你真是败家啊!”看过烟火表演的都知道,能有这种效果的只有专业的礼花弹,那种东西可跟普通烟花不是一个档次的。大概也只有锺禾闻这样的有钱少爷,才会这麽奢侈的把礼花弹弄回来自己放著玩。

    “比起被你嫌弃的那两张支票,这已经很便宜了。”锺禾闻笑著,带著星光继续往前走。

    “靠!”原本天黑星光还没注意,等到走近才看见前面一望无际的烟花堆。此时的烟火又是格外明亮,也让星光看得更加清楚。真的是一望无际……星光只觉得满眼的都是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烟花。小到只有硬币大小的螺旋镖,大到半人高的礼花P,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找不到的。

    这要是一起点火……能把山头都炸了吧?

    “我们要把这些都放完?”

    锺禾闻笑了起来,“你怕了?”

    “谁怕谁啊!放完之前谁也不准走!”星光大吼一声,已经转身扑向那烟花的海洋,一眼就看中了那箱仙女B,抱著就跑了回来。“火,有没有打火机?”

    山上风上,打火机G本就打不著,而且一直用打火机点也麻烦。早有准备的锺禾闻拿出盒线香,点了G香递给星光,星光一秒就抛弃了那箱仙女B,拿了香就转身去找烟花了。

    “喂!你别光看著啊,真想住山上啊?不放完可是不准走的啊!”一边翻著烟花,一边星光转头对锺禾闻叫到。

    看星光高兴的样子,锺禾闻不由也跟著笑了起来。也不再干看著,让律灰和石山点了香,三个人也进了烟花堆里忙碌了起来。看锺禾闻都干活了,一早就被指派来山上的十来个人也跟著对分派给自己的烟花发动了攻势。

    “咻──叭!”

    “哇!那个!那个好看!”

    “靠!这个好帅!”

    “锺禾闻,锺禾闻,看,兔子!”

    “看我的无敌大蛋糕!”

    “!!”

    “啊!”

    “你个笨蛋跑远点!”

    “锺禾闻,救命啊!”

    “……”你绕著烟花跑,神都救不了你……

    灿烂的烟花合著星光的尖叫,整个山顶只有“**飞狗跳”四个字能形容。终於星光跑累了,一头跑回了空地,坐地上直喘气。

    看星光累了,锺禾闻也坐到了他身边,伸手递了瓶水给他。

    抬头灌了半瓶下去,星光依然贪婪的看著夜空中炫丽多姿的烟花光影。

    “给!”

    “嗯?”星光回过头,看见一G点燃了的仙女B。

    接过了仙女B,星光有趣的挥舞了几下,问到,“你说这像不像仙女手中的魔法B?”说著,星光有模有样的用手中的仙女B划起了圈,好像真的在施放魔法一般。

    “这本来就叫仙女B。”

    星光对这无趣的回答翻了个白眼,继续认真的挥舞著他的魔法B。

    那跳动的火花在星光的手中就像个小J灵,在黑夜中欢快的飞舞著。锺禾闻突然问到,“你是不是很喜欢跳舞?”

    “嗯!”星光毫不犹豫的应到。

    “那为什麽要拒绝演出?就因为那是我帮你按排的?”

    “也没什麽为什麽,我喜欢跳舞,只要有手、有脚,就可以跳。我也没想过要特意去一个很大的地方,跳给很多的陌生人看。对著一群陌生人,没话说啊!”

    “你是去跳舞的,又不是去推销的。”

    “唉……真是头牛啊!”看著锺禾闻,星光很无奈的叹气摇头。

    “牛?”

    “对牛弹琴啊!”说著,星光很有戚戚焉的拍了拍锺禾闻的肩膀,“不过我理解,牛也是很痛苦的。”

    “……”锺禾闻顶著满头黑线,忍著想暴打他一顿的冲动,“我知道你跳的很好,否则也不会想帮你办商演。”商演不是有钱就行,如果星光没这样的实力,反而会变成笑话。

    星光却看著自己细长的手指,微微笑著,“但是你G本不知道我跳舞的时候在想什麽吧?”

    这点不能否认,锺禾闻确实不知道。

    “我想说我很开心的时候,会跳舞。想说我很难过的时候,也会跳舞。因为有想说的话,所以才会跳得用心,才会跳得有意义,才会有跳舞的快乐。但是面对一群陌生人,为了跳舞而跳舞,那对我来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啊!就像你,要是为了什麽重要的事开会,就会觉得有意义。但是为了开会而开会,你也开心不起来吧?”

    这个比喻有点奇怪,但是对整天开会的锺禾闻来说,确实深有体会。不过还好,到他这种地位,也没什麽人敢逼著他为了开会而开会了。

    “好吧!”叹了口气,这件事算是结束了。

    两个人之间短暂的沈默,只是看著那G还在燃烧的仙女B。

    跟还在夜空中如百花齐放、争奇斗豔的大型烟花不同,这G小小的仙女B看上去是那麽朴实无华。小小的火心四S著银白的星火,只有在最最黑暗的地方,才能放出最耀眼的光。

    此时此刻,这小小的仙女B,跟这盛大的晚会显得那麽格格不入。

    “为什麽会买这个?”看著手中的仙女B一点点的燃烧著,星光低声问到。

    “猜你会喜欢。”一切,都只为星光喜欢。原本应该很甜蜜的一句话,却因为这场烟花真正的原因而变的冰冷。没错,这一切,都只为了星光喜欢而已,跟锺禾闻无关。

    “我是不是挺傻的?”晃著仙女B,星光突然问到。

    “哪方面?”

    “喜欢你。”那个“你”字咬得特别的重。

    “是挺傻。”

    “你也挺傻的。”

    “为什麽?”

