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文bl辣文肉文_耽美高鲜网辣文小说合集系列推荐-泡小说 > 其他小说 > 无限制神话 > 第249章 敢叫江山换新颜(求订阅)
    目光所及,却见有巨大的深灰色物体,正在不停的蠕动着,那柔软而又坚韧的表皮,每一次在地底窜动,都会引得巨大的震响。

    “快点将船拉开!否则撞上去的话,会被它们直接碾碎。”鱼贤面色发黑道。

    不用鱼贤提醒,东阳离已经在这么做了。

    随着土行舟的拉开距离,东阳离同时也放大了土行舟对于地底的透视范围,终于那巨大的,在地底活动的生物,露出了真容。

    它看起来就像是放大了数十万倍的蚯蚓,正在地底吞吃着泥土,将原本的地底暗流河道堵塞,却又挖出全新的通道,往西而去。

    “这是上古异兽‘肠’,相传它是烛龙的后裔,看情况它应该是被人为操控的,正在更改着地貌环境。”鱼贤说道。

    虽然是条咸鱼,但是也是一条有文化的咸鱼。

    “原来如此!我似乎懂了!”东阳离开口说道。

    楚河和鱼贤将视线望过去,等着东阳离的解释。

    东阳离的眼神有些失去焦距,表情中带着敬佩和惶恐两种交织不下的情绪。

    “我东阳离也算是活了有几百年了,从未见过有如此胆大包天之人,更何况此人还是一个女子,就更不得不叫人佩服了!”东阳离说道。

    “究竟怎么回事?你说清楚!”楚河心中也有些模糊的揣测,却还是不敢朝着那个方向去想,便向东阳离求证。

    东阳离道:“半年前,是我和一群被武皇招揽的修士,前往太行深处,找到了愚公一脉的后人。”

    “等我们将这些愚公后人带到了神都后,他们就被武皇的人接走了,如今看来,武皇是要让他们效仿先祖,搬山而行。”

    《列子;汤问》中有记载,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本在冀州之南,河阳之北。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面山而居。惩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

    故而便有了愚公移山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的结尾,乃是操蛇之神闻之,惧其不已也,告之于天帝。天帝感其诚,便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自此,冀之南,汉之阴,无垄断焉。

    但是故事本身,存在着破绽。

    最少,能直通天帝的操蛇之神,为何会惧怕区区一名老翁?

    东阳离给出了解释。

    愚公一族本就是夸娥氏后裔。

    而夸娥氏与龙伯国人一样,都是远古时期的异人人种,不仅身高百丈,且力大无穷。

    二者或有血亲关系。

    正是因为是力大无穷的巨人,因此搬山对他们而言,并不算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搬山倒江···武皇这是要做什么,你还想不到么?”东阳离说罢面色有些僵硬的看着楚河。

    楚河长长吐出一口气,摇摇头道:“不是想不到,而是不敢想。这等手段,简直比愚公移山还要蠢,但是确实又不失为一种可行的办法。”

    “所以说···你们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能不能有人给我解释一下?我虽然是一条

    咸鱼,但是还是有求知心的!”鱼贤有些抓狂道。

    还是楚河对他解释道:“我想武皇的想法应该是,将龙脉改成凤脉吧!”

    “凤脉?有这种说法?”鱼贤一脸的懵逼。

    “当然没有这种说法,只是一种形容、解释罢了。其实所谓的龙脉,也和龙族大抵没有太直接的关系。形成的龙气,与真正的龙族之气也是类似,却又决然不同的两种能量。当年轩辕黄帝乘龙而去,后世的帝王这才牵强附会,将帝王与龙结合起来,而能为帝王所调用的力量,则是被称之为龙气。久而久之,这种力量的性质,倒是与真正的龙气,变得相近。”

    “武皇虽然不知天帝是如何在龙脉龙气之中下的诅咒,更没有办法直接解开诅咒。但是她却起心,逆行天下山水龙脉,让整个天下的山水走向,都调换一个边,西高东低那就变作东高西低,以万仞之山,挡住东海之水,逆流长江黄河两大水脉。”

    “如此一来,岂不就相当于将龙脉化为了凤脉,如此诅咒自消,而她也就能以凤脉之力修炼,走上上古人皇的道路,永生不死,执掌人间,可与天帝并肩。”

    说到此处,楚河的脸上也难免涌起了浓浓的敬佩之情。

    无论武则天的为人如何,她的气魄和胆量是值得敬佩的。

    听完楚河的解释,鱼贤整个也懵了。

    活了上千年,虽然前五百年,做小妖的时候,一直懵懵懂懂的,什么都不懂,稀里糊涂的瞎混。

    但是后五百年,他还是彻底开了智,知道去学习人间的知识,见识天下的英雄人物,来充实自己。

    在这五百年的阅历中,他也从未听说过有如此气魄雄厚,想人之不敢想,不敢做的帝王。

    “好厉害的武皇!难怪敢一人打破世俗之规,以女子之身登上皇位。有如此决心,尽管我不看好她的行为,却依旧感到敬佩。”鱼贤说道。

    天下的名山大川,走向已定,气脉盘结之处,则必有福地诞生。

    那些福地、洞府,便又与天下的各个强大修士宗派有瓜葛,甚至是他们的根本之地。

    武则天要改换新天地,将江山回炉再造,那就等于是刨了这些修士的根,绝了他们的脉。他们知道了的话,如何会不反了武则天?

    “她太过自信了,真的以为以女子之身登顶皇位,便可以再创奇迹,以一己之力,对抗天下修士?”东阳离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表情。

    “看这些法螺的摸样,似乎都是佛门的法器,这些和尚倒是肯帮她!”楚河说道。

    鱼贤冷笑道:“这是当然了!和尚是后来的,他们进入中土时,名山大川、洞天福地多半已经有了主,即便是佛门已经在中土扎根壮大,那些洞天福地想要夺到手,每夺取一处,都要花费血的代价。”

    “与其这般,还不如直接改了这天地,让洞天福地重新成型,再行分配。”

    “简单的说,就是看着抢不过,就直接掀桌子呗!”楚河心想。

    这倒也是个办法!

    难怪会和武则天一拍即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