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何办法?还不速速道来!”李城隍颇为急躁道。

    楚河却继续吊胃口:“这可不成,我若告知了李城隍这办法,就是恶了龙君,若无半点缘由,如何能成事?”

    简而言之,就是要好处了!

    李城隍皱起了眉头,楚河的市侩气息让他很是不喜欢。

    不过不喜欢归不喜欢,报复龙君的心理高于一切。

    所以李城隍便道:“你待如何?”

    楚河说道:“天一生水咒!我只要此功。”

    李城隍修的虽然是神道,但是对于修士的东西还是了解的。更何况他素来与龙君打交道,对于大名鼎鼎的《九江行脉法》也是有所耳闻。

    讲道理,楚河有了鬼谷子注解的《水德经》,对于九江行脉法本身的理解,已经达到了全新的高度,跳出了藩篱。

    后又有苍龙变补充,根本法其实已经发生了一些偏移,朝着更适合他自身状态的方向转变。

    但是天一生水咒的重要性,依旧不减。

    它非正功,却是一个正功的补充。在楚河看来,从八荒吞气到四海升腾,这两种《九江行脉法》的补充功法,才是惊艳之处。

    长江龙君寿宴副本,是有极小的概率,交好洞庭龙君,从洞庭龙君那里得到天一生水咒的。

    但是那概率,简直比长江上游撸一发,长江下游游泳的妹子都怀孕的概率还要小。

    那么楚河想到的办法,就是找一个和洞庭龙君地位相当的人,去找洞庭龙君交易。

    本来这个人选,最好当然是长江龙君了。

    不过龙君架子太高,接触他还不如直接想办法接触洞庭龙君,反正难度都一样,还少转了个弯。

    唯一便于‘攻略’,好接触的便只有好赌且心心念念想着报复长江龙君的李城隍。

    “我手上并无此功,你若非要,我倒是也能舍得几年的俸禄,去找那洞庭龙君交换。只是你给出的办法,要确实值这个价才是。”李城隍闻言,表情平淡,楚河的修为在他看来不值一提,不过根基却也明显,打天一生水咒的主意,却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楚河听李城隍这般说话,便知道他已经答应下来,便说道:“听说龙后出身西海,母族势力庞大,龙君也不敢轻易折罪,唯有将妾室养在外。将几个女儿也是送到各方学艺,并不久居龙宫。”

    “城隍何妨,将这些妾室都一并接来,乘着大喜的日子,给龙君献舞祝寿,也算是一偿双方相思之苦。”

    李城隍闻言,十分古怪的看着楚河。

    猛然把桌上的酒倒入口中,猛然却又哈哈笑了起来:“好办法!好办法!一日乱,何如日日乱,这妾室请回来容易,送走却难了。龙君这龙宫怕是住不安稳了!”

    “而且大殿之上,寿宴之中,妻妾争锋,闹的鸡飞狗跳,想来他的面上一定会十分难堪吧!”

    “我这便去寻这泥鳅在外面的那些相好的,龙性本淫,他相好的可不少呢!”说罢李城隍便一转眼,便消失在了楚河面前,倒是个雷厉风行的主。

    见李城隍已经去办,并没有排斥这个想法,反而十分兴奋的摸样。

    楚河也松了一口气。

    此事不仅仅关系到天一生水咒,更关系到楚河能否完成延续副本,拖延时间的计划。

    事实上,让李栋带着龙君养在外面的妾室,大闹寿宴,只是这个计划的开端。

    至于怎么把龙君的那些相好带回来一些,则是看李城隍的本事了。

    楚河相信,他即便无法将龙君相好的尽数寻来,找出三五个来,还是不

    难的。

    解决了李城隍这边的问题,楚河又通过心灵感应,寻到了白熙,托白熙的关系,给杨辰空搞了一张请帖,同时让他盯着阿强,把阿强的情况随时汇报。

    上一次进副本,被这个阿强打了个措手不及,虽然没有什么真的麻烦,但是依旧是不大不小的变数。

    这回楚河固然可以在龙君寿宴之前,就将阿强给直接解决了。

    但是杀人永远是下下策,既然知道了阿强的本性,那就合理的利用,达到目的后,再冷眼坐看其自己作死,岂不是更妙?

    跟着白熙返回内宫后,楚河安静下来,每日诵读《水德经》,偶尔也通过心灵沟通,与白熙交流。

    白熙是黎山老母的弟子,而且境界也不低,在修行上,时而指点一下楚河,也是绰绰有余。

    楚河也并不着急突破金丹,毕竟如果不能延续副本,打开局面,现在急着突破也没什么用。

    有过一次突破的经验,楚河更清楚,只有当金丹中孕育、积蓄的灵性足够多,足够强大,金丹离体后,才能在虚空中飞的更高,持续的时间更久,捕捉到更好的神通规则。

    闲暇之余,楚河用一块龙魂树的木料,精细打磨了九九八十一颗珠子,用天蚕丝串起来,做成珠串送给白熙。

    白熙得了龙魂木做的珠串果然很开心。

    虽然还是没能揭开白熙的面具,不过楚河知道,白熙对他又上心了几分,好感度飞升。送送小礼物,然后偶尔又贱贱的撩拨她一下,到了龙君寿宴将近时,明明不过才相处了几天,白熙却已经对楚河几乎放下了大半的防备。许多关于龙宫的隐秘之事,也没有隐瞒,顺口就说了。

    同时还将龙宫中珍藏的不少修行典籍,偷偷的带给楚河看,这胳膊肘往外拐的不要太顺溜。

    由此可见,手工制作,送礼物给女生,自然是好招数,屡试不爽。

    不过要小心,这一招,其实也有一个误区。

    那就是所送物品的价值问题。

    比如自己手工用贵重金属diy一个看起来很不错的,项链、戒指、耳环什么的,送给女生,这样既有诚意,又有价值,女生还能拿出来到闺蜜、姐妹面前炫耀。

    女生获得了某种满足感,对送她礼物的这个人,一瞬间好感度就爆表了。

    即便是自己diy不来,找人代为行事,事后只要不穿帮,效果也一样。

    但是最怕的就是折小星星、千纸鹤什么的,既没有技术含量,又没有炫耀价值和实用价值,拿出来都很low,女生要来干什么?

    诚意这种东西,其实就是基础成本价值+炫耀价值+在此时上耗费的时间。

    也就是说,女生的需要的诚意,就是既要花钱又要花时间。花了钱没花时间,那有很大的可能,得到了身体得不到心。而只花了时间,运气好能混个备胎当当,接盘的概率都不大。

    毕竟有些女生也会觉得,你这么抠,不够资格养那个人的孩子(笑)。

    总之就在楚河开足功力撩妹的过程中,龙宫寿宴如期举行了。

    该到的宾客也都纷沓而至。

    谷道人、大石头边峻、苍龙道东阳离、洞庭龙君、泰山山神···无论是修行界还是地祇界的大人物,都已经莅临。

    而楚河就按照龙君的吩咐,在大殿门口鉴宝,这可乐坏了楚河。

    要知道,副本可有一个隐性规则,只要是过手的宝物,都有概率在副本结束后抽中。当然抽中多少,视参与度和挖掘度而定。

    可以说在贾老六这个身份上,有一个隐藏的bug被楚河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