    “竟然不喜欢我。”

    “……”

    “再给我一G。”星光突然伸手说到。

    锺禾闻没有异议的又点了一G递给星光,星光把烧到一半的那G给了锺禾闻,然後起身走到了空地中。

    烟火还在继续,华丽的礼花弹和一排排的花式烟花在天空中交相辉映。星光背对著烟火,静静的看著锺禾闻。

    夜色中星光的样子变得有点模糊,只有手中的仙女B闪耀著火星。然後星光缓缓的抬起了手,突然一道华丽的圆弧随著星光转身而起。天空中数个烟花突然爆开,在瞬间燃烧到极致後,点点如坠落天空的星尘。

    人影在夜色中飞舞,手中的闪亮时而翻飞、时而陨落。同样明亮的,还有不时会扫过锺禾闻的眼神。被展现到极至的身体,被星光舞出了一道道让人惊豔的风景。这一刻比起天空中的灿烂的烟花,星光都毫不逊色。或者说,在光影中灵动而舞的身影,已经成了这烟花的一部分。

    不是第一次看星光跳舞,但那惊豔的感觉却更甚。星光舞的出色,那种美……

    !!!

    突然的一阵悸动,一种突然而至的恐惧让锺禾闻的心似被什麽紧紧的纠住。

    那被展现到极至的美,不正跟他身後的烟花一样麽?燃尽所有,一生只有一次的绽放,在炫烂到极点的那一瞬间,从天空坠落。

    星点在空中跳跃,在灯火灿烂的时候,在光影中的那个人影总是一个最美的停留。而在这个时候,远远的,从那眼中流露出的哀伤让人难受。

    不要再跳了!如果这是一生只能绽放一次的美,锺禾闻宁愿他一生都不要绽放,即使平庸的过完一生,也不要这燃尽生命一般的绝豔。

    然而不等锺禾闻出声,随著最後一个礼花弹燃烧至尽,天空又变回了漆黑一片的宁静,星光手中的烟火也随之熄灭。

    星光一愣,站直了身体四下望了望,“已经过12点了麽?”

    锺禾闻也一愣,他早已经不知道现在是什麽时间了。

    “灰姑娘的魔法还是消失了。”星光笑了笑,把手中已经熄灭的仙女B扔在了地上。已经不会再有魔法了。

    “你……”锺禾闻迟疑著,却不知道该说什麽。

    星光只是静静的看著他。

    锺禾闻的手中拿著那盒还没怎麽动过的仙女B,远处那一望无际的烟花也只消灭了一小部分而已。烟花随时可以重放,但是属於星光的魔法,只有一次。

    为什麽这一刻锺禾闻觉得心很难受,他真的觉得星光好傻。

    “为什麽你不能像个普通人一样,要钱,或者要名要利。为什麽你要这麽傻?”

    星光笑,“我要是不傻,怎麽会喜欢你呢?”

    “你就不能聪明点?”

    “这个大概很难。”星光也无奈的苦笑。

    “其实你不是傻,你是在报复我吧?”锺禾闻也勉强笑到。如果换一个人,锺禾闻真的会这麽觉得。

    “我才不会用这种方法报复你。”

    “噢?”所以这家夥还是想报复自己的吧?“那你想用什麽办法来报复我?”

    “你不知道麽?”星光狡猾的笑了起来,“报复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忘了。”

    ☆、(17鲜币)三十二、锺家小鬼

    ──报复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忘了。

    把他忘了麽?

    曾经能为之舍弃自己的人,可以这麽简单说忘了就忘了麽?

    星光的话,应该很难吧?

    不是他太自信,而是星光其实是一个很倔强很骄傲的人。骄傲的人很难喜欢上一个人,但是只要喜欢了,就很难再改变。因为锺禾闻也是这样。而且更糟糕的是,星光不像他这麽现实。

    但是这也只是锺禾闻的推测而已,说不定那个没心没肺的真的一转眼就把他给忘了。

    如果真的能忘了,那应该是皆大欢喜了……

    不知不觉脑中又浮现出了那晚,星光在夜色中翩然起舞。就像头顶的烟花,激烈、绚丽、短暂。但是让他记忆最深刻的,却是最後那段,星光坐在地上,身体倚在屈起的右腿上,手臂像抱住自己一般在前,只有手腕和手指不断翻转变化的动作。那一刻,他感觉星光似乎变成了他手中的那G仙女B。没有礼花弹的大气华丽,没有大蛋糕的灿烂夺目。卑微,却倔强的演绎著属於自己的华丽和灿烂。

    那个时候,星光的心里在想什麽?

    “二叔!二叔!二叔!二叔……”

    跟警报似的喊叫一路传进了书房,紧跟著一个三岁大的小男孩就企鹅似的跑了进来,手上还拿著一张白纸和一支水笔。

    “怎麽了?”把努力想爬上自己膝头的小侄子抱到了腿上,锺禾闻淡淡的问到。

    “二叔帮我画画!”锺智灵用粉嫩的小手把纸笔送到了锺禾闻眼前。一双黑亮的大眼水淋淋的,一眨不眨的盯著锺禾闻,满满的都是期待和请求。

    这小鬼……锺禾闻不由的失笑。你要是相信了他这双漂亮的大眼你就输了,从这侄子会喝N开始,锺禾闻就知道自己这小侄子不是个简单人物。大哥一共两个儿子,大儿子锺智明比小的这个大两岁。从大嫂怀上第二胎开始就被他妈教育要好好照顾弟弟,於是从锺智灵一落地,锺智明就给他做牛做马。让锺禾闻意外的是,刚会喝N的锺智灵连话都不会说,竟然就懂挑软柿子欺负。但凡想要人抱、想要玩具,第一个就找锺智明。所有人还以为是这两个兄弟情深,但是锺禾闻一看那小鬼狡猾的眼神,就知道他绝对是故意的。

    不过对於这个狡猾的小侄子,锺禾闻倒是很喜欢。

    接过纸笔,锺禾闻问到,“要画什麽?”

