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QI CMS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无上医神 > 第三百四十八章 闯教官宿舍
    网..la,最快更新都市之无上医神最新章节!

    群蛇袭击营地,江雨欣和温柔失踪的事情刚告一段落,聂青芜就派手底下的士兵连夜仔细搜查了一遍军训基地附近的山头。

    这一次,可以说是掘地三尺,连温柔和江雨欣掉进去的那个天坑,都被仔细检查了一遍。

    但或许是蓝灵儿弄错了,结果和上次并没有区别,仍然没找到一条蛇影子。

    这个结果,让聂青芜紧绷着的心终于放松了。

    但她放松了,叶枫却没有,蓝灵儿也同样如此。

    而且在一次训练结束后,蓝灵儿还告诉了叶枫一个惊人的现象——

    她身上的本命蛊,从那天之后一直十分不安,就像预知到了什么将要发生的危险。

    但诡异的是,叶枫趁着晚上也偷偷溜到了山里几次,哪怕是拿出了引毒粉,也没有吸引到一条毒蛇,而且连个鬼影子都没在山上发现。

    训练紧张的进行,很快,又过去了两天。

    在军训第八天吃晚饭时,柳依依一脸诡异的跑来找叶枫,然后把手机递了给他。

    “终于成了!”

    一看到手机上的内容,叶枫顿时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

    这是白妩发来的短信,说叶枫在出租屋培育的蛊虫,现在打斗已经结束,变得安安静静,蛊虫应该是已经培育成功。

    尤其是那口放置了冰蚕的大缸,更是十分的古怪。

    所以白妩希望叶枫能尽快抽个时间回去看看。

    在这个莫名危机临近的时间点,蛊虫出世,对叶枫来说,简直是最大的好消息。

    只要能把蛊虫分给苏小芹、江雨欣和温柔她们,那就算军训基地真的出什么事,她们就也能有自保的能力。

    不过让叶枫有些为难的是,军训基地距离京城要几个小时的车程,靠步行来回根本来不及。而基地的车子,也就只有聂青芜的那辆小吉普。

    “小枫哥,你帮妈妈什么忙了啊,为什么她要我替她谢谢你?”

    看着先是激动,然后郁闷的叶枫,柳依依拿手指头捅了捅他,好奇问道。

    “这个……这个嘛,就是白姐那天身体不舒服,我给她扎了几针。”

    叶枫当然不能说你妈那天脱光了衣服,让我给她治病,只能尽可能平淡的说道。

    “哦……”

    柳依依将信将疑的点点头。

    只是扎几针,可为什么每次老妈打电话时,都要装成不经意般的问两句小枫哥的情况。

    “你们先吃,我出去一趟……”

    叶枫担心柳依依再盘问什么,三口并作两口,就把饭吃了个精光,然后走出了食堂。

    转悠到教官和辅导员宿舍后,叶枫本来打算上楼请个假,但再一想,按照聂青芜和涂晴对他的态度,想让她们准假,恐怕得等到太阳从西边出来。

    请假不行,那就晚上‘借’车偷偷回去,早去早回,一宿的时间也来得及。

    转悠半天后,叶枫看了看小吉普停的位置在营区岗哨的视线之外后,心里就有了打算。

    吃完饭又锻炼一阵后,一天的军训就结束了,疲惫不堪的群人回到宿舍就呼呼大睡起来。

    挨到过了凌晨十二点,叶枫就悄悄起身,为了避免宿舍有人发现自己不在,暗道一声‘得罪了’,就点了宿舍人的睡穴,然后如壁虎般,躲过值班的教官,溜到了聂青芜的宿舍窗口。

    哗啦啦……

    刚一靠近,叶枫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水声。

    美女辅导员,美女教官洗澡!

    听到这声音,再想到那天晚上躲在水底下看到的画面,叶枫心里就有些荡漾,就跟被带着倒刺的猫舌头舔一样,奇痒无比。

    看一次也是看,看两次还不是看……

    咕咚咽了口口水后,叶枫悄悄朝爬到了窗口,想找条窗户缝看看。

    但这俩妞儿很警惕,担心有人偷窥,把窗户关得死死的。

    而且玻璃也不是透明的,而是有花纹的那种,他瞪大眼找了半天,也连根毛都没找到。

    不过这也难不倒叶枫,他脑袋贴在玻璃上,内力灌注眼睛,死死朝里看去。

    虽然还是看不大清楚,但依稀还是能看到两个坐在一个大号木桶里的身影,尤其是上半身那凹凸有致的曲线,也比较清晰。

    “青芜姐,为什么不去水潭洗澡,要泡在这木桶里啊,我还想去找那个大鱼呢。”

    涂晴突然开口,声音传来,吓得叶枫一哆嗦,险些没从楼上掉下去。

    但回想到后半段话,他脸上就露出一抹坏笑。

    看来那天他把涂晴弄得挺舒服的嘛,她居然都怀念起那种感觉了。

    “我这两天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山里怪怪的,而且你没见叶枫那家伙也神神叨叨的,总是有事没事就往山上乱看,还隔三岔五的就向我打听有没有安排岗哨。”聂青芜回答道。

    身为军人,尤其是执行过一些特殊命令的军人,她对危险气息的到来有一种敏锐的感知。

    而最近几天,她的这种感觉格外的强烈。

    “那家伙就是没事找事,疑神疑鬼,今天我还看到他在楼下探头探脑,不知道打什么鬼主意呢。你说他现在会不会在外面偷看我们洗澡?”

    叶枫心一颤,就准备把脑袋往下缩,心里祈祷着姑奶奶你可千万别心血来潮,开窗检查。

    “得了吧,咱们住在六楼,他怎么爬得上来。不过要不我开窗看看,要是他在的话,让他帮你搓搓背,享受一下?”

    “哼,就知道笑话我,还是我先给你搓搓背吧。”

    涂晴哼了一声,带着坏笑就朝聂青芜的敏感区域挠去。

    一时间,屋子里水花四溢,春光也四溢,大白腿与粉臂齐飞,雪白荡漾,看得叶枫那叫一个心满意足。

    好不容易,过了二十多分钟后,两人才总算打闹完了。

    涂晴穿上衣服后,就开窗透气,然后回去和聂青芜肩并肩躺在了床上。

    呼……

    听到屋里灯关了,再没动静后,叶枫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然后惊险无比的将躲在窗户下的脑袋伸出来,朝里面张望一眼,发现涂晴已经把大白腿压在聂青芜的肚子上睡着了。

    白色!

    黑色!

    而且这俩妞儿似乎还喜欢裸睡,叶枫一眼扫过,就发现了黑白双煞。</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