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府说起来感觉不大,但其实却绝对不小,单单是服侍的下人奴仆,便有数千之众。

    其余者如侍卫、门客、龙王的那些小老婆,以及小老婆们乱七八糟来投靠的亲戚···。

    全都加起来的话,生灵近万。

    这种情况下,想要在不引起大波澜的情况下,排查整个龙王府,那必须要耗费一定的时间。

    以龙王的脸面,亲自入魔宫向魔君解释,确实可以争取到一定的时间。

    此时敌暗我明,并且讯息掌握不多的情况下,龙王的选择确实没有问题。

    只是他还是有些忽视了修行功法,对天魔都的影响,甚至是对整个人魔国度的统治,带来的破坏力。

    魔君确实下令,全城收缴修行功法。

    但是有些东西,就是越禁,才越令人求知若渴。

    何况还有楚河留在外面的一些引子,正在不断的发酵。

    城西处决场地面石板上的血渍,接连数天不干,修行功法却越流传越广。

    此时天魔大狱深处,一个被锁链死死拴住双脚的老人,浑身的衣衫褴褛,胡子和头发纠缠一处,十分的邋遢。

    唯有一双眼睛,总是那么的炯炯有神。

    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人族,讲道理是没有资格关进这座天魔大狱的。

    因为一般人族犯了错,即便是小错,也都是直接砍了了事,断然不会还专门放在大牢中,浪费人力物力,更何况还是这座天魔大狱。

    天魔都中,最坚固也最恐怖的监狱。

    但是这个老人,他是一个传奇。

    他是第五代出生在天魔都的人族,他的祖祖辈辈都是一个人魔家族的奴隶,到了他这一代,按照常理已经算是被彻底的驯服,应该完全没有了反叛之心和野性。

    所以他拥有了学习一些知识,帮助主人家处理更需要智慧一点的家务的‘权利’。

    但是或许是某种契机,他开始有了一些别的想法。

    他渐渐的通过手中微弱的‘权利’,主动的去帮助一些最底层的人族,并且将他们组织起来,争取一些微弱的权益。

    比如更加充足和良好一点的食物,比如一定的休息时间,还比如适当的劳动报酬。

    这些都是一些最微不足道的要求,却是在挑战统治者们的权威。

    而最为神奇的是,通过多方借势,引导人魔、妖魔相互之间的某些矛盾,他确实是做到了一些在很多人看来,绝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于是,他在天魔都人族内的声望,也达到了一个极为可观的程度。

    不过没有实力为支点,再高明的权衡手段,也总有用尽的一天。

    为了避免天魔都内的人族暴动,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影响到那些人魔、妖魔贵族们高高在上的安逸生活。这个为人族权益奋斗半生的老人,便被投入了天魔大狱之中,牢牢的看守着,他不会再有自由,却也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去。

    此时老人手里正握着半块饭团,饭团被从中间碾开,吃出了一片小布片。

    老人并不慌着去看布片,而是先细细的将手里的饭团吃完。

    待到最后一粒沾着尘土的米粒被咽下去,老人才缓缓展开手里的布片。

    将布片上细小的字眼,逐字逐句的通读着。

    然后收起布片,按照布片上的功法口诀修行。

    三日之后,原本漆黑无光,暗无一丝光亮的天魔大狱,突然闪烁起乳白明亮,摇曳耀眼的光芒。

    漆黑中,犹如一盏明灯。

    如此大的动静,自然引得整个天魔大狱动乱。

    负责看守的人魔将领,带着众多人魔狱卒飞快赶到,看到的却是一个全身笼罩在白光里的老人。

    面对他时,无论实力如何,不自觉的都会产生一种窘迫感,有些自惭形秽。

    “黄奴!你做什么?想要逃狱吗?”人魔大将忍住心头的一丝丝莫名而来的胆怯,壮着声势,大声呵斥道。

    老人却在白光中笑着,化作一道道流光,轻易的穿透了监牢的阻隔。

    嗖嗖嗖!

    各种攻击落到了老人身上,却纷纷被白光消融。

    一阵白光扩散出去,整个天魔大狱都像是被点燃了一般。

    人魔、妖魔,纷纷痛哭流涕,但凡有一丝未曾泯灭天性良知者,皆难以逃脱。

    那夺目却又柔和的白光,点燃了天魔大狱,却照亮了整个天魔都。

    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到这令人觉得感动的光芒。

    “好可怕的圣辉诀,挖掘心灵的力量,闪烁灵魂的光辉。”谷道人和楚河坐在一起,观望着远方叹息说道。

    楚河点点头道:“确实是很了不起,不过功法只是杠杆,撬动的终归是自身的力量。圣辉诀是青天古树结合儒门和佛家的功法而成,或许连青天古树自己也动用不了几分。因为它放射出来的是心灵的光芒,只有真正纯净无私,燃烧自己点亮他人的灵魂,才能发挥这门功法最大的力量。”

    “而一旦信念倒塌,或者被污染,就会立刻反噬。”

    强大而又快速获得的力量,总会有其根源和弊病。

    两人正讨论着。

    一声虎啸,一头巨大的青色黑纹猛虎,已经扑向那蔓延的白光,似乎要将白光撕裂。

    只是这白光却异常的坚韧,犹如不屈不挠的信念。

    猛虎和白光不停的撞击,溅射出的光斑,照亮着天魔都,吸引着无数人、人魔、妖魔的注意。

    “能够和青虎王战的不相上下,确实不枉我费一番功夫,特地将圣辉诀送进天魔大狱给他。”

    “不过这还不够,龙王若是不出手,我们后续的计划不好施展。而且黄奴虽强,但是破绽太多。只需调集一群人族,作为胁迫他的人质,他就会立刻老老实实的束手就擒。这是他的光辉,也是他的软肋。现在那些人魔还没想清楚,但是早晚会想明白。”楚河收回眼神说道。

    谷道人点点头道:“所以!我已经暗中联系了一些人,虽然积累还不够,不过制造混乱,却也足够了。何况···参与这场混乱的,可不仅仅只有人族。”

    谷道人的话音一落。

    就在城南方向,一个长着猫头的巨人站了起来,然后掀翻了一个古老的人魔家族的训奴所。

    城北方向,有一群妖魔开始放肆的作乱,发挥他们混乱的本性。

    而靠近魔宫之处,一个身上披着紫纹,明显是人魔皇室的人魔,浑身的气势涛涛,燃烧着熊熊魔火,竟然带着一队人马,朝着魔宫杀去。

    似乎是要乘机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