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库水本身并不色、情,但是无可奈何的是,初长成的少女,发育的实在是太过浮夸了些。

    笔直修长,宛如细腻白瓷的大长腿,浑圆饱满邪恶高耸的弧线,都深深的吸引了楚河的目光。更让楚河血槽一空的是,凌小钰还扎着双马尾,将一只小手放在头顶上,摆出一个招财猫的造型,简直萌的一脸血。

    清纯萌系的气质配上那丰满色气的娇躯,那就简直了!

    艰难的将自己的视线,从手机屏幕上发光的照片上拔出来,楚河深吸了一口气。

    “看来是憋太久了!以前不会这样的!”楚河把微信缩小,还未收起手机,凌小钰的电话就又打来了。

    “大叔!我故意等了三分钟,才给你再打电话来的!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贴心?还有你不用有负罪感,这种事情其实是很正常的。短暂的空虚之后,我们再来谈一谈陪我下副本的事情吧!”凌小钰吧啦吧啦在电话那头讲着。

    楚河现在只有满心的一句话:“现在的零零后真是太厉害了!这些东西···她怎么知道的?”

    “还有···我不是三分钟!”虽然楚河很想反驳,但是总觉得继续这个话题,有些太污了。

    为了转移话题,不要继续在这个充满尴尬的对话中继续下去,楚河顺着凌小钰的话说道:“好吧!你先给我介绍一下,你要去的那个小副本是个什么情况,如果有点意思的话,我倒也不是不能陪你走一趟。”

    凌小钰兴奋道:“太好了!大叔!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楚河的反驳照例石沉大海。很显然被楚河拒绝多次后,鬼精的凌小钰,也找到了与楚河的正确相处模式。

    只要不触及楚河真正的底线,他的那些拒绝的话,都全都当做耳旁风,充耳不闻便好。否则的话,好多话题都继续不下去的。

    “我要去的那个副本,叫做花仙子的迷宫,就是进入一个迷宫般的小世界中去,不断的通过各种考验和关卡,最后走出迷宫。”

    “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没有走出来的话,就会随机到一种惩罚,并且惩罚时的影像都会被放在留影石里,作为奖励发放给每一位通关者。”

    “上一次有个倒霉的家伙,被随机到满头长绿蘑菇,可笑死了。我可不想成为笑柄,特别是某些人,哼哼!所以大叔你一定、一定要来帮我。”

    凌小钰说话的时候,楚河已经拿出了另一部本来是配给帝辛,但是他用了几天就没用了的手机,登录修真者之家,开始查找花仙子的迷宫这个副本的消息。

    花仙子的迷宫在修真者之家中的相关讯息和帖子还是蛮多的。

    楚河随便翻了翻,忽略了那些被曝光的倒霉鬼受惩罚的搞笑视频,很快就对这个副本有了一个更加完整的印象。

    花仙子的迷宫这个副本很古怪,它并没有固定的开启场所。

    基本上总是选在鲜花绽放的最为灿烂的游乐场附近开启,而且同一时间,全世界不止会出现一个入口。当它将要开启之前,会有奇异的香味往四周弥漫。

    起初很多修真者,包括少有的几位从末法前开始,还活跃到现在的元婴高人,都曾经进入过这个副本。

    只是无论怎么做,将迷宫内的关卡通关的多么完美,最后得到的,也只是一些花仙子的小礼物,可能是几粒寻常花的种子,也有可能是一些只能算是小戏法的法术,运气最好,也不过是收到用来捉

    弄人用的法器。

    这样一来,那些真正的修真好手,自然就对这个副本兴趣缺缺了。

    再后来,这个副本就变成了一些修真世家,让家族内的子弟历练的场所。

    虽然没什么收获,但是这个副本也没什么危险,经历一些关卡,也算是经历了一些‘磨难’,杀一杀身上的娇贵气。

    这样的副本,当然是无法引起楚河的兴趣的。

    耳边凌小钰还在唠叨个没完,话里话外又是撒娇,又是撒泼,还小小的‘要挟’着楚河,就是要让他去帮忙下本。

    “这个副本我没兴趣,你自己机灵点,没问题的!”楚河敷衍了一句,就要挂电话。虽然看了凌小钰的死库水照片,但是赖账这种事情,既然不是第一次做了,那就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等等!大叔!你听说过花仙露么?”楚河挂电话的手一顿。

    花仙露、白蟾玉、千星素匹、苦河流青,这是四种与元婴相关的特殊灵物,虽然末法时代的元婴之路崎岖渺茫,仿佛看不到方向。但是不知是从哪里流传出来的消息,隐约指出,只要集齐了这四种灵物,再找到正确的搭配使用方法,就能在末法时代突破元婴。

    当成就金丹没多久后,楚河就自发的已经明白为什么末法时代,基本上不可能成就元婴。

    因为末法时代的修士,金丹的品质都太高,并且先于金丹成就之前,便练就了神通。导致神通化作的锁链,更加牢牢的锁住了金丹。

    在缺乏庞大外在天地灵气作为助力的情况下,金丹内孕育的元婴,竟然无法打破金丹。

    这就很是尴尬了。

    “你的意思是,花仙子的迷宫里有花仙露?”楚河皱眉问道。

    “凌小钰!你知道,我不喜欢有人用谎话骗我,你很聪明。应该也明白,这个谎言并不牢固。如果这个副本里,真的存在花仙露。那么它就不会变成孩子们的游乐场。”楚河说道。

    凌小钰也生气了,声音开始偏冷,虽然性格活泼,但是在学校里,在人群中,她也是人人追捧的女神。这样热脸贴着冷屁股,好说歹说,现在还被质疑,不生气才怪了。

    “你不信就算了!总之这个消息是我从童燕舒那里偷听来的。这次她还带着他表哥吴斐一起进本。我和童燕舒一直不对付,进了副本她肯定会给我搞破坏。要不是他表哥和你齐名,我觉得那个小白脸根本比不上大叔你,为你抱不平,我才懒得和你说这么久呢!”

    自从楚河王的名号出去之后,荆楚一带楚河也算是明星修士了。

    而同在荆楚一带,还有两个和楚河齐名的年轻修士。

    其中便有吴斐,号称嘻哈王子。之所以一个修士的外号,这么的···充满娱乐性,那是因为吴斐本身正是当今娱乐圈当红的小鲜肉。

    万人迷的大偶像。

    虽然楚河前言说过的偶像修士这条路不好走,但是毕竟是条终南捷径。总是有许多不怕死的家伙,前赴后继的冲上去。

    以往对于别人把自己拿着和另外一些不相干的人捆绑起来说,楚河是不在意的。

    但是吴斐能够与他齐名,至少也该有两把刷子才是。

    即便大半是吹捧起来的虚名,按道理是不该再浪费时间,在过家家般,却无甚收获的小副本上才是。

    除非···凌小钰说的是真的。

    (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求打赏!谢谢!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