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王越!要想说服此人,说简单也简单,说困难也困难。”

    “醉心名利,而且为人高傲。想想他收的两个徒弟,一个是汉末天子献帝刘协,虽然是傀儡,但毕竟身份高贵,一个是曹丕,不用说又是一个皇帝。”

    “所以要和其打交道,首先要有拿得出手的身份。否则的话,他只怕连理会都不会理会我。”人还未至,楚河便已经开始想着,如何攻略王越。

    看了一眼帝辛,楚河拉着他,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最后帝辛方才面有不快的点头,答应了楚河的要求。

    这一日,风高云急,似有暴雨即将倾盆而下。

    热闹了好一段时间的黄鹤楼,终于也算稍稍‘安静’下来。

    除了几个外地远游而来的士子,还在苦读、抄录典籍之外,黄鹤楼内几乎没有多余的声音。

    一阵狂风扫过。

    豆点大的雨点便狂洒下来,长风顺着江面而来,席卷之下,犹如龙蛇,在乌云滚滚之中纠缠,吹的黄鹤楼的门窗,也都嘎吱作响。

    一道淡淡的韵光,从牌匾之上散发出来,笼罩着整栋高楼。

    就在狂风大雨之中,却有人一丝水汽都不曾沾染,踏着泥泞的山路,便上了蛇山,然后站定在黄鹤楼前。

    原本紧闭的大门,瞬间便开了。

    来人漫步进来,没有一丝客气,仿佛回了自家庭院一般。

    目光一扫,已经找到了几卷古越国剑术典籍摆放之处,粗略看过之后,脸上露出不屑之色。

    “王前辈若是喜欢剑术,晚辈这里倒是还有一些飞剑剑诀,可以请王前辈一观。”楚河从楼上走下来,虽然衣着普通,却龙行虎步,隐隐有几分王者之风。

    王越目光一变,由原本的轻视转而多了几分重视。

    “你便黄鹤楼主楚河?”王越的声音有点像铁石摩擦的声音,微微显得有些刺耳。

    他打量着楚河的同时,楚河也在打量这位大名鼎鼎的汉末剑圣。

    此人看起来依旧不过中年摸样,唇上有两道八字胡,而颚下无须,双眉如利剑般高高扬起,眼中仿佛时刻都有锐光吞吐。

    这也是一个绝不会收敛自身气势的人。

    很多传记中,描写的那种高人,都是含而不露,返璞归真,越是有本领,就越是显得平凡,游戏人间。

    但是王越绝不是这样。

    他若是站在人群中,那么势必就会夺人目光,让人一眼就注意到他。就仿佛一把绝世的宝剑,绝不会掩盖自己的锋芒,只要出现便势必散发出令任何人都会胆寒的剑气。

    “正是晚辈!”楚河回答道。

    王越点点头,淡漠说道:“传闻古越国的剑术精妙无双,今日一见,却也不过如此。倘若你拿出来的剑谱,还是这般,那大可不必再与我观看。”

    楚河道:“王前辈且放心,在下拿出来的飞剑剑诀,即便不是举世无双的绝学,那也定然有足够的可取之处。绝不会让王前辈失望。”

    说罢便将王越引入五楼,五楼茶具、果品、糕点早已摆放齐全。而十几部楚河精挑细选的飞剑剑诀,正放

    置在桌案之上。

    王越傲慢的直接越过楚河,坐了下来,径自开始翻看剑诀。

    半响之后,方才点了点头道:“确实有点意思。”

    “王前辈满意便好!”楚河点了点头,就坐在一旁,也不着急开口,就像真的只是单纯好客一般。

    直等到王越将所有的剑谱都看完,楚河方才说道:“此处剑诀只是十分之一,在下有一事相求,若是王前辈答应,那其余者都将全数奉上。”

    王越冷笑看着楚河,眼中暴露出来的剑光,几乎都要戳到楚河的咽喉。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与某家谈条件。”王越的这话,显然已经十分过分了,而楚河却依旧不曾动怒,假模假样的维持着一种名为‘高贵’的风度。

    而下一刻,一道人影却扑了出来,周身凶厉之气一起,就连王越也不得不正视几分。

    “公子!待我出手,解决了这厮。不过区区一介莽夫,如何值得您来折节下交。”帝辛出场了,这话几乎是摆明了在说,楚河的身份不简单,另有来历。简单粗暴到了极致。

    偏偏王越却正吃这一套,若是和他拐弯抹角的去说,却也未必了解。

    在楚河看来,王越本事是不小,一手剑术确实是当世无双。但是人品、智慧却绝对不怎么样。

    否则的话,也不会在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情况下,还迷信于天子的权威,选择成为刘协的师父。

    好不容易终于看穿了这点真相,又去选择教导曹丕,却早已浪费了机会。

    等到曹操快死了,曹丕即将上位,他却又挂印而去,以前的付出和努力,便都做了东流水。

    要不是一身手段强横,如此作死,早就死了八百回了。

    果然听了帝辛的话,王越看向楚河的眼神却亮了起来,轻抚手掌道:“难怪会有如此之多的藏书,原来身份却是另有来历。”

    “某家见你还算顺眼,有何事相求,且先道来。”

    楚河一听,便知道此人已经渐渐上钩,也不着急,而是徐徐图之,慢慢将其引入他应该前往的位置。

    费了些功夫,先稳住了王越。

    楚河觉得建业那边,也该在加把火,把南华老仙给炸出来了。

    于是驾驶着神舟,飞回到建业,以昊天宝镜直闯入吴国王宫之中。

    王宫虽然有伪龙之气护持,但吴王毕竟并非天下真龙,区区伪龙气,还拦不住楚河的脚步。

    只是等楚河闯到了吴王寝宫之外,却还是被人拦了下来。

    “大胆妖人,竟敢闯宫,还不受死!”拦住楚河之人大喝一声,手里黝黑的大刀便朝着楚河劈来。

    “且慢!将军可认得此物?”楚河可没兴趣先打一架,迅速的拿出鲁肃的铜印,摆在那挡住楚河的将军面前。

    一身黑甲的将军,看着楚河手里的铜印,瞬间便认出来此乃前任大都督鲁肃之物。

    “鲁都督有遗言留给吴王,还请将军引荐。”即便到了此刻,楚河也不能说出任何鲁肃未死之言。之前水镜先生提点他时,也是用了元神遮蔽一方,否则一旦天道有感,立刻便降下天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