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河昊天宝镜一开,直接拉出一条通道,拖着李德裕,就要从那层梦幻光芒中穿越过去。

    即便如此,还是慢了。

    那梦幻的光芒,竟然穿透了虚空,将楚河和李德裕同时拉入了一个虚幻的世界。

    漫天飘洒的花瓣,淡蓝色天幕之上,还挂着一轮巨大却又宛如透明的圆月,飞翔的鸾鸟,翩翩起舞的仙鹤···。

    而就在那桃林之中,有人琴音铮铮而响,有剑鸣之声宛如龙吟。

    弹琴的是浮生居士,舞剑的依旧也还是浮生居士。

    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却有着两种不同的气质,做着好似相关,却又决然不同的两件事情。

    这个世界很假,看到的一切都不真实,带着梦幻般的色彩。

    但即便如此,也无法粉碎它,打破它,从这里挣脱出去。

    楚河静心看着浮生居士,看着他弹琴、舞剑、弄萧、绘画,尽情的展示着各种才艺,这个世界也在进行着一些十分古怪的变化。

    一如艳阳高照之下,却大雪纷飞。一如百花在狂风中齐齐绽放,流淌着蜜一般的芬芳。一如各种各样的动物,都在一起戏耍,甚至可以看见兔子坐在老虎的头顶上,啃着萝卜。

    虚假···虚假,全都是假象。

    这个世界就这么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你答案,你就知道自己身在梦中,却宛如被梦魇纠缠,难以自拔。

    “道兄何必如此苦恼,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无论是真是假,且先为乐,岂不更妙?”浮生居士拍拍手,那原本翩翩起舞的白鹤,便都化作一个又一个的白衣美人,美人手持剑器,英武而又柔美,舞姿偏偏,毫无瑕疵。

    楚河置若罔闻,手中昊天宝镜一扬,直接划破世界,往外穿梭。

    画面一闪,楚河却又站在了一处高崖上,高崖之下是呦呦鹿鸣,头顶上空却竟然有十日横空。

    即便如此,光线却依旧显得柔和,并不酷烈,万物在更加丰厚的阳光滋润下,茁壮的生长。

    “还在梦境之中!是我想差了,昊天宝镜可以穿梭时空,作用的是真实。而眼下的一切,尽为虚幻。

    眼前闪烁,浮生居士紧跟着纠缠而来。

    “道兄!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关系?人生本就如梦境一场,分的那么清楚,又能如何?世界是虚假的,但是快乐确是真实的。在虚幻的世界里,却能渡过无比愉快的一生,不也是一件幸事么?”浮生居士化作一团粉色的烟霞,在楚河的周围不断的旋转徘徊着。

    即便是明知无用,楚河依旧忍不住出手,一掌将其拍碎。

    “这个世界无法主动离开,极致的虚假,反而演绎出了真实。它像是一个打不破的牢笼,始终将人禁锢在此。”

    “不过,浮生居士的修为并没有超过我多少,所以他所施展的手段,在我眼中,也绝不可能无解。”

    天眼一开,看遍天地。

    抬头仰望,天穹有九十九层,接连着一个又一个的梦幻世界。

    地底也有一百零八层,是许许多多破灭中带着凄美的场景。

    “这还真是一个有着少女心的家伙···。”楚河吐槽

    说道。

    “等等···我似乎有办法了!”楚河脑中灵光一闪。

    紧接着便开始行动起来。

    运转昊天宝镜,一层层的穿越梦境,在许多层幻境之中,都做出了差不多的布置,然后同时引爆。

    下一刻,整个梦境都开始充斥着‘线上赌场’的声音,那些糜烂的场景,在每一重梦幻世界上演。

    原本无论是天上还是地下的世界,都充斥着一种难言的美感,此时便都被这些‘庸俗’的场景玷污的一塌糊涂。

    嗡嗡嗡····!

    整个梦幻世界都在颤抖,一股难言压制的排斥,从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释放出来。

    “果然,这所谓的梦幻世界,其实就是浮生居士,以自身元神构造的虚幻世界。我和李德裕现在应该是被困在了他的元神里。如果我们没有他的元神强大,那么就永远也走不出他的梦幻世界。”

    “但是他的力量来自于这美丽而又执着的梦幻,势必也会被这梦幻所牵绊。”

    “当他发自内心的,想要将我排斥出去的时候,就连他的理智也无法克制这种冲动。”

    浮生居士的怒吼声已经如雷云般弥补了整个空间。

    “你怎么敢···怎么能用这样的污秽之景,玷污这个完美的世界?”浮生居士的语气,再也不像之前那般的娇柔中带着甜美,难得的恢复了男儿阳刚。

    楚河呵呵笑道:“这才是真实的世界啊!那些为了生活,而奉献自己青春可人**的女孩子们,她们才是这个世界的真实啊!只有直视她们,我们才能有继续生活的动力和勇气,才能在肮脏的日复一日里,找到一点生命的慰藉。”

    “肮脏?污秽?这都是因为你不敢直视自己的内心。”

    “巧令辞色,污秽不堪之辈,是我之前瞧错了你!我要将你打入地狱,让你的灵魂,在地狱里向佛祖忏悔。”浮生居士的尖锐咆哮声,一阵阵的传来。

    楚河眼前的画面却一层层的模糊。

    等到那咆哮声达到顶点之时,楚河回到了现实,面对的就是浮生居士扑面一掌。

    这一掌带着五光十色,色彩斑斓,分外美丽,也杀机毕露。

    只可惜,在楚河面前,还不是那么够看。

    刀锋一起,一刀留人。

    浮生居士被这一刀劈飞了出去,刀痕划破了他的胸口,印出一层层的血渍。

    当疼痛刺激着他的元神,那原本还被他裹在元神里的李德裕灵魂,也趁机逃了回来,回归自己的肉身。

    捂着胸口,浮生居士恶狠狠的盯着楚河。

    “我还会再来找你···。”说这话的另外一层意思,就是他要开遛了。

    “再来找我?你还是先留下吧!”楚河冷笑一声,法天象地部分发动,一抓朝着浮生居士抓去。

    即使浮生居士已经开始虚化成幻,企图遁着某条特殊的途径逃走,依旧避不开楚河这一抓。

    一力破万法虽然有时候显得很傻,但是毫无疑问,在面对自己不是很了解的力量方式时,这种手段是最简单,也最实用的。无论对方走的什么路子,只要蛮力打爆,便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