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了时间,君臣相见,竟然是这样一番景象。

    为君者,化为旱魃,非死非生,游离于六道轮回之外,永世难以超生。

    为臣者,被镇压于北海海眼,似乎永远也看不到尽头。

    “果不该听信姜子牙之言,若非他言大王亦将被封神,授为天喜星。我又何必领了这镇压北海之眼的差事。”申公豹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这话说的也是不咸不淡,只是在陈述某个事实。但是谁又知道,这样的平淡中,究竟又埋藏了多少痛恨与懊悔。

    封神一战后,申公豹也被授予东海分水将军一职。

    封神之战,本就是三教协商,为补天数而强行推动的仙神大战。申公豹再怎么说也是碧游宫的弟子,按照规矩,如何会落得填北海之眼的结局?

    眼下听申公豹所言,那定然是姜子牙设了圈套,万般无奈下的申公豹便一头扎了进去。

    “国···师,寡人!救你出来!”帝辛说罢十指伸长,乌黑锋利的手指,从青色的锁链上滑过,在水中动荡出一串串的波纹。

    但是那青色的锁链却并无任何伤痕,反而是申公豹发出一声声痛哼声。

    “大王不必费心!这锁链是姜子牙将锁天藤的种子,种在我的心上长出来的。它既和我相生,却又死死的锁着我,将我牢牢的封印在这铜柱之上,我不灭则藤不断。”申公豹说道。

    帝辛此时似乎思维还有些僵硬,愣了一会,才理解申公豹的意思,面色僵硬,却艰难的说道一声:“可···恶。”

    “大王先别管我了!且先留在北海,今年正好是鲲泪出现之时,每逢月圆,就会有鲲泪显化。大王收集一些,看看能否借助此物,将一身尸煞之气洗去,摆脱僵尸旱魃之躯。”申公豹说道。

    “鲲泪?”楚河一愣,紧接着便想到,莫非申公豹所言的‘鲲泪’就是至纯真水?只是此物为何又叫‘鲲泪’?

    楚河心中还在不解,那申公豹却直接开口解释道:“小子!念在你让我与大王重聚的份上,倒是可以给你解释一二。”

    楚河先是一愣,紧接着便苦笑。

    这申公豹定然是拥有他心通、读心术一般的神通,他未曾修成元神,一身的精神灵魂散乱,区区金丹根本防备不住申公豹的窥视。

    “你可知道什么是北海?什么又是北海之眼?”申公豹先问。

    楚河配合摇头,做倾听状。一旁的玉质道人,也识相的跟着做表情。甚至连龙后,也老老实实的配合,不敢乱来。

    人的名,树的影,申公豹的赫赫‘凶名’,可不是开玩笑的。

    “北海之下沉睡着鲲,而北海之眼,就是鲲的眼睛。每隔三百三十三年,鲲就会稍稍苏醒,望月流泪。当它的眼泪与月光相容,便是你所想的至纯真水,能够洗净世间任何不洁之物。更能提炼真元,洗刷根基。”申公豹缓缓的解释说道。

    楚河闻言,心中震撼,嘴上却说道:“多谢前辈解惑,在下还有俗事要处理,就不叨扰前辈了。前辈与大王久别重逢,想来应该有很多话要谈,我等先告辞了。”

    此地非是久留之地,楚河还是觉得先走为妙。玉质道人也紧跟着楚河,一副万事以楚河为主的摸样。

    龙后眼巴巴的看着楚河,就期待着楚河也能将她一同带走。

    申公豹此时却道:“道友留步···!”

    此言一出,楚河面色惨白,悲愤的看着申公豹,表情惊愕之

    极:“前辈!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咒我?”

    申公豹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待读了楚河心中所想之后,便摇晃着铜柱,愤怒的咆哮:“无知小儿!竟敢如此编排于吾,气煞吾也!”

    只是他终归是被封印了,除了摇晃铜柱,震荡北海以外,根本奈何不得远远站着的楚河。

    等到气消了之后,申公豹方才接着道:“大王神智为尸煞蒙蔽,我的元神和精血,只能令他清醒一时,不能长久。所以这鲲泪还需你帮忙收集,然后我教你一个法子,你用它来给大王清洗煞气。”

    楚河听了之后,倒真的不着急离开了。

    当然,也是此刻,帝王魃帝辛正盯着他的缘故。

    虽然申公豹说帝辛的灵智无法长久保留,但是也不至于这么一会,便消退下去。

    “如此,在下倒也可以帮忙。不过有一句说得好‘叫大王不差饿兵’,那至纯真水也是好东西,我想还会有别的人盯着。若要为大王全部取来用,只怕也不容易吧。”楚河说道。

    申公豹闻言,便哈哈笑道;“好一个满口伶牙俐齿的小辈。你若帮了大王,我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我观你金丹之上,还有神通未显,只要你帮忙,我便传你魂镜之术,以水为鉴,投影分魂,与己为战,不断的超越自身,开启神通。”

    楚河一听,这交易做得。

    正所谓,最难看清的便是自己。

    有了这魂镜之术,就能不断自己与自己战斗,从而发现自己的种种不足,迅速的提升和进步。

    不仅有利于开启神通,并且对掌握神通以及自身战斗能力的提升,也有极大的帮助。确实是楚河现在最急需的法术。

    “如此在下便答应前辈所请了!大王与在下,也有一段因果,能够帮助大王,摆脱蒙昧,再开灵智,那也是在下的荣幸。”生意谈妥了,楚河不介意说点漂亮话。反正说漂亮话又不要钱。

    “我先口述给你替大王洗练尸煞的方法,然后你再去黑点虎的肋骨内测一探,自会找到魂镜之术。”申公豹说道。

    楚河点点头,等着申公豹将要点尽数说清,且记牢了之后,便去往黑点虎的骸骨处,直接顺着黑点虎骸骨胸口的窟窿处走了进去。玉质道人因为没有申公豹的允许,倒是不敢擅入,而是留在了骸骨之外。

    一入骸骨之内,楚河便发现,黑点虎的胸腔之中,竟然不知是如何,开辟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避水空间。

    而就在那一根根玉白色竖起的肋骨之上,正用小篆刻写着许多文字,排列成行,密密麻麻。

    其中一篇正是魂镜之术。

    “等等!小篆?申公豹还能写小篆?不对!这压根不是申公豹写的。他现在被封印在铜柱上,脱不开身,怎么可能还在黑斑虎的肋骨上刻字?”

    “不错!这是不是我刻的,是很多年前,一个叫苏武的刻在上面的。他奉命到北海来牧龙,和我做了二十年的邻居。这一晃,只怕都许多年过去了吧!也不知他现在如何了!”申公豹的声音传来,充满了唏嘘。

    而楚河则是一脸的诧异,尽管三观已经饱受冲击,但是这一刻,他还是有一句mmp不知当不当讲。

    谁来给他解释解释,为什么苏武牧羊变成了苏武牧龙,而且还和申公豹做了二十年的邻居。确定不是在逗他?

    (求推荐、月票、订阅,有看盗版的兄弟,条件允许,请来正版支持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