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QI CMS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无上医神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伤寒还是中暑

第一百一十六章 伤寒还是中暑

    网..la,最快更新都市之无上医神最新章节!

    那响亮的笑声实在太过刺耳,尤其是传进这会儿正志得意满的眼镜男耳朵里,更让他觉得浑身难受。

    是他!

    回过头一看,眼镜男很快就锁定了笑声的来源,拉着脸冷声道:“臭农民,我在给人治病,你他妈笑什么?”

    “治病?”

    叶枫听到这话,笑的更开心了:“原来你是在治病,我还以为你是在谋杀。”

    谋杀?

    人群懵了,目光疑惑的在叶枫和眼镜男身上打转,觉得有些搞不清状况。

    “臭农民,你说什么?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的医术!”

    眼镜男彻底暴走了,伸手指着叶枫的鼻子,冷声道:“我是同仁医大的学生,学的是医学,你他妈一个臭农民,凭什么来对我指手画脚?”

    “同仁医大的学生就可以为所欲为,胡乱给人治病吗?”

    叶枫是什么人,怎么会受被人指着鼻子的气,随手一拨拉,把眼镜男的手打到一边后,淡淡道:“还瘠薄医术,我看是杀人术吧!”

    杀人术?!

    眼镜男鼻子都快气歪了,这本来是他大出风头的好事,可现在却被叶枫搅合得乱糟糟的。

    “人命大过天,救人要紧,我不和你这臭农民一般计较!”

    眼镜男咬牙切齿的盯着叶枫看了半天,虽然很想冲上去揍这货一顿,可实在是没那个胆量,只能装出一幅我不和你计较的样子,扭过头准备继续施针。

    “你要是敢下针,信不信我把你的手指头一根根掰断!”

    可还没等他把银针捏稳,叶枫就又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

    一句话不当紧,眼镜男手里捏着的银针险些没被吓得一哆嗦掉到地上。

    “他奶奶的,臭农民,人命关天的事情,你耽误得起吗?”好容易捏紧了银针,眼镜男回头看着叶枫大声道。

    叶枫只是冷笑不语,眼里的神情就像是冰一样。

    那冷冰冰的眼神,看得眼镜男心里一阵阵的发毛,只觉得叶枫刚才的话恐怕不是开玩笑,如果他敢下针,这个刁民说不好真可能会把他的手指头掰折。

    “这位农民朋友,这位医生在给病人治病,请你不要胡搅蛮缠,离开这里好不好?如果你再不离开,我就叫乘警过来了!”

    就在这时,半条魂都快被眼镜男勾走的小乘务员挺起胸脯,一张长满了小雀斑的脸胀得通红对叶枫道。

    “胸大无脑……”

    但可惜叶枫对她的威胁根本没放在心上,低头向她高耸的胸脯瞄了眼后,淡淡的下了个四字评语,然后玩味道:“让他治病也行,死了人,你负得了责吗?”

    一句话,小乘务员就愣住了。

    虽然她的确觉得眼镜男很厉害,可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她真的担不起这个责任。

    尤其是这是她第一天上班,如果出了人命大事,以后就要和这份工作说拜拜了。

    “刁民,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

    “我堂堂同仁大学的医学生,要你这个刁民在这里指手画脚?”

    “你说我是在杀人,那你和我说说,我是怎么杀人了?”

    “你今天要不说个一二三四五,就别怪我不救人,到时候看谁付这个责!”

    眼镜男怒不可遏,索性把银针一收,双手抱在胸前道,如连珠炮般怒声道。

    “张口同仁医大,闭口同仁医大,涂老太婆……涂老太太就是这么教你们的?”

    听到他的话,叶枫鄙夷的哂笑一声,本来想说个涂老太婆,可想到上次这么说的时候,江伊雪那愤怒的样子,只能把老太婆改成了老太太。

    他竟然知道涂老校长?!

    眼镜男一愣,有些愕然的看着叶枫。

    一个山里的刁民,显然是不该这么清楚同仁医大的事情。

    “至于医生,说来也巧了,我在我们村里刚好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医生,也治好过几个病入膏肓,被庸医们判了死刑的人。”叶枫又不紧不慢道。

    这个臭刁民竟然也是个医生?

    眼镜男心里不由得一紧。

    “至于她为什么晕倒,我也和你说个我的推论,她不是伤寒,而是中暑!”

    而就在这时,叶枫向躺在下铺的女孩儿扫了眼后,淡淡接着道。

    中暑?

    听到叶枫的话,车厢里的人顿时一愣,然后觉得不知道哪里怪怪的。

    “中暑?哈哈哈,刁民,你还是医生,我看是赤脚医生吧?”

    一听叶枫这话,心里原本还有些紧张的眼镜男顿时如释重负,仰头大笑,然后伸手指着车厢里的排气孔,大笑道:“你摸摸看这是什么,这是空调?空调车厢里中暑,也得亏你他妈能想得出来!”

    是啊,卧铺车厢都是有空调的,而且人员也不像硬座车厢那么密集,在这里面待久了甚至会觉得凉凉的,有的人上车还会选择穿个外套,怎么会中暑?

    眼镜男话音一落,车厢里的人如释重负,终于明白哪里怪怪的了。

    啪!

    但就在这时,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幕突然出现了,叶枫竟然突然抬起手,正反手一变,抽了眼镜男两耳光,把他抽得眼镜腿都断了一根,镜框飞到了人堆里。

    恼羞成怒了?

    人群懵了,谁都没想到叶枫会突然动手打人。

    “你……”

    眼镜男也愣了,半晌后,才摸着火辣辣的脸,怒不可遏。

    “疼吗?”

    叶枫淡淡一笑,然后道:“知道吗,这就是被你误诊的人心里的疼;也是教你的那些老师们看到你这么草菅人命后心里的疼!”

    “空调车厢里就不能中暑?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说她是伤寒,无非是看她高热却无汗,手脚微颤而已!可你在同仁医大的老师难道就没教过你,有一种中暑的情况,恰好也是高热而无汗,且手足颤抖吗?而且难道你没听说过,天空的蓝,就像伤寒病人的脸?她的脸蓝吗?”

    一字一句,虽然语调平淡,可却像一柄柄有力的长矛,正中眼镜男的心脏,戳的他一步步后退。

    一张胀得通红的脸瞬间惨白,手心脚心都蒙了一层湿汗。

    而与此同时,叶枫又继续淡淡道:“不过我想以你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水平,应该也想不出来什么中暑情况会出现这种病症。那么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好了。记住了,这叫非劳力性热射病!”</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