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镜先生手掌一翻,手掌已经有一方唯有他自己才看得见的水镜世界显现。

    所有的推测、猜想填充进去,然后重塑一个时代。依照演化,当年之事,在水镜先生面前,便再无所遁形。

    “传闻昔年有《太平天书》出世,左慈得其记载丹术,别出机杼借以著《九鼎丹经》。汝师南华得其术,亦是后来传给张角一部分的太平妖术。”虽然学名上,南华传给张角的是《太平要术》,但是天下不少人,却称之为妖术。

    “而于吉则是得之最厚,受《太平青领书》,为太平天书之道。故遭南华嫉妒。

    “南华为夺《太平青领书》,刻意中伤于吉,传其为妖道,祸害百姓,暗害江东根基。小霸王听信之,暗中布局,引于吉入阵,将之围杀,却受于吉临终诅咒,同年而亡。堂堂江东小霸王,却死在了几个不知名的小小匪寇手中,岂不是莫大的讽刺。”

    “于吉虽死,太平青领书却并没有落到南华手中。汝此来,便是为了这太平青领书。”

    前因后果,娓娓道来,如同掌中观纹。

    罗云眴不得不感叹道:“水镜先生的水镜世界不愧为当世推演、计算第一妙术,难怪能教导出卧龙、凤雏这样的弟子。”

    “你既然知道了这前后的因果关系,就自当明了。此事并非你能阻拦。太平青领经关乎我师大道,得此太平之道,再辅佐以我师的太平之术,道术合一,天下乃齐。”

    “吴王心中有数,也会鼎力支持我。司马微!你是个聪明人,自当知道,有些事情,不可强取,不可强敌。”

    “我为了引出那于吉所养的黄鹤,大费周章。如今功成在即,绝不可能就此罢手。”

    “如何选择,还请你仔细掂量。”

    水镜先生手掌一翻,掌中的水镜世界消散,脸上的表情认真而又严肃:“你这是在威胁老夫?”

    “不!我这是告诉你一个事实,这件事无论你是否插手,结果都不会改变。区别只在于,这会让你自己送命。”罗云眴这才是真正的开口威胁,之前那番话,或许在他看来,只能算是在暗示。

    此时楚河也已经发现了水镜先生的不对劲,他看起来像是在和什么人交流。

    而此时此刻,自然唯有东吴太史令罗云眴,才是其交流的对象。

    “妖道南华,传道张角,乱我大汉江山,导致天下烽烟四起,生灵涂炭。我若成全了他,那岂不是天下的罪人?老夫司马微,一生习惯与人为善。但绝不与南华妖道为伍。”

    “老夫倒是要看看,尔等究竟能奈我何?”水镜先生冷声回应道。

    水镜先生的话落下之后,天空中的异象消失了,仿佛从不曾出现过。

    罗云眴似乎已经暂时退去。

    楚河的视线朝着躲在角落里的帝辛看去,帝辛冲着楚河点了点头,楚河心中便有了数,站起身来冲着水镜先生作揖道:“多谢先生解围,否则的话,今日之事,只怕难以善罢甘休。”

    水镜先生却叹息着,摇摇头道:“此时我能拖延一时,却拖延不了一世。楚楼主

    还需当另想它法才是。”

    “还请先生赐教!”楚河反应迅速,又是一礼。

    水镜先生既然愿意帮他退去罗云眴,那就表示会插手此事,楚河情况不明,请教水镜先生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水镜先生沉吟片刻道:“此事还需有吴王干预,方能迎刃而解。否则的话,众人有千人相助,对方携滔滔大势而来,也难以抵挡。”

    “老夫这就修书一封,你派人送往诸葛瑾处。请他代为在吴王面前游说,只盼能获得吴王支持。”

    话虽如此,水镜先生经过推演,知道希望不大,便又接着说道;“公瑾与孔明斗法失利而亡后,吴王最为倚重鲁肃,鲁子敬。你若能请得他出山,说服吴王便大有希望。”

    楚河闻言一愣,算算时间,有些皱眉道:“传闻鲁都督不是已经···。”

    水镜先生摇摇头道:“鲁子敬向关羽索取荆州,二人相约一战。大战之后,鲁子敬受创颇重,不得已假死欺天,以为延寿。此事吴王亦知,亲自发丧。棺材里放着的,不过是鲁子敬的衣冠和替代的人偶。”

    这话是水镜先生以元神直接传音到楚河脑中的,并未宣之于口。

    “那我要请他出山,岂不是让他去送死?”楚河听闻,顿时觉得难度极大。

    水镜先生道:“鲁子敬慷慨仗义,心怀天下。此事关系重大,老夫一会向你说明实情。你若能找到鲁子敬,向其说明前后关系利害,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

    “也只能如此了!”还能怎么样呢?楚河只能赶鸭子上架,先答应下来。

    否则的话,水镜先生若不向他说明这前后的因果关系,他还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着手。

    先送走各方的士子和宾客,答应日后可以借阅、抄录书籍之请。

    借以众人帮忙宣扬名声。

    等到夜深之时,水镜先生方才对楚河坦言相告,将这前后的来龙去脉,陈述清楚。

    确实,通过水镜先生的解释,很多事情都明了了。

    但是楚河心中还有疑惑。

    “整件事,这从前到后,究竟和吕洞宾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参与其中。当然,好像罗云眴也并不知道,在黄鹤身后,还有一个吕洞宾。”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找到鲁都督,确实迫在眉睫。只是我该去何处找他?”楚河对水镜先生询问道。

    水镜先生摇摇头道:“这一点我亦不知。不过假死欺天,人也就半生半灭。需当在一处不见天日,不接厚土,非生非死之处,闭关百年。方能瞒天过海,复原归来。”

    “这样的地方,在吴国之地,应该不多。我且帮你推演一番,之后便要看你自己去寻找排查。”

    楚河点点头道:“那就麻烦先生了!”

    “不过我若去寻鲁都督,那这黄鹤楼,该如何?”这也正是楚河所担心的。

    水镜先生道:“这一点,暂时不用担心。今日之后,此楼必将声名大噪,一两月内,不会有碍。只是时日久了,天下士族不再瞩目,那罗云眴便会卷土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