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城之外,楚河的军队与吴建伟的商队汇合。

    看着吴建伟麾下蜿蜒的,如同一个中型移动部落般的商队,楚河也不得不感叹,短短时间内对方竟然能够做出如此成绩,当真是令人侧目。

    那庞大的商队中,还有八头小山似的雷牛,雷牛的背上搭载着庞大而又沉重的物质,也唯有雷牛这种天生体型庞大,且力大非凡的异兽,才能承载运输。

    “好家伙,果然没让人失望。”楚河用拳头锤了一下吴建伟的胸口道。

    或许是经过了真正的独当一面,不依靠任何靠山的历练,吴建伟的身上少了一些原本的痞气和玩世不恭,多了许多沉稳。

    面对楚河的赞许,吴建伟却摇摇头道:“我这还不算什么,前有管仲,弦高,如高山重压在上,我现在的这点成就远远不及。而且范蠡也已经开始崛起,在楚越之间行商,声势不弱于我。”

    “这一次我也和他打了交道,他虽然受时代局限,眼光没有我看的远。但是毫无疑问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有些事情我只要稍微露出一点口风,他便能推断出许多来,商业天赋之强,简直骇人听闻。”

    楚河诧异道:“你还和范蠡打过交道?”

    吴建伟笑着点点头,领着楚河走到一头巨大的雷牛兽前,从雷牛兽身上卸下一口箱子。

    “打开看看!”

    楚河依言开箱,只见箱内剑气直冲而起,令楚河满头的长发都飞扬起来。

    箱子内摆放着十几柄青铜剑,每一柄都闪烁着寒光,乃是杀人的利器。

    “这是···越国剑?”楚河问道。

    吴建伟道:“当然是越国剑,不止这一箱,我总共采购了上千把越国剑,足够让你麾下的小将领人手一把。也算是让你在初期,多一些笼络人心的手段。”

    楚河虽然许下了封地和封贵族的承诺,但是那都是空画大饼。

    至于赏赐珠宝玉器,战场之上,这些奢侈品的价值,远远不如一柄宝剑来的要高。

    当然会有人问,既然如此,楚河为什么不在现代时,便采购一批钢剑放在储物戒指中。

    那是因为楚河一早就知道,真正的春秋宝剑,是比钢铁铸剑更加锋利、强大许多的。

    不仅仅因为现代工艺上,虽然铸剑材料提升了许多,但是铸剑的诚意几乎为零,更因为在这个时代,铸剑本身就也是一种修行。

    它更加接近于修真体系中的炼器,或许后世的炼器宗门,本身源头就有一些源自于春秋战国时期的铸剑流派。

    仔细去看,就会发现,每一柄越国宝剑,都几乎快要达到法宝的品质,只是在妙用上少了许多。但是在坚硬和锋利上,不弱于寻常的剑类法宝。

    当然也可以说,让楚河在这个时代冶炼钢铁,或是从现代带一批钢铁过去,然后以春秋时期的铸剑手法铸造武器和战甲。

    先说前者,冶炼钢铁本身就是一整套的技术,需要整体生产力的提升,楚河自己单独来搞,不是搞不成,而是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实验,默默种田。

    虽然这个副本没有明显征兆,什么时候会关闭,但是楚河用屁股都能想到,副本也绝对不会让他们在这里停留几十年的时间。

    而携带钢块到春秋时代来,如何熔炼锻造是一个问题,楚河的储物空间虽然大,但是也并非

    无限大,已经装了很多假珠宝玉石,根本没有更多的空间来放钢铁。

    最后以青铜炼器铸剑,有长达上千年的历史,其中自有一套成熟的体系。如何将一些超乎寻常的力量融入剑中,也是各家铸剑流派的不传之秘。

    而适合于青铜剑的手段,未必也适合于刚铁剑,要摸索出一套与钢铁匹配的铸剑秘术,这又需要漫长的时间去积累。

    所以总结下来,吴建伟采购越国宝剑,是很有必要,而且算是应了一些楚河的燃眉之急。

    晋国虽然几番扭捏,终于借兵给了楚河,却几乎没有派发给楚河借走的奴兵多少军械和甲胄。

    楚河现在手上虽然有三万多人,但是也只有一万人左右装备了铜制武器。剩下的士兵手持的不是石器,便是木器,杀伤力都很有限。

    “只有一千把剑吗?”楚河拿了好处,却还不知足,有些遗憾的看着吴建伟。

    吴建伟指着剩下的几头雷牛道:“当然不止这些,青铜的戟尖、箭头,刷了桐油的盾牌、木甲,我都已经准备好了,除了箭头之外,戟尖、盾牌和木甲,都分别准备了一万套。”

    “这是我能够收集到的最大份额了,虽然各国都有军械交易,但是对于军械的流出,还是把控的十分严格。主要是···我的生意在楚国受阻,而且还没有蔓延到齐、燕之地。”

    楚河闻言笑着说道:“一万套装备,已经很好了!已经足够我装备出一只比较精良的队伍。真正重要的是,马匹···。”

    是的!马匹!

    马匹才是楚河接下来,夺楚之战的真正重头戏。

    虽然楚河有了三万多的兵马,但是想要攻下楚国,依旧显得单薄。

    那么以战养战,就是唯一的出路。而以战养战的核心之一,那就是绝对的机动性。

    古代战争中,机动性最高的,自然是骑兵。至于那些骑虎豹,骑飞禽,骑异兽的特殊兵种···就不去计较了。这都是属于古代版的特种部队,是不可能普及开来的。就像晋国智家,能够作为坐骑的巨型山鹰,总共加起来也不足五十。

    当然了攻略楚国,水战肯定也少不了。这方面就需要薳启疆去训练,着急不得。

    楚河的打算一早就知会了吴建伟。

    采购一批战马,然后配合马鞍和马掌,组建大量的骑兵。如此就能保证良好的机动性和作战能力。

    这样的军队一旦行动起来,就像是战场的黑旋风,来去自如,能够轻松的凿穿对手。

    “军马我已经尽力了,但是现在为止,只采购到了三千匹,而且其中有一半还是因为伤了马蹄,被归为农用,这才被我收集到。”说到这里,吴建伟也有些无奈。

    如果说军械还能想想办法,东拼西凑。那么战马就真的是稀缺资源了。

    战马不是一般的的马,那是需要自幼经过训练,不害怕战场,不会轻易被战场的血腥、残酷所震慑,以及碰撞、轰鸣的声音所惊吓。

    加上身体素质上,也有极高的要求,能够承受足够的重量,拥有过硬的耐力以及冲击力。

    零零总总加起来,导致战马的数量一直稀少。

    “三千匹么?也行!不过还是不够!你可以将商队路线拉长,去义渠,去林胡,那里的战马多一些。你可以准备足够的茶叶,直接开启茶马互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