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已经凝聚龙气,正要出手的龙王,确实一愣。

    他想过楚河会狡辩,会着急出手,会呼唤帮手。

    唯独没有想过,楚河竟然会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他从未想过、见过,竟然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一手导演了整个天魔都的混乱,一手将他龙王推上了风口浪尖,一手导致了人魔、妖魔、人族三方的势力、实力即将到来的更替变化。

    如今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什么?

    为他好?

    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龙王季城?

    “他莫不是当我是傻子么?我魔江龙王纵横千年,难不成在他眼里,就是这般愚蠢痴傻之辈?”

    原本停顿的攻势,下一刻凝聚的更加凶猛霸道。

    龙王已经等不及想要将楚河扒皮抽筋拆骨,将他的灵魂挂在绝命崖上,日日受煞风吹拂,让他知道戏弄他龙王所应该承担的一切后果。

    “我与令爱缘定今生,龙王可以杀我,但是杀了我之后,令爱永无出世之时。并且龙王也会失去问鼎天下,甚至···直入九天之上,高高在上,成为媲美魔天存在的唯一机会。”短短时间之内,楚河已经将情急之下找到的借口编制的比较完美,就等着龙王先压下心头的火,听他细说。

    果然听到楚河提到女儿白熙,龙王原本盛怒的火焰,便稍稍的平和了一些,虽然暴涨的气势还未消退,那变化成龙爪的手掌也依旧没有收回,鼻孔里喷出的尽是磅礴的妖魔之气。但是他确实没有动手,先僵持在了那里。

    “缘定今生?楚河小儿!你是在羞辱本王吗?羞辱了本王还不够,还要再来玷污本王的女儿?”龙王想到这里,怒火熊熊,觉得单单把楚河挂在绝命崖上,还不足以消除心头的愤怒,应该想点更加歹毒的惩治手段才是。

    楚河语速迅疾道:“龙王难道就没有深思过,为何我能与令爱沟通?而不是您,或者旁的人?”

    ···!

    这就很尴尬了!

    最近事多,一波接着一波,这一点龙王还真没想过。

    毕竟这年月,什么样的妖魔鬼怪没有,有一两个天赋独特出奇的,应该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和理解吧!

    “或许是前世因果,我与令爱之间,有一道夙世因缘羁绊。唯有如此,我们彼此才能心灵相通。我也才能助长她的灵性增长,不仅如此我还能帮助她快速成长,短短数天之类,就完成数百年的变化。”楚河此时也要拿出压箱底的手段了。

    现在龙女白熙,成为了他与龙王之间唯一保持和平的纽带,所以唯有以时光尺,将龙女催熟才行。

    原本楚河早就想到了这个法子,却一直在犹豫要不要用。

    毕竟操控时光的力量太过扎眼了,与他的初衷不符。

    而现在···说那么多没用,反正都暴露了。

    龙王已经逐渐冷静下来。

    无论楚河说的是否是真的,楚河确实是他女儿能够出世的唯一希望。

    事已至此,现在急着杀死楚河,对他而言也不会有什么必然的好处。

    等到女儿出世之后,再做裁决也不迟。

    龙王自信,他敲破了楚河的伪装之后,便不会容他有机会逃走

    。

    “即便本王相信你的花言巧语,那此事又与本王有什么关系?”

    楚河正等着龙王这句话。

    于是从怀里哗啦啦的掏出一大堆树叶。

    “这里是一共八百部最上等的妖魔修行法门,只要龙王安排下去,不仅能迅速的强大手下妖魔的力量,并且还能收拢一大批妖魔的心。甚至龙王在我的辅佐下,逐渐收服其他七位妖魔王,也不是不可能。”

    “人魔、人族毕竟都不可靠。龙王难道就从来没有想过,取而代之···将人魔王朝变成妖魔王朝吗?”楚河语出惊龙的问道。

    人魔王朝起初得以建立,第一代魔帝拓跋三千绝强的实力是其一。

    其二便是庞大且强势的人魔大军。

    和妖魔的混乱、无序不同。

    当时的人魔虽然普遍实力不如妖魔,但是能够做到有序听从指挥,令行禁止。集合起来却强过妖魔太多。

    时至今日却又不同。

    即使是妖魔再混乱、再无序。

    生活在人魔王朝的妖魔,经过多年的潜移默化,也有了改变。

    “以妖魔治理人魔,再以人魔统治人族。整个格局就如同宝塔,最顶端、最闪耀的明珠,唯有一颗,独属于妖魔。独属于您···龙王,不···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我该叫您龙皇陛下。”楚河的语态中带着蛊惑的味道,听起来是这般的动人。

    龙王即使是心智坚定,也不免有那么一些向往。

    没有任何生灵,愿意永远的屈居人下。

    事实上那位隐匿不出的煞魔王,或许就是动了这个念头。

    所以早在很多年前,就仿佛已经与人魔王朝的皇室分道扬镳。

    只是因为其实力惊人,人魔王朝现在找不出任何一者能压他一头,这才放任自流。

    龙王从楚河的蛊惑中冷静、清醒过来,冷笑着询问道:“即便是如此,那又与你有什么关系呢?你是人魔!不是妖魔!”

    似乎是与之前同样的一个问题,但是内涵却又完全不同。

    楚河心中一惊彻底的定了下来,龙王既然都问到了这里,就说明已经被触动。

    当然此刻龙王自己是不会承认的。

    很多人喜欢将某种肯定的时间,确定于完全答复的那一刻。这么说也没错,不过稍微保守了一点。

    大胆来说,其实肯定的时间,真正成型于疑问和怀疑出现的那一刻。

    因为人们对完全否定的东西和概念,是不会去再浪费时间质疑和询问的。

    所以其实,无论是感情上还是生活上,当面对对方的质疑和揣测时,先别着急着失望,而是去寻找一下,自己还有那些方面是对方所不接受和不满的,然后再进行适当的改变。最后再予以坚定的态度,给对方信心,不让对方有更多的揣摩时间,一击必中。

    “我当然不是妖魔,但是我和令爱缘定今生。而敢问龙王这一生···可有子嗣?”楚河再一次的扎心了。

    而龙王听了之后,先是怒火蓬勃,双眼圆瞪的盯着楚河,目光锋利想要将楚河刺死一般,紧接着却终于明白了楚河这话的用意。

    “你···好大的胆子!好大的野心!”

    (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