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QI CMS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无上医神 > 第一百零五章 爷爷病危
    网..la,最快更新都市之无上医神最新章节!

    “小妹,这狗窝就是你住的地方?这半年来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就在叶枫打量那两辆豪车的时候,韩晓芸住的小屋里面,一个身穿剪裁得体的订制西装,器宇轩昂的年轻人也正在一脸无奈的打量着韩晓芸住的的小房间。

    在他看来,这个环境逼仄,光线暗淡的小房间,连韩家的厕所都不如。

    他实在是无法理解,心高气傲,受尽家族万千宠爱的妹妹,是怎么在这环境生活了半年。

    “狗窝?那你的意思就是我是狗了,可如果我是狗,你韩德是什么,韩家的人又是什么?”

    韩晓芸冷冰冰的坐在年轻人的对面,不悦的接着道:“而且我也没有邀请你来我的狗窝做客,你要是待不惯的话,腿在你身上,随时可以离开。”

    这脾气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

    “你这丫头,我是那个意思吗?”

    韩德苦笑着摇摇头,叹了口气后,语重心长道:“做妹妹的在穷乡僻壤吃苦,难道我这做哥哥的还不能来看看吗?”

    韩晓芸的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了一点儿。

    偌大一个韩家,除了爷爷之外,也就只有哥哥韩德还算关心她。

    但那抹温情只是出现片刻,她的嘴角就露出一抹嘲讽,指了指那几名站在屋子门口,全身西装革履,哪怕是站在光线极暗的房间里,也墨镜不离脸的壮汉,冷笑——

    “来看我就看我,带着他们是什么意思?是打算给我站岗,我这不缺门神!还是打算把我绑回去?”

    听着韩晓芸的奚落,那几名明显是保镖的壮汉面无表情,就如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你这丫头,他们都是家里派出来保护我的……”

    韩德无奈的解释。

    “保护?”

    韩晓芸笑得更加不屑了,语调冰冷道:“韩德,你可真是越来越有韩家人的样子了,现在出门就带着四个保镖,以后是不是要带一个警卫连?”

    “现在不是特殊情况吗……”

    韩德听到这话,脸上顿时有些尴尬,揉了揉那张苦笑得都快僵掉的脸之后,正色道:“小妹,我这次来,其实还是想让你跟我回去……”

    “别说了,想让我回去,没门!”

    不等韩德把话说完,韩晓芸就冷冰冰的打断了他的话,沉声道:“韩德,只要你不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你来看望我,我举双手欢迎;但如果你是来替家里人当说客的,我这里不欢迎你,还请你现在就离开。”

    “家里人?小妹,难道你连个爸妈都不愿意叫他们了?”韩德皱眉的更厉害了。

    “爸妈……”

    韩晓芸嗤之以鼻,冷笑道:“你见过强迫女儿做不喜欢的事的父母吗?”

    韩德无语摇头,还好他很清楚小妹的脾气,而且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受一番奚落的心理准备。

    不然的话,依着他的脾气,现在就直接走人了。

    “爸妈就算了,难道你连爷爷也不管了?”叹了口气后,韩德目光复杂的悠悠道。

    “爷爷……”

    韩晓芸闻言眼中顿时露出一抹紧张,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你别拿爷爷来压我,就算是爷爷让我回去,我也不会回!而且爷爷最宠我,不会强迫我做不喜欢的事。”

    韩晓芸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一直忙着家族的事情,很少去管她。

    可以说,她几乎是独自跟着爷爷长大的。

    爷爷最宠她这个最小的小丫头,而她在韩家最喜欢的也是带大她的爷爷。

    “你知道爷爷最宠你就好……”

    韩德苦涩的点点头,然后低声道:“不过爷爷怕是再宠不了你太久了!”

    宠不了你太久了!

    “韩德,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韩晓芸腾地站了起来。

    韩德抬起头,眼圈有些发红的看着韩晓芸道:“小妹,爷爷是真的快不行了!我来的时候,他老人家已经在病床上躺了三天了,医生说如果没有奇迹发生的话,爷爷最多只能再坚持半年的时间……”

    噗通!

    韩晓芸瞬间跌坐在椅子上,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啪嗒啪嗒滴落下来,喃喃道:“怎么可能……你骗我……半年前我见爷爷的时候他身体还很好。”

    “谁能料得到……”

    韩德也有些动情,走到近前,伸手捏了捏韩晓芸的肩膀,柔声道:“爷爷的身体一直很好,体检也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他得的是急性脑梗阻,如果不是在最佳时间送去了医院,恐怕你连爷爷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

    “爷爷现在怎么样?”韩晓芸浑身都在颤抖,抬头惊恐道。

    她不敢想象从小到大最疼爱她的爷爷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更不敢想象万一爷爷撒手人寰,而她连爷爷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会是什么样子……

    “经过医生们的努力,爷爷的病情现在稳定下来了。但是脑梗的面积太大,压迫到了神经,他老人家暂时还没有意识。而且爷爷年纪大了,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合开刀动手术,医生说如果不出现奇迹,爷爷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韩德轻叹一声,用力握了握韩晓芸的肩膀,眼眶也有些湿热。

    爷爷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韩晓芸泣不成声。

    “医生说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请动聂家的那位老家主,让他老人家用神火十针来为爷爷诊治,金针刺穴,或许能够化开爷爷大脑里的血栓梗阻,让他醒过来……”

    就在这时,韩德突然低低一声,又说出一段话。

    话语落下的瞬间,韩晓芸的抽泣声突然戛然而止。

    韩德一愣,再低头时,看到韩晓芸通红的双眼中满是仇恨的盯着他,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话还未出口,韩晓芸就抢先道:“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想我回去嫁给聂远对吗?”

    “我……”

    韩德沉默,片刻后,缓缓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你知道聂家从不轻易施针。”

    一语落下,韩晓芸突然仰头大笑起来,但顺着眼角,却有更多的眼泪淌下来。

    “小妹……”

    那梨花带雨的样子,看的韩德一阵阵的心痛,想要去握住韩晓芸的手。

    “别碰我……”

    但不等他靠近,韩晓芸就扭动肩膀,把他的手甩到了一边,然后伸手抹去了脸上的眼泪,面庞上的表情也变得冷艳无比。

    韩德痛苦无比,缓缓闭上了眼睛,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韩老师……韩老师……”

    但就在这时,沿着木屋外,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呼哧、呼哧’喘气声,以及一个懒散中略带玩世不恭的呼喊声。</div>