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角声在黎明时分响彻。

    两方军阵,对立而列。

    太阳初升,原本化不开的浓雾,在长风的吹拂下,无可奈何的散去,将原本朦胧的战场,变得格外清晰。

    楚河麾下的步军已经扩充到了十万,两翼骑兵各有一万,吴建伟用茶叶从义渠换回来了两万匹战马,现在楚河说不定是整个春秋诸侯中,拥有骑兵数量最多的诸侯。

    一阵急促的军鼓声响,楚平王麾下营垒的大军随之出动,茫茫身穿黑色藤甲的士兵,开始整齐的朝前迈动脚步。

    上千辆战车,整齐的排列在军阵之中,有着极强的威慑力。也给节节败退的军队,提供着一些无数不多的信心与心理依靠。

    王旗在风中猎猎招展。随着一声炸响,楚河麾下大军,两翼骑兵率先出动,中军兵士则跨着整齐步伐,山岳城墙班向前推进,每跨数步便大喊‘杀’字,从容不迫的往前毕竟,带着一种浑厚的气势。

    与此同时,凄厉的牛角号声震群山,大量的楚军开始朝前奔跑,他们身后的战车,犹如巨兽一般,搭载着士兵,朝着楚河麾下的骑兵队撞击过来。

    骑兵奔在半途,突然分作左右散开,然后就想两柄尖锐的刀锋,狠狠的插进了敌军的胸膛。

    马镫、马鞍降低了骑马的难度,这也是楚河麾下的骑兵,能够轻易达到两万的原因。而马掌则是大大减小了战马的折损,同时也给战马提供了强大的攻击力。当马腿飞踢起来,挡在战马面前的士卒,只能是被一脚踢碎胸骨而死。

    当骑兵穿插入敌军大阵,将对方的阵型打散。

    两大军的主力,也都终于排山倒海般相撞了,若沉雷炸响之声响彻,一时间咆哮声、厉吼声、哀鸣声,化作战场的音符,连贯成一片。青铜剑和长戟翻飞,长矛与投枪呼啸飞掠,密集箭雨如蝗虫过境铺天盖地,沉闷的喊杀与短促的嘶吼直使山河颤抖!

    这是决定整个楚国命运的一战,也是决定这些勇士们各自命运的一战,对于楚河麾下的士兵而言,能否在这一战中获得最关键的胜利,决定了日后究竟是继续做人下人的奴隶,还是成为人上人的封地贵族,而对于那些忠于楚平王的战士而言,一旦输了这场战争,他们将会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即便没有死在战场上,也会成为奴隶,这是属于春秋的规则。

    胜利者获得一切,而失败者失去所有。

    碰击,嘶吼,咆哮,狰狞的面孔,带血的剑锋,低沉的嚎叫,弥漫的烟尘,整个天空都仿佛被这种原始搏杀的惨烈气息所笼罩所湮灭.....。

    上郢之外,战火升起的浓烟,滚滚着弥漫了飘洒向后方的那座城池,将它彻底笼罩在战争的阴影里。渐渐的,战场上,那风中猎猎招展的代表着楚平王的大旗,已然残破褴褛,似乎顷刻间就会坠落。战场之上死尸伏地,血流不止,却无人向前清理,浓浓的血腥味与汗气味相互夹杂着,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

    战争,却依然持续。

    嘹亮的嘶喊惨叫已经成为了这片天空下,唯一的单调音符。已经有不少楚河麾下的战士,冲到了上郢城下,他们健硕的身影,如波浪般起伏,他们口中,发出了震动天地的喊声。

    这种喊声,互相传染,互相激励,消褪了心中许多莫名的恐惧。空中箭矢狂飞,拖着长声的箭雨如蝗虫过境般纷纷划破长空,只见不断地兵士中箭倒地。

    攻城车和云梯都架了起来。

    不断的有尸体如落雨般从战士们的头顶上空落下。

    终于有勇士登上了城墙,只是等待他们的却是四周密密麻麻而来的利刃。

    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好运的,打开局面。

    而下方城门口,炸药已经埋好。

    只是却炸不开城门。

    楚河攻城破防的那点伎俩,早就被楚平王得知。

    这座楚国的都城,加持了许多临时针对性的阵法,做了针对性的抵抗。

    一时间很难用暴力,将这座城炸开,只能攻上城墙,杀死守兵,然后从里面将城门打开。

    就在上郢的一角,疯人余阻止了平头哥冲出去,杀入城门口,里应外合打开城门的打算。

    “再等等!他还在,我们冲上去不能帮忙,只是送死。”

    疯人余说的是楚国大将项拔。

    此人未必是楚国第一大将,未必是第一勇士,但是却绝对是第一忠将、猛将。

    手握着酒坛,一人一戟,硬是杀的那些冲上城墙的勇士们肝胆俱裂。

    此人犹如擎天巨柱一般挡在那里,想要破城,他就是最大的障碍。

    将清冽的琼浆混合着滴入酒坛中的血液咽入喉中,随即扬手扔掉,酒坛炸裂,酒香四溢,让原本在战场上昏沉的战士,脑袋也稍稍清醒,这是楚河当初敬献给楚灵王的美酒。如今却被楚平王赏赐给了项拔。

    项拔的脸颊微红,似乎微醺。

    但是一身的气势,却更加高涨,数日久战的疲惫,也随着这些酒水的入喉,而被洗刷干净。

    薳启疆就驾着战场,在战场的正中央,他的青铜长矛每一次挥下,都会倒下一片的尸体。简直就是像在玩无双割草。

    项拔浓眉一展,双目一瞪,手中的长戟一甩,一道乌光已经如闪电一般破开天穹,朝着薳启疆落去。

    乌光所过,楚河挥下的战士纷纷被轰成碎片。

    好几个楚河新提拔起来的小将,也都没能挡住,没有享受到最后胜利的果实,而倒在了战场之上。

    铛!

    薳启疆挥矛抵挡。

    两柄兵器碰撞,薳启疆驾着的战车瞬间崩裂开来,四匹战马发出悲鸣,同时倒下。

    长戟回弹,项拔已经凌空飞扑而至,握住了长戟,顺势一个转身朝着薳启疆劈下去。

    他的视线却没有真的盯着薳启疆,而是在更远的中军战车之上,那个指挥着全军的人影。

    颓势已成,破城就在眼前。

    唯有杀死楚河这个主使者,才有翻盘的可能。

    但是项拔显然小看了楚河的智慧(——),那中军战车上,站着的并非是楚河,而是楚河很早就找好的一个替身。

    作为主上,将士用命,楚河自然要坐镇中军,以鼓士气。

    只是同样,一个神威显示,有时一人之力就能扭转整个战局的春秋战场,楚河不会那么没脑子的将自己立起来,当个活靶子。

    所以替身,自然应运而生。

    真正的楚河,就在不远处,掌控着全局。

    一旦替身被刺杀,他也能迅速的站出来,稳定局面。

    毕竟在战场上,他的作用有时候就像是一个象征符号。即便是被杀的是替身,但是将士们不知道,那种情况下,士气下滑的一定飞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