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风呼啸,吹拂过漆黑的大街,长街之上家家户户门口的红灯笼,左右摇晃着,灯火也跟着忽明忽暗。

    哗啦啦!

    忽然直接就下起了雨,这雨水寒冷彻骨,让人不堪忍受。

    “我们看来要找个地方躲雨了,不然体力下降的很快。”李俞洋有些喘气说道。米米姐已经面色发白。

    楚河点点头,直接踹开一户民居的大门,然后走了进去。这样粗暴的举动,让米米姐和李俞洋见了感觉身子骨更冷了。

    “就算现在鬼王在睡觉,你也太随便了些吧!”米米姐小声说道。她虽然向来大方、淡然,但是终归还是个女孩子,现在又失去了依仗的力量,倒是显得有些柔弱起来。

    楚河笑了笑,不好说什个。他这完全是习惯了,这才反应过来,他已经不是一个人行动,是该要收敛一些。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鬼王会越来越强,在这般肆意妄为,就属于不智了。

    关上院门,三人鱼贯入里屋。将左右的烛台点燃,烛光照耀整个屋子,感觉空气都跟着暖和起来。

    屋子里摆满了书架,书架上堆满了书籍。

    “看来这是一个书生的家。”李俞洋说道。

    这显然是一句废话。

    楚河翻了翻书架上的书籍,大多数书籍都是一些经典的经史子集。而书桌上摆放的书,却很有意思。

    竟然是一些志怪。

    米米姐翻了翻,然后小声喊道:“看!这是是什么?”

    她手里拿着的是一小叠纸,看起来像是手稿。

    楚河探过头看,便见那纸张之上,白纸黑字写道:“酆都刑大,年四十,执刑者也,有幼女娇容,年方二八,容貌端庄。城中富户方氏见之心喜,恳求为妾,被拒。遂遣赵黑、彭志二人绑之。刑大返家,问邻里,皆无有所答。又三月,乃背负白骨而归,痛鸣三日。”

    这似乎是一小段故事的开头。

    讲的是一个名叫刑大,负责当刽子手的衙门公差,年过四十,有一个女儿叫娇容,长的很漂亮,被一个有钱人看中。

    这有钱人耍流氓,想要取小姑娘为妾,人家不答应,就派遣两个地皮流氓,把小姑娘绑走了。

    等到刑大回来,找不到女儿,四下问邻里乡亲,邻里乡亲们或是惧怕那有钱人的权势,便没有告诉刑大实情。

    三个月后,刑大找到了女儿的尸骨,在家痛哭了三日。

    “这段文字,我在网上也读到过。依稀有人说,这是鬼王身份来历的线索。后续的内容是,这个刑大杀了那方氏一家,为女儿报了仇。但是却被上官擒获,最后砍了头。”

    “不过这个故事又些论坛里,被否定了作为鬼王身份的依据。因为鬼王如此强大,那么他一定是有着格外与众不同的怨气未曾消散,长年累月才会形成现在的格局。按道理那刑大既然已经杀了方氏一家,那也算是为女儿报仇了。即便是被砍头,怨气也该消散了一大半才对。”米米姐也是做过功课的。

    又或者说她因为家世的关系,做起功课来,比楚河更加方便快捷。

    “不一定,或许只是因为讯息还没有收集齐全。总之我们再找找,说不定还能有些发现。”楚河说道。

    虽然找出鬼王的身份,似乎对于眼前的局面也并没有太多的帮助。这也是很多进入过这个

    副本的人,没有过度挖掘鬼王身份的原因之一。

    但是楚河却感觉,似乎必须要刨根问底。

    找到这个答案,或许有些事情,会变得更有意思,更格外不同。

    于是一通翻箱倒柜。

    整个屋子里的书,被丢的到处都是。

    线索没有找到,倒是运气好的又发现了三张定鬼符。

    “看来想要搜寻线索,找出鬼王的来历真相,单靠这一间屋子是不行的。普通的民居,应该也不会有什么线索。我应该多翻翻官邸和一些读书人的屋子。”楚河有了明悟,便罢手。

    啊···!

    鬼叫之声再度传遍整个鬼城。

    米米姐和李俞洋的脸上,都浮现出一缕黑气。

    这是惊恐已经达到一定界限的表现,不仅仅是一种外在的显示,同时也像是一个虚弱光环,会时刻笼罩在人身上,降低人的状态。

    “你们的惊恐值都升起来了,必须要去洗耳朵,不然的话,等到龙王庙打开,就没办法到有水的地方活动了。那时候单单只是爆表的惊恐值,就会让你们的体力下降的飞快。”楚河看着二人严肃道。

    李俞洋看着楚河,好奇道:“你怎么一点恐惧的神色都没有?难得不受影响吗?”

    楚河道:“可能是我随机到的这副身体这方面的抗性比较高。”

    这个解释虽然勉强,但是也还说得过去。

    “鬼王又开始出来活动了。”米米姐咬了咬嘴唇说道。

    她或许有些后悔进入这个副本。

    还只是第一天,单单只是气氛的渲染,已经让人有些受不了。

    三人朝着河边移动。

    河边,一具无头的尸体倒在血泊之中,整个脑袋都像被强力压爆了一般。红的、白的、绿色都黏糊糊的洒满了一地。

    米米姐毫无抵抗力的在一旁大吐特吐起来。

    “又死了一个!不过也多了两个时辰的安稳时间。”楚河胃里也翻腾,不过显然已经开始‘习惯’,接受能力超强。

    “你们快点洗一洗耳朵。”楚河说道。

    李俞洋面色发白的蹲在河边,将整个头都扎入河里,想让自己冷静一下。

    而米米姐也在楚河的搀扶下,站起身来,也不顾仪态,随意的擦了擦嘴边残留的污渍,然后也到河边洗耳朵。

    没过一会,也有不少人朝河边走来,显然也都是来洗耳朵的。

    江小白、平头哥正和青道长一路走来。三人身上都捆着兵器,腰间顺手之处还贴着几张定鬼符,方便随时出手。身上还有没有完全散去的香灰。

    显然跟着青道长这个老鸟,两人混的还算可以。

    看到楚河他们,三人便走了过来。

    “你们还有香灰吗?有的话,就均给我们一些吧!之前被鬼王追了一波,耗尽了香灰,才成功逃掉。”青道长开口说道。

    楚河拿出自己的口袋,倒出一半的香灰均给三人,然后道:“青道长!我对这鬼王的来历,很感兴趣。你进来的次数多,有没有什么发现?”

    青道长诧异的看了楚河一眼,然后蹲下身,一边洗耳朵,一边道:“看来你是打算顺着鬼王的来历,找出他成鬼的原因,然后杀鬼王吧!”

    “放弃吧!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找不到能够杀死鬼王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