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拉开。

    楚河料定程咬金不会真的将他如何。

    毕竟他还有利用价值。

    更何况,他也展现出了后台背景,之前那一根猴毛落地,程咬金不会没看到。以程咬金的狡猾,不会猜不出其中的原由。

    但是为了出口气,派人围攻楚河一番,给他一点颜色,还是可能的。

    这一点楚河心中有数,只不过他不会就这么认了。

    程咬金要真以为可以给他个下马威,那他就要先崩了对方满嘴的牙。

    “住手!通通退下!”程咬金开口了。

    一出声就是让一众甲士住手。

    这倒是有点稍稍出乎楚河的意料之外。

    “老家伙,竟然这么能忍,看来我对他的评价,还要再升一等。”楚河心想。

    迈步走到楚河身边,即便是众目睽睽,程咬金依旧肆无忌惮的对楚河说道:“看来是我小看了你。你逼我出来,让我与你碰面···很好。看来想要将你甩的一干二净,老夫是办不到了。”

    这是程咬金第一次用这种十分郑重,甚至有些庄重的语气和楚河说话。

    似乎也说明了,楚河真的在程咬金的心中挂上了号,不再是如以往一般,视作一个可以利用的跳梁小丑。

    看着面色严肃的程咬金,楚河十分无辜道:“国公可误会小僧了!”

    这小僧二字,配合上楚河眼下这张老脸,还真有些不适用。

    “那猴头小僧对他可没控制力,谁知道他是否前世与国公有仇,如今相见,便如此冲动。这完全就是一场意外,请国公务必相信。”楚河用十分诚恳的语气说道。

    程咬金死死的盯着楚河,先是从腹腔之中发出一阵嗡鸣,紧接着笑声传到了喉管,却始终不曾吐出来。

    整整持续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这笑声才真的从口里扬声出来:“哈哈哈!好一个辩机和尚!果然擅辩机敏,就当做是这样吧!”

    “既然你引老夫出来见了你,那这事就没有了回旋余地。无论你怎么解释这是个意外,但是老夫不信,陛下···也不信。所以你必须给老夫一个交代,也要让老夫能给陛下一个交代。”

    “否则的话,老夫即便是刀口走一遭,也要先拉你垫背。”

    笑着说完这段话,程咬金接着语调阴沉下来。

    “你可以将老夫的这番话不当一回事。你有你的把握,老夫也自然有老夫的办法。此后···见分晓便可。”

    楚河内心深处不否认,他确实利用猴头,将程咬金使劲的拉下水。

    此刻看似是程咬金在威胁楚河,继续为他办事。

    但其实,这背后推动这一切的,却是楚河本人。

    程咬金一个‘易’字,将话分了两头,推的一干二净。

    楚河可以选择收手,也可以选择继续,无论如何,都和他程咬金再无半点瓜葛。

    楚河看似有选择,但其实有吗?

    没有的!

    他是玄奘法师的弟子,他必须跟着玄奘法师,找到属于自己的定海神针。

    如此一来,他势必会与天竺僧人为敌,同样也站在了那位濮王李泰的对立面。

    想要渡过危机,就必须戳穿不死药的谎言。

    这个时候,失去了程咬金这个重要助力,实则是一大损失。

    所以楚河放任猴毛分身闹了这么一场,逼程咬金出来与他面对面相见。

    以简单的一字书信传递讯息,这是在李世民的全程监视之下发生的,程咬金可以摘除干净。

    但是他只要和楚河见了面,就难保会有什么暗号、暗示流传交流。

    那么默契就被打破了,程咬金洗脱嫌疑,甩鼻涕一样甩掉楚河的计划也就流产。

    他必须,也唯有和楚河继续合作。

    拆穿不死药的骗局,稳定住太子李治的地位,否则的话整个卢国公府,整个程家,整个依附于他程咬金的部曲、将士,都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眼下一局,是楚河胜了。

    明面上是程咬金在继续威胁楚河,但其实却是楚河暗地里下软刀,威胁了程咬金,逼的程咬金站队,上了他的贼船。

    前两局输了,这一局挽回局势,楚河心中美滋滋,脸上却不动声色。

    得了便宜便罢了,若是还摆出兴高采烈的姿态,那就太欺负人了。

    还真不能逼迫这程咬金太过。

    脚步轻盈的离了卢国公府邸,手中多了一面卢国公府的令牌。

    如有需要,楚河可以随时调动一部分卢国公府的力量。

    既然已经站在了一条船上,不管愿意或者不愿意,程咬金都必须全力配合。这点情况他还是分得清的,不至于在此耍小性子。

    楚河没有回大慈恩寺去‘观战’。

    而是直接先回了弘福寺。

    未过多久,玄奘法师便也回了弘福寺,身后还跟着一个亦步亦趋的大胖子。

    “法师怎地将这厮给带回来了?”楚河看着跟着玄奘法师走回来,不过数里路,却已经走的浑身是汗,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般的苏大善人问道。

    玄奘法师道:“他既有向善之心,贫僧又岂能置之不理?”

    楚河道:“就怕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苏克鲁身上的事情也很麻烦。

    身为皇帝暗藏在长安民间的尿壶,却偷偷的侍奉了第二个主子,让第二个水龙头在这壶里撒尿,这简直就是犯了天大的忌讳。

    明朝锦衣卫都指挥使,说起来好吓人的名头,却几乎没有善始善终者,不是砍头就是流放。

    这其中的缘由,想来已然不必多说。

    那还是明面上有官职,算是正式工。

    像苏克鲁这样暗地里专门背黑锅的临时工,那之后的下场,只会更凄惨。

    由于天竺僧人一事,以及昔年与李世民的一些旧怨,玄奘法师与李世民的关系,已经很复杂,甚至还牵扯进了某个巨大的漩涡之中。

    如今再接纳苏克鲁,那就更难脱身了,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该来的既然躲不了,那何妨大方而行,顺应心意?”玄奘法师对楚河说道。

    接下来却又道了一句:“此人天生富贵之相,酒色财气缠身,贪婪凶狠却不死慈悲普度之心。却是我那二弟子的最佳人选!”

    听了这句,楚河才明白玄奘法师只怕带回这苏克鲁,正是为了这个原因。

    楚河代替玄奘法师讲故事,斩出孙悟空,已经让整个西游世界的节奏全乱了。

    这个时候,玄奘法师也只能在那个世界里做他自己,孙悟空还是孙悟空。

    而楚河则要继续讲故事。

    想要继续下去,引出贪魔猪八戒,那就必须找到合适的人选,将对方也带入到西游世界之中,借对方的贪婪和慈悲,继续玄奘法师的西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