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归王庭,原本动荡不安,暗流四涌的长安,也以迅速的平稳下来,仿佛之前的躁动和喧嚣,都不过是一场幻觉。

    李炎会不会秋后算账,这是暂时无法确定的。

    就而今而论,更应该做的是论功行赏,先以封赏稳定人心,将起伏的波澜,暂时平静下来。

    朝廷之中,有功者封,无过者也封。

    大有雨露均沾之势。

    即便是战死大林的仇士良,也追封了一个扬州大都督的名号。

    而道门之中,除了早就答应楚河的国师之位,更有数十道人获封真君之位,受朝廷俸禄。

    国库拨银两,新修道观,凿山而建道门三清的巨大雕像。

    顿时山河万里尽是一片道门大兴的景象。

    获得国师封号,有一国之力供养,楚河的境界提升的也是飞快,同时也不断与道门中人沟通,想要借助他们的渠道,从天庭换得一尊地祇神位,土地、山神、城隍都无所谓。

    对于楚河的要求,道门中人也并不意外。

    之前长安城外一战,楚河已经漏了底。

    表面虽然都答应的痛快,心底却在暗笑楚河的舍本逐末。

    虽然巫的力量来的看似轻松,相比起佛道之流日积月累的苦修,积累的更加容易和轻便,但是限制太多。

    何况现如今的三界局势,人皇之位简直有毒,天庭把握权柄,重要的神职不会轻授,那种在远古、上古时代纵横无匹,横推一切的古之大巫,是再也不可能重现了,等于就是一条死路。

    故而也并未阻止,反而在收了楚河的好处之后,极力促成此事。

    只是这些人又岂会知道,楚河压根并非此界中人,根本不在意什么潜力、未来,要的就是现在迅速形成极其有利的战力,好在接下来最为关键的斗争中,不至于因为自己的孱弱而过于被动,到了任何智谋都无法弥补的地步。

    虽然将帝王玩弄于鼓掌,在佛道之间走钢丝,好像很过瘾。

    但楚河始终没有忘了,这一次进入副本的真正目的以及真正任务。

    接触过七十二变,并且亲身体会过其中的一变之后,楚河对于九转玄功更加期待。

    任务已经进行到了如此地步,搞出了这么多的风波,楚河也断然没有再放弃的道理。

    朝堂之上的事情,暂时尘埃落定。

    佛门之中,戒鲁的奖励,却存在一点点的争议。

    固然他的任务完成的很好,只是李炎总归还是被救走了,虽然不是戒鲁的错,但是却给了有些人,不支付报酬的借口。

    伏迦圣僧当然不会赖账,因为一旦戒鲁进入灵山,入迦叶尊者座下修行,那就相当于他的师弟。

    算是一脉相承。

    既然是大庭广众之下许下的承诺,也自然不会反悔,免得坏了名声。

    有心想要毁诺的是法门寺的和尚。

    他们借口公审李炎失败,并让李炎逃回长安为由,不想交出佛指,让戒鲁参悟三年。

    此时的白马寺已经僧去楼空。

    但是就在白马寺的佛塔上空,三色的宝珠之中,却虚浮着一片佛国净土。

    这才是白马寺真正的根基。

    净土广大,足足有数千亩大小,金光璀璨,许多僧人来往于净土之中,各有工作,十分忙碌。

    站在山顶的佛堂前,俯视着下方的金色灵田,戒鲁感叹道:“有此净土,白马寺千年无恙,何苦又在凡间,与民争利?”

    伏迦圣僧道:“与民争利自是不该,白马寺树大根深,有些枯叶也是在所难免。只是净土灵田,尽源于信仰香灰,以白马寺的积累,支撑五十年或许无碍,但是时间久了,说不准就会灵田枯萎,净土萎缩···。”

    说到此处,却又摇了摇头,停顿住了话题。

    戒鲁心知肚明。

    虽然长安阵前,暂时定议,佛门封山五十年。

    但其实,也不过是暂且偃旗息鼓,再寻其它机会罢了。

    未必真的会守这个规定。

    说不准,现如今就已经又有了新的谋划,只是还未到稍稍公开的时候。

    这一次佛门的被动,显然也引起了这些佛门大德们的注意,他们开始下意识的保守消息。

    伏迦圣僧的欲言又止,相反是给楚河提了个醒。

    借助佛道冲突,他已经捞够了好处,之后就是继续苟着了,即便是再知道佛门有什么了不得的动向,也绝不会再与楚河里应外合,极限操作搞出是非来。

    否则迟早穿帮。

    “法门寺处,贫僧已经与他们再三交流过了,他们愿意交出佛指,让你观摩三月。并不能带入灵山,必须是在法门寺的佛塔中观摩···。”伏迦圣僧转而将话题扯了回来。

    听闻这个答复,戒鲁并不意外。

    原本法门寺拿出佛指,提出三年之期,便不是针对于那能杀死李炎者而来,而是配合伏迦圣僧的奖励,以此来结交迦叶尊者,或许其中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交易。

    而现在李炎还活着,这一切自然也就失去了基础。

    故而三年也就变成了三个月,且不能离开法门寺的范围。

    “多谢师兄从中说情,贫僧感激不尽。”戒鲁双手合十,躬身说道。

    伏迦圣僧微微一笑,表情淡然,只是整个人的气势,却放松了许多。

    他帮戒鲁,那当然是因为,戒鲁即将成为他的师弟,否则的话,他没有任何的立场这么做。

    “你先到法门寺的净土之中,参悟三月佛指,去之前我会给你向尊者求三滴佛泪,参悟之中,如有不解,便将一滴佛泪放在眉心,自有感悟。等到三月之后,贫僧再送你入灵山迦叶寺,于迦叶寺中修行。”伏迦圣僧说道。

    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伏迦圣僧面色起伏阴晴了一瞬,然后对戒鲁道:“你参悟佛指之时,若能领悟一丝轮回枯寂的真意,那应该是不错的,说不定会在将来,有一番大机缘。临去之前,便先诵读地藏诸经,稍解其意吧!”

    戒鲁闻言表面称好,脸上露出一丝好奇不解之意,心头却颇动。

    “这或许与沉香劈山有关?”戒鲁心有怀疑,却无法主动联系楚河,只能暂时将一些念头压在心底。

    而此时,沉香却已经拿着李炎的圣旨,率领着数千人的将士,大张旗鼓的朝着华山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