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天竺僧人高坐于法台之上。

    而在法台之下,一座用红色绸缎盖住的长桌上,正摆放着三件从天竺带来的所谓佛宝。

    此时却还未显露真容。

    来看热闹的众多普通人,其实更多的就是为了这三宝而来。

    至于讲经说法,他们基本上都是听不懂的。

    这年月,文化普及度不高,生涩的佛经、典故那就更难懂了。

    就在许多等着玄奘法师出现力挽狂澜的僧人,纷纷面露绝望之色时。

    一匹老瘦的白马,却驮着玄奘法师,从远处而来。

    毛脸雷公嘴的猴头,身穿黄色的僧衣,肩膀上扛着如意金箍棒,牵着马缰在前走着。

    “有妖怪啊···!”一瞬间的凝固之后,刺耳的尖叫声从人群里传出来。

    然后众多胆小的围观群众,迅速的退散。

    还留下来看热闹的,不是胆大的浑人,就是有见识的能人。

    看着为玄奘法师牵马的猴头,原本在法台之上端坐三天三夜,早已经心如止水的三位天竺僧人,几乎同时面色微变。

    即使是早就通过某些渠道,知道了这个消息。但是亲眼得见之时,依旧会觉得踹踹不安。

    大唐长安,还无人知晓这猴头的恐怖。

    但是在天竺,在西方诸国,这猴头的威名和凶名那可是震慑诸佛。

    甚至传说中的天竺猴神哈奴曼,特意找这猴头切磋挑衅,都被这猴头给直接打碎吞掉,取代了对方在西方神祇中的地位。

    如果楚河洞悉这一点,只怕就要怀疑,真假美猴王一篇,是否指的就是猴王与那猴神哈奴曼之战了。

    玄奘一贯可不是什么老实和尚。

    别人既然已经欺辱上门,那他自然也会用出手段。

    让猴王牵马,就是在示威。

    三位天竺僧人的三日清修,在看到猴王的那一刻起,就烟消云散,都做了无用功。

    看着骑跨在老瘦的白马背上,身形瘦小,偏偏挺拔硬朗,风姿非凡,仿佛一座高山般的玄奘法师,三个天竺僧人互相看了一眼,由其中一僧人挥手,撤掉了那桌上的红绸布。

    红绸布下,摆放着三件佛宝。

    一件袈裟,一个紫金钵,一个锡杖。

    看到这三件物品时,玄奘法师的表情也变了。

    这哪里是什么天竺佛宝,分明就是中土佛门的本土之物。

    那些原本观望什么天竺佛宝的道人、僧人也都愣了。

    眼尖的也辨认出了它们的来历。

    “这不是净土宗世传的三件佛宝吗?锦斓袈裟、紫金钵盂还有九锡禅杖···!”一个老和尚低声说道。他也是有些见识的,曾经见过此三物的图像。

    只是多年以来,再也不见净土寺将此三宝拿出来,皆以为失传。

    玄奘法师归唐入长安时,曾经穿了一身锦斓袈裟,当时很多僧人都以为三宝之一的锦斓袈裟一直是在玄奘法师身上,这才没有现世。

    如今看来,玄奘法师所有和此处所摆放的锦斓袈裟,必有一件是假的。

    玄奘法师还未说话,其中一座法台上,一个生的皮肤黝黑,大眼高鼻

    ,眉心有红色火炎彩绘,身披半身金色彩纱的天竺僧人,用古怪的汉语说道:“玄奘法师!当年你初入西方,为求见戒贤大师,曾经奉上此三件宝物为礼品,贿赂当时的看门沙弥。如今时过境迁,吾等特意不远万里,将这三件宝物,送回到你东土大唐。以全我佛慈悲之心,不知法师可愿收下?”

    此言一出,便是一片哗然。

    玄奘法师花了二十年的时间,去西方学法,带回来了大量的西方经典。

    对于整个佛门而言,宛如圣人一般的存在,几乎可以媲美当初来中土传佛法的达摩祖师。

    何况达摩祖师还是个天竺人,并非华夏苗裔。哪里比得上玄奘法师,根红苗正?

    但是此时,这天竺僧人所指,乃是说玄奘法师德行有亏。

    为了求取真经,用了一些卑劣手段。

    甚至将净土寺代代相传的三件佛宝都送了出去。

    更何况,玄奘法师回长安时,还身穿了锦斓袈裟。

    如果此时放在桌上的这一件是真的,那当初玄奘法师所穿的便是假的。

    这样一来更有欺世盗名的嫌疑。

    玄奘法师才到场,按道理正式的辩论还未开始,这些天竺僧人便已经发难,并且直奔主题,好像一开始就丢出了王炸,甩出了底牌一般。

    看着桌上的三件佛宝,玄奘法师的神情渐渐的淡然下来,看向它们的眼神,再也没有任何的格外不同。

    与看一块石头,一朵花,一片树叶,没有丝毫的区别。

    “你们认为用这三件死物,换取真经是不值得。但是在贫僧看来,所谓佛宝是假,唯有聚集着我佛智慧的真经,才是无价。既为出家人,当诸像皆空,同样是穿衣,一件锦斓袈裟与一件破布袈裟,又有什么区别?同样是吃饭,紫金钵盂与破瓷碗又有什么不同?同样是行路,九锡禅杖和枯木树枝,又有什么不一样?”

    “法在净土在,心安乐处便为身安乐处。净土在心,在法,而不在器物。”玄奘法师安静的说道。

    他的应对可谓精彩。

    众多原本颇有信念崩溃之感的中土和尚,纷纷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而远处的一众道人,则是用‘你真能忽悠’的眼神看着玄奘法师,心中暗道学到了,记笔记。

    天竺僧人以为用玄奘法师曾经的黑历史来攻击他,就能让他惊慌失措,就能将玄奘法师打下神坛。

    没想到玄奘法师反而讽刺他们,只是执着于外物,却空守着宝山不自知,被人用外物、死物换走了真正的宝山,却还在沾沾自喜。

    “不愧为曾与五千大德论法,却不落下风的玄奘法师,吾等受教了!”坐在中间,皮肤稍微白皙一些,额头点着一点金光,身披金红两色纱衣的天竺僧人双手合十说道。

    这看似是在奉承玄奘法师,其实却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适当的吹捧对手,提高对手,其实对自己并无坏处。

    如果赢了,那正好说明,能打败如此厉害的对手,当真是厉害的没边,实至名归。即便是败了,那也是虽败犹荣,情有可原。

    反而是那些拼命贬低、践踏对手的家伙,才是真蠢。

    胜之不武,败之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