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下巨大的妖鲸配合的一个翻身,掀起波涛。

    楚河转了转脖子上挂着的人骨串珠,轻笑一声:“也罢!瞧好了!”

    说完手指按在眉心,拉出两缕灰光,灰光顺手一弹。

    便消散在了海水之中。

    几个身穿兽皮的妖人,取出一个巨大的眼珠子,眼珠子中竟然出现了法船之上,罗绛云和那个阴柔男子的身影。

    只看见这两人突然同时一声闷哼,捂着心口,似乎十分难受的摸样。

    下一刻一道剑光飞起,天上一只怪鸟被一剑斩灭,眼球中的影像也跟着消失不见。

    “果然有些手段,只是为何不直接动手,除掉他们二人?”之前冲着楚河发问的大汉,还是质问着楚河道。

    楚河冷哼一声,气息阴冷、诡异的盯着大汉说道:“他们二人心神坚定,气息绵长,又有峨眉法宝护身。我若能直接以心魔之法除了他们,那我心魔宗岂不早已独步天下?”

    “倒是你们,追了这么久,总是弄些不疼不痒的试探进攻,只怕是又想立功,又怕得罪死了峨眉派吧!”

    楚河毫不客气的反打一耙,倒是让另外几个妖人紧张起来,站出来向两边都说了点好话,暂且将矛盾压了下来。

    只是都是各怀鬼胎,想要将对方当枪使,彻底决裂还不至于,说有多和谐···那就是个笑话了。

    楚河之所以能隔空让罗绛云和那阴柔男子露出痛苦之色,其实完全得益于亿万分神之术。

    他分裂出两道分神,投到了罗绛云和阴柔男子的身上,反向控制,将一些疼痛记忆传送过去。虽然一瞬间就被他们各自的元婴化解,将分神湮灭,却也达到了效果。确实是与心魔宗的一些手段效果类似。

    法船继续往前航行。

    而楚河依旧和几名妖兽宗的妖人,不远不近的跟着。

    时不时的相互之间试探几句,同时鼓动对方,继续下手偷袭峨眉派的两人。

    “这些妖人果然比正道修士难哄骗多了,最主要的是,他们的行事准则就是没有准则,倒是有些不太好利用。看来只能等等了,先找到巨炎岛了再说。”楚河唯有在心中这般想。

    没有具体的路线,御剑飞行在茫茫无垠的大海上,寻找一座岛屿,不仅会消耗大量的真元,并且迟早会力竭,即便是以避水咒,在海中行走,依旧会消耗真元。

    故而像峨眉派两人这般驾驶法船,又或者像楚河这般,找到‘顺风车’,才是正确的前行方式。

    轰隆!

    巨浪忽然更加汹涌起来。

    即便是在海底,也能感受到那种震荡,而且海水的温度不知为何,正在迅速变高。

    四周已经基本上没有了普通的海鱼,妖鲸也显得有些暴躁,若不是妖人们驱动,显然不愿意再继续靠前。

    法船之上,罗绛云的视线所及,便看见在一片赤红的高崖之下,一艘古铜色的宝船正停高崖下,在波涛之中不断的起伏,偶尔撞击在高崖岩壁上,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

    “是昆仑派的宝船,他们竟然比我们先找到巨炎岛?青城派的人,到了吗?”罗降云仿佛是在询问那阴柔男子

    ,又仿佛只是在自言自语。

    当抵达崖壁附近时,罗绛云顿时感觉到了一股灼热的压力。四周的灵气变得无比的惰性,根本调动不起来。

    拍了拍腰间悬挂的紫青双剑,两柄剑纷纷发出清扬的剑鸣之声,却无法跳出剑鞘,化作剑光带人飞行。

    放弃化作剑光,御剑而行。罗绛云转而运转真元,意图凭借元婴之力,自行飞行。只是离甲板三尺之后,便无法继续向上。

    “罗师妹!不用试了!你看那!”阴柔男子一指。

    便看见赤色的崖壁上被武器开凿出不少的孔洞,显然先到一步的昆仑派中人,正是借着这些孔洞攀爬上了这高耸入云绝壁。

    “快些爬吧!否则晚了,说不准南明离火剑都被捷足先登了。”阴柔男子颇为急迫道。很显然,这一次前来求取南明离火剑的主人翁就是他,罗绛云只是陪同而行罢了。

    两人快速的在山崖上攀行。

    四周都是浓浓的云雾,连脚下的南海都变得看不清晰。

    好像已经穿透了一层隔离,再往上便进入了一处秘境。

    夕阳如火,天飞红霞,万物如火烧,却又带着一种别样的安谧和寂静。

    这里仿佛被定格在了某个时间,一直都是这样单调的景象。

    而山崖之上,悬崖峭壁之间,则是生长着一株巨大的火红梧桐。

    梧桐树的叶子,像火一样燃烧着,风一吹过,便发出哗哗的声响。滚滚的热浪便随风而下,迎面扑来,仿佛要将人身上的水分都尽数蒸干。

    罗绛云和阴柔男子爬上山崖后,看着这火红的梧桐树,同时流露出一丝惊异之色。

    “相传南明离火剑煞气十足,不比你的紫青双剑差。剑成之日,方圆百里都会化为火海,这株炎晶梧桐虽然奇异,乃是火属灵物,但是毕竟依旧是木本。若是南明离火剑已成,断然已经被烧成了焦炭。”

    “莫非,南明离火剑还未曾炼成?”阴柔男子皱眉说道。

    正说着,却听见,从这秘境的深处,传来一声咆哮之声。

    “滚!”

    滚滚的声浪传出,一个青年已经吐血倒飞了过来,笔直的朝着二人撞过来。

    阴柔男子顺手一接,却发现力道不减,直接连带着他一起,朝着悬崖口倒退过去。

    罗绛云转身要拉,那阴柔男子却大喊一声:“不要拉!这股力道极强,我们联手都抵御不住,师妹别管我,先去取南明离火剑!”

    说罢便和那被打飞出来的青年一起,掉下山崖,朝着崖下落去。

    悬崖半山腰处,楚河正在几个妖人的环绕之下,不断的往高处攀登。

    却忽然抬头看到两个身影,从高处掉落下来。

    天眼一开,便发现他们身上裹着一层奇异的真元之力,虽然不多却给楚河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不敢去挡,楚河一个闪身,跳出了凿开的石窟窿,双手和双足撑开,如同壁虎一般贴在一旁的岩壁之上。

    而两个在楚河前面的妖人,却被那掉下来的二人正巧砸中,巨力冲击之下,根本无法抵抗,跟着一起从岩壁上滑落,然后大叫着朝崖底的大海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