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QI CMS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无上医神 > 第二百章 向狗道歉
    网..la,最快更新都市之无上医神最新章节!

    一百万?

    两百万?

    话语出口,场内宁静一片,聂平得意的仰着头,一脸的傲慢。

    虽然叶枫现在看起来穿得不错,但他是在火车站见过叶枫扛着大蛇皮口袋的穷酸样子。

    在他看来,叶枫的出身恐怕好不到哪儿去,两百万价码开出来,他应该马上就会动心的。

    “哈哈哈……”

    可就在这时,温柔却是突然仰头不屑的大笑起来,前仰后合道:“聂平,你以为就你们聂家有钱啊?两百万就了不起,你知不知道叶枫怀里的小白什么价?两千万!两百万,你只能买小白拉的一坨大便!”

    两千万?!

    聂平一愣,本能就以为温柔是在扯谎。

    这世上有什么狗,能身价两千万。

    “其实两千万我也报低了,叶老弟,只要你肯卖,三千万以内我都可以考虑。”

    姜胖子抓了抓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叶枫道。

    能干死野狼的‘小骑士’身价就两千万,而能镇住‘小骑士’,还在它头上撒尿的小白,身价再往上加一千万又有什么稀奇的。

    姜胖子毫不怀疑,小白只要养好了,成年以后就是一头不折不扣的狗王!

    而且还是那种无狗可以超越的真狗王!

    奶奶的,这死胖子真是坑啊,一眨眼就他妈加了一千万。

    叶枫闻言也是一阵的无语,姜胖子实在是太不老实了。

    不过更令他没想到的是,按照刚才温柔的说法,眼前的这个聂平,居然还是聂家的人。

    “骗人!什么破狗,还三千万,我看三块钱都不值。”

    见聂平被人围攻,再加上聂平表露出了对江雨欣的兴趣,那个娇滴滴的女孩儿急忙开始帮聂平说话,希望以此来更多的博取一些聂平的好感。

    “没文化就多读书,什么都不懂就乱说话,一开口就丢人了。”

    姜胖子鄙夷冷笑,淡淡道:“我们家这头小骑士,配种一次三十万,这还是友情价,别人挤破了头的抢。小骑士都不是小白的对手,只要它长大了,就是不折不扣的狗王,配一次种,别说是三十万,恐怕上百万都有人出,生下小狗,一条轻松几百万。”

    “而且带上它去斗狗,赢一场就能轻松到手几百万!”

    “小妹妹,恐怕你配十次,都比不上小白配一次值钱吧?”

    女孩儿脸红一阵白一阵,张了张嘴,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姜胖子还真没说错,她和聂平在一块这么久,聂平也只给她买过一个两三万的包包。

    仔细算算的话,别说是十次,恐怕她和聂平配一百次,都不及小白的一次值钱。

    聂平也是张了张嘴,良久说不出话来。

    虽说他出身与大富大贵的聂家,钱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可是他不过是聂家的老三,从家里面拿个几百万花花还行,调动上千万,那是想都不用想的。有这个资格的,聂家年轻一代里面,就只有两个人而已。

    “别说是一百万、两百万,就算是一亿,两亿,小白我也不会卖!”

    叶枫冷冷一句,然后看着聂平道:“你刚才给了我一个选择,那我现在也给你两个选择。一,向小白赔礼道歉,我放你滚蛋;二,什么都不做,我亲自出手替小白讨个公道。”

    刚才小白受了伤,还要拖着腿去迎接他的忠诚样子,深深触动了叶枫。

    从那一刻开始,他就下定了决心,不管姜胖子开价再高,也不会卖了小白;而且一定要让聂平为踢小白的这一脚付出代价。

    “让我给一只狗道歉,做梦!”

    聂平给人都没道歉过,又怎么会弯腰向一只狗道歉,闻言后,冷冷道:“管你的狗值多少钱,它敢咬人,我就敢找人把你的狗弄起来。”

    “你们聂家的人还真是一个尿性,都喜欢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怀疑你们这个杏林之耻家族有受虐倾向。”

    叶枫也不生气,耸耸肩后,淡淡道:“你不道歉,那就我自己来替小白讨公道。”

    杏林之耻,受虐倾向?

    叶枫一席话,听得聂平脑袋有些发懵,觉得信息量很大。

    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看到叶枫手向着他轻轻一甩,一小点白乎乎的东西迎面飞来。

    “和我动手,你找错人了。”

    聂平也是练过的,见状鄙夷一笑,伸手就握住了那团东西。

    入手之后,发现手心的东西软软的,紧跟着,掌心传来一阵微微的刺痛。

    摊开五指一看,聂平就发现掌心多了一个针扎过般的小血洞,而之前抓在手里的那团软软的东西,已经不见了踪迹。

    “温柔,你不是觉得我之前说的蚕蛊的事情是骗你的吗?那你现在就睁大眼看清楚,看我究竟是不是在骗你。”

    叶枫见状一笑,回头看着温柔淡淡道。

    蚕蛊?

    聂平一愣,心里猛地咯噔一声。

    身为聂家医术传人,别人不知道什么是蛊,可他却是再清楚不过。

    不假思索,他拼了命的就开始用力挤那个血洞,打算把钻进去的蛊挤出来。

    “啊……”

    但还没等他开始挤,一股钻心的刺痛就猛地袭来。

    那种疼痛,就像是有人故意拿了一柄钝刀子在割他身上的肉,在剔他的骨头一样。

    疼痛钻心入魂,让他忍不住就瞪大了双眼,发出了痛苦的惨嚎。

    紧跟着,他人就痛得歪在了地上,全身像抽鸡爪疯一样抽抽起来。

    不仅如此,一边抽,他还一边疯狂的用手在身上乱抓,就如是要把什么东西从身体内部扯出来一样。

    只是短短不足一分钟的时间,他就把上衣撕得破破烂烂,全身上下布满了一道道血痕。

    甚至于斑斑点点的鲜血,都在地面上画出了一幅梅花图。

    那模样,只是看看,就让人头皮发麻,替聂平觉得疼。

    “怎么样,觉得这个效果怎么样?”

    叶枫笑眯眯的回头,看着温柔玩味道。

    蛊?

    这就是传说中蛊的能力吗?

    虽然温柔的嘴此刻已经张成了一个o字形,可现在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聂平的惨状,让她不敢想象,如果她伸手去摸蚕蛊的时候,不是有小白坐镇,那么现在的她,会不会也变成聂平这幅鬼样子。

    “跪下向小白赔礼道歉,我就饶了你。”

    叶枫冷冰冰的看着惨嚎的聂平,脸上露出不屑的冷笑。</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