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QI CMS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无上医神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你的威胁顶个屁

第二百二十八章 你的威胁顶个屁

    网..la,最快更新都市之无上医神最新章节!

    “没有!我和江大哥是生死兄弟,怎么可能会加害他!”

    谢飞跃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斩钉截铁道。

    生死弟兄……

    叶枫一阵无语,鄙夷道:“雨欣她爸有你这么个生死弟兄,还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不管你信不信,江大哥的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谢飞跃十分硬气,梗着脖子回答道,一幅受了羞辱般的愤怒样子。

    “那刚才周晖说他师父帮你做了件事情,是帮你干了什么?”

    叶枫根本不吃谢飞跃这一套,跷着二郎腿,继续审问道。

    “他帮我杀了个生意上的对手……”

    谢飞跃眼底开始有点儿发慌,但很快就又恢复了镇定,然后脸上露出一抹冷笑道:“提醒你一句,杀了周晖,对你来说真的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天拳门的强大,不是你所能想象的,而且,周晖的师父陈乌也是出了名的护短……

    “如果他知道周晖被你杀了,不仅是你的命,江伊雪、江雨欣,还有你身边的所有人,都是死路一条!”

    “你在威胁我?”

    叶枫神色一冷,揪住谢飞跃的脖子就把他提了起来。

    “我就是在威胁你,怎么样……”

    谢飞跃挣扎着。

    他也是机缘巧合下才接触到了陈乌,然后才知道了在这世上原来还有一群这样强大的人。

    而陈乌在将周晖带到他身边的时候,曾对他说过,要他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对待周晖。

    现在周晖死了,他可以想象得到,陈乌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会愤怒到什么地步。

    砰!

    但还没等谢飞跃话说完,叶枫一拳头就砸在了他嘴上,把剩下的话捶回了他的肚子。

    “可能你不知道,我这人,生来最不怕的事情就是威胁。你的威胁顶个屁!”

    叶枫冷冷一笑,抓着谢飞跃丢到地上后,冷声道:“天拳门实力怎么样,说清楚。”

    色鬼老头也曾和叶枫说过,古武者和古医一样,都对传承十分看重。

    即便是亲生儿子,如果没有习武习医天赋,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可能还没有亲传弟子高。

    杀了小的,惹出老的,的确是个麻烦。

    “天拳门究竟在哪里,有多少人,我也不清楚,陈乌没和我说过。但有一次他喝醉的时候,曾说漏过嘴,说天拳门玄级高手有十几个,地级高手也有两个。而周晖来了之后,也曾说过,陈乌现在的实力已经到了黄级圆满,正在闭关谋求突破玄级!”

    谢飞跃捂着嘴,满嘴漏风的狰狞笑道。

    玄级高手!

    叶枫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根据周晖的实力进行推算,玄级高手的实力,恐怕不是等闲之辈。

    “你可以考虑放过我,只要放了我,我可以帮你隐藏周晖的死讯,给你争取到带着江伊雪她们逃跑的时间。”

    看到叶枫的表情,谢飞跃抽动着嘴角笑了笑。

    “你帮我隐瞒?我杀了你不是更加一了百了……”叶枫冷冷一笑,玩味道。

    “我说过,天拳门的实力很大。”

    谢飞跃笑道:“而且陈乌每隔半个月就会和我通一次电话,询问周晖的事情。如果我不接电话,你觉得他会不会猜到事情不对劲?一旦他来了京城,你觉得到时候你能躲得了?”

    叶枫脸色微沉,现在科技发达,如果天拳门有实力,陈乌想找到他的确不算难事。

    他倒不怕陈乌,可是江伊雪和江雨欣她们,恐怕就不行了。

    “好好考虑一下,两千万不是个小数字,足够你到任何地方花天酒地,逍遥快活一辈子了。不如我们做个买卖,你带钱走人,到时候天空海阔,多舒坦……”

    谢飞跃见状,以为吓住了叶枫,慌忙继续威胁道。

    啪!

    但他话还没说完,叶枫一耳光就又抽在了他脸上,满脸的不屑和鄙夷——

    “一个天拳门而已,算个鸟,也好意思拿出来威胁我,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

    话音落下的同时,叶枫手一扬,一枚怪模怪样,和微缩版家蚕一样的虫子就落在了谢飞跃的胸口。

    “就凭这个你想吓住我?”

    谢飞跃见状,不禁哑然失笑,以为叶枫是被自己吓傻了。

    但话还没说完,他却是抢先一步懵住了。

    因为他看到,那只虫子在趴到他胸口后,那小小的身躯,竟然就像个钻头一样,瞬间就钻破了他身上的衣服,然后咬进了血肉里面。

    只是一瞬间,他就觉得一股火辣辣的疼痛,瞬间扩散到了全身的每一处。

    那种痛,就像是深入到了灵魂的最深处,让他觉得一头撞死,可能都比活着更舒服。

    “你给我弄了什么?”

    谢飞跃牙龈都在颤抖,强忍着疼痛,满嘴跑风的看着叶枫颤抖道。

    “没啥大不了的,就一只小虫子而已,不取出来的话,三天一小疼,七天一大疼。”

    叶枫笑眯眯的拍拍他的脸,玩味道:“怎么样,这小疼的滋味不错吧?”

    如果这只是小疼,那大疼该是什么样?

    谢飞跃快要疯了,不断的撕扯胸口被蚕蛊咬出的伤口,拼了命的想把它挤出来。

    但可惜的是,除了把胸口挠出几道血痕外,蚕蛊已经不见了踪影。

    可疼痛,到现在却还依旧没有停止的迹象,痛得他满地打滚,手在身上不断的乱抓。

    等了三四分钟,等到谢飞跃快昏过去后,叶枫点了他几个穴道,封住蚕蛊后,戏谑道:“现在考虑得怎么样了?要不要向陈乌说一声?”

    “不说,打死我也不说……”

    谢飞跃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这才是乖孙子嘛……”

    叶枫拍了拍谢飞跃的脸,然后笑呵呵道:“不过你话还没说全,伊雪父亲的事情,和你到底是有什么关系?”

    “我说了,江大哥的死和我真的没有任何关系!”谢飞跃忙不迭的摇头。

    “不老实啊……”

    叶枫叹了口气,然后解开一处穴道,让蚕蛊的疼痛继续扩散。

    只是一会儿,谢飞跃就发出阵阵杀猪般的惨嚎。

    为了避免惊扰到外面,叶枫封住了他的哑穴,然后跷着二郎腿惬意的靠在沙发上,就像看默剧一样看着谢飞跃的无声表演。

    “说不说?”

    等了足足五分钟后,叶枫解开了谢飞跃的哑穴,冷声道。

    “我没有做……”

    谢飞跃够能死撑的,竟然依旧不断摇头。

    那坚决的模样,看得叶枫几乎都开始怀疑这货和江伊雪父亲的死,是不是真没啥关系。

    但这怀疑只是一瞬,他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因为从谢飞跃的眼神里,他看到了点儿很不对劲的东西。</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