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为了报三年前的仇,楚河无时无刻不在做着准备。

    当他得知戒律和尚名义上是巨通寺的弟子之时,就一直在想,为什么天下名山大寺那么多,作为定光佛的弟子,他却偏偏转世来巨通寺当和尚。

    虽然巨通寺在天下名寺中,也算有几分名号,但是毕竟立场不明,后面没靠山,典型的没前途,如无意外要不了多少年,就会被历史抹去痕迹。

    直到楚河的分身戒鲁小和尚,修为日深,开始接触到巨通寺的一些核心佛法之后,这个疑惑才豁然开朗。

    雷,或者说掌控雷霆,向来是强大、伟力的象征。

    在道门,有专门执掌雷霆之力的天尊,在天庭更有雷公电母,雷部众神。一些域外神灵,甚至将雷神奉为至高,为中央神祇。

    唯独佛门,并无专门执掌雷霆之佛。

    虽然西方魔神帝释天归入佛门,化为因陀罗之后,秉持原本的神权,依旧执掌雷霆之力,但是并不被佛门视为核心,只能算是佛门护法,而非佛门真佛。

    所以戒律的野心昭然若揭。

    他想要以巨通寺的佛门雷法为基础,衍化出雷霆真佛之道。

    从而补足西方灵山,诸佛之空缺,一旦登上灵山,归入净土,便能手握实权,受到佛祖重视。

    尽管野心勃勃,然一切基础还是在巨通寺的雷法之上。

    巨通寺的雷法,与道门借助天地煞炁,炼化各种自然煞炁凝练神雷不同。

    而是从佛门法术中演化,依旧是从心而发,需当秉持一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霸道,加以催动。

    戒律在这种雷法上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

    否则也不会随手一出,便是雷霆瀑布,更能将那难缠的太岁大妖斩杀。

    但是此时受楚河布局影响,心绪一乱,他的雷法也就不攻自破。

    一瞬间就像是被拔了牙的老虎,实力大减。

    “留人!”

    一刀从枯城中飞来,朝着戒律横向斩去,刀光璀璨而又夺目,最主要的是,正抓住了此刻戒律和尚难以调度雷法,却又来不及施展别的手段之时机。

    刀光掠过,戒律和尚急忙躲闪,想要避开刀光。

    砰!

    两把巨大的斧头,从他身后朝着他劈砍而来,蛮力惊人。

    正是楚河又召唤出来的象头人。

    这种象头人,在大自在天魔神的宝库中,已经算是中等程度的阴影战士,不仅力大无穷,并且皮糙肉粗,很有些耐打,是作为肉盾的最佳选择。

    戒律和尚身形一晃,脑门上冒出金光,直接硬生生吃了一个象头人一斧头,却将象头人的斧头都崩开了缺口。

    楚河的刀光如影随形而至,在戒律和尚的身上,留下深深的刀痕。

    “果然不止是巨通寺的佛门雷法,还有一些其它的金身法术,只是以雷法为根基。”楚河一刀试探之后,心知肚明。

    再度遁入早已准备好的阵法之中,站在阵法中的法台上。

    七座大阵旋转,并非是用来困敌、杀敌。

    而是借助七座大阵之间相互循环的力量,将四周的空间稳定性消磨,整片枯城的空间,都十分的不确定,更

    利于楚河以昊天宝镜发挥。

    九疑鼎就落在楚河脚边。

    昊天宝镜一动,十几个空洞同时打开,真正的敬畏之力,朝着楚河蜂拥而来,而转手楚河又将这敬畏之力转化为巫力,输入九疑鼎之中。

    九疑鼎内一道道恐怖的剑气开始孕育。

    待到楚河汲取干净了全部的敬畏之力,九疑鼎内积蓄的剑气,几乎要爆炸出来。

    而心神大乱,难以施展雷法的戒律和尚,堪堪才解决了几个象头战士,拆除了一座阵法,未能找到楚河。

    他倒是自信,即便是情况已经如此不利,依旧未有想过逃离,而是非要将楚河揪出来,以解心头之恨。

    “喝!九疑之内剑河出,颠倒时空汇成海。”

    楚河也是很没点数的即兴来了一句不着四六的歪诗,有些中二度爆表的感觉。

    昊天宝镜盖在九疑鼎上。

    一道道剑光飞入昊天宝镜之中,却又从十几个空洞之中飞落出来。

    借助地利之便,楚河终于将昔日,长眉祖师剑海除血河的场景重现出来。

    虽然楚河打开时空,借助了大阵之力,开出的空洞依旧不如长眉祖师多,更无法将这些冲出的剑光,编排成阵,组成浩瀚的剑阵,力量上造成了极大的浪费。

    但是戒律和尚也不是那几乎杀不死的血魔。

    无数的剑光纵横交错着,就在枯城之中穿梭,将戒律和尚吞没进去。

    起初戒律和尚还能以金身硬抗,渐渐的便难以抵挡。

    先是皮肉被刮去,紧接着琉璃佛骨也尽数粉碎,内脏也在剑光交错穿梭中化为齑粉。

    唯有舍利子包裹着元神,想要逃离。

    楚河冷哼一声,手持一枚像是华山缩小版的山印,朝着戒律的舍利子砸去。

    之前在白蛇副本里吃过亏,这次楚河可是做了十全准备而来。

    有西岳大帝的山印镇压,戒律此刻再想向定光佛求援,无论做什么,他的消息都传递不出去。

    同时山印之中,爆发出一阵古怪的光芒,将戒律舍利子内的元神,直接汲入一个恐怖、昏暗、仿佛无穷无尽的空间中去。

    那是神之墓葬。

    戒律如果魂归地府,以佛门在地府的权限,早晚穿帮。

    唯有将之送入神之墓葬,才能以绝后患。

    当然还有一个选择,就是让戒律和尚魂飞魄散。

    不过这么做的话,事情就做绝了,楚河的这一次行动,虽然比较隐蔽,但是三界之中难以言语的神异神通、法术确实不少,楚河也不敢说他真的能够瞒天过海。

    如果被定光佛察觉到了蛛丝马迹,那么并未魂飞魄散的戒律,就是谈判的筹码,不至于直接把脸皮彻底撕破。

    没有了元神驾驭的舍利子如明珠般在半空中闪烁。

    楚河面色有些发白的收起九疑鼎和昊天宝镜,一步踏出飞驰到那舍利子旁边,将它握在手心。

    和行颠大师的肉身舍利不同。

    戒律的舍利子,是高度能量集合体,蕴含着他毕生的佛门雷法精髓,很值得楚河借鉴。

    特别是在他的分身,戒鲁和尚也走上这条道的情况下。

    雷霆真佛···似乎也很值得去尝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