    “爸爸妈妈,还有我和哥哥。”

    “为什麽要画这个?”

    “唔……”小鬼嘟著粉色的小嘴,睁大眼愣愣的看著锺禾闻。不停转动的眼珠说明小家夥脑袋里面正在想怎麽说。

    “为什麽呀?”锺禾闻又问了遍,心底却暗笑不止。

    “唔……突然想画。”

    “既然想画为什麽不自己画?”

    “我不会。”锺智灵理直气壮的说到。

    “身为锺家子孙,不会还叫那麽大声,不觉得丢脸麽?”

    锺智灵只是歪著头看著锺禾闻,显然正在思考“丢脸”是个什麽东西?

    好吧,三岁的小鬼要他明白什麽是丢脸,确实有点过份了。“那明天我帮你去跟老师说,叫他教你画。”

    “不要!”锺智灵立刻大叫起来。一看这招不行,立刻拉著锺禾闻的手臂开始改撒娇,“好嘛,二叔帮人家画嘛!二叔最好了,二叔最厉害了!”

    锺禾闻不为所动,沈声问到,“这是老师布置的作业吧?”

    “唔……”锺智灵转著大眼珠,纠结了一番後,还是老实承认,“是啦!”

    “作业要自己做!”

    “人家不会画嘛……”小嘴一嘟,锺智灵委屈的说到。

    “画画而已,又不是多难的事。”

    “可是人家想把爸爸妈妈还有哥哥画漂亮点嘛!”

    “真乖!”锺禾闻笑咪咪的夸了句,不等锺智灵高兴,跟著又说到,“那麽我们就先画十张做练习,这样就会画的比较漂亮了。”

    看著锺智灵瞬间傻掉的表情,锺禾闻差点忍不住大笑,硬生生的憋回去憋得快内伤了。

    但是不得不说这小鬼真的是个人J,很快就回过神,一脸怀疑的看著锺禾闻,“二叔,其实你也不会画吧?”

    三岁的小鬼,竟然已经会激将法了……

    做为长辈的锺禾闻当然不可能一句“不会”,就让自己的小侄子鄙视自己。知道小鬼耍什麽花招,锺禾闻不急不慢的拿过一本笔记本,翻开当中一页就画了起来。

    对锺禾闻来说,评画还行,画画就一窍不通了。不过幼儿园的画图作业,这只要是个人就能画。在这个外星生物横行的世界里,你画个像模像样的人出来才是会被围观的存在。

    “二叔,要画在这个上面啦!”看锺禾闻开始画了,锺智灵立刻殷勤的把白纸送了过去。

    “那个你自己画,二叔这是在教你要怎麽画。”想让我帮你画作业?想都别想!

    目瞪口呆的看著锺禾闻在笔记本上画了两个小人,三岁的小鬼终於没招了,只能放出自己最後的大绝招──“哇──!”

    刹那间,惊天动地的哭声响彻整幢小楼。

    “爸爸!妈妈!哥哥!二叔欺负我!二叔欺负小灵!”

    “怎麽了?”听见哭声,锺禾建很快就找了过来。一进门就看见自己的小儿子坐在锺禾闻的腿上,哭得那叫一个伤心委屈,眼泪鼻涕一把把的。

    “爸爸!”一见锺禾建,小鬼立刻飞扑上去,抱著哭得更大声了。

    “这是怎麽了?”抱起儿子,锺禾建转眼看到书桌上的白纸和笔记本,立刻也明白了。好气又好笑的拍著哭到一抽一抽的儿子,“作业本来就应该你自己做嘛!你二叔教你怎麽画,怎麽算欺负你呢?”

    本来就理亏的锺智灵,干脆抱著锺禾建一顿猛哭,那抽抽咽咽的样子,还真的挺让人心疼的。

    “好啦好啦!别哭了,等你哥回来,让你哥陪你一起画。”无可奈何的安慰著小儿子,锺禾建也头痛。平时只有锺智明陪著,智灵才会乖乖写作业,今天锺智明出去了,这小鬼立刻就打起了别的主意。

    好不容易把小儿子哄走了,看著那个一手拿纸和笔,一手拿著笔记本上撕下来的那页纸,一边抽泣一边往外走的小小背影,好像真的被怎麽欺负了一样。锺禾建也只能苦笑著摇头,转头又看向了锺禾闻。

    “你今天心情不好?”锺禾建试探的问了句。虽然锺禾闻平时对他们很冷淡,但是对两个小侄子,锺禾闻倒是很温和。平时锺智灵缠著要他抱,他也会抱一会儿。就算锺智灵跟他胡搅蛮缠,锺禾闻也很有耐心。把锺智灵弄哭了,这还是第一次。

    锺禾闻没好气的给了锺禾建一个白眼,他就这点出息,要拿小孩子出气?

    但是看在锺禾建眼里──果然心情不好──平时就惹不起,锺禾建也不想这时候去招惹锺禾闻,转身就想出去。

    “你上次说的,你那个导师的实验,找到投资了没有?”

    锺禾建一愣,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转过身看锺禾闻正看著他,才确定不是自己的幻听。“还没有。”

    “那个项目风险太大,遗传XJ神病的群体很小,而且普遍经济状况非常差。但是药品万一出现问题,对公司的影响却很大。风险太大却没有足够的利益,所以这个项目没有商业价值。”这才是当初他否定这个提案的真正原因。

    “我知道……”锺禾建忍不住有点失望,听锺禾闻主动提起的时候,他还以为锺禾闻改变主意了。

    “所以你当初运作的方向就错了。”

    锺禾建一愣。

    “我可以让公司以帮助科学研究的名议捐一笔钱,从慈善捐助里走。”反正公司每年都有慈善捐款的定额,这是公司在外面竖立形像的必要手段。至於捐给谁,锺禾建的那个导师虽然不是最好的选择,也算过得去,反正那也只是这个定额里的一小部分而已。但是最重要的是,这样一来就算药品真的出现问题也跟锺氏没有任何关系了。而有了捐助这个良好的关系,如果药品真的成功了,在合作方面锺氏也会比别人更有利。

    “真的?”原本以为没戏的事,突然有了转机,锺禾建都有点不敢相信了。至於钱是用什麽名义过去,这个锺禾建G本就不在意。

    “明天去公司走程序吧!”

