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穿甲高爆弹头迎着面爆炸开来,薳启疆即便是脸皮再厚,那也被砸的鼻血横流,眼冒金星。

    柳下跖乘机欺身而上,一棍子敲在薳启疆的头上,将其彻底打蒙过去。

    紧接着便是接连数棍,将薳启疆身上的骨头能打断的都打断,再用牛妖筋制成的绳子将其捆起来。

    “尔等将军已经被擒,还不住手?”楚河眼见如此,收起火箭筒,扭头便高声呼喊。

    山林之中的打杀声渐渐停了下来,浓郁的敬畏之力,从山林中散发出来,虽然不是冲着楚河来的,却能为楚河所用。

    楚河急忙出手,将强大的敬畏之力勾勒成一个特殊的巫纹,然后一刀划开薳启疆的眉心,将巫纹打了进去。

    即便薳启疆还在昏沉之中,依旧强烈的抵抗着巫纹的入侵。

    柳下跖咧嘴冲着楚河一笑,一巴掌拍在薳启疆的脑门上,将薳启疆的精神压制住,任由那巫纹顺着眉心烙印进去。

    直到巫纹根植入薳启疆的灵魂深处,柳下跖方才松开手掌,拍拍手道:“行了!如今你收服了薳启疆,无论是自保还是反攻,夺回王位,都有了本钱。我亦还有要事要办,就不多留了。”

    楚河自然不舍这么个大高手、好打手离开,几番出言挽留,只可惜柳下跖去意坚决,与楚河说道几句后,便大步离开,三两脚便踩入云中,跳跃而去。

    如同他来时一般突然,走的也是这般的突然。

    楚河提着薳启疆等他醒来,周围是一众同行者,而那些原本围攻众人的楚国士兵,则是被收缴了兵器和盔甲,看押在一旁。

    好几千人的楚国士兵,却成了这区区几十人的俘虏。

    等到薳启疆清醒过来,面上已经露出一丝苦涩,扭头看向楚河,不甘心却依旧不得不低头道:“薳启疆拜见主上!”

    听其言语做派,分明神智未失,他还是他,但是却被下了灵魂巫咒,必须听命于楚河,生死皆在楚河一念之间,并且对于楚河的任何命令,都不敢不从。

    “好厉害的火魂奴咒!”楚河心中感慨。这门巫咒,乃是上古之时,祝融一脉的巫师,用来奴役被俘虏的敌方强者开发出来的。

    是否无解,楚河不敢保证,但是眼下薳启疆无疑已经被控制住,不仅不是敌人,反而成为了帮手。

    有了薳启疆的保护,众人不用在疲于奔命,更不用进入巴蜀,而是就在巫山一代薳启疆的军营中驻扎下来。

    安顿之后,原本被搁置的各自计划,纷纷也都提上日程。

    零落为首的委员会众人,打算去郑国找姬侨,也就是鼎鼎有名的法家子产拜在其门下,学习法家之术。

    这倒是没有出乎楚河的意料之外,法家之术有代天执法之威,定下条例,万物皆在条例中运行,而法家强者,则可借助强大的法理,宣威审判,法理越是井然有序,越是受众广泛,法家强者的威严便越是强盛,难以抵挡。

    不过天下之大,没有什么是真正无敌、无解的流派、学说,法家自然也是一样。战国时代大名鼎鼎的商鞅,不也是作法自毙!他的法理当时普天之下,无人能敌。但是当君王依照他定下的法理,宣判了他的罪状,那么商鞅最终也就死在了自己所定下的

    森然法度之下。

    看着零落率众离开,楚河又对疯人余、秦大爷问道:“你们呢?打算去学什么?”

    疯人余摸着下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要和女装大佬同行啊!”

    “怎么?看上了?也想跟着去学法家,好趁机搞基?”江小白笑问道。

    疯人余想了想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以前我以为自己很直,后来才发现,没有遇到那个能把我掰弯的。”

    “或许···我们先试试?”说罢疯人余一脸认真的看着江小白。

    江小白打了个冷颤,急忙摆头,深怕疯人余是说真的。

    “开玩笑的···!我对女人都没兴趣,何况是男人。”疯人余脸上挂着古怪的笑容,然后才说道:“我要去郑国找邓析子。”

    楚河想了想,才想起来邓析子是何人,一脸诧异道:“你要入名家?”

    疯人余得意笑道:“那是当然!我可是要成为嘴强王者的人。名家岂不是首选?”

    “如果你要玩战争py,记得给我去信,这个热闹我一定要凑一凑!回见!”说罢便兴冲冲的朝着零落等人离开的方向追去,着实有些让人怀疑他的真实目的。

    秦大爷道:“我就不用多问了,上次的关系还在,我要去找我的老师,伟大的道祖。”

    “呵呵!”众人都被秦大爷的不要脸逗笑了。不过是听了一次讲,就将自己比为道祖的弟子,表示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倒是你们,有什么打算?这两个小子,中二病犯了,要去找鬼谷子,你们不会也跟着一起犯病吧!”秦大爷反问道。

    “什么叫中二病犯了,鬼谷子哪里不好?纵横家很牛逼的好吧!”吴建伟很是不服气道。

    楚河笑道:“又有何不可呢?鬼谷终归也是要去一趟的。”

    对于最终目的地,楚河却始终不说。

    “小子!和你秦大爷玩心眼,你小子心大,这天下百家,能入你眼的,唯有九流学派。终归脱不了那几家。”此处秦大爷口中的九流,指的不是后世的下九流,而是指儒家、道家、阴阳家、法家、名家、墨家、纵横家、杂家、农家九家。

    “你若是要来道家,免不了要走你秦大爷我的关系,嘿嘿!走了!”说罢秦大爷也找准了方向离开。

    楚河扭头对平头哥道:“我已经让薳启疆将毕生所会都传授给你,他虽然不是当世兵家最顶尖的一派之主,却也是兵家高手。有他倾囊相授,我想也应该够你学了。”

    平头哥淡然的点点头,没什么表情,他一向如此,所谓人狠话不多,就是他这样的人。

    “那么最后,江小白、米米姐,你们是什么打算?”至于孙藐···好吧他被楚河无视了,作为一号狗腿子,当然是楚河到哪跟到哪了。

    江小白抓了抓脑门道:“我之前入过儒家,不过那一套我怕是学不来。现在也没个概念,就先跟着你吧!”

    米米姐也道:“我一身所长皆是佛门手段,如今···只怕想找也找不到,索性也跟着好了!”

    楚河点点头,也罢:“那就先送他们到鬼谷,顺便看能不能拜见鬼谷子,看看这纵横家,究竟有什么本事,堪称纵横春秋战国,所向披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