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

    “我被接住了吗?那些家伙反应这么快?”李炎有些发愣。

    因为他现在的状态,并不是下坠,而像是被一股力道拉着,正在水平挪移。

    只是很快他又看到那几个刺客还有他的两个护卫,都一同从他撞破的窗户里跳了出来。

    再细看四周,哪里是庄园秀楼的外景摸样,而是一条迅速穿梭的通道。

    啪!啪!啪!

    数道人影同时从一个漆黑的洞口中跌落出来。

    两个护卫还未站稳,便有佛门大阵凝结佛影虚光,将她们同时镇压,根本无法动弹。

    李炎四下扫视一圈,所见的便是上百个大大小小的光头,脸上都挂着兴奋至极的表情。

    “戒鲁大师!戒鲁大师!没想到真的成了,我们抓住了李炎,将他掳出了长安。”和尚群中,好些个和尚正冲着围拢在中央的一个小和尚兴奋的说道。

    小和尚一身青色僧袍,脸上挂着镇定自若的笑容。

    “捆了!带回大林寺,交由佛门的诸位长老处置。”戒鲁一挥手,意气风发。

    所有人的眼睛都亮晶晶的,对即将到来的赏赐,充满了期待。

    在戒鲁大师的带领下,他们超出预期的完成了任务。

    竟然将大唐江山的主宰,灭佛之战的幕后‘黑手’,唐武宗李炎直接给俘虏了。

    众多和尚一拥而上,将李炎和他的两个护卫结结实实的捆起来。

    而长安城中,躲在庄园暗处的楚河,悄悄的收起了昊天宝镜,同时小心的抹掉了任何他曾经来过,出手过的痕迹。

    在刺杀唐武宗的计划,执行到一半的时候,楚河便已经想到,就这么杀死李炎,只为了让戒鲁深入佛门核心,那实在是太浪费了。

    既然如此,不如改杀为掳。

    等到佛门将该颁发给戒鲁的奖励都发放了,再以戒鲁为内应,反向操作一波,试试看能不能再以仙半凡的身份,将唐武宗李炎给救回来。

    如此一来,戒鲁通过唐武宗李炎,在佛门捞到了大好处,而楚河本身,则是通过唐武宗李炎,在道门捞到了好处。

    一张牌打两次,才真真叫做不浪费。

    故而在唐武宗被昊天宝镜传送出去的时候,楚河已经偷偷在他身上打上了标记,降低之后营救他的难度。

    佛门那边如何欢呼庆幸,俘虏了唐武宗李炎,并且嘉奖戒鲁暂且不提。

    长安却表面平静,实则暗涛汹涌。

    李炎失踪一事,虽然暂且由李德裕压下。

    但是知道消息的人不少,加上佛门本就是幕后黑手,不可能不泄露这个讯息。

    以李德裕的宰相权柄,最多也只能维持现在的表面稳定半个月左右的时间。

    如果半个月后,还无法将李炎救回来,那么就必须扶太子登基,否则的话大唐江山就会不稳,四方节度使也会借机生事,好不容易控制的兵权,将被各方饿狼瓜分。但是太子明摆了是佛门中人,一旦太子登基,曾经大肆推行灭佛的一干人等,都会遭到清算。

    李德裕虽然手段高明,但是他的权利,都得于李炎的鼎力支持。

    没有了李炎在背后为他撑腰,许多事情他指挥起来,便名不正,言不顺。如若是太子登基,那么他这个当朝宰相,也只能下野,接着便是一撸再撸,最后客死异乡都算是一个好结局。

    太尉府中,楚河、赵归真、

    邓元起、刘玄靖等道门高人都焦急的聚集起来。原本道家高人清净无为,镇定自若的风骨,在这些道人的身上基本上都荡然无存。

    “形势危急,老夫也不废话了。如今局势已然危如累卵,陛下如有好歹,我们在场之人,全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以老夫在朝中的威望,最多只能支撑不到二十天。这二十天里,诸位必须通力合作,将陛下安安全全的带回来。”李德裕面色严肃,眼神中夹杂着焦虑道。

    他的命运和李炎牢牢的捆绑在一起,如果李炎有个三长两短,那不仅仅是他的政治生涯结束,也是他整个家族的灾难。

    赵归真道:“陛下是被佛门那些和尚掳走无疑,但是关键在于,我们并不知道他们将陛下带到了什么地方去。”

    “陛下被掳走之后不到一个时辰,贫道便知会白道长进行推演,只是那些和尚显然已经先蒙蔽了天机,即便是白道长之能,也推算不出来。”

    大厅内顿时一阵叹息之声,各自神色黯淡。

    楚河暗骂一句:“都是废物。”

    却不得不提醒道:“不需要推演,佛门既然掳走了陛下,就不可能就这么平淡处理,势必会召开大会,进行公审,以张扬声势。”

    “中土佛门四大圣地,五台、峨眉、九华、普陀,为要紧之处,不过五台山已经被大军所破,可能性不高。其余者如大林寺、寒山寺等等尚未捣毁的佛门名寺,也有可能。我等不妨兵分几路,同时去往不同之处,探寻陛下下落,多方面进行营救。”

    虽然这样一来力量会分散,但确实是唯一的办法了。

    赵归真便抢先道;“五台山就由贫道率领一队人马前往。”

    他倒是打得好算盘,五台山是四大圣地中,唯一被打破的佛门圣地,如果要公审李炎,那么五台山其实才是最佳之处,楚河的分析他压根没有放在心上,自以为得,却不知道根本就是中了楚河的误导。

    其余如邓元起、刘玄靖等人,也都选了剩余的佛门圣地。

    “既然如此,就拜托给诸位道兄了!贫道便率领一队人马,先去大林寺探查一番吧。”楚河好似有些无奈的选择道。

    分配完目标,众人便纷纷召集人手,准备启程。

    楚河孤家寡人,其实没什么好召集的。

    不过倒是小徒弟沉香可以带上,相比起成群结队的废物,打手原本有一个散仙境界的沉香便足矣。

    何况还有戒鲁为内应。

    只是,就在楚河启程之前,仇士良却寻上门来。

    “道长可有办法,拖延此次行动?”李炎失踪,通过原本的部下,迅速重新掌握神策军大权的仇士良的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显然之前被李炎和李德裕压制而暂时熄灭的野心,再度膨胀起来。

    看着这口‘好刀’,楚河很为他的智商着急。

    虽然他和李炎、李德裕不是一条心,但是已经出手当急先锋,参与了灭佛之事,他难不成以为李炎玩完了,他还能有什么好下场么?

    李炎还在,虽然权利有损,但是毕竟活的滋润,若是李炎死了,他才真的是过街老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楚国公何以如此短视···!”楚河叹息一声,还是对仇士良解释了其中的因果瓜葛。

    毕竟手上缺人,仇士良自己送上门,白用的炮灰打手,不用岂不浪费?

    (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谢谢!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