    天上突然掉下块馅饼,锺禾建已经被砸晕了。

    “大哥。”

    突然的一声让锺禾建一愣,立时就回过神。锺禾闻有多少年没叫过他“大哥”了?

    “你对锺家的继承人,有什麽想法?”

    锺禾建心底猛得一跳。这一直是锺禾闻最敏感的问题,可以说锺禾闻跟这个家所有人的矛盾都在这上面。即使他们兄弟三个都没跟他争过什麽,锺禾闻也从没放松过对他们的防备。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他也一直很小心的不去牵扯上。

    评心而论,对锺禾闻的态度,他们几个都有不满。但是说能力,他们对锺禾闻还是很佩服的。就像导师的那笔投资,导师研究的是药物,锺家做的也是医药,所以他理所当然的就钻进了让公司加入项目投资的死角里。即使明知道这个项目在经济价值上很有限,他也只能往这个方向继续努力,他一遍遍的劝说与其说是在向公司推销这个项目,不如说是在向锺禾闻讨人情。可想而知,在公司利益和个人感情之间,锺禾闻当然选择前者。於是他死心了,试著从别的地方去帮导师,却四处碰壁。

    但是锺禾闻却用了另一种方式来运作这件事,立刻让情况变得完全不同。这当中固然有锺禾闻直接掌管权力的便利在里面,但是被点透之後,他也明白这个方式更容易让这个科学意义远大於经济意义的项目得到赞助。

    就凭这点,做为锺家的一份子,为了锺家的长远利益,他也不会跟锺禾闻去争这个他没有能力承担起的位置。

    ☆、(16鲜币)三十三、100万

    “没什麽想法,锺家现在的继承人是你,我跟三弟四弟都很赞同。”

    知道锺禾建误会了,锺禾闻也没想去解释,只是笑了笑,“你有没有想过,再生几个孩子?”

    “嗯?”锺禾建再迟顿,这时候也感觉出什麽了。本来锺禾闻主动帮他想办法弄赞助就已经让他很意外了,锺禾闻可不是这麽亲切的人。现在又突然提起孩子,再联想到前段时间锺禾闻被绑架,似乎爷爷也找锺禾闻谈过了,这都让锺禾建联想到些什麽。但是以锺禾闻的X格,会把权力让给别人?别说是自己的亲侄子,就算是自己的亲儿子,锺禾建都觉得这个二弟绝不会轻易把权力让出来。

    该不会这又是在试探吧?

    “你现在还年轻,娶妻生子也不算晚……”

    “跟一个没什麽感情的女人结婚,就为了生几个孩子?”不等锺禾建说完,锺禾闻就打断了他。如果他愿意这麽做,十年前就做了。他虽然喜欢权力,但还没有到愿意为了权力这样委屈自己的地步。

    “那麽你是想……”锺禾建迟疑著,没有说下去。

    “锺家需要一个继承人,这也是我的责任。”无论是自己生,还是选择别的锺姓的子孙,他有责任为锺家的延续而培养下一任的继承者。

    虽然锺禾闻这样说,但他的转变实在太大太突然,让锺禾建依然有点迟疑。这个把权力看得比什麽都重的二弟,真的会这麽突然的改变?

    其实就连锺禾闻自己,不太明白自己为什麽突然就变了。以前明明觉得无法忍受的事,现在却突然觉得把锺氏交给这两个小侄子也不是不可以,当然前提是他们有这个能力,而不是像他们的老爸,自己的大哥这麽不思长进。

    自己,似乎变得比以前心软了。

    “总之,你也是锺家的一份子,应当为家族尽力。”

    只要锺禾闻不介意,锺禾建当然没问题。立刻答应到,“好,那麽智明和智灵,你考验看看吧。”

    “不过丑话我先说在前面,如果他们能力不够,我是不会把锺氏交给他们的。”

    “这个当然。”锺禾建笑了起来。老二这种公事公办的态度,其实才是让他们最放心的。

    “啪!”一声脆响後,站在桌後的男人高昂的声音说到,“好,今晚就由楚少爷,以27万的价格买下了文森今晚的服务。”

    站在一边的那个长相清秀的男人立刻走到了那个楚少爷身边,像宠物般温顺得跪在脚边。

    “下面是魅雪中,有著最火热舞踏的尼克。拍下尼克的客人,今晚一定要好好感受下那X感的舞姿。就像喝了一杯最纯的美酒,让你由内而外的燃烧起来!”天花乱坠的介绍完,司仪把众人的目光引到已经站到身边的男人身上,兴奋的说到,“起拍价24万。”

    “25万。”

    “25万5千。”

    最火热的舞踏?锺禾闻看著站在台上的男人,却半点兴趣都没有。他看过这世上最X感的舞踏,只是一个眼神就会被诱惑。就算不看,锺禾闻也确信台上的男人G本无法跟那个人相比。

    这个时候,星光又在哪个酒吧或迪厅跳舞了吧?又会有多少人被他勾引?

