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伊雪从小在城市长大,自幼以接管家族事业为目标,即便是在动物园,见到蛇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更不要说是这种差点儿被毒蛇一口咬到大腿的情况了。

    感受着沿大腿流下的冰冷黏滑液体,强烈的恐惧,让江伊雪忍不住吓得尖叫,好悬没哭出来。

    “没事,没事,五步倒没咬到你,小白帮你把它扯开了……”叶枫见状,急忙走过去安慰道。

    结果话音还没落,江伊雪就一头扑进了她的怀里。

    感受着扑鼻而来的芬芳,还有那柔软的触感,叶枫也只能好人做到底,轻轻的拍着江伊雪的肩膀。

    他知道,江伊雪这次真的是被吓惨了,不然的话不会这么失态。

    只是虽然心里存着的是宽慰江伊雪的念头,可那种紧紧抱在一起的柔软感觉,还是让叶枫不禁想起了昨晚上那个绮丽的梦,某个部位不争气的蠢蠢欲动起来。

    “啊……”

    大腿间突然出现了根棍子般的东西,江伊雪以为又是蛇,吓得猛地松开叶枫,朝后蹦了出去。

    目光一扫,看到叶枫一脸尴尬后,忍不住气道:“死家伙,什么时候了还胡思乱想!”

    叶枫顿时满脸的尴尬,摸了摸鼻子,感觉实在是丢人丢大了。

    虽说这一切都是无意识的,但怎么着都有点儿趁人之危的感觉。

    “还是小白好,什么都不怕,知道保护姐姐!”

    江伊雪这才想起了小白救了自己一命的事情,急忙把小白紧紧的抱在怀里,又亲又摸。

    不仅如此,而且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关系也变成了狗姐狗妹……

    得,这只狗看来是养定了!

    看到江伊雪这模样,叶枫心里就知道,即便小白是有主的狗,但江伊雪也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花大价钱把它从那家人手里买回来。

    不过相比于这些,更让叶枫啧啧称奇的是,小白这家伙虽然只是个奶狗,可是胆子却大的邪门,这么点儿大,就敢扑上去咬蛇护主,长大了一定是个好看门狗!

    “死家伙,还不快来看看小白受伤没有……”

    江伊雪抱着小白亲热了一会儿后,满面寒霜的看着叶枫冷喝道,前后态度区别之大,判若两人,让人觉得人不如狗。

    “我是神医,不是兽医,只看人,不看狗……”

    叶枫无奈的叹了口气,但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还是弯下腰,把小白的身体仔细检查了一遍。

    小白这家伙不仅胆子大,运气也够好的,五步倒竟然没在他身上留下一个伤口。

    不仅如此,就叶枫这一番摸索,还发现小白虽然瘦,可骨架子却超过了一般奶狗。

    “没事儿就好……”

    江伊雪抱着小白又亲了一阵后,回头看着那条蛇头已经被叶枫一记飞石打碎的五步倒,惋惜道:“可惜了这条蛇,不能用药了。”

    “谁和你说它不能当药了?”叶枫翻了个白眼。

    江伊雪疑惑道:“难道你不是打算用蛇毒来帮我治疗的吗?”

    叶枫白了江伊雪,道:“我要的不是它的蛇毒,而是蛇胆。蛇胆是蛇毒性荟萃之所,其性最凉。想要完全治愈你的幽冥寒毒,而不是治标不治本的话,就要以毒攻毒,这味蛇胆是必不可缺的。”

    向江伊雪解释的同时,叶枫把头已经粉碎,不必担心死而不僵的五步倒提起来,倒挂在树上,熟练的开膛破肚,然后从腹腔中挤出来了一团鹌鹑蛋大小的幽蓝色蛇胆。

    不错,够用了!

    捏着掌心的蛇胆,叶枫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从背包取出一瓶烈酒,把蛇胆丢了进去。

    蛇胆这东西,最讲究一个新鲜——

    如果不能当时就用的话,就要拿高度酒浸泡起来,这样在最大限度保存蛇胆新鲜的同时,还可以杀死一些蛇胆内的寄生虫。

    听着叶枫的解释,江伊雪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只是令她有些不解的是,再挤出蛇胆之后,叶枫居然没有把五步倒扔掉,而是继续开膛破肚剥皮,然后把一条圆滚滚的蛇肉拿袋子包着扔进了背包里。

    “你要这条蛇干吗?”江伊雪很不能理解叶枫的这举动,疑惑问道。

    “嘿嘿……”

    叶枫神秘兮兮一笑,然后道:“等晚上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晚上?!

    看着叶枫那神秘的笑容,江伊雪突然想起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关于黄鳝的视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抱着小白离叶枫远远的,轻啐道:“变态!”

    但可惜的是,小白却很不领她的情,挣扎着从她怀里蹦出来,又跑回了叶枫脚边。

    看着小白那忠诚的样子,气得江伊雪跳脚大骂死狗重色轻义,吃饱就跑。

    炖鸡汤就不变态,炖蛇汤就变态了?!

    叶枫很无语,难以理解的看着江伊雪,很是不能明白城里人的脑袋里都装的是什么。

    “走吧,去抓火线蜈捉了,然后咱们就回去。再晚一会儿,就过了火线蜈活动的时间,得在山里待一晚上等明天捉了。”

    叶枫无语的摇摇头后,背着背包大步向一座乱石山走去。

    火线蜈不同于其他蜈蚣,不仅是在夏天的惊雷响起后才会苏醒,而且还不像其他的蜈蚣喜欢昼伏夜出,而是喜欢在后半晌天气闷热的时候出来活动。

    过了这个时间段,它就会钻回深邃的石缝里面,除非拿铁锹把石缝撬开,否则就捉不到它。

    而且,用这种方法捉到的火线蜈,往往会损伤脚须,不利于用药。

    不大会功夫,两人一狗就来到了乱石山。

    江伊雪原以为叶枫会掀石头捉蜈蚣,却没想到他在四周转一圈后,拿木棍在地面挖了条五指深的长沟,然后把中午留下的野鸡内脏丢了进去,就躲到了远处的树荫下。

    “难道你打算守株待兔,看蜈蚣自投罗网?”

    看到叶枫的举动,江伊雪很是不屑,觉得叶枫像个智障。

    “你们城里人懂什么……”

    叶枫同样鄙夷的一笑,然后手放到唇边做了个‘嘘’的动作,压低声音道:“你看,火线蜈已经出来了!”

    嘶!

    江伊雪闻声望去,只见在叶枫挖的那条长沟附近的石块堆里,果然爬出来一只体型几乎有一尺长,比其他蜈蚣大出两倍有余,通体火红,后背还带着一条紫红火线的蜈蚣。

    尤其是那一根根如利刃般,闪耀着幽幽红芒的钩足,让江伊雪浑身打颤,不寒而栗。

    而且一想到这可怕的生物,将要成为治疗自己幽冥寒毒的药材,江伊雪心里就一阵发毛。

    《乡村小医神》最新章节由云起书院首发,最新最火最快网络首发地!(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本章完)</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