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文bl辣文肉文_耽美高鲜网辣文小说合集系列推荐-泡小说 > 其他小说 > 无限制神话 > 第51章 「假如」花(求推荐、收藏)
    “这草长在人心上,分明就是一株妖邪之草。你却说什么龟蛇草,害得我把龟山和蛇山都翻了个遍。你这不是坑人么?”江小白还是满腹的怨气说道。

    李东阳却指着柳遗风心口的那株草道:“你仔细看,这草有什么不同?”

    “不同之处太多了,寻常草能长在人心口处?”江小白闻言直翻白眼。

    李东阳摇摇头道:“不!你再仔细看,只看其外形,不看其根本。”

    众人视线集中,都对准了柳遗风的心口,这让柳遗风也很有些尴尬。怎么说也是一方大员,这样被人‘色眯眯’的盯着胸口看,感觉很没尊严。

    此时米米姐和凌小钰也都上了楼,就唯剩下平头哥,在下面看着那些俘虏。

    “它···好像在动,随着呼吸,一静一动,变化极快,快到几乎难以察觉。”楚河说道。

    随着楚河点出,众人也都分别察觉到了这一点。

    李东阳道:“不错!所谓龟蛇,便是一静一动,虚守实发。这株草长在心口,以人心贪念为养分,这是其虚无,但是它却又实实在在的存在,这是实际。”

    “一动一静,半虚半实,故而名为龟蛇草。”

    “好吧!你说的对,你说的都对,套路太深,表示心累。”江小白做西子捧心状,摇头苦笑道。

    “既然这就是你要找的龟蛇草,那你有什么办法把它取下来?”楚河问道。

    李东阳道:“草长在心口,想要取草,那就要挖心。”

    “什么?挖心!不行!你们不能害我,我是朝廷命官,我若有个闪失,江城屯扎的三千兵马顷刻便至,一通乱箭而下,让你们统统不得好死。”柳遗风闻言,再也憋不住,直接大声喊道。

    李东阳直接翻白眼道:“你喊什么喊!只是挖心而已,又不是要你的命。”

    “心都没了,那还不死啊!”江小白在一旁诧异道。

    李东阳道:“当然不会死···或者说,有一定机率不会死。”

    说罢李东阳从自己的布兜里取出一个玉匣子,玉匣子之中,盛放着一朵墨黑色的奇异之花。

    这朵花给人的感觉比那株龟蛇草还要怪异,它时刻都散发着一种特殊的味道。

    “好香!”米米姐抽了抽鼻子,露出一个陶醉的表情。

    凌小钰却直接推开窗,冲着窗外干呕着:“呕···好臭!好恶心。”

    而这味道在楚河嗅来,却引发了极为强烈的食欲。就像是在饥饿了好几天后,忽然有人摆了满满的一桌山珍海味在自己面前。

    每一个人面对这朵花时的表情,都不一样,似乎闻到的气味,也并不相同。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江小白脸上呈现红晕,像是喝多了酒,可能他闻到的是极其浓郁的酒香味。

    李东阳脸上带着一块灰色的面巾,遮住了口鼻,降低这朵花对自身的影响,瓮声瓮气的回答道:“这朵花叫‘假如’。”

    “假如?”楚河一愣。

    李东阳道:“假如你当它是什么,它就会是什么。”

    “所以它叫假如。”

    “你们每一个人闻到的花味道都不同,那是因为你们第一眼看到它时,脑子里做出的反应和判断,各不相同。假如你觉得它很香,那么它就会很香

    。假如你觉得它很臭,那它就会很臭。”

    “自然,假如你觉得它是一颗心,那么把它放进胸膛,它就是一颗心。”

    “那要是假如,我觉得它是一把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无坚不摧的神器,那它会不会变成神器?”江小白眼中冒光的问道。

    李东阳呵呵笑道:“理论上···是有这么一种可能。不过一切的假如,都奠定在你真实了解和知道的基础上。就好像你们都知道什么是香的、臭的。而我知道心脏的构造和组成。”

    “如果你知道一把无所不能、无坚不摧的神器的全部构造,知道其全部的秘密,洞晓其中所有的道理。那么拿着一朵‘假如’花,或许真能变化出一把这样的神器来。”

    这话说了,简直和没说一样。

    如果有一天,真的能洞晓这样的秘密,那么即使手中拿着的只是一根杂草,那也是斩破天空,撕裂大地的绝世神器,又哪里还需要什么假如花!

    说话之间,李东阳已经在柳遗风的头顶和两肩处各自点了一盏灯。

    灯中燃烧的却不是油,而是一种特殊的,像是某种动物的羽毛。

    “我现在以乌鸦羽为灯芯,为他点了三盏灯,暂时遮蔽了他的生机与死气。等会我会取出他的心脏,然后把假如花放进去。如果他头顶和肩膀上的灯都灭了,那他就会死。所以,如果你们不想他死,那就照顾好那三盏灯。”李东阳说道。

    “等等!等等!不要鲁莽!不要冲动!有话好商量!”柳遗风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按在案板上的羔羊,正等着屠夫下刀,丝毫没有抉择自己生死的权利。

    啪!

    楚河出手,直接将一张昏睡符贴在他的额头上。

    这种简单却多少有点用处的小符咒,楚河闲来无事时,自己制作了不少,全都放在储物戒指里。

    李东阳放下手里的银针点点头道:“倒是好手段!免得我用银针封住他的意识,这样还影响他的气血流动,不利于我等会给他挖心换心。”

    说罢李东阳放下背后背着的药箱,从里面取出一把宛如冰雕,形状似乎弯月状的短刀。

    短刀刺入柳遗风的胸膛,直接一划拉。

    那伤口处便凝结出了微微寒霜,将原本要喷射出来的血浆,尽数冻结。

    伤口处竟然没有一丝鲜血溢出。

    透过破开的伤口,可以看见那龟蛇草的根茎,正与柳遗风心脏的主要血管连在一起。

    感觉就像是这些血管发生了变异,自发的长出了这么一株草,蔓延出了心口,体现在外。

    李东阳毫不迟疑的下刀,直接将柳遗风的整个心脏都割了下来。

    就在此时,原本已经被米米姐关好窗户的阁楼之中,忽然无端涌起了一阵风。

    风吹着那三盏灯,眼看着位于左肩处的一盏灯,已经灯火微弱,就要熄灭。

    楚河一指点出,正是燃火指。

    燃火指打出的火焰,护住了左肩那一盏灯中的火焰,险险的将差点熄灭的灯火抢救了回来。

    有一点,柳遗风没有说错。

    他确实还不能死。

    不仅仅因为他是东吴官员,更因为楚河很在意,那个暗中指使他,来夺取黄鹤的太史令罗云眴,如果柳遗风死了,那么这条线索,也就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