    现在只要一提到跟跳舞有关的事,锺禾闻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星光。那晚在山顶,星光在烟火中起舞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

    最後那个叫尼克的侍应以27万5千的价格被拍走,殷勤的跪在了个40多岁的胖子脚边。

    如果是星光,绝不会这麽听话去讨好这麽个脑满肠肥的胖子。星光就像一团火焰,看似温顺,但是绝不会缺少他自己的灵动和活力,一个不小心就会让你措手不及。这样的星光,才是活生生的,才能跳出那麽火辣诱人的舞。而温顺像绵羊的男人,能跳出什麽样的舞想也能想到了。

    看著下一个走上台的侍应,锺禾闻意兴阑珊的喝著酒,没有任何反应。

    今天是魅雪一年一度的拍卖会,拍卖的就是平时这个会所里的侍应。平时在会所里这些侍应对他们也是唯命是从,不过想带出去过夜或其他服务,是要另收费的。而今天拍下的话,从拍下到第二天中午12点,你可以带著他随便去哪干什麽。

    不过那高得离谱的价格里,其实24万的底价是魅雪第二年的会费。魅雪是会员制,每年的会费就是24万。如果今晚拍下了哪个侍应,会送第二年的会员。所以这些侍应真正的拍价,也就两三万而已,比起平时带他们出去的价格是贵了不少,不过付得起几十万的年费,他们也不在乎这点钱。况且这个拍卖会,也是这些侍应拼业绩的。谁的拍价高,谁拍卖时叫价的人数多,谁的客人身份更高,这些都会直接影响到他们之後一整年在魅雪的地位。所以参加叫价的人,也是花钱给自己喜欢的侍应争点面子。

    以前锺禾闻也会叫价,拍下一个侍应就当付第二年的会费了。有时候参加这种活动,也不只是给侍应争点面子,他们这些在这里都明显更有身份的人,也需要用这种方式刷下存在感。毕竟默默的刷卡付年费,哪有拍卖时直接拍下个侍应来得有面子。

    但是今年,锺禾闻实在有点提不起兴趣。

    “各位,下面是大家欺待以久的,在魅雪一直稳占第一的艾米!大家是不是已经等待很久了?对艾米来说,客人太多是不是也是一种幸福的烦恼呢?但是今天晚上,只有一个标准会决定艾米今晚要去哪,尊贵的客人们,举起你们的手吧!”

    听到司仪兴奋的喊叫,锺禾闻也一愣。往年这种活动艾米是不参加的,在魅雪大家都知道艾米是不卖身的。但是这拍卖规定在第二天12点前,只要不是太过份的要求,侍应是必须服从的。而陪客人上床或者不会造成伤害的SM,是不算过份要求的。为了避免麻烦,所以往年艾米是不参加的,大家也习惯了他这有点特殊的身份,毕竟人家是头牌。

    第一次站在台上的艾米还是那付无所谓的样子,只是那双黑眼不停在台下的客人中转动著。尽管脸上微笑的表情没有变,不过锺禾闻看得出那双黑眼一会儿满意一会儿郁闷,显然是在猜等下自己会被谁拍走。

    那灵动的样子,还有完全不关心自己能拍个什麽价的没心没肺样,都让锺禾闻忍不住露出今天晚上第一个笑容。

    那样子,跟某个人真的有点像。

    “25万!”台下一阵小骚动後,有人迫不及待的开始喊价。

    “26万!”

    “27万!”

    “30万!”

    台下的叫价很快就升到了30万,但是这个价码还没停留一秒锺就马上被刷新了。艾米虽然是这里的侍应,但平时想见他可不是容易的事。再加上还有这一晚的服务,多花个几万也值。

    “48万!”

    脑袋和身体就像两个球一样的胖子,一边贪婪的看著艾米包裹在制服下的身体,一边喊出了48万的高价。

    就算扣掉24万的年费,这一夜的快活也要24万。虽然艾米是很有魅力,但是这个价格已经超出太多。来这里的人毕竟都是见惯玩惯了的,来拍卖会也只是凑个热闹刷下存在感,末必有多少人愿意“千金一掷只为红颜笑”。

    “48万!这个价格真是太给力了,不愧是魅雪的头牌。但是还有人出价嘛?从现在开始整整十几个小时,错过今天你可能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100万。”

    平淡的声音报出一个价,全场瞬间的安静後,“轰”一下就点燃了。

    “100万?真的有人报价100万?我没听错吧?真的是100万?这不仅是今晚的最高价,也将是魅雪有史以来的最高价。难道艾米的魅力,已经到了用钱都无法衡量的地步?”

    司仪夸张的在台上鬼哭狼嚎般的叫著,而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往一个方向望去。

    艾米也惊讶的望向静静坐在後面的锺禾闻。他想过今天晚上自己的拍价可能会超过50万,但没想到竟然会有100万这麽离谱的价格。就算除去下一年的年费,这个价格也足够在魅雪包他三个月的。当然,如果锺禾闻真的想包他三个月,他也会用生病受伤大姨父等等原因逃走。但是现在锺禾闻用这个价钱只包他一晚,这个价格就连魅雪的老板也不会允许他用那些乱七八糟的理由去逃避。

    就算他锺大少有钱也不是这麽花的呀!100万对锺禾闻来说虽然不是什麽太大的数目,但是也不值得这样挥霍在他身上。更何况锺禾闻在圈子里的名声也跟凯子没有半点关系,绝不会花没意义的钱。

    他怎麽以前一点都没发现锺禾闻对他有这麽执著?他对锺禾闻的印像其实不错,一个有点J明但绝不吝啬的客人,有点世家子弟的傲气,却也没太突出的缺点。不过因为背景太深厚惹不起,艾米一直对他敬而远之。

    该不会自己的婉拒,被这个大少爷理解成欲擒故纵了吧?那真是天大的怨枉啊!!

    不只是艾米在猜测,这个拍卖会上的所有人都在猜测,锺大少和艾米之间,到底有著怎样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而让锺大少叫出了这麽一个离谱的价格?

    大概也只有坐在锺禾闻身边的律灰和石山,才知道锺禾闻为什麽会叫出100万吧!

