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la,最快更新都市之无上医神最新章节!

    呼!

    叶枫这一昏迷,就是将近一个小时。

    当他睁开眼时,看到小蚕正趴在他鼻尖,脑袋仰着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看。

    而周围环境,也正是那天坑底下。

    看来是从那戒指空间出来了!

    笑着将可爱的小蚕从鼻子上摘下来后,叶枫伸展了一下腰肢,扭头向周围看去。

    嘶!

    目光一扫,叶枫顿时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气,一脸的愕然。

    只见原本密密麻麻堆在天坑底部的毒蛇,此刻已是都踪影全无、不知去向。

    而那条矛头蝮则像是一滩肉泥一样,软趴趴的瘫在地上。

    我干的?

    叶枫愕然抬起手,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他还记得当时和矛头蝮的蛇尾对轰一拳后,他觉得手指头的骨节就像是快要断了一样。

    可现在,矛头蝮居然被他只手空拳打成了肉泥。

    紧跟着,叶枫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开始努力的搓动满是血污的双手。

    血泥一团团搓下,他此前手上的伤口,现在竟然连一道伤痕都没有。

    不仅如此,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他觉得自己的手现在似乎还变得晶莹白皙了一些。

    但他可以清晰感觉到的是,他现在全身上下,有了用不完的力气,整个人前所未有的通畅透彻,有种类似醍醐灌顶般的清爽感觉。

    戒指?

    那枚戒指!

    发现这异常的同时,叶枫马上开始在地上寻找起那枚神秘的戒指。

    一番搜寻,他终于在血泥中找到了那枚黑乎乎的戒指。

    戒指的材质很普通,像是一种黑色石块制作的,触手冰凉。

    不过戒指的样子,似乎很是古朴,简单的一圈纹络就很有岁月沧桑的感觉。

    不假思索,叶枫就把脑袋向戒指塞去,想要冲进去看看里面的情况。

    砰!

    他一头撞下,和戒指就撞在了一起,然后戒指下的石壁地面居然被他磕出了一堆裂痕,而他的脑袋却是毫发无损,连油皮都没破。

    不仅是他,那枚戒指也好端端的,没有任何而损伤。

    怎么回事儿,难道是矛头蝮死了之后,戒指就失去了那种诡异的功效?

    疑惑的将戒指从地上捡起,放到眼前仔细端详一番,然后按照神话故事里的方法擦了几把后,叶枫也没看出来那圈奇怪的纹络有什么玄机。

    不过虽然没找到戒指有什么玄机,但他依稀记得,在昏过去之前,他似乎听到过一个苍老却又有些玩世不恭的声音,似乎说了些什么内容,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叶枫……叶枫……”

    就在叶枫仔细回忆细节时,沿着天坑上方突然传来此起彼伏的呼唤声。

    聂青芜、苏小芹、江雨欣!

    她们怎么来了?

    军训基地蛇潮来袭的事情解决了?

    叶枫听到呼唤声,马上将戒指戴在了手上,然后大声道:“我在这里!”

    “叶枫!”

    一听到他的声音,寻找他的聂青芜等人马上欣喜出声。

    紧跟着,几道绑着绳索的身影从天坑顶部滑了下来。

    其中有聂青芜、苏小芹和江雨欣,但还有一名叶枫没见过的陌生中年人。

    不过在他的身上,叶枫却感知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

    他有预感,这个陌生人,很可能是古武者!

    “叶枫!”

    “小枫哥!”

    看到叶枫,苏小芹和江雨欣马上眼眶红红的扑进了叶枫的怀里。

    漫山遍野的搜寻,把她们吓坏了,真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叶枫。

    “我没事,不用担心。”

    叶枫爱怜的摸着俩小丫头的脑袋,柔声宽慰道。

    “蛇王!”

    陌生人站定后,目光马上就被叶枫背后的大蛇吸引了,咋舌惊叹两声后,转头看着叶枫,目光中带着审视道:“小子,这蛇是你打死的?”

    “我说它是掉下来摔死的,你会信吗?”

    叶枫无语的撇撇嘴,这货真没眼色,没看到小爷在安慰女人吗,非要在这时候煞风景!

    陌生人闻言,顿时有些讪讪,但还是有些难以置信道:“这样一条巨大的蛇王被打成这样,你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

    “娘胎里带出来的可以吗?”叶枫摸摸鼻子,随意道。

    陌生人更加尴尬了,张张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叶枫。

    “叶枫,你身上这么多血,没事吧?”

    与此同时,聂青芜看着叶枫关切道。

    先问伤势再问蛇,这才算个人嘛!

    听到聂青芜的话,叶枫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随口道:“都是蛇血,我没事。”

    聂青芜点点头,也松了口气,看到叶枫一身血污,她还以为叶枫受了重伤。

    阿嚏!

    就在这时,苏小芹突然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不好意思道:“小枫哥,你身上好臭啊!”

    江雨欣跟着点点头,叶枫身上除了血腥味外,还有一种奇怪的臭味,像汗味,又不太像。

    叶枫抬起胳膊闻了闻,刺鼻的臭味,熏得他自己也差点儿没晕过去。

    而且他闻得出来,那股臭味除了血腥味外,还夹杂着汗臭等奇怪的味道。

    “蛇血太腥了……”

    随后搪塞一句后,叶枫向聂青芜问道:“军训基地那边怎么样?”

    “蛇群在一个小时前就主动退了,后援人员正在扑杀蛇群,受伤的学生也送去医院了。”

    聂青芜心有余悸道。

    虽然一切都已经落幕,但回想起蛇潮来袭的那恐怖一幕,她心里还是有些发颤。

    她不敢想象,如果没有叶枫,以及他拿出来的那几枚小虫子的话,这次蛇潮来袭的伤亡该会惨重到怎样的地步,恐怕说不好就全军覆没了。

    一个小时?

    那不就是自己打死蛇王后晕倒的时间?

    听到聂青芜的话,叶枫马上判断出了蛇群应该是因为蛇王死去,群龙无首而退却的。

    “好了,外面还不安全,有什么话回营地再说。”陌生人淡淡道。

    叶枫也想回去洗个澡,点点头后,弯腰就准备把蛇王的蛇胆和毒牙拔了带回去。

    看到叶枫的动作,陌生人马上抬手挡在了叶枫面前,沉声道:“我们要把蛇王的身体带回去研究异变原因,不要乱动!”

    “它是你打死的,还是我打死的?想要,自己打一条去!”

    叶枫乐了,他还没见过像这货一样不讲道理的人。

    明明是别人打死的东西,可这货居然连处置权都不给人家,而且还他妈一幅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样子,就好像全天下人都该把这货当孙子一样宠着,把什么好东西都给他。</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