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文bl辣文肉文_耽美高鲜网辣文小说合集系列推荐-泡小说 > 其他小说 > 无限制神话 > 第509章 悲情男主杨大郎(为书成仙的万赏加更)
    楚河伪装成为杨大年没两天,便遭到了一系列的考验。

    这些考验项目,似乎很熟悉,就在不久前,他仿佛也针对真的杨大年做过一次。

    等到楚河顺利的通过考验后,就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两个黑衣人摸进了杨大年的家,然后用一口麻袋装着楚河,丢上了一辆马车,悄悄的朝着吴府驶去。

    被捆在口袋里的楚河也陷入了某些纠结。

    很快就要去见那位吴小姐了。

    这一觉,他是睡还是不睡?

    如果睡了,那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吴小姐死,似乎也有点太不近人情。

    如果不睡,不满足一下吴小姐临死前的最后的心愿,那也有点冷酷无情。

    还真是艰难的抉择呢!

    只是楚河的抉择还没出来,就已经有人替楚河做了决定。

    他才被丢进吴小姐的闺房,便察觉到了一股死气的蔓延。

    拉开吴小姐床头的纱帘一看,就见吴小姐已经断气死在了床榻上,死法颇为残酷,被直接砍断了脖子。

    细看之下,却发现伤口平滑,不像是刀斧之伤,倒像是某种诅咒类的法术效果所致。

    “是陆判杀的吗?不对!不是陆判,陆判为地府地祇,要想杀死一个人,根本用不着如此残酷的手段,轻松便能勾走吴小姐的魂魄。虽然没有证据,但是稍微进行合理的推断,这应该是那位顾太师所为。”

    “看来他也并不像吴侍郎说的那样释怀,尽管他儿子的死,与这位可怜的吴小姐,没有半点关系。但是他显然是依旧将账算在了吴小姐的头上。迫不及待的,便找人下咒,杀了吴小姐。”

    “吴小姐本就是要嫁到他们家的,一定早已交换过了生辰八字。有了生辰八字,再有一些贴身的衣物毛发之类的物品,施展这样的诅咒法术,并非难事。”

    一阵阴风吹来,窗帘飘飞,月光洒了进来。

    楚河压制住跳动的元婴,收敛体内的真元,宛如一个凡人。

    然后就这么痴傻的看着吴小姐凄惨的死状,露出痛惜、悔恨、愤怒、不解等等多重表情。

    将一个幽会情人,然后却不巧见到情人惨死的痴情男子形象,演绎到了极致。

    当然楚河的演绎也不是没有破绽,只要陆判多询问那吴小姐几句,就能得知真相。

    不过楚河这时候,也是该赌一把了。

    他在赌,陆判不会浪费那么多的心思,在这些细节上,毕竟人头是他随机选择的,并不存在固定性。只要日后没有吴家的人找到朱尔旦的妻子,生出是非来,陆判应该不会想到去询问吴小姐。

    只要等到陆判确认过吴小姐的尸体,满意的收下人头。

    楚河便会再找机会,施展招魂法术,将吴小姐的魂魄招上来,另做打算。

    作为一个已经盗取了三途川的修士,贸然的以元婴下地府或许有点冒险。但是以术法为凭,在吴小姐死后的头七,召唤她的魂魄归来,却并非什么难事。

    像吴小姐这种横死之人,变成孤魂野鬼,不去地府投胎,那也是常有的事,只要无人盯着不放,也不会查的太严。

    等到陆判想要找的时候,楚河却已经将吴小姐的魂魄藏了起来。

    阴风在房间里飞了一圈,也注

    意到了楚河,却并不在意。

    而楚河也似乎在阴风的吹拂下,猛然醒悟过来,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吴府。

    顺着花园的小路胡乱跑着,却看到墙角不知是谁,早就搭好了梯子,好像就等着楚河从这里撤离。

    “抓了男人进来和自己的女儿睡觉,完了还帮忙跑路。吴侍郎这父亲做的也是没谁了···。”楚河撩起衣摆,惊慌失措的摸样借着梯子,翻过院墙。

    然后好像慌乱失神,随意选了一个方向,便胡乱跑去。

    等到第二天一早,才有前来叫小姐起床的侍女,发现了吴小姐的惨死。

    吴侍郎自然认为这是杨大年做的,虽然早就做好了让女儿去死的准备。但是女儿就这样被一个地方上的小百姓杀死,还是令其心气难平。

    下令让人暗中去捉拿杨大年。

    只是灵堂初设,第二天黎明,吴夫人掀开女儿尸体上的被子一看,身子在,头却不见了。

    气得她将看守尸体的侍女挨个痛打了一顿,还以为是她们看守不严,被狗叼去吃了。吴侍郎心中却开始猜疑起来,觉得此事另有蹊跷,不再去追捕杨大年,而是立即把女儿被杀的事告诉了郡府。

    而郡守严令限期缉捕凶手,却是只走了个官方过场。

    吴府这边的事情,似乎渐渐的开始平息。

    却说陆判官取了人头,半夜来敲门。

    朱尔旦急忙起床请他进来。点上蜡烛一照,见陆判官用衣襟包着个东西,朱尔旦心中有些猜测,却还是小心问是什么。

    陆判便笑着说道:“你上次嘱咐我的事,一直不好物色。刚才恰巧得到一个美人头,特来履行诺言来了!”这话说的已经越发的客气、尊敬,完全已经没了所谓朋友的态度。

    朱尔旦拨开他的衣襟一看,见那脑袋脖子上的血还是湿的。

    陆判官催促快去卧室,并且吩咐朱尔旦,千万不可惊动鸡犬。但凡有鸡鸣狗叫,这事情都会失败,朱尔旦的妻子不仅无法变得更美丽,反而会有生命危险。

    朱尔旦便连忙偷摸出门,将家里的狗都药翻,鸡笼子也都用厚厚的棉布包了起来。

    此刻无论是朱尔旦还是陆判,都全然不知,正有一人就在一旁,全程围观。

    等到陆判给朱尔旦的妻子换了头。

    朱妻第二天醒来,觉得脖子上微微发麻,脸上干巴巴的。用手一搓,有些血片,大吃一惊,忙喊丫鬟取水洗脸。

    丫鬟端水进来,见她一脸血污,惊骇万分。朱妻洗了脸,一盆水全变成了红色。

    她一抬头,丫鬟猛然见她面目全非,更加吃惊。朱妻自己取过镜子来照了照,惊愕万分,百思不得其解。

    此时,却见朱尔旦一脸喜色的进来,急不可待的赶走了丫鬟,然后抱着自己变得漂亮非常的妻子,解释这前后的因果关系。

    朱妻也只是埋怨了几句之后,便渐渐满意自己新的容貌。

    妻子新生了面貌,朱尔旦便与妻子,整日没羞没臊的在一起做一些夫妻之间必然会做的事情。

    直到这一日,朱尔旦带着朱妻,想要去十王殿烧香,也算是感谢陆判的‘关照’。路过街口时,却正好被楚河扮演的杨大年瞧见。

    就在看到朱妻的那一刻,楚河再次影帝上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