    ☆、(16鲜币)三十四、情商有点低

    锺禾闻这段时间的情绪很不稳定,喜怒无常的就连跟了他十几年的律灰都胆颤心惊的。尤其是看见那两张没有送出去的支票时,锺禾闻的脸色都难看的好像是别人欠了他这麽多钱一样。

    而且锺禾闻不单是不想看见这两张支票,连这两笔钱都不想看见。大的那张就算对锺禾闻来说也不是笔可以随便花出去的小数目,但是小的那张,为了自己高兴,锺禾闻只想尽快把它花出去。

    所以今天,就便宜了还完全不明白情况,觉得自己的处境似乎有点危险了的艾米。不过从某种意义上说,陪伴喜怒无常的锺禾闻,确实也是件危险的事情。

    但是知道这些的只有律灰和石山,而在其他人的眼里,锺禾闻这个J明的家夥到底对艾米有著怎样的执念,才会喊出这样一个价码?不少人已经纷纷开始猜测,是不是艾米得罪锺禾闻了,锺禾闻才想用这个机会狠狠报复艾米。

    “100万!还有比100万更高的麽?”伺仪尽职的在台上高声到,但是台下却一片诡异的寂静。如果换平时这样冷场,伺仪一定会觉得尴尬。不过此时他也恨不能快点结束这次诡异的拍卖,飞快的敲下了手中的小木锤。“好!今晚的最高价100万,就由锺少爷拍下了艾米的初夜。呵呵,看来头牌出场果然不同凡响,新一年的头牌也没人能与争锋。而锺少爷这样一掷千金,也可见对艾米是多麽衷情。我在这预祝锺少爷和艾米,会渡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愉快你妹!

    艾米恨不得一巴掌让这男人闭嘴,但是就算他打死这家夥,已经完成的拍卖也不可能取消。这时候他真後悔自己为什麽要跟人赌气来参加拍卖,他後悔了,他真的後悔了!

    心里在狂叫,脸上却不露半点声色的艾米笑著走到了锺禾闻身边,非常专业的跪在锺禾闻脚边,抬头笑到,“今天晚上,还请锺大少多多关照。”

    那带著狡猾的微笑,好像一个人……但是当锺禾闻细看,却又觉得不对。星光狡猾的样子应该更有灵X、更单纯,就像个孩子一样。

    “锺大少?”看锺禾闻只是愣愣的看著自己,艾米奇怪的叫到。

    怎麽又想起星光了?锺禾闻无奈的收回心思,望向了脚边的艾米,笑到,“约了你那麽多次,这次终於让我抓到了吧?”

    “锺大少你也太大方了!锺大少相约,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何必花这个怨枉钱。”

    艾米一脸诚恳的傻笑,跟星光骗他时一模一样。锺禾闻好气又好笑,“你自己信麽?”

    “好吧,确实假了点。”看锺禾闻跟平时没什麽两样,艾米也放松了下来。一脸无奈的看著锺禾闻,“那麽现在,我归锺大少了。不知道今天晚上锺大少想带我去哪啊?”

    “让我等了那麽久,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我是要好好想想。”

    锺禾闻的话让艾米脸色一变,一脸可怜样,“锺大少,你不会真的跟我一般见识的对不对?”

    难得能让艾米紧张一下,锺禾闻不答反问,“你怎麽会参加今天的拍卖?”

    说到这个,原本就郁闷的艾米顿时更郁闷。不竟长叹一声,“唉,冲动是魔鬼啊!”

    “跟人赌气?”

    “你怎麽知道?”

    “要麽为了钱,要麽为口气。”以艾米的X格,如果他不愿意的话也没人能逼他去做。

    “锺大少果然聪明啊!”艾米立刻一个马屁送上。

    “我应该好好谢谢他。”

    “没机会了,我马上就会去干掉他!”要不是那混蛋,自己怎麽会惹上这种麻烦!

    “噢?”看艾米咬牙切齿的样子,锺禾闻心底一动,“看来我们的艾米是动心了。”

    被说中了心事,艾米倒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反而别有深意的看著锺禾闻,“锺少爷突然变敏感了嘛,该不会也对谁动了心?”

    锺禾闻只是不知可否的笑了笑。

    动心麽?

    自己的异样已经连律灰和石山都看出来了,锺禾闻自己怎麽可能没有发现。只是他并不确定这种感觉是什麽。

    总是不自觉的就想起星光在地牢时总总的做怪,想起他喜欢吃桂花糖藕,想起他喜欢全新的纸币。偶尔路过超市的时候会想起他在货架前一个个的研究上面的东西,路过珠宝店的时候会想起星光带在左耳上的耳钉,还会想起自己恶作剧的放了他鸽子,不自觉的就会扬起嘴角。

    他跟星光相处了不过短短一个月都不到,却好像身边到处都是星光的影子。

    动心麽?

    总是想起那晚烟花下星光独自起舞,仿佛那一刻他得到了他想要的全部。很美,但是心却有点痛。

    那个傻瓜,偏偏傻的让人心疼。

    想过自己的後半生如果有星光的陪伴,那简直是一场灾难。但是在自己的宠爱下,只要星光能一直这麽快乐,就觉得心满意足了。他再也不想看见星光跳那样的舞,露出那样的表情。

    自己是真的动心了麽?他觉得他应该是动心了,但似乎缺少一种冲动,直接把星光带到自己身边的冲动。没有这种冲动,让锺禾闻一直不确定,自己的这种动心,到底会不会持久。

    爱不爱他都能接受,但他不希望等到把星光带到自己身边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并不是爱。

    又神游?短短两分锺都不到,锺禾闻竟然又神游了?要不是刚刚才叫出的那个天价,艾米真要以为锺禾闻早就对他不感兴趣了。但是从眼下的情况来看,真不敢说锺禾闻对他还有多少兴趣。

    难道真的让自己猜中了?想起前段时间锺禾闻找人,弄得满城**飞狗跳,艾米就觉得这个猜测很靠谱。

    不过看锺大少这个样子,该不会在玩暗恋吧?

