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QI CMS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无上医神 > 第三百五十四章 袭击
    网..la,最快更新都市之无上医神最新章节!

    “哪里哪里,都是聂教官指挥有方,涂导员调度得当,班上的兄弟姐妹们同心协力……”

    叶枫笑着客气了一句。

    “你不装会死吗?看你那嚣张样,只差没在脸上写上‘我是救世主’五个大字了!”

    涂晴一个无情的白眼翻了过去,无语道。

    聂青芜也苦笑摇头连连。

    为啥这货说的每个字明明都是在谦虚,可听起来就是那么嚣张呢?

    “是他搞的鬼吧,比赛结束后,我会找到证据,亲自判定他军训不及格!”聂青芜无语摇摇头后,将目光落在了已经走进靶场的王子豪身上。

    她不是傻子,打靶开始后,她就注意到了这个王子豪的表现很反常。

    “你确定你能找到吗?”叶枫挑了挑眉毛,玩味道。

    聂青芜哑口无言,正如叶枫说的,王子豪既然敢做,那就做好了不被她找到证据的准备。

    “放心吧,恶人自有老天收,这家伙小鼻子小眼,长得这么磕碜,老天肯定会惩罚他的。”

    叶枫惬意的伸了个懒腰,似笑非笑道。

    “你要干什么?”

    聂青芜愣了愣后,看着叶枫道:“你可不要乱来。”

    打靶虽然用的是空包弹,但这玩意儿还是有杀伤力的。

    她担心叶枫气不过,开枪把王子豪给突突了。

    “你觉得我是那么鲁莽的人吗?”

    叶枫翻了个白眼,无语一句后,道:“而且我说的是老天收他,对他这种小人动手,丢我的身份。”

    笑吟吟说话的同时,叶枫脚不经意的一勾,脚尖前的一枚小石子突然闪电般飞出。

    动手丢人,动脚的话自然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啊!”

    石子飞出,一声就像杀猪般的惨叫声突然响彻靶场。

    聂青芜扭头一看,发现正趴着打靶的王子豪双手捂住了眼睛,痛得浑身发颤的同时,沿着手指头缝往外汩汩的冒着鲜血。

    “你干的?”

    聂青芜心抽抽了一下,马上扭头对叶枫问道。

    “你看到我动手了吗?”叶枫摊摊手,一脸无辜道。

    聂青芜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枫刚才就在她身边,要是动手她怎么会发现不了。

    但这家伙刚刚说了恶人自有老天收,王子豪就双眼冒血,这未免也太巧了。

    “聂队,这家伙刚刚开枪脱靶,可能和别人打的流弹碰在了一起,弹片划伤了眼睛。大碍不会有,但按照我的估计,压迫到了眼角膜,以后恐怕要近视,而且是上千度的高度近视!”

    就在这时,之前被叶枫鄙视了一通的那个随行军医也对王子豪进行了细致的检查。

    这货内科不行,但作为军医,外科还是有一手的,很快就大致判断出了王子豪的情况。

    “知道了,送去医治吧。”

    聂青芜随意的点点头,然后看向叶枫的目光中疑惑更深了。

    王子豪偷了四班学生的眼镜,自己就近视了,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的现世报,打死她她都不相信叶枫没有从中搞鬼。

    不过相比于追查真相,她更乐于将其认定成一场意外。

    这种卑鄙小人,就该得到应有的惩罚。

    而且她可以想象,眼睛高度近视后,王子豪那自诩不凡的国青队员身份也就泡汤了。

    篮球场上的确是有近视球员,但即便是詹姆斯那种依靠手感投球的天才,也还是做了激光手术后,才迎来了职业生涯的巅峰。

    而王子豪是血液压迫视网膜,根本做不了激光手术。

    王子豪被送去医务室后没多久,比赛就落下了尾声。

    创下了两个纪录的中医学四班,自然成了最大的赢家,接过了比武会操第一名的锦旗。

    “我们是冠军!”

    激动的吼声响遍了操场,那一张张激动的面庞,看得聂青芜眼圈微微有些发红。

    比武会操结束后,就是教官和学生告别的时间。

    “刚见到你们的时候,我以为你们只是一群不思上进的南瓜蛋子,但现在,你们这群南瓜蛋子真的让我刮目相看。现在回头想想,真的想让军训时间再久一点。”

    看了看西沉的夕阳后,聂青芜嘴角带着笑,缓缓掠过了四班所有人的面庞。

    “教官……”

    四班所有人声音也变得低沉了。

    聂青芜舍不得他们,他们也同样舍不得这个美女教官。

    尤其是一些女生,已经双肩耸动,眼眶通红,泪珠在眼角打转。

    聂青芜的确是所有教官中训练最严苛的一个,但除了训练的时候,她对班上所有人都很照顾,就像是一个严厉而又很温柔的大姐姐。

    “这次的第一,是你们送给我的最好礼物!我永远都会记得,有一个叫做中医学四班的集体,给我带来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那低低的抽泣声,让聂青芜心里更加酸涩。

    强忍着挤出一丝笑容后,她拍拍手,大声道:“最后一晚了,今天晚上我们要开开心心的度过,一起把那晚没唱完的歌唱完!大家训练完成,就要脱下这身迷彩了,我开个头,给大家来一个《脱下军装》!”

    听到她的话,四班顿时变得安静起来,所有人都静静的听着聂青芜唱歌。

    “握着我的手,再见吧战友……脱下军装,你不要悲伤;脱下军装,别忘了在一起的时光。”

    悠扬的歌声飘扬在操场上空,想到天亮之后就要分别,操场上已是低低的啜泣声。

    不仅是四班,其余来参加军训的班级也是如此,虽然金乌西沉,一弯弦月出现在了天幕,但所有人仍然都舍不得离开。

    “啊……”

    突然间,有一道惨叫声从操场边缘的人群中响起。

    第一声响起,大家还以为是有人因为不舍分离,哭得太过痛心。

    但很快,第二声、第三声……第五声惨叫,突然跟着响起了。

    “蛇,有蛇,好多蛇……”

    不仅有惨叫声,更有惊慌失措的惊呼声在操场上突然响起。

    蛇?!

    听到这惊慌失措的声音,聂青芜不假思索抬头,向着军训基地大门口离地三米高的木质岗亭中的岗哨大声道:“马上开灯!全体战斗准备!”

    “聂队,电源好像被人切断了,啊……”

    声音传去,值班的岗哨马上摁动开关。

    但开关摁下后,操场上依旧漆黑一片,岗哨慌了,向聂青芜大声道,但话还没说完,他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

    紧跟着,他就像一块石头般,从岗亭直直的掉了下来。

    嗤!

    聂青芜不假思索从口袋取出打算等到晚上离开时放的冷烟花,点燃向空中扔去。

    绿油油火光亮起的瞬间,操场顿时被照亮了。

    而在扭头朝四下扫视的瞬间,聂青芜的一颗心瞬间降到了冰点之下。

    只见操场四周的院墙和地面上,此刻密密麻麻的都是扭动着身躯爬行的毒蛇。

    密密麻麻的蛇群,就如黑黝黝的潮水般向人群压来!</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