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文bl辣文肉文_耽美高鲜网辣文小说合集系列推荐-泡小说 > 其他小说 > 无限制神话 > 第316章 金刚杵和莲花台(求订阅)
    大真的原本就漆黑的脸,顷刻变得更黑了。

    虽然密宗确实有很多欢、喜、禅方面的传承,但是他是个苦行僧啊!

    你找离欲的苦行僧要欢、喜、禅的典籍,这特么确定不是要砸场子?

    “你要的欢、喜、禅典籍贫僧没有,不过却有配套的两物,是半年前贫僧降服一位邪僧时所获,施主有暇不妨研究一下。说不定会有所得。”说罢拿出两个黑乎乎的东西。

    其中一件看起来像是金刚杵,不过那形状,很像某种雄性生物都有的迷之物体。

    而另一件则是一个莲花台,只是并不是敞开状,而是往中心收拢,裂开的口,正好似乎可以用来容纳金刚杵。

    “就这么两件不明用途的东西,你就想糊弄我么?”楚河天眼一开,分明看到了这两件物品上笼罩着的神秘气息,嘴上却依旧不依不饶道。

    大真喇嘛道:“密宗之中分别以***的变形莲花和男、根的变形金刚杵为象征,而贫僧降服的那邪僧,出身于大雪山明王宗,也算是根底深厚,出身正道。这两物,贫僧本要送返明王宗,如今遇到施主,想来也是有缘,不妨借花献佛。”

    原来是慷他人之慨。

    再纠缠了几句,楚河见这喇嘛是真榨不出油水来了,便先放过他,接过了他递过来的舍利子、天珠还有金刚杵和莲花台。

    “如此,约定便算达成了!还请施主勿要食言,否则吾等佛门修士,虽有慈悲之心,亦有降魔之能。”大真喇嘛不轻不重的威胁了一句道。

    楚河笑着扫了也速该的帐篷一眼,然后脚下一跺,神足神通发动,人已经迅速的朝着帝城返回。

    大真喇嘛怀疑他会搞破坏,但其实楚河还没那么大的心。

    他虽然搅的大草原风起云涌,但是对自身还是有一个十分清醒的认识。

    回到帝城之后,楚河先是在帝辛的帮助下,以旱魃的神通吸收掉了舍利子上,残余的精神波动,只留下最单纯的佛门知识讯息。

    如此一来,楚河在炼化舍利子时,所得到的知识和记忆,便不再是以第一视角去更深切的感悟、体会。而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一同学习。

    虽然效果大打了折扣,却也避免了被同化、渡化成和尚。

    很显然大真喇嘛送他两枚舍利子,并没有安什么好心。

    两枚舍利子中,包涵了两位高僧庞大的精神能量,残存着他们魂魄的气息。虽然不可能夺舍楚河,取而代之。却能够通过精神融合的方式,改变楚河的某些世界观和价值观,类似于直接洗脑。

    炼化了舍利子,楚河的天眼神通和神足神通,终于解析到了极高的程度。

    都只差一小步,便能彻底解开,洞悉其中的一切的玄奥。

    随后楚河便拿着金刚杵和莲花台,下到北海底部,去找申公豹。

    虽然申公豹长时间从北海海眼中挣扎出来,要承受极大的痛苦和压力,但是短时间内冒头,还是没问题的。

    待到申公豹被楚河唤醒后,不耐烦的看着楚河手中的两件物品,霎时间眼中冒出了精光。

    “你这两件东西是怎么来的?”申公豹赶紧问道。

    楚河便简单的说了几句,大致解释了这

    两件东西的来历。

    “哈哈!那些和尚都被骗了,这哪里是什么金刚杵和莲花台,这分明是钥匙和盒子。这是西方魔神的遗物,西方教起源于西方魔神,渐渐发展才成为了佛门。其中争斗、杀戮之多,暂且不用多说。”

    “这两件物品,很显然就是某位西方魔神的遗物。只要找到正确的节奏或者开启方式,用金刚杵敲击莲花台,就能开启莲花台,进入魔神的宝库。”申公豹较有兴趣的看着楚河手中的莲花台和金刚杵说道。

    他曾经拜师两位圣人,交游广阔,三界之中若论眼界之宽广,胜过申公豹的,还当真不多。

    “正确的节奏?九浅一深,右三左三,摆若鳗行,进若蛭步?”楚河顺口便遛出一段来。

    申公豹反而懵了,可怜一代大商国师,自认为三界之中,洞悉机密无数,此处却有些听不懂楚河在说什么。

    待到听了楚河心声,申公豹顿时就尴尬了。

    “这个···你也可以试一试,说不准···就有用。”

    听到申公豹此时的话,楚河觉得自己好像洞悉了某些了不得的秘密,为了保命脚下一蹬,就飞离了北海。

    楚河顺口遛出来的口诀,当然是玩笑话。

    要是魔神的宝库这么容易被开启,这个秘密也不会被保留这么久,还不被那些喇嘛们发现了。

    暂且收起两件物品。

    楚河回到书房之中,伏在桌案上,开始书写书稿。

    这么多年过去了,楚河当然早就弄清楚了黄金屋的正确用法。

    他甚至在张子鸣发现的基础上,更进了一步。

    走到黄金屋中,楚河直接对着那石像许愿说道:“我想要知道打开西方魔神宝库的方法。”

    说罢将早就撰写好的一部分书稿塞了进去。

    待到石像嘎吱、嘎吱,像吃薯片一样,吃掉书稿后,它的肚子里却传出雷鸣般的饥饿声,显然是楚河许下的愿望和花费的代价不对等。

    楚河又塞进去几张书稿。

    石像又迅速的嚼完了,继续催更。

    而且连带着整个黄金屋都抖动起来。

    “行!你是大爷!我把命都给你,行吧!”说罢又塞了一把书稿进去。

    只见那石像嚼了两口,竟然将一些已经写过,又或者与之前送进去的书稿类似的内容给吐了出来,并瞪着眼珠子,像活人一般看着楚河。

    “大爷!您别生气!不够我这就给您去写!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谁还没个低迷期。篇篇高、潮,那我还不上天了!”楚河一点脾气都没有。早就想到这一次许愿后,需要上贡的书稿特别多,但是没想到,不仅需求量大,对质量的要求也是不低。水字数完全不能蒙混过关。

    等楚河狂写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后,终于满足了那石像的胃口。

    就听见咯噔一声,石像嘴里吐出一个玉瓶。

    玉瓶中装着的是一种看起来浑浊、粘稠的液体。

    带着一种古怪的,有些熟悉的味道。

    楚河拎着玉瓶,心中有了一些猜想,忽然觉得很崩溃。

    “想我堂堂大楚河王,神龙摆尾三十载,不曾想有朝一日竟然也沦落为了道具流,可悲?可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