    这怎麽可以!锺大少你一定要勇往直前的追啊!你去追了我今天晚上才安全啊!

    “锺大少,你是不是有心事?”半天了锺禾闻还没神游回来,艾米只能主动试探的问到。

    回过神,拍卖会已经结束,会厅里人也走得差不多了。锺禾闻扬起嘴角,邪笑到,“看来我们也该换个地方了。”

    “呃……锺大少想去哪?”艾米明显一脸不乐意,却没理由反对。

    “楼上我常去的房间,你应该认识吧?”

    那是道具室……艾米的脸更黑了。其实魅雪并不是以SM为主,绝大部分的客人会喜欢带点刺激的X爱,但不会太深。而锺禾闻却是这里出了名的SM爱好者,这也是艾米躲著他的另一个原因。

    “好吧!希望锺大少你能玩得愉快。”冷著脸,艾米不再挣扎,起身往外走去。

    四个人一路进了楼上的房间,第一眼锺禾闻想起的却是星光也来过这,就是在这他带著星光离开,然後一起被抓。

    那些家夥!想起之後发生的事,锺禾闻就恨不得把那些人再千刀万剐一遍。

    “锺少爷,你、你冷静点……”那突然变得异常凶狠的神情让艾米几乎怀疑自己今晚能不能活著离开这个房间,那眼神说锺禾闻想杀人,他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啊!

    回过神,看见艾米,锺禾闻才缓和了表情,先进了房间。

    今天晚上的锺禾闻,实在有点可怕啊……早知道这样,他以前就陪他吃个饭算了,至少那时候的锺大少还没这麽喜怒无常。

    唉!今天晚上,自己要怎麽脱身呢?

    “值得麽?”

    正叹著气,耳边听到锺禾闻的问话,艾米有点不明白,“什麽?”

    “为了赌气,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锺禾闻认真的问到。

    原本暂时忘记的事,突然又想了起来。艾米垂著眼,淡漠的说著,“怎麽算值、怎麽算不值?反正他都不在乎了,我还在乎什麽?”

    “就因为他不在乎你,你才更应该在乎自己吧?”锺禾闻的信条一直是对自己好一点。为一个G本不在乎自己的人自暴自弃,锺禾闻只能说他太傻。

    艾米却露出个无所谓的苦笑,“如果我的不在乎,能换他一点点的在乎,我就满足了。”

    “一点点?”

    “对,一点点。”

    “我记得你在魅雪是不卖身的,这是你第一次?”

    “……”无声的沈默等於是默认。

    “就为了对方一点点的在乎?”虽然锺禾闻不觉得男人有什麽贞C可讲,但是艾米已经23岁了,还是做这种工作,还没破过处,说明他对这个看得很重。就为了赌气,他绝对会後悔的。

    “反正我就是傻……”

    ──我是不是挺傻的?

    真的很傻。

    “是不是傻瓜都会为了爱情不顾一切?”

    都?奇怪的词让艾米听出点不一样的味道,“不然怎麽叫傻瓜?”

    “那为什麽我这个傻瓜就不会?”

    “锺少爷很J明。”

    “可是我突然有点羡慕你。”可以爱的那麽火热。

    听锺禾闻这样说,艾米大著胆子说到,“其实锺少爷也很爱他吧?”

    “我不知道。”

    “今天晚上锺少爷一直在走神,还会一个人傻笑,都是因为他吧?”

    傻笑?好像就是从认识星光开始,自己竟然会一个人傻笑了。

    “如果他发生什麽事,锺少爷会去救他麽?”

    “会!”

    “即使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这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但是那一瞬间,锺禾闻脑中估算不出自己到底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任何东西对他来说都是有价值的,无论是钱或物。但是对艾米的假设,他估算不出来。他只知道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他一定会救星光。

    看著又开始神游的锺禾闻,艾米长叹口气,“是不是J明的人,情商都这麽低?”

    一边的律灰和石山闻言,一脸深表认同。

    ☆、(12鲜币)三十五、其乐无穷(完)

    “叩!叩!”

    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打开门,门外站著的是个四十上下的男人。一头已经花白的头发一丝不乱,就跟那张脸上一丝不拘的表情一样。

    “锺先生你好,我是魅雪的老板,我姓何。”

    “你好。”锺禾闻冷漠的应了声,心底却在暗暗猜测他的来意。他在魅雪也好几年了,所有事都是经理在打理,还从没见过老板。

    男人看了眼跪在一边的艾米,微微欠身,“很抱歉打扰您,不过艾米今天晚上可能无法为您提供服务。”

    “噢?”锺禾闻皱起了眉。拍卖会是魅雪自己办的,他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用100万的高价拍下了艾米,现在老板却出面说要反悔。不悦的黑眸不经意扫过一边的艾米,却发现艾米正笑的像只偷了腥的猫一般,心底顿时明白了。

    明白了怎麽回事,锺禾闻冷著脸看著对方,“何老板是觉得我出的价码不够麽?”

    何郁齐脸色依然不变,“不是,是会所内部的原因,很抱歉不能透露更详细的信息。您支付的钱我们会全额退还给您,另外,做为歉意我们会免费赠送您明年的会员。”

    “我还不缺这点钱。”毫不犹豫的,锺禾闻直接回绝。

    何郁齐心底暗暗皱眉,脸上却不动声色,“以锺先生的地位当然不会在乎这些,这只是我们对锺先生的一点歉意,真的非常抱歉。这次确实是我们的失误,希望锺先生能行个方便。以後只要有用得到何某的地方,何某一定尽心尽力。”

    话说到这个份上,何郁齐已经算是拿出了最大的诚意。但是锺禾闻依然冷冷到,“如果我不答应呢?”

    何郁齐低垂的目光一冷,抬头迎上了锺禾闻,微弯的身体也站的笔直,“那我还是只能对您说抱歉。”

    锺禾闻却反而笑了起来,“何老板莫非是觉得我好欺负?”

