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河撒出去的功法,撬动的不仅仅是希望,还有野心。

    那些受压迫,受奴役的人,因为获得了力量,于是有了一些反抗的想法。

    只是希望的孕育,还需要时间,需要指引,需要挣扎。

    相比起希望,野心滋生的更快,来的更加的猛烈和着急。

    当代魔君,确实是上代魔君的独子。

    但是上代魔君可还有兄弟。

    只是他这些兄弟,都被抽干了血脉,融入了当年还在魔后腹中的永夜魔君胚胎之中。

    所以即使上代魔君与北方妖魔天狼皇一战,双双陨落之后,这些上代魔君的兄弟,也不敢有丝毫的动乱,只能臣服于魔后,以及还未出世以及出世之后,也不过是个小奶娃的永夜魔君。

    当初谷御峰能够当街刺杀魔后,事后虽然狼狈,却也逃离天魔都,其中便有这些上代魔君的兄弟们的影子。

    谷御峰起初想不通,但是融合了谷道人之后,这一切便都自然通了。

    修行了楚河特别给他们挑选的魔功,再利用身为皇族,应有的庞大资源。

    他们迅速找回了失去的力量,然后乘着天魔都大乱之际,要杀入魔宫之中,杀死永夜魔君和魔后,重新决定皇位的归属。

    整个天魔都,一时间乱作一团。

    八大妖魔王,十三位镇守天魔都的人魔大将,众多的人魔重臣,纷纷出现,各有立场。

    龙王自然也不能无动于衷。

    早在那些先代魔君的兄弟攻击魔宫之时,龙王便已经化身魔龙,飞入魔宫支援。

    而就在此时,那些早就潜伏在龙王府中的探子们,也开始行动起来。

    乘着主人不在,龙王府中的大部分力量也被调走,纷纷挖地三尺,也要找出龙王府内暗藏的秘密。

    于是他们很容易的,就在龙王的书房、卧室、静室等处,发现了许多外面流传的功法原本。

    为什么确认是原本?

    因为外面流传的不少功法,都有错漏之处和不完整之处。

    而龙王府内找到的,却都是全本。

    很简单,甚至是粗糙的栽赃手法。

    但是这样就足够了!

    不需要做的那么的十足把握。

    保留一点疑问,才更能激发矛盾。

    若是众口一致的能确定,龙王便是‘罪魁祸首’,那反而没意思了。

    楚河他们的目的只是甩锅而已,又不是非得弄死龙王!

    当然也有可能,谷道人并不是这么想的。

    所以谷道人夹带了点私货,伪造了几份龙王和魔后来往的暧昧书信。

    虽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但是···假的书信从龙王的书房里找出来,那也足够致命了。

    谷道人的行为让楚河大感人心不古。

    想当初的谷道人,虽然称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也是正道中人,行事不说光明磊落,却也不至于下作到如此地步。

    也不知是不是受到的刺激太多了,竟然产生了这样的变化,实在是令人唏嘘。

    整个天魔都乱成一团,就像是坐在火药桶上一般。

    乱哄哄的大战,直到第二天深夜,才稍稍停息下来。

    黄奴被再度压回了天魔大狱的深处,这一次的封锁更加的严密,至于该如

    何审判,却要等魔宫内的动乱平息下来之后再说。

    寻常的妖魔、人魔爆发,虽然造成了一定的麻烦,却很快被清除。

    唯有魔宫中的那场夺位之争,才真的牵动着整个天魔都,整个人魔王朝的命运。

    拓跋泽、拓跋磊、拓跋烽、拓跋锢,四王同时带领布下杀入魔宫,魔宫之内已经是尸横遍地。

    妖魔、人魔还有人族奴隶的尸体,早已堆积如山。

    鲜血染红了原本深黑色的魔宫。

    永夜魔君就坐在王座之上,他的母亲,那位略带传奇色彩,传说中与月魔有瓜葛的魔后,也坐在一侧。

    而王座下方,魔宫内的侍卫和大将已经死伤殆尽。

    拓跋泽四人各自手中的兵刃滴血,踏着血浆而来,脸上都挂着冷冽嗜血的神情。

    原本温顺如猪的摸样,早已被抛弃到了九霄云外。

    龙王、鹰王、马王三位妖魔王,连同好几个负伤的人魔大将,正环绕在永夜魔君的身边。

    从各自的状态就可以看出,三位妖魔王虽然勤王而来,却并未出全力,有所保留。

    或许已经进入了观望状态,随时可能倒戈。

    而那些人魔大将,却相对更忠诚一些,他们毕竟是效忠于永夜魔君的嫡系,如果永夜魔君被杀,失去了魔君的位置。那么他们的下场,也一定不会有多妙。

    即使已经到了如此逆境,永夜魔君的脸上依旧未见丝毫慌乱之色。

    沉着而又冰冷的声音,在魔宫大殿之上响起。

    “四位王叔!永夜自登基以来,自问待你们不薄,今日你们犯上作乱,可对得起我?”

    拓跋泽闻言哈哈大笑:“拓跋夜!事已至此,你还要这般惺惺作态?你以不到百岁之龄,便拥有了几乎登临天魔之位的实力。还不是我们这几个做叔叔的成全?”

    “何况你这些年虽然没有刻意为难我们,却时刻监视我等,视我等如那低等的人畜,如果这也算是不错。那等我们兄弟,也抽了你的血脉,废了你的丹田和灵台,也让你享受一番,此等滋味如何?”

    永夜魔君听了之后,脸上的表情依旧冰冷,眼神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既然四位王叔心意已决,那本帝也只能成全。”

    话音一落,永夜魔君竟然从王座上站了起来,双手闪烁光芒,有无穷锋锐之气,徘徊在大殿之上,殿中之人无不变色。

    此刻,永夜魔君的左手出现了一把四尺大刀,右手则是出现了一把三尺长剑。

    刀身漆黑,唯有七道凌乱的血色刻痕妆点,此刀便是是天魔七杀刀,为第一代魔帝拓跋三千的配刀,其中藏着的天魔七杀式,据说是魔天所传,威力无穷,拥有屠天灭地之能。

    剑身雪白,却像是无数条雪白的线条编织而成,此剑便是万化归流剑,曾经的人族英雄段白楼的佩剑。

    乃是聚集天下诸剑之锋,凝聚而成的一把绝世神兵。

    单以兵器锋芒而论,还在天魔七杀刀之上,若非拓跋三千魔体强横,又有天魔七杀式配合,只怕当初与段白楼一战,胜负颠倒,犹未可知。

    左手刀,右手剑,刀剑双杀,澎湃杀气如海潮般汹涌。

    下一刻刀锋一起,剑芒无数,在澎湃妖魔之气的纵容下,充斥着整个魔宫大殿,朝着拓跋泽四人,连同他们的属下一起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