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QI CMS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无上医神 > 第三百六十一章 离开
    网..la,最快更新都市之无上医神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太阳升起后,在营地吃了一顿早饭后,就到了分别的时候。

    本来按照领导们的意思,是让学生们连夜撤下山的,但在聂青芜的坚持下,他们才打消了这个念头,让学生在军训基地又待了一晚,有了与教官们告别的时间。

    “聂教官,谢谢你,我会想你的。”

    临上车时,那名昨晚被聂青芜用性命去保护的女生眼泪汪汪的抱住聂青芜,声音哽咽道。

    “我也会想你们的。回学校后,好好学习,不要忘记我和你们说过的,要做个有用的人!”

    聂青芜心里也不好受,拍了拍女生的背后,声音也有些颤抖。

    “教官,我也舍不得你,求安慰!”

    季继晓见状,眼珠子转了转后,也挤出一丝离别的悲苦,张开手对聂青芜道。

    “堂堂一个大老爷们,你也好意思扎到别人怀里求安慰?!”

    聂青芜脸一板,眼底多了些煞气,她怎么会不知道这货求安慰是假,想占便宜是真。

    女阎罗气势一发,季继晓吓得小脸发白,急忙溜上大巴,然后趴在窗口向聂青芜招手。

    他想占便宜是真的,可舍不得这个美女教官,也是真的。

    最终,等到所有的学生都走上了大巴后,刚把苏小芹和柳依依送上车的叶枫才慢悠悠的走到聂青芜面前。

    “你不要告诉我,你这个被我虐了最多次的家伙,也舍不得我,想来求抱抱求安慰吧?”

    聂青芜挑了挑眉毛,看着叶枫戏谑道。

    “是你虐我,还是我虐你?”叶枫笑嘻嘻道。

    一句话出口,聂青芜顿时一脸的苦笑。

    她虽然想了不少办法去虐叶枫,可最后都是碰了一鼻子灰,被这货反虐了一通。

    想想,她就觉得郁闷无比。

    “好了,不逗你了,你费那么大劲儿,不就是想要这玩意儿吗?赏你了。”

    笑了笑后,叶枫从口袋摸出几片纸,递给了聂青芜。

    分筋错骨手!

    向纸片的顶端看了眼后,聂青芜的双手顿时颤抖起来,然后难以置信的抬头看着叶枫。

    她想了那么多手段,费了那么大力气,就是为了这东西。

    但可惜,她的阴谋一次又一次的被叶枫挫败。

    她本来对得到分筋错骨手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可谁能想到,叶枫在离开时,居然把这珍贵的秘籍交给她了。

    “像你这样喜欢装牛去救人,却又没能力的弱鸡,万一啥时候挂掉了,我岂不是没有虐的人了?还是好好教你两手,保住小命,让我以后继续虐为好。”

    叶枫早就料到聂青芜会是这表情,一幅长辈模样的拍拍她肩膀,语重心长道。

    “谁是弱鸡,我厉害着呢!”

    聂青芜闻言马上凶神恶煞的向叶枫扬了扬拳头。

    不过表情虽然凶,可她心里却是暖暖的。

    她知道,叶枫应该是看到昨晚她舍命救人后,改变了主意。

    “谁是谁弱鸡清楚。不过记住了,这东西是给你一个人的,别乱传……”

    叶枫无视她的威胁,撇撇嘴,就准备上车。

    “等一下。”

    聂青芜犹豫了一下,然后喊住了准备离开的叶枫。

    紧跟着,她跺了跺脚后,张开双臂扑向叶枫,然后紧紧抱住了他。

    我去,女阎罗这是干什么?

    难道是因为太感动,所以喜欢上小爷了?

    胸口碰撞传来惊人弹性,让叶枫心里不由得一荡。

    “别乱想,我这是为了秘籍。”

    紧抱一下后,聂青芜马上松开了叶枫,然后往后退去。

    一边退,她一边扬着手里的那几张纸片,大声道:“叶枫,谢谢你!我会记住你的!”