    “不敢!有关家做榜样,我想没人想再跟锺先生做对。只要还有一点退路,我也不想跟锺先生为敌。”

    “锺少爷……”眼看著两个人越说越僵,艾米原本偷笑的脸现在也变成了担心。

    看著艾米,锺禾闻却突然笑了起来。一个笑,也让艾米又安心下来。

    “这不是挺在乎你的麽?”那男人一付就算要跟自己拼个你死我活都无所谓的态度,傻子都看得出他有多在乎了。

    “早点承认不就好了,害我还担心了那麽下。”艾米翻著白眼,但是那嘴角的笑意却怎麽也藏不下。

    “你可欠我个人情,下次要陪我吃饭。”眼下已经没自己的事了,锺禾闻也干脆的起身离场。只是走时,何郁齐那张脸青黑一片,估计今天晚上艾米还是没好日子过啊!

    还好星光不会给他搞这种试探,相比之下他的那些小闹腾都变得可爱了。

    “去找星光。”上了车,锺禾闻心情大好的说到。

    老板终於想通了?律灰和石山都快痛哭流涕了。感谢老天爷,老板终於要恢复正常了麽?

    车像火箭一样飞了出去,锺禾闻的心却比车飞得更快。

    有些事其实就像隔了一层纸,捅破之前总觉得看不清,但是捅破之後,却是那麽一目了然。之前他一直想不通,自己为什麽突然愿意让两个侄子做继承人。现在他终於明白了──为了星光。

    如果他还是抓著权力不放,那麽家族的人会坚决反对他跟星光在一起,到最後他依然要在继承人的事上让步。之所以锺禾闻一直没想明白原因,是因为他G本没想过在星光和权力之间做选择。而是在考虑继承人的问题上,因为星光的存在下意识的自动做出了让步。在潜意识中,其实星光早已经是一个不能改变的条件,所以只有在其他方面做出让步。

    自己执著了几十年的权力都可以让步,锺禾闻不会再怀疑自己对星光的感情。

    想通了这些,决定跟星光在一起後,锺禾闻心情就出奇的好,这些天来的烦燥纠结全都一扫而空。

    那家夥看到自己的时候,会是什麽样子?

    “你是谁?”

    锺禾闻嘴角抽了抽,对著一脸好奇加无辜的星光,很想一巴掌抽上去。

    这个扬言要忘了他的家夥,竟然真的这麽快就把他给忘了,而且还忘的这麽干净。太假了吧!

    “你认识我麽?”星光睁著一对好奇的大眼,似乎对锺禾闻很感兴趣的样子。

    “你别给我装傻!”自己竟然爱上这麽个货!锺禾闻真的怀疑自己脑子是不是也坏了。

    “锺大少,星光是真的不认识你了,他前天撞到头,醒过来就谁都不认识了。”看锺禾闻气得咬牙切齿,米娜兴灾乐祸的说到。

    “锺大少?我真的认识他?娜姐,他看上去很有钱唉!你确定我真的认识他?”

    “……”那一脸找到凯子的样子好像真的不认识他了,而且他是突然出现在星光面前,事前他不可能跟米娜串通好。难道真的是失忆了?

    失忆?就算失忆也别想逃出他的魔掌!哼哼!失忆了更好!

    “你准备什麽时候还钱?”一秒锺,锺大少变身高利贷。

    “啊?”星光傻眼,转头问米娜,“我有欠他钱?”

    “我哪知道!”米娜给他个白眼转身走了。

    “喂!你不要欺负我失忆就骗钱噢!我不记得我有跟人借过钱。”

    “不记得?不记得就不用还了麽?今天你要麽还钱,要麽跟我走,你自己选一样吧!”原来自己还有演戏的天份呀!

    星光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锺禾闻身後的律灰和石山,别说一对三了,他连石山一个都打不过。费力的咽了口口水,星光试探的问到,“我欠你多少钱?”

    “1000万!”

    “……”星光瞬间张大嘴,久久反应不过来。直到一分锺後,星光才悲愤的大吼,“你不要欺负我失忆就狮子大开口,什麽1000万?我哪里可能花掉1000万?你把我全身拆了都没有1000块!敲诈!这绝对是敲诈!我要报警!”

    “看来是还不出钱了,那简单,跟我走吧!”得意的一扬头,锺禾闻就示意律灰和石山抓人。

    “啊!你们干什麽?你们这是绑架,救命啊!绑架啊!放开我,救命啊!”星光叫的那个惨烈,就跟要被送去屠宰一样。奈何围观的人无数,肯帮忙的却一个没有。星光被两个人架著,身不由已的跟著走。

    “Y险的西装眼镜男,斯文败类、衣冠禽兽、趁火打劫,没有人X!女儿长****、儿子长咪咪,出门踩狗屎、出恭不带纸……”

    律灰和石山一愣,这叫骂声怎麽越听越耳熟?就连语速和音调都跟那天在救护车上一模一样,这是失忆的人?两个人不禁怀疑的看向星光,结果就见星光顽皮的对他们眨了眨眼。两人立刻就明白了怎麽回事,同情的看向走在前面还不知道的锺禾闻。

    呃……有星光,其乐无穷啊!

    作家的话:

    星光终於完结了~~(撒花~~)

    这本是调教系统的第三本了,也是写得我最纠结的一本,所以当中停了一年。一方面是星光这种X格做奴有点无感,另一方面锺大少也是欲望不怎麽强烈的人,就连最後喜欢上星光,也纠结了很久到底有多喜欢。不过星光恶作剧的那段倒是写得很哈皮~~

    正文後面还有个番外,我是先更番外呢,还是先更方天诚的那本呢……有点纠结啊……好像时间也有点长……似乎大家比较喜欢方天诚的那本,不过星光的番外我也很喜欢,而且有点虐……到底先更哪一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