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楚河以为自己已经是老司机了,不会再为任何车技动容,直到他听到了二师兄王钰的自白。

    虽然过程很污。

    不过某种意义上来说,滴精认主比滴血认主更加‘科学’(笑)。

    毕竟那玩意不仅仅是精气血的集合体,更隐藏着生命密码,直通本质。

    王钰获得的应该是某种极为强大的上古蛮巫传承。

    “召唤巨熊···不会是有熊吧!”楚河有些浮想联翩,不过也没当真。

    又和王钰聊了会,将他送走后,楚河便在一队精锐的护卫下,在黎明时分,便朝着祝融宫的方向而去。

    现在楚国政局未稳,即便只是出城去一趟祝融宫,楚河也不得不小心谨慎一些。

    现在楚河王宫中的守卫,一半是楚人,还有一半是晋人。

    那些晋人在楚国没有根基,暂时是可以委以重任的。而一半的楚人守卫则是为了遏制晋人,毕竟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

    抵达峡谷。

    石巨人苏醒过来,见了楚河之后,也只是点了点头,并未将他多当一回事。只是不再向他索要任何的通关令箭,而楚河的那些护卫士兵则是被留在了峡谷之外。

    岩浆河流中间,祝融宫依旧耸立。

    而祝融宫外,十几朵赤阳花依旧开的鲜艳。

    与上次不同,这一次赤阳花上的所有人,都睁开眼看着楚河,眼神中有好奇也有探究,比上一次终归少了一些冷漠。

    “熊颏见过各位长老。”楚河拱手一礼,态度十分的谦卑,并无任何新登楚王位的狂傲与自大。

    一朵赤阳花上,上一次和楚河说过话的那个幼童,依旧用极为苍老的声音道:“你···很不错!血脉极为纯净,而且也并不狂妄。”

    楚河闻言,心中明了。

    一定是有些不懂行的傻瓜,在成为楚王后,来到这里自以为可以号令这些老家伙,然后被收拾了一番。

    这些傻瓜中,说不定就有楚灵王和楚平王那两个家伙。

    毕竟他们的王位来的都不怎么正经,有些事情肯定没有得到前一任转告。

    “我们通知你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三件事情。”一个眉毛、胡子、全都雪白几乎垂落到地上,唯独头顶光溜溜的老者,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断气似的对楚河说道。

    当他说话的时候,其他众人都只是听着,不敢插话。

    很显然这个看起来随时有可能一命呜呼的老家伙,就是辈分最高的长老。

    楚河瞧着他,暗中揣测着对方的具体年龄,究竟是哪一辈的人。

    “颏,洗耳恭听!”心中做着各种猜想,楚河的表情却依旧恭敬、温顺。纯良的就仿佛小绵羊。

    老者慢吞吞的,犹如树懒一般继续说道:“第一,往后每年,你都必须将四方上贡的灵材、灵药,供奉九成到我们这里来,这是规矩,半分也不能少。”

    楚河闻言,心中暗骂,果然老而不死是为贼,却不得不点头答应道:“这一点,颏自当遵守。”

    “第二,不要随便挑起灭国战争,这个天下,必须维持眼下的局面,未到变化之时,不能有任何的大的更改。收起你那不该有的野心。”

    “否则的话,我们不会

    救你,也救不了你。”

    听闻这番告诫,楚河心中却对早早做过的那些揣测,更加坚信了几分。

    这天下就是那些大能者的棋盘和试验田,能改变天下的,也只能是他们。

    楚河道:“这···颏也谨遵诸位长老的告诫。”

    面上做出不甘之色。

    那些老家伙们见了,却都各自点了点头。

    其中那个孩童般的长老在得到最老的长老认同后,便说道:“为了弥补你,我们会教你你一些东西,如果你们在寿元耗尽之前,跨过某些门槛,未必不能加入我们,然后得知这个世界的真相。”

    楚河听了心中大喜,暗道果然没有白费了他一番奥斯卡级别的表演。

    等到许诺过后,那个最老的长老,最后说道:“第三,我们不会管你如何治理国家,但是楚国不能有失,基本的局势必须稳住,若是实在抵挡不住,只要是外敌,我们可以出手。但是只要我们出手,你的王位就会被剥夺,就连血脉也一样会被抽走。”

    老家伙的声音虽然慢,也有气无力的,但是楚河却分明感受到了一股阴寒之气,在如此灼热滚烫之地,环绕在自己的周身。

    “是!颏一定守护好楚国,不让诸位长老失望。”楚河心里已经将老家伙翻来覆去的骂了几百遍,脸上的表情却依旧恭顺,还是见不得半点不快之色。

    三点要求说完,最老的老家伙闭上了双眼,坐在赤阳花上,仿佛已经死去了一般,连声息也消失了。

    而那个孩童般的长老又道:“以后没事的时候,尽量少让人过来打搅我们修行。”

    “我们的修为也是很昂贵的。”

    楚河听懂了他的意思,是不想让楚河派人过来,让他们开启祝融宫。

    毕竟每开启一次祝融宫,消耗的都是他们的功力。

    楚河闻言,仔细想了想,他也不会久留在这里,同行者中也没人拥有楚国王室血脉,没有必要为了一些虚无的下属来得罪这些老家伙,便直接说道:“颏在位之年,必然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搅诸位长老的清修。”

    听楚河这般说话,几个原本已经闭上眼的长老,却又都睁开了眼,赞许的看着楚河。

    毕竟让人进入祝融宫,是楚河身为楚王的权利,而现在楚河却主动放弃了这个权利,这等于维护了这些长老们的利益。

    其中一位长老听了之后,似乎稍稍有些过意不去,便摸出一道火红色的竹符,丢向楚河道:“你拿着这个到翻甲谷,其中有不少能人异士,见了这道竹符,自然会为你所用。”

    楚河接过竹符,心中略微闪过一丝惊喜。

    他现在正缺有用之人,特别是手中的高端武力太少,虽然当了楚王,还是有些缺乏安全感。

    有了这竹符,便等于有了护身符,心下安定许多。

    有人出手送礼了,其他人也不能没点表示。

    第二个出手送礼的便还是那个孩童似的长老,楚河都有点怀疑,他这个身体的身份,是不是属于这个老家伙的后裔,否则他干嘛没事这么‘殷勤’?

    果然相比起第一个长老送的竹符,孩童似的长老拿出来的东西,就要贵重的多。甚至他周边几位长老见了,眼中都闪烁着异彩,显然对他们而言,此物都极为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