    “不用谢,其实我也冤枉过你,你真的不是鸡蛋,而是鸵鸟蛋!”叶枫玩味笑道。

    不是鸡蛋?而是鸵鸟蛋……

    聂青芜一愣,然后马上明白了叶枫的话是什么意思!

    可让她无法理解的是,这家伙怎么会知道她不是鸡蛋的事情。

    难道……

    难道那天晚上偷看洗澡的人,就是这个该死的家伙!

    一瞬间,聂青芜就理清了头绪,五指嘎嘣一声捏紧了,杀气腾腾的看着叶枫。

    哈哈一笑后,叶枫不给聂青芜追杀的机会,马上就跳上车,然后让司机关紧车门。

    聂青芜气急败坏的站在车下,想怒骂叶枫,可又怕被人知道被叶枫偷看的事情。

    ……

    叶枫一上车,他就发现季继晓和四班那群男生们正一个个满脸崇拜的看着他。

    “居然能让女阎罗主动投怀送抱,老大就是老大,厉害啊!我说你昨晚上怎么一直在那写东西,原来是在写情书啊!”季继晓激动得抓住叶枫的手,满脸好奇道。

    情书!大宝贝居然给聂青芜写了情书!

    季继晓一句话不当紧,江雨欣、温柔和蓝灵儿顿时杀气腾腾的看着叶枫。

    叶枫还没给他们写过情书呢,居然先给聂青芜写了。

    “好了,都别闹了。叶枫,回自己座位,马上开车离开。”

    就在这时,坐在第一排的涂晴站起身,一脸古怪的看着叶枫道。

    虽然她觉得叶枫给聂青芜的东西绝对不会是情书……

    可刚才聂青芜主动抱叶枫的那一下,却让她心里忍不住泛起了涟漪,开始怀疑是不是真和她想的那样,那晚把旗杆偷梁换柱的人,就是因为英雄救美,所以爱上了叶枫的聂青芜。

    “大宝贝,你真的给聂教官写了情书吗?”

    与此同时,当叶枫坐到温柔和江雨欣中间空出来的座位后,两只粉嫩的小手突然从两边袭来,捏住了他腰间的软肉,一脸煞气道。

    该死的季继晓,这回被他的胡说八道害惨了!

    腰间传来的酸痛,让叶枫恨不能在季继晓的脑袋上开个天窗。

    而就在这时,蓝灵儿也趴在叶枫的座位上,手捏着他脖子和颈椎连接处的皮肤,幽怨道:“老公,人家都说了要以身相许你,你怎么能给别人写情书呢?你就这么忍不住吗?要不今天晚上我们去学校的小树林说说话,我会让你知道,我其实比聂教官好一万倍!”

    “谁是你老公,大宝贝什么时候同意过你了?还小树林,你再说一遍试试!”

    江雨欣和温柔闻言,马上松开手,调转矛头,虎视眈眈的看着蓝灵儿。

    叶枫抱头叹息不已,女人缘太好,有时候真的是种罪过。

    大巴一路疾驰,很快就开到了同仁医大的校门口。

    还没下车,好不容易把三个小丫头安抚好的叶枫就发现校门口聚集了一群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正如寻找猎物的饿狼般,不停扫视各辆大巴车。

    难道蛇潮袭击的事情暴露了?

    可聂青芜不是说过,这件事情被军方用强大手段压下来冷处理了吗?

    带着满心的疑惑,叶枫就走了下车。

    可还没等他走下车门,就发现那些记者们瞬间变身百米赛跑的冠军,向这辆大巴扑来!

    还没等叶枫反应过来,一名满脸八卦的女记者就把话筒伸到了他嘴边,大声道:“叶枫同学,你好,请问一下,你对自己夺走天仙姐姐刘菲菲荧幕初吻的事有什么想法?”</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