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QI CMS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无上医神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锋针救人
    网..la,最快更新都市之无上医神最新章节!

    非劳力性热射病!

    叶枫简单三个字出口,眼镜男整个人却像是遭到了雷殛一样,瞬间懵了——

    热射病,指人体中暑后体温调节功能失调,体内热量过度积蓄,从而引发的急性致命疾病。

    而热射病,又分为劳力性热射病和非劳力性热射病。

    尤以非劳力性热射病最难判断,且致命性最强。救治的最佳时间在三小时内,如果三小时内无法成功治疗,便会在发病二十四小时后死亡或成为完全失去意识的植物人。

    与此同时,眼镜男脑海深处也浮现出了老师在课堂上对这种病症的讲解。

    越是回想,眼镜男便越是觉得面颊和身体发烫。

    眨眼间,淋漓的大汗就遍布他全身,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把这个得了非劳力性热射病的女孩儿当成伤寒来诊治的话,那么等待她的,恐怕就只有死亡这一种结果。

    这样的事情,对医生而言,是误诊,是极为严重的医疗事故。

    “这个女孩儿应是顶着太阳赶了很远的路才上的火车,热毒入体,上火车后被冷冰冰的空调一吹,汗液无法发散,热毒无从宣泄,就积蓄脏腑,而后攻心,高热之下,加上向来体质虚弱,就昏厥过去。”

    就在这时,叶枫冷笑一声后,继续道:“庸医害人,比杀手更可怕!以后不要再把同仁医大四个字挂在嘴上了,这座百年名校,经不起你这种学生的贴金,涂老太太也愧不敢有你这样的高徒……”

    话音落下,叶枫也不去再看眼镜男一眼,而是伸手取出针囊,取出四根针尖呈现三棱状,闪耀着寒芒,不像治疗工具,倒更像杀人利器的银针。

    “锋针!”

    看到这四根银针,眼镜男一颤,愕然道。

    医书有云:针分九种,四曰锋针,长一寸六分,刃三隅以发痼疾!

    说的通俗点,锋针的作用不是针灸穴道,而是刺激穴道出血。

    眼镜男记得昔日课堂上老师曾讲过,九针中,尤以锋针对医生的医术要求最高。

    若认穴不准,施针的力道不当,非但起不到治疗效果,还会伤及病人的身体。

    没有个十几年从医经验的医生,不敢轻易动用锋针,同仁医大中虽然天才云集,但敢用此针的也没几人。

    他没想到,叶枫这个山村医生,竟然有使用锋针的胆量。

    而就在他震惊时,叶枫已是将女孩儿的裙子掀起来了一半,露出了那两条如玉美腿。

    紧接着,叶枫手一扬,四根锋针已被他夹在了指缝中,如闪电般刺下。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便惊讶的发现,那四根状若三棱的细长锋针,已经刺在了晕倒女孩儿的人中、十宣、曲泽和委中四个穴道。

    好快的手段!

    好准的针法!

    眼镜男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了,他医术虽然不咋样,可认穴的本事还是有的。怎么会看不出来,叶枫刺下的四针和穴位分毫不差。

    紧接着,叶枫的手扬起,手掌贴在了女孩儿下巴和前胸之间的位置。

    好软!

    掌心一触,叶枫心底顿时微微一颤。

    他着实没想到,这个女孩儿躺下来看不明显,可半球实际上竟是这样的丰满。

    即便此刻胸前丰腴呈平摊状,可还是被他双手摁到了两团温香软玉。

    不过他也清楚,此刻救人要紧,定了定心神后,掌心微微用力揉动起来。

    这轻轻一揉不当紧,四股黑红的鲜血,竟是就像喷泉一样女孩儿被锋针刺入的四个穴道里,嗤得喷了出来。

    那四道鲜血竟然不是缓慢从穴道滴出,而像是打水枪一样又热又急的滋了出来。

    最远的一道,甚至直接溅到了旁边一个看热闹乘客的脸上。

    嘶!

    那四十度有余的滚烫热度,热的那人不由自主得就抽了口冷气。

    溅出来的鲜血都热成了这样,可想而知女孩儿体内的温度又是该有多高。

    而就在鲜血滋出来之后,围观的人明显看到女孩儿身体颤抖的情况在慢慢的减弱,过了大概有三分钟后,随着血液从穴道涌出的力度慢慢减弱,颜色也变成了鲜红色后,女孩儿的身体终于完全停止了抽搐和颤抖。

    不仅如此,她那张原本干燥如白纸的面庞,也渐渐出现了一抹正常的红晕。

    看到鲜血颜色恢复如常,叶枫手一扬,将那四枚锋针从女孩儿的穴道里拔出,然后转头对小乘务员道:“有没有冰水,给我拿来点儿,越多越好。”

    “啊……”

    小乘务员一愣,然后这才如梦初醒的急忙拿起对讲机通知乘务组。

    不大一会儿功夫,另一个乘务员就推着手推车赶了过来,车上装满了挂着水珠的冰水。

    “拿东西挡住这块!”

    叶枫回头向苏小芹和江伊雪平静一句后,然后就一只手把女孩儿从铺位上扶起来,一只手拧开瓶冰水,沿着她头顶倒下。

    看到叶枫这动作,江伊雪急忙从中铺扯下来一床铺盖,挡住了人群的视线。

    一口气连续二十几瓶冰水倒下去后,女孩儿全身上下都已经被冰水浸得湿透了。

    淡蓝色碎花裙子紧紧的贴在身上,沾了水的纱裙几乎就和没穿一样,大片大片的雪白透过单薄的布料,将曲线玲珑的线条展露在了叶枫的眼前。

    尤其是那两大团柔软的雪白,更在黑色的束缚中,露出了一条诱人的沟壑。

    “嗯……”

    就在叶枫看得入神时,女孩儿嘤咛一声,终于苏醒了过来。

    一看到叶枫的眼神,她双手慌忙抱在胸前,俏脸通红羞道:“你……你个流氓!”</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