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la,最快更新都市之无上医神最新章节!

    “你……你怎么来了……”

    正在全情投入批判屏幕上那个不知上进女人的叶枫,在听到开门声后也吓了一大跳,慌忙就去拔电源线。

    但他忘了,笔记本和台式机不一样,有内置电池,电源线拔了也照样不影响播放。

    而且恰巧在这时,视频里的画面更加激烈了。

    “我来的不巧,影响到你欣赏艺术了是不是?”

    江伊雪气得声音都在颤抖,狠狠的盯着叶枫,怒声道。

    这个死家伙太不要脸了,大白天看这个也就算了,居然连耳机都不带。

    这要是让雨欣看到,不是教坏小孩子吗?

    而且自己这个大美女就在跟前,他就这么忍不住,非得去看那些视频里的女人吗?

    “没影响……我就是在批判他们……你看他们穷得连完整的衣服都穿不起了,居然还不知道上进,真是太可耻了!我们应该狠狠的鄙视批判他们!”

    叶枫摇头感叹。

    “看的时候专注如狗,看完就嫌人丑。叶枫,你这死家伙真不是东西……”

    叶枫不解释还好,他这一解释,江伊雪更加愤怒了。

    甚至她都开始庆幸,幸好之前还没有轻易就把身体交给叶枫。

    不然的话,谁知道这个家伙吃干抹净之后,会不会也像现在一样翻脸不认人。

    “电脑给我!”

    江伊雪愤怒的看着叶枫,从他手里夺走电脑后,红着脸飞快的关闭播放页面后,马上开始搜索,不一会儿功夫,就下载了一个叫做绿霸的软件。

    “从今以后,你网上浏览的所有东西都会被绿霸过滤一遍,你要是敢卸载,系统马上就会把报警短信发到我手机上。再有下次,我马上没收你的电脑!”

    气鼓鼓的扬了扬手机后,江伊雪扭头蹬蹬蹬的就走了,留下叶枫在那欲哭无泪。

    小爷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可现在却被当成小学生一样管了起来,这算什么事儿。

    犹豫再三后,他打开电脑,再输入那个a开头的字母。

    可谁成想,那个绿霸还真他娘是个神器,之前那些花花绿绿的网页,居然就像是变成水汽蒸发了一样,浏览器页面干干净净,一点带颜色的东西都搜索不到。

    不信邪之下,叶枫又尝试了几个其他的关键词,可结果如出一辙。

    难道这台笔记本就这么废了?

    叶枫手指头都开始颤抖了,继续搜索‘电脑被装了绿霸怎么办’。

    一搜之下,结果不少。

    点开几个帖子浏览了一下后,他的眼睛就亮了。

    在一个帖子下面,有位叫季继晓的提供了一个完美规避绿霸的方法:不用网页搜,直接下就行了。

    而且这位还在帖子下方,留下了由大串大串中英文组成的神秘字符。

    只要在这些字符前面加一个前缀进行下载,就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将信将疑下,叶枫尝试了一下。

    果不其然,很快他就下载了一部标题叫七个葫芦娃和蛇精的电影……

    而内容,却正是叶枫要找的那种带颜色的。

    看了一会后,叶枫关了视频,他小心的制作了一个文档,把季继晓留下的字符都记载了下来,留待以后用。

    “不对啊……”

    记着记着,叶枫心里忍不住咯噔一声,觉得这些字符有些眼熟。

    很快,他就想起来,这些字符串和江伊雪父亲那张照片上的那串神秘代码,除了字母和数字的排列顺序不一样,格式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难怪那些解码专家解不出来……

    叶枫苦笑着摇摇头,暗暗感慨,江伊雪的老爸还真是够别出心裁的,居然会把字符串写在照片上来保存。

    心绪一动,叶枫凭借从小背医书锻炼出来的过目不忘能力,把照片上那串神秘代码敲入了下载框。

    他很想看看,这段视频究竟是有多好看,江伊雪他老爸才会珍而重之的写在照片上。

    “这么快?”

    刚下载几秒钟,电脑就叮咚一声响。

    再一看,原来下载的内容就只有十来兆那么大。

    这么小的视频,能有什么好看的?

    看着那视频图标,叶枫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

    要知道那个网名叫季继晓的人推荐的葫芦娃和蛇精,可是足足有1g多呢。

    “算了,还是看看吧!”

    叶枫鼠标一滑,就把视频点开了。

    不过经历了江伊雪的事情后,从看葫芦娃开始,他就长了记性,已经把耳机戴上了。

    “沙沙……”

    视频点开,先是一段刺耳的杂音,紧接着,画面中出现了一个看起来似乎六七十岁,佝偻着腰的老头儿。

    我去,老泰山口味够重的啊,不爱看葫芦娃与蛇精,而爱看老爷爷……

    叶枫有些傻眼。

    “谢飞跃,你让我帮忙的事情都办妥了……”

    就在叶枫做好了准备画面中再出现一个不思进取的女人时,那个老头儿嘴角突然露出一抹阴森奸诈的笑容,带着公鸭嗓道。

    紧接着,画面一转,镜头切换到了一条暴雨覆盖下的公路上。

    在那条空旷的公路上,是一辆侧翻的沃尔沃,驾驶座上的男人歪着脑袋趴在方向盘上,血水和雨水混在一处,将他身旁一个被打碎了的粉色hellokitt生日蛋糕染成了鲜红色。

    这……这是……

    看着出车祸男人的那张脸,叶枫忍不住腾地站了起来。

    那张脸,他太熟悉了,那面容,正是江伊雪和江雨欣